24.迷航(6)

说完这些,他们一时之间没了话说。

凌一坐在唐宁身旁,抱膝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和薇薇安玩猜拳游戏。

他也想起了虽然面上时常带笑却也有时会很颓废的碧迪,这两三年来耐性越发不好的斯维娜。

——他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这个飞船上,大多数人是郁郁寡欢的。

他也终于感觉到那像阴霾一样漂浮在远航者的空气中的,若有若无的忧郁。

明明已经着陆了,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建起来了一座很好的城市,上校昨天还告诉他,元帅决定解冻一大批人,让城市热闹起来。

他望向走廊尽头的星海,大大小小的漩涡星云和蟹爪星云铺在闪烁的星星中,非常漂亮。

林斯同样在看着这片星海。

就在刚才郑舒和他最后修改了图纸,明天便去向第二区申请材料进行批量制造。他刚刚从第五区出来,打算回房,却在舷窗处停了下来。

星海日复一日的美丽也许会让很多人产生审美疲劳,但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它静默的广阔永远使人体会到自己的渺小。

林斯望着星海的深处。

那是地球的方向。

记忆如跗骨之蛆,在每一个静默的时刻浮上脑海,不论痛苦还是愉快,都历历在目。

“林师兄难得下厨呢。”亚麻色头发的女学生脸上是跃跃欲试的神情。

林斯在他面前放了一碟甜点,微笑道:“如果你愿意去我那里,每天都能吃到。”

“阿德莱德真是太幸福了。”她叉起一块蛋糕,在灯光下仔细打量。

“不过现在很多食材都买不到了。”一旁另一个金发的同门叹了口气:“我看了环境那边的一个报告,我们只剩百分之五的土地可以种植作物了。”

“你们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做作物的基因改良项目。”林斯对他道。

“确实是个可行的提议诶,师兄有明确的方向吗?”女学生很感兴趣。

这时候,小茶室的门被推开,一位穿着白色外套的、年纪稍长的女学者走了进来,听见他们的对话,脸上有非常温柔和善的笑容:“林斯一直很喜欢研究基因。”

她是混血,有着亚裔的黑色直顺的长发与一双湛蓝明亮的眼睛,眼角有细细的笑纹,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温柔与智慧使她似乎永葆青春。

房间里的几个学生纷纷喊“老师”“叶瑟琳老师”。

叶瑟琳老师在小沙发上坐下,与她的学生们开始交流——他们的关系非常融洽,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地敬爱这位老师。

每个学生都有自己在做的研究方向,而叶瑟琳老师总能提出最有用的评价和建议,正事交流完毕之后,她也像一个慈爱的母亲一样,关心着学生们的日常生活。

“林斯刚回来半个月,在柏林待得怎么样?”

林斯道:“那里很好。”

他的师妹戏谑道:“林师兄太适合哪里了,我打赌他根本不想回来。”

“柏林的埃尔博森实验室一直在专注动物基因的研究,似乎还涉及到了人类基因,正好和林斯的爱好一致。”叶瑟琳点了点头。

“我还是喜欢和老师在一起,”林斯笑了笑,“但是打算下半年再去那里一趟。”

那是......柏林病毒还没有爆发的时候。

那时候,虽然资源紧缺,但仍然充满希望。他们在老师的身边,充满了热情,尽自己所能做一些能使世界变得好起来的事情——并且从不担心走上错误的道路,因为博学而明智的老师一直在为他们保驾护航。

后来的事情......

他静静看着舷窗外那片璀璨的汪洋,几分钟过后,渐渐目眩。

星星和星云聚集了起来,相互缠绕堆叠成一团,它们的颜色不再是璀璨的淡金,而是变红、加深。

还有呼救声。

上千道,上万道,变成一片刺耳的声潮。

“救救我们——”

林斯怔怔望着舷窗外翻腾的血海。

最近的压力太大,这是他的幻觉。

可幻觉又太过真实,连血腥的气息都能闻到,腐肉、皮肤、软骨在鲜红的血海里上下翻腾,淹没了他的视野,腐烂的组织拥塞了呼吸道,使他呼吸艰难,几近窒息。

这不是第一次。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样的情景在他脑海中日夜上演,徘徊缠绕。他也数次沉没在自己身后那片滔天血海中埋藏着的,难以想象的罪恶中。

后来,养了凌一,有一次小家伙被他的状态吓到后,他去接受了阿德莱德的治疗,幻觉渐渐不再出现,没想到今天再次重演。

——果然是最近的压力太大了,而且飞船整体的氛围也很不乐观。

林斯轻轻喘了几口气,眼前发黑,呼吸困难,头痛欲裂。

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感受到了粘稠血液的触感,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绷起来,轻轻发抖。

“林斯!”他突然听到一声清亮的少年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与这片粘腻的血海格格不入。

他被人摇了摇,眼前的幻觉出现重影,好久之后才渐渐消退,出现了模糊的凌一的轮廓。

小家伙应该是太久等不到自己,所以找到了这里来。

他在意识昏沉之中,唯一的一个念头竟然是——小猫仔已经长到这么高了啊。

他身体前倾,靠着凌一,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也在努力让自己恢复清醒。

等到终于清楚地看到那双有点生气,又担心,有点红红的眼睛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凌一的头发。

凌一也不知道又生了什么气,看他已经缓过来,瞪了他一眼,噔噔噔跑回房间,重重地摔上了门。

林斯看着他的身影,虽然虚弱,但嘴角还是牵起了一点笑意。

房间门被摔上之后不久,再次被打开。

凌一探出半个身子来,跟他的目光相对,又立刻游移去了别的地方。

那小神情,明明白白写着——还不快回来?

林斯朝着房门走回去,看到他过来,凌一的身子才收了回去。

按照资料上的出生日期,减去冷冻的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月,凌一就要满十八岁了。

林斯想,有些东西,也该到了让他知道的时候。

而另一些还不能。

那段未完的、茶室里的对话,再次在记忆中继续。

“你倒是回来了,可惜小凌凌前几天跟着我先生去了军方的基地。”叶瑟琳老师道:“你们一直错过,竟然到现在还没见过一面,他想见你很久了。”

他道:“我记得您和我提过不少次。”

叶瑟琳老师笑得非常开心:“那是我的小宝贝,林,我保证你一定会非常喜欢他的。”

那时候,他微笑道:“总有一天能见到。”

分享到:
赞(53)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果然有猫腻嘿嘿嘿

    易谦盛2020/03/05 23:00:06回复 举报
  2. 孤独吗。。如果第四区还有的话是不是就不会了

    羽生2020/03/08 19:16:20回复 举报
  3. 第四区,差不多是不是感性的那一部分?

    陌浅2020/06/15 18:00:19回复 举报
  4. 在灾难面前 最先舍弃的 是感性啊

    匿名2020/07/06 09:55:39回复 举报
  5. 可是灾难过后失去了感/性的人,还有灵魂吗?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在抛却感/性,我一度质/疑世界为什么为感/性打上副/面的标纤。(好想艾特官方,怎么次次都不让评)

    穷书生2020/07/23 13:29:01回复 举报
  6. 我觉得如果第四区还在的话,碧迪可能不会选择冷冻吧。

    艾洛松2020/08/28 21:35:4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