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迷航(1)

这一天,数百艘银梭自远航者主体飞出,在行星上空盘旋环绕。

深空指挥处一条条下达命令,它们按照编队的顺序,结成一个近乎完美的圆。

每一艘银梭上都携带了大量的“穹顶”液体。

许多人在听到“穹顶”的名字和用途时,都以为它是固体材料,但其实正相反。

它的许多功能,是固体材料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比如过滤,吸氧,生物化学反应,自我修复和更新。

基地的选址在北半球靠近北极的一处盆地中,这里虽然同样燥热,但比赤道处好了不少,水蒸气含量也略有提高,更重要的是,群山环抱的盆地中,沙尘暴的强度明显降低了。

飞梭各自就位,远航者主体也缓缓靠近低空,一声嗡鸣过后,力场被激发,无形的作用力使得这篇区域的风沙彻底停止。深空指挥处的“开始”指令下,飞梭尾部特制的喷射装置开启,淡绿色的液体流垂直激射往下,落到已经铺设好的地基上,然后,飞梭动了起来,轨迹相互交错。

从远方看去,它们各自牵着一条淡绿的绸缎交织在一起,简直像是在进行纺织。

而“穹顶”液体在遇到自己的同类后,立刻像一滴水银遇到另一滴水银那样迅速融为一体,一□□作过后,喷射装置关闭,经纬交织的液体网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物理性质——它们迅速延展,填满空隙,表面张力使它变成了一层薄薄的半圆气泡膜,形状完美,像是淡绿色的肥皂泡,在恒星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

之后,第二轮喷涂开始,将它的厚度加强了不少。

这样的喷涂总共进行了六轮,最终把保护膜稳定在零点四米的厚度,而它也缓慢凝固,最后变成了果冻状、弹力非常大的柔软半固体。

经过几天的过滤后,保护膜内部的空气会变得适宜人类生存,它也同样能抵御风沙的袭击——吸附沙粒,然后把它们沉积到底部排出,由机器人定期清理。

第一个属于人类的造物出现在了这个荒芜的行星上,它并不大,直径只有十公里,与地球上的人类城市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它简直是个奇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口的增长,这样的基地会越来越多,保护着其中的人们繁衍生息。

这一刻,飞梭上的所有军方驾驶员,还有远航者上遥望此处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发出了欢呼。

远航者舰体继续往下沉,最终悬停在距地面一千米的空中,漆黑庞大的舰身挡住了刺目的恒星光。

飞梭变成了登陆舰,在“穹顶”上切割出入口,满载物资的第二区脱离主体,驶入了基地中。

“嗡——”

一声遥远的嗡鸣响起,淡蓝色的光在天穹一闪即逝。

这是远航者对基地开启了微波供电。

核聚变反应堆一刻不停产生着源源不断的能源,这些能源转化成电力,以微波的形式布满整个基地,使得所有配备微波接收装置的机械都能够正常运转,不需要连接电源,也不需要充电。

人类基地的建造开始了。

而满心喜悦的人们开始亲切地称呼这里的恒星为“太阳”——这个名词总会让人心生憧憬,因为如果每天的太阳都能升起,那么充满希冀的明天总会来临。

自从林斯带着凌一站在舷窗边看了一次日出,小家伙就养成了每天等太阳出来的习惯。

夜晚黑褐色的天空,逐渐变成灰黄,然后,一缕明亮的轻烟会在地平线升起,把云层的轮廓全部展现出来,最后破开厚重的黄云升往天际,空气忽然澄清而明亮,把深红的山脉和岩石映得闪闪发光。

——然后全部收进一双漂亮的黑眼睛里。

他这一看,就是将近三年。

“凌,走了。”

斯维娜倚着穹顶壁,抱臂看着凌一。

三年的时光对她这样一个已经成熟并且正值盛年的女性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她依然美而英气,富有魅力。

凌一则不同。

成年人抵抗时间,孩子则追逐时间,光阴在把美好的东西从老去的人们那里夺去的同时,会把它们赋予给孩童和少年——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么凌一可能是得到了光阴特殊的偏爱。

他五官的轮廓彻底舒展开来,仍然那么漂亮,只是增添了许多男孩子的英气,黑色的长发也不再像小时候披在肩后,而是利落地束了起来,额前落下几缕碎发,有一点儿调皮的少年气——尤其是在翘起薄薄的唇角的时候。

斯维娜看到他嘴角那一点笑意,不由自主也被带得笑了一下:“宝贝儿,你在笑什么呢?”

凌一隔着“穹顶”看着辉煌的黎明,金色的阳光被淡绿的屏障折射,相互渲染,云层的倒影也在半流体的穹顶中流荡,呈现出一种金绿交织的绮丽壮阔的奇异景象。

凌一道:“你不觉得它很美好吗?”

“我都要看够了。”斯维娜的军靴踢了踢地上的石子,“今天又是我们巡防——生活就是这么平淡,只有你还那么兴致勃勃。”

她耸了耸肩:“你一点都不像林斯教出来的孩子。”

凌一歪了歪头:“他应该教出什么样的孩子?”

“巫师家的小恶魔应该是这个样子。”斯维娜把头发撩到耳后,面无表情向前走了几步,右手按在配枪上,将它拔出,抬起手来,枪口下压,指向凌一,目光冰冷空洞,僵硬地歪了歪头。

凌一笑了笑:“好像真的很酷。”

斯维娜放下枪,收起假装的表情,笑得非常开心:“这样才对,而你简直像是从小到大被抱着宠着养大的孩子——只有这样的孩子才那么爱这个世界。”

凌一眨了眨眼:“可我就是这样被养大的呀。”

斯维娜不相信,撇了撇嘴,把配枪扣回腰间:“走啦。”

凌一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军帽,扣到脑袋上。

他这三年里长高了不少,修长英挺的身形,俊美的五官,和那双迷人的、因为形状和神情而总显得温情脉脉的眼睛,再加上黑色军装的修饰——像是夏日里,少女的绮梦中向她款款走来的年轻情人。

军方的制服以黑色为主体,帽檐、衣领、肩袖处滚着银边,窄袖,束腰,长靴,帽徽是一片银色船帆,象征着在无尽海洋中航行的舰船——虽然现在远航者已经停泊在了这个红色的港湾,但这个徽记一直如此,从没有人提议改变。

他和斯维娜走向的地方是一座灰色的钢铁城市,这是富铁的行星给他们的一笔馈赠,建设者永远不必担心钢筋缺乏,甚至能够用钢铁来做建筑的主体。

天还未大亮,错落的楼厦里稀稀落落亮着灯光,有种寂静的萧条。

第一批复活的冷冻体仍然是优秀的科学家们,比起航行时期以物理、数学与生物为中心的科研人员配置,地面上多了许多杰出的地质学家与地理学家,他们每天工作,致力于研究星球的构造,改善恶劣的环境,甚至无暇消遣娱乐。

正如斯维娜所说,生活就是如此平淡,不美好,也不算坏——例行巡防,每日训练,因为居民稀少,治安问题从来不必担忧。地球上最和平的城市里的警察每日尚且要处理一些小偷小摸,而他们完全不必——生活物资由第二区统筹配备,经过严格斟酌计算后的数量完全能满足个人所需,没有货币,自然也没有任何贫穷与富裕的差别。

这位俄裔女军官现在已经百无聊赖,目光扫过黎明的城市,微微叹了口气。

而凌一的身上看不出任何消极或低落,他很认真地看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后与路上偶遇的先生或夫人打招呼。

“早上好,卡萨兰夫人。”

“早上好,我的小天使。”这位夫人热情地回复了他的问候。

凌一蹙了蹙眉,神情里有一点爱娇的稚气:“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夫人,不是小天使了。”

卡萨兰夫人被他逗笑了,愉快地道:“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宝贝儿。”

说罢,她又问:“林最近怎么样?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平淡的生活往往使人迫切的想要说话和交谈,这位夫人说罢,就立刻接着道:“凌,你大概还不知道,林的老师叶瑟琳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见到他,一定要代我向他转达一个长辈的问候。”

“好的,夫人。”凌一应下来了,接着道:“林斯在‘远航者’上做机械外骨骼的项目,很久才会到地面上来一次,他来的时候,我会告诉您的。”

卡萨兰夫人再次赞美了凌一是多么的让人喜欢,这才走远。

“没有烦恼的少年时代,唔......真是让人羡慕。”斯维娜懒洋洋转头看向凌一,若是此刻路边生长着一株狗尾草,百无聊赖的她一定会将它拔下来,叼进嘴里。

“我也有烦恼的。”少年人总是明朗清澈的眼睛里,此刻浮上来一点淡淡的忧郁。

“说来听听?”斯维娜饶有兴致。

凌一回头望着他们来时的道路,街道尽头是高升的朝阳,以及日头旁边,云层中若隐若现的“远航者”的轮廓。

斯维娜发现,这个角度十分微妙,她既可以说凌一每天都在欣赏日出,也可以说他每天都在遥望“远航者”。

“我很想林斯啊......”凌一垂下眼,声音变低了一些,带着一点儿要哭不哭的鼻音。

他浓密的睫毛微微颤着,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想要轻轻吻一下,藉以安抚他的低落。

“好吧,”斯维娜耸了耸肩,“一只恋主的猫咪。”

分享到:
赞(53)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想他,就去上了他(不是,我啥都没说)

    易谦盛2020/03/05 21:09:20回复 举报
  2. 楼上的想法……我喜欢(~ ̄▽ ̄)~

    子潼2020/03/06 09:06:59回复 举报
  3. 害,小凌凌还没成年呢(不过快了嘿嘿)

    顾大将军2020/03/06 20:40:07回复 举报
  4. 日常表白林博士~我也喜欢一楼的想法,嘿嘿~

    子熹哥哥的音乐粉2020/03/07 09:30:46回复 举报
  5. 想知道未成年上成年人犯不犯法呢(不是我评论哪里快了啦!)

    十五2020/03/15 22:44:14回复 举报
  6. 突然长大了诶haah小激动

    猫丞(顾俞)2020/04/22 09:17:31回复 举报
  7. 不过时间就是这样啊,可能你觉得他还小的时候,他已经……嗯你们都懂的

    某怡不太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2020/05/08 15:33:20回复 举报
  8. 应该成年了吧,文章开头时是十五岁,又过了三年正好十八成年了

    弃离2020/05/18 20:48:0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