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十四行诗(2)

这个结论虽然很意外,但是一直让林斯放在心上的问题毕竟解决了。

斯维娜道:“让我看看......武器适应暂时不需要进行,基础训练的强度差不多可以确定,格斗训练是要的。”

“他的身体记忆里有格斗经验。”林斯道。

他被按折手臂的那一次,凌一那时用的绝对是标准的格斗动作。

斯维娜听他简述一遍当时的情况,饶有兴致道:“那我们来试一下。”

她的手臂现在状态非常不好,于是转头去叫了上校来。

上校并不知道之前在器械室里发生了什么,当斯维娜要他对凌一出手的时候,甚至还有点犹豫。

“他太小了,而且根本没有受过系统训练。”上校皱眉:“我会控制一下力道。”

斯维娜心虚地咳了一声:“上校,我建议你不要这样做。”

“嗯?”上校挑了挑眉,摆开架势:“那好吧。”

凌一站在他对面,望了望林斯:“我要打他吗?”

“根据林的描述,你会出现直觉反应,跟着它。”

凌一点点头。

上校道:“我要开始了。”

凌一的身体微微绷紧。

上校还是让了凌一,并没有用什么刁钻的角度,只是朝着凌一的面部挥出一拳。

但是改造后的身体肌肉强度和反应速度都非常恐怖,因此即使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也让人难以招架。

凌一动了。

他向后一仰,躲过那一拳,然后飞快地藏到了林斯身后。

上校:“......”

斯维娜:“......”

一场迅速的、敏捷的、完美的逃跑。

凌一从林斯身后探出脑袋来,看着上校。

林斯被轰了出去。

“一定是你影响了小宝贝的发挥。”斯维娜关上了器械室的门。

上校依旧先发制人,出拳向凌一面部直捣,凌一迅速错身,那势不可当的一拳从他耳边擦过。一击不中,上校立刻变招,收右拳,出左拳,重心下移,出腿横扫,一系列动作几乎在瞬间完成!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凌一如果后翻,就会进入被压制的劣势,如果向右,便会被上校的左拳打个正着,而假如向左,又被腿击威胁。

上校的水平可见一斑。

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凌一进退不得,上下两路都岌岌可危,胜负已经见了分晓。然而,就在眼看要被打中的那一刻,凌一突然动了。

他硬生生用手臂格挡上校的勾拳,手掌抓住上校肌肉坚硬的手臂,向下猛地使力,整个人借力跃起。电光火石之间,他这一跃,躲过了那一记势大力沉的腿扫。

然而这不是他的全部动作,下一刻,跃起来的凌一对着上校的胸口腾空膝击!

上校尚未收腿,正是重心不稳的时候,这一击下去,不得不被击退几步。

凌一也借力跃开,在他身前停下。

能进入远航者的军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对格斗无不是行家,只需要这短暂的两下过招就能看出许多信息来。

上校感觉受到了打击。

斯维娜只好把凌一的数据拿出来安慰他。

在监控中看到他们不再接着过招,林斯才进来。

斯维娜对林斯道:“他虽然不记得,但明显受过专业的训练......我考虑一下后期的训练方案该怎么进行。”

上校道:“受过训练倒还是其次。”

他挠了挠后脑勺:“让我想想该怎么说......他的速度很快,不是说出手的速度。”

上校又组织了一会儿语言,终于找到了最贴切的形容方法:“一般人即使脑袋里知道该怎么应对,也许要一点时间来调动肢体,但小家伙给我的感觉是他的身体受脑子支配的程度太高了,几乎在做出判断的同时就开始动作——不然在那点时间里根本没办法躲开我。”

“但是也会有问题,”斯维娜在方案的草稿上写写画画,“他现在完全受直觉支配,不能把身体的潜能完全发挥。而且,经验不够,即使受过专业训练,也还需要磨练战斗意识,不然在判断错误的时候会出现严重的后果。”

她看向林斯:“我再考虑一下训练计划,最迟今晚发给你。”

林斯:“辛苦了。”

斯维娜向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这时候已经接近晚上,林斯还有第一区的庆功宴要参加,不能长时间在这里逗留,于是在短暂交流之后便带着凌一回去了。

凌一问林斯:“我以后每天都可以来这里玩吗?”

林斯:“嗯。”

——看来小家伙是喜欢这里的。

回到第六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庆功宴即将开始。

林斯给凌一换了稍微正式一些的衣服。

碧迪给凌一准备的衣物足够应付穿着,看了这些衣服,林斯确定碧迪是一心要把凌一往精致漂亮的方向打扮的。

先扣上棕色马甲的纽扣,调整后面的腰带,收起腰身,然后在白衬衫的翼领下系好蝴蝶结,别上同色领针,最后把衬衫袖翻折,露出反面与马甲相同质地与颜色、缀着三颗袖扣的袖口。

最后,林斯看了看凌一过肩的黑色头发,拢到一起,在发梢稍往上一点儿的地方松松系上发带,才算彻底收拾妥当。

洋娃娃一样的小东西,一带到宴会厅里就吸引了注意。

——这几天来,大家从各处的传言里已经都知道林斯养了一个在黑洞辐射下重新睁开眼睛的、一张白纸一样的小天使,但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科学家与学者们并非不近人情的群体,反而多数真诚单纯——而飞船上已经太久、太久、太久没有见过孩子了。

没有母星给“远航者”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支持,它只能奔波在所有可能存在可用资源的行星间,采集金属、矿物、能源补给自身。在这样一艘资源有限、严格分配的飞船上,活动的人数被严格控制,人们的精力不允许投在与工作无关的方面,甚至存在一些约定俗成的冰冷规章,使得这里虽然有情投意合的情侣,却没有新生命诞生。

而女士们还在地球上时,大多数都做了太太和母亲,此时见到凌一,在心中沉寂已久的、慈爱的母性被唤起来,有几个甚至湿了眼眶。

陈夫人和兰伯特先生的开场致辞过后,凌一立刻被一片“小宝贝”“甜心”的唤声包围了。

飞船上,其实也是有正常的、地球上会有的饭菜的,而不是每餐都是营养剂。

第六区有很多培育多叶植物与多肉动物的方法,然后交给第二区培育,不过这属于非常稀有的资源,比营养剂的成本要高多了,只有在这种宴会上才会大量见到。

女士们自然不会只和凌一打招呼,她们很快发现用小甜点投喂凌一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你只需要切一小块蛋糕,就能看到小天使拿起叉子把它放进嘴里,漂亮的黑眼睛里是开心又满足的神色,然后对自己弯起眼睛笑起来,说:“谢谢夫人。”

——这实在是太让人享受了。

小家伙一直只跟着自己,对他的成长并不好,因此林斯把他暂时交给比自己细心温柔得多的女士们,自己去了寂静处的桌位坐下,倒了一杯威士忌。

金黄的酒体散发出烈酒独有的气息。

灯光略微昏暗,使他身处阴影与光亮的交界处,浪漫的酒会音乐让人想起铜管与玫瑰,但显然林斯不在这轻快愉悦的氛围中。

他并不热衷于与人交流,这众所周知,因此那些对他有兴趣的人们也都只是远远观望一眼。

但还是有人在他身边坐下。

“烈酒使人忘记痛苦,”来人懒洋洋倚在靠背上,“根据我的观察,你对烈酒情有独钟。”

“每个人都有怪癖。”

“就像郑哥从来不喝酒,而巫师不能忍受日程表上有未完成的事情吗?”

林斯淡淡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观察别人?”

“郑哥说我如果再不和人交流,迟早猝死在键盘上。”这人是个金发碧眼的青年,随身带着一把具有复古情怀的机械键盘,说:“但是如果离开键盘,我可能立刻死掉。”

林斯淡淡笑了一下。

“但是郑哥的话还是要听的,谁让我仰慕他呢——否则我才不会出来见人。”他并没有和林斯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愿,把键盘摆在桌上,面前投影出屏幕,开始用一种飞快的速度咔咔咔咔专心致志敲起了代码——可见他的“见人”也仅仅是象征性地见一下。

他们相安无事了十几分钟,直到郑舒过来。

郑舒一路和女士们礼貌地打过招呼,来到了这个角落。

在三十岁到四十岁的这个年纪里,郑舒无疑是最具有魅力的那种男人,他有着挺拔的身材,英俊的五官和一种难得的,温和、儒雅、风度翩翩而又沉稳自信的气质。

敲着键盘的那位停下来,抬起头,跟他打招呼:“郑哥!”

郑舒对他点了点头:“小宁。”

又皱了皱眉:“露西亚已经完成了,你可以考虑让你的键盘休息一下。”

“不。”他的回复非常干脆。

——郑舒也奈何不了他,在林斯的另一旁坐下,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停在凌一身上:“如果不是我太忙,就能抚养他长大了。”

“你确实比我更有资格一点。”林斯饮下一口酒,也看着凌一。

凌一离开林斯一段时间,本来就有点儿不安,这时候看到他看着自己,立刻地给夫人们撒了个娇,脱身走了过来。

然而林斯两边的位置都被占了。

小家伙往两边都看了看,站在原地,有点生气。

分享到:
赞(5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宝贝,听我的,他两边都有人就做他腿上

    易谦盛2020/03/05 20:28:17回复 举报
  2. 啊,错了,是坐

    易谦盛2020/03/05 20:28:40回复 举报
  3. 楼上的建议我觉得太可以了

    灰月2020/03/06 03:30:12回复 举报
  4. 楼上+1(^∇^)

    在下时绫2020/03/06 10:36:04回复 举报
  5. 日常表白林博士~顺便加一~

    子熹哥哥的音乐粉2020/03/06 16:41:37回复 举报
  6. 同意同意,这个想法太可了╮( ̄▽ ̄)╭

    顾大将军2020/03/06 19:18:11回复 举报
  7. 一楼不如试着把腿上去掉?

    颓靡2020/03/11 18:38:11回复 举报
  8. 同意楼上?哈哈

    小妮子2020/03/22 13:17:44回复 举报
  9. ?草,评论区全是危险发言
    【不过我喜欢ww】

    凉亭2020/04/08 10:52:25回复 举报
  10. 我也想投喂01小天使wwwwwwwwww他太可爱了

    white2020/04/08 22:53:3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