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 番外(十一)

第一任镇魂令主,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定性,长到了三十岁,同辈中人,成婚早的都快抱上孙子了,他还在油嘴滑舌地蹉跎岁月,不时惹一身风流官司。家人每次问起,这不要脸的东西必然振振有词:“我掐指一算,冥冥中觉得有人与我前世有约,我得等他。”

前世之约等到了三十一,他生母重病,眼看是阳寿将尽、药石罔效,临死时哀哀地拉着他的手,说死不瞑目。

他听完,朝窗外看了一眼,仿佛哪里有什么人会来一样,可是等了很久,窗外依然只有一株开残的寒梅。他心里“咯噔”一声,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时失魂落魄地茫然起来。

这位“老大难”终于松口让步,家人都欣喜若狂,早就相看好了人家,立刻派人上门说媒,把喜事办得红红火火。新娘珠圆玉润,怯生生地扯着红绸牵了他,似乎还微微地发着抖,蝴蝶似的,抖得他心烦意乱,忽然若有所感,又回头张望了一眼——

然而只看到满院宾客如云,锣鼓喧天,是好一个良辰吉日。

“一拜天地——”

分享到:
赞(472)

评论56

  • 您的称呼
  1. 正文我都没哭,番外看的泪崩了啊呜呜呜

    我是羡羡身下受2021/05/02 19:43:07回复 举报
  2. !!!!?
    新页!
    有生之年第一次呢

    我是羡羡身下受2021/05/02 19:43:42回复 举报
  3. 我枯了我枯了我枯了

    林帅深灰色的眼珠子2021/05/09 13:31:5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