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看我此时……会变成什么鬼

掌柜的拉住我,如同拉住了他的救命粮,颤着双手道:“道长真是活神仙,一眼望去既知乾坤,有这句他死不了的话小人一颗脑袋总算能保个囫囵了~~”

我一步步走进屋内,向那床边去。

床上的人忽然睁开双眼,漆黑双目在灯光下竟异常的亮,向本仙君看来,开口,一句十分清晰的话。

“李思明,你是来让我赔你命的么?”

本仙君吓了一跳,向后大退一步。玉帝嗳,难道天枢忽然间仙灵开窍,竟一眼认出了我?掌柜的道:“道长莫惊异,这位公子自从病得糊涂了,成天见人就嚷这句话。当初那位大爷还在的时候,听见他喊这句话转头出门就砸桌子,小店的桌子不知被那位爷砸坏多少张。”

掌柜的沧桑长叹,我顺了顺真气,原来是烧糊涂了,如此说来,天枢捅了本仙君,心里还是愧疚的么。

我走到床前,在床侧坐下,慕若言一双雪亮的眼依然盯着我。我对他和蔼一笑,拿起他的一只手,装模作样搭了搭脉。

天枢好容易在东郡王府养的几两肉全烧没了,当年是皮包骨头,现在仅剩一层包骨头的皮也越发薄到似乎全无,我两根手指搭在骨头棒子上,故作高深地半闭双目。

衡文站在点着小油灯的桌旁,咳嗽了一声,恰与掌柜的之感叹齐发。掌柜的感叹说:“道长果然高人。切脉都切得与别人不同。”

我悠然道:“这是贫道的独门诊脉法,其实悬丝诊脉,贫道更加擅长。”

收手,床上的慕若言呛出四五声咳嗽,迸出两三滴血迹。

本仙君在东郡王府侍候他很悲哀地成了习惯,一伸袖子替他擦了。慕若言闭着双目,断断续续道:“李思明,你看我此时……会变成什么鬼。”

我道:“施主,贫道道号广云子。施主放心,有贫道在,一定让施主病去春来。”

慕若言枯瘦的手指一把握住我的袖口:“咳咳,我害了你性命,你却要留着我的命让我受罪,也罢,这是我该有的报应……报应……”

喔,看来还听得进话。

衡文打了个呵欠,“道长慢慢诊治罢,在下要先去睡了。”转身出门。

我挪了挪,将袖口从天枢手中扯出,从床沿上站起。掌柜的急切切道:“道长,如何?”

我掂须摇头:“不太妙,这位公子身有痼疾更兼心病,贫道要先回房静思,明日清晨方能有方子。不知贵店中可有燕窝,先煎一碗让他服了罢。”

掌柜的道:“那位大爷来的时候倒带了几斤燕窝,尚有存货。”小伙计们伶俐,立刻去煎。掌柜的恭恭敬敬送本仙君进客房,吩咐扛出崭新的木桶备一桶洗澡水,还赠送了两碟干果做宵夜。

我出慕若言的房门前还回头看了他一眼。昏暗的油灯下一个蜡白的人影躺着,倒像个纸人。

我出门,他也未再说过什么。

和我的客房门挨着的应该是衡文的客房,房门掩着。我看了一看,向掌柜的道,那个崭新的木桶和洗澡水送去给这位公子洗罢,将他房里的被褥枕头也换成崭新的。这位公子是位金贵人物,一概东西都要崭新最洁净的,他出得起钱。

掌柜的当然一应声地答应了。等我也洗涮完毕,灭掉油灯,在床上躺好,将铜八卦合在手心,脱出真身。

一路行来,都是两间客房,广云子一间,我和衡文一间。他不来提我,我只好去找他。

衡文的房内也熄了灯,我在黑暗中向床上摸,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儿,道:“诊治完了?”

我干笑,“完了。”搓一搓手,“你里面让让,给我腾个地方罢。”

衡文嗤了一声,挪动少许,我趁空躺下,拉了个被角来盖。衡文道:“天枢病得不轻,我看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他的病恐怕凡间的法子治不了,玉帝又不准用仙法治他。不知道广云子道长有什么灵方医治?”

我说:“对付着看看完了,治不了就让他吊着。”

衡文轻声一笑:“你舍得么,今天天枢嚷的那几句话,让你把那一刀全抹过去了罢。说是让他吊着,你心里莫不是已经有了算盘?”

我不敢接腔,衡文估测我却估测对了,我心中其实有个算盘。

窗外隐隐有风响。这动静我熟悉得很,已经跟了我们一路。衡文轻声道:“你打得,可是这个算盘?”

有风声,有细微的悉索声,之后万籁俱寂。一个时辰后我轻轻打开房门,门槛边果然放着一束扎得整整齐齐的灵芝草。这种灵芝草又叫金罗灵芝,很名贵的仙草,而且虽是仙草,却长在凡间,我在天庭也只见过几回。

这束灵芝草是送给衡文的,送草的就是思慕衡文的那头不怕死的断袖情种狐狸。

话说我和衡文刚出尚川城就被这头狐狸鬼鬼祟祟地跟着,毛团儿很有办法,半夜总能摸进我和衡文住的客栈,在房外徘徊凝视,再放一把金罗灵芝。

金罗灵芝可以去浊气,养元神,狐狸大概是担心衡文被我拖在这红尘浊世中沾了尘埃,故送此物。

本仙君是个慈悲的神仙,可叹世间多情种,此事我便当它是浮云。衡文拿了灵芝后总一笑收入袖中,也装作不知道是它。于是狐狸至今仍认为自己隐蔽得好,日日如此。

我拿着灵芝回床前,对衡文赔笑:“可能将此物分我一两片?”

衡文懒懒地道:“就知道你想拿它救天枢。你若想要就拿罢,只是我再罗嗦一回,宋珧元君下界可是来设劫不是救苦救难的。棒打鸳鸯眼看被你做成了情动佳人。你心中要留个分寸。”

我揣起灵芝草躺回床上,道:“虽然天枢星君后来与我有些梁子,但当年毕竟也救过我一回。总要还他这个情。”

分享到:
赞(203)

评论23

  • 您的称呼
  1. 占个沙发。话说这两位在天宫几千年的交情啥都没干?

    匿名2019/05/31 12:49:59回复 举报
  2. 也不是不可能吧……看看前面的芝兰和青童

    渊音2019/07/17 22:06:59回复 举报
  3. 慢慢看吧,还长着

    十四2019/08/31 00:46:06回复 举报
  4. 没干是没干,但是看看这一个两个爬床的熟练劲儿…啧啧

    小白2019/09/03 17:16:41回复 举报
  5. 啧啧啧,爬床这么熟练你们确定什么都没干?

    白银六卫2019/09/10 04:21:22回复 举报
  6. 那啥,虽然这两爬床的这熟练劲很甜,但我莫名想站邪教是这么回事
    宋珧和天枢,衡文和宣离
    我现在一度怀疑这是因为玉帝看这两人磨叽了几千年还不在一起受不了了于是联合南明天枢来做的一场戏,为的就是来一对刺激一下宋珧让他早点开窍,简单来说就是神助攻

    想跟秋迟打架的言说2019/12/14 21:12:37回复 举报
  7. 楼上的推断很有意思啊

    华农兄弟2020/01/13 21:03:24回复 举报
  8. 几千年的时间啥都没干,因为是神仙,所以是神仙;凡人遇到宣离这种就立马被拐跑了撒

    匿名2020/01/25 12:52:38回复 举报
  9. 我觉得做神仙也不怎么好,不能谈恋爱,不许有私情,反倒天帝可以纳妃,这都是什么破理?

    三日2020/02/03 16:31:54回复 举报
    • 這位小姐姐,真正的天界除了凡間就有妻兒的神仙或土地月老那類。大部分神仙戀愛便犯天條。連玉帝也是哦。雖然很多故事都說玉帝和王母是一對。但真正的事實上不是哦

      23333332020/09/27 07:58:58回复 举报
  10. 而且,天枢是不是喜欢上宋公子了?日日念叨着他

    三日2020/02/03 16:33:36回复 举报
  11. 要是天界也允许谈恋爱就好了哇

    羊驼大伦2020/02/16 01:45:30回复 举报
  12. 哎,挺喜欢宋珧和衡文在一起的((*/ω\*))

    梨儿2020/03/30 09:32:08回复 举报
  13. 我一直都很纳闷啊,天界为啥不准谈恋爱,难道是因为活的都长需要计划生育吗

    超爱皮皮2020/05/29 10:56:49回复 举报
    • 怕生下來的要什麼職位,不可能全部都是神仙吧
      要編入仙班方式很少,但如果名額都被生下來的佔走,那還有人妖鬼怪精能成仙嗎?

      23333332020/09/27 08:02:13回复 举报
  14. 啊…这 可能是天上没有女神仙?

    巴咔巴咔2020/06/09 12:13:12回复 举报
    • 楼上,你……说得漂亮
      系统我TM不快

      想不好名字的学生党2020/08/26 21:10:53回复 举报
  15. 还是心疼天枢啊,玉帝怎么对天枢这么狠啊。我真想让宋珧把天枢衡文都收了。真的不喜欢那个南明!

    晚宁是我的2020/10/26 23:38:59回复 举报
  16.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11/06 17:11:03回复 举报
  17. 六楼可以啊,实体书里最后说,天枢和宋珧有仙契线,横文和宣离有什么因果债的,最后宋珧灰飞烟灭,偿了天枢和宣离的债,横文又给救回了他的小魂魄,送去轮回啥的。但我没看明白,还是得二刷原版啊

    我坐在高高的柠檬山上2020/11/11 09:33:39回复 举报
  18. 宣离小宝贝又来啦!抱走!嘘!悄悄的!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4 17:59:53回复 举报
  19. 以后一刷不能看评论啊(*꒦ິ⌓꒦ີ)
    剧透太多

    匿名2021/08/07 22:19:48回复 举报
  20. 我去 南明这玩意上哪去了

    S2021/08/07 23:19:0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