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是单晟凌来了,是妖怪来了

命格星君面有难色:“玉帝曾下令,天庭众仙不得以仙术干预天命……”

我道:“若有凡间的法子治得好,能放个人情治上一治么?实在是听了那个声儿就头疼。”

命格捋着胡子思量片刻,本仙君再道:“玉帝也说过,此世罚天枢和南明历尽情劫。肺痨不算在情劫里头,治一治并无甚大妨碍。”

命格终于松下口气,“也罢,只是元君万不能动用仙术。”

我嘿然道:“看我眼下的情形想动仙术也不方便罢。”命格呵呵笑道:“新近却是委屈元君了。”老头儿会做人情,允了本仙君此事,又让捎话问衡文清君安好。方才乘风归去,刚飘上去,又落下来,在正欲下房的本仙君身后高喊:“宋珧元君,且住一住!”气喘吁吁,从袖中摸出一块青铜八卦牌儿,递到本仙君手中。

“此物唤做离神符,是太上老君的宝贝,特意为元君预备的。天枢转世与元君都在东郡王府中,现下更住着衡文清君,恐有山精野怪作祟,此物可让元君出得真身,以防万一。不过每月只能使三次。元君须慎用。”

我揣起牌子,“只能用三次,忒少了点。”命格对本仙君挑三拣四的态度甚不以为然,絮絮叨叨了数句后,再说了怎么个使用法,才又乘股风儿回天庭去了。

我附回李思明身,慕若言已睡着了。夜里听着他的呼气声细弱且不甚长。无病无痛长大不容易,但在锦绣堆里长大,身子弱成他这个样儿也不容易。他这二十来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我合眼没多长时间,他又咳醒过一回。我扶他顺了顺气,下床摸一摸桌上的茶壶还有些温热,倒了一杯水让他喝了,睡下后才又安稳了些。我将他的被子向上拉了拉,在枕处掖严了,方才合眼直到天明。

第二日,东郡王不在王府内,方便本仙君趁上午去找衡文。房里没寻见,四处找了一找,远远看见人在后园的八角亭中坐着,身边依稀有东西在蠕动。待走近,原来是晋宁蹲在衡文身边的石凳面上,贴着衡文扭来扭去。正纳闷这几日不见他到涵院中钻,原来是缠上了衡文。晋殊在另一侧老老实实地坐着,也大着胆子用一只手扯着衡文的袖口。本仙君靠近亭子,只听晋宁正向衡文道:“……赵先生,我以后背文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问你好不好?”衡文手里还握着一卷书,应该是正看时被小混帐钻过来缠上。我再向前两步,衡文尚未答话,晋宁又笑嘻嘻地道:“先生,我学过一样功夫,先生要不要试试看?”

衡文笑道:“你还会功夫?很了不得啊。演一招先生看看?”

晋殊满脸焦急扯了扯衡文的袖子,晋宁的小爪子摸上了衡文的肩,“先生,我这本功夫是和小叔叔学的,叫渡气。唔……”脸正凑上前时,本仙君箭步上前,在衡文鼻子尖的半韭菜叶前将小祸害一把拉开,搁上地面。粗起嗓子道:“小叔叔找赵先生有事情。去别处玩。”

衡文清君的油水,本仙君几千年都没揩过,竟然险些让这小崽子揩了去。

晋宁哭哭啼啼地跑了,晋殊恋恋不舍松开衡文的袖子,垂头小步跟在晋宁后面出亭子。我长舒一口气,“万幸。”

衡文放下书卷望着我道:“小孩子贪玩,计较什么。”我咧嘴笑了笑。衡文今天心情看起来甚好,含笑问本仙君有何事。我道:“也没什么事,”将命格昨晚的话说了一说。衡文道:“命格星君写册子一向爱偷懒省事,辞不达意还罔生歧义。只盼他这次写得清楚点,别节外生枝。”

话勾起本仙君的旧伤,我顿然道:“是了,谁晓得他在册子上怎么写。别到了最后变成南明刺了我一剑,那可冤枉大了。”

衡文似笑非笑道:“到时候你血流倒地,说不定天枢的心便从此动矣。正如你前日说,天枢素有怜弱之心。”本仙君打了个寒战。衡文搭住我肩道:“吓你罢了。放心,那时候有我,你怎么会伤。”我苦笑道:“倒不怕他伤,只怕命格说的日期准头有限。说是四五日后,保不准今天晚上就来了。”

结果,当天晚上,本仙君睡在床上,眼睁得像铜铃一般,惟恐有什么动静。睁到三更后,除了天枢的咳嗽,什么都没有。一个没撑住,就睡了。

连着一两日,本仙君白日到处打听名医替天枢治病,晚上提心吊胆惟恐单晟凌不按时辰杀进来,元气大损。半夜不敢睡,倒方便我替慕若言顺气端水。我这几日拿补品日日给他调理,晚上咳嗽也少了些。慕若言的手多了些热气。某夜我端水让他喝了后上床,他在枕上轻轻说了声多谢。本仙君辛酸老泪莫名欲淌。

命格老儿通报后的第三日晚上,三更时分,乌云压月,阴风大起。本仙君听得窗外悉悉索索,有些不寻常动静。

本仙君难道真没看错命格老儿,单晟凌不按时辰进王府来了?

我将胸前的铜八卦牌合在双手中心,默念符诀。一瞬间脱得真身在半空,悄悄潜出去。

门外腥风阵阵,院中影影绰绰一个人形飘在花丛中,间或几声媚笑,犹如凄风号号,是女子的声音。

原来是本仙君猜错了,命格老儿个乌鸦嘴。

不是单晟凌来了,是妖怪来了。

闻这股腥臊味儿,是狐妖罢。

那狐女去的方向却是衡文的卧房,修行不到千年的小毛团儿却敢自己撞到上仙手上去。本仙君懒得费工夫追他,索性瞬移到衡文门前,等她送着过来,母狐狸乖觉,一眼看见本仙君,娇笑道:“啊呦,院里的仙家可真多。”

按照天庭的规矩,见到这等小妖怪,不能立刻就杀,要先讲一番道理。

于是本仙君沉声道:“妖孽,本仙君念你亦有心向道,不忍将你打回原形,若你能弃邪路,修正法,数劫过后或许能修得仙果,得入天庭。”

狐女道:“哎呀,老道士罗嗦,没想到你这个年轻的小神仙也罗嗦。奴家只是想与房中那位仙君得宿一夜鸳鸯,沾些仙露。罢了,反正已有占先的了,奴不与你罗嗦,后会无期。”拧腰一道乌光,向正南去。我抬手一弹指,只听乌光里一声惨呼。已是留了些情面,能不能残喘一命还要看她造化了。

衡文的房中妖气沉重,我正待破门而入,忽然想起留下天枢在房中。他是星君转世,定会引妖孽窥觑。衡文仙术远在我之上,房中无甚动静,料想他没什么。本仙君向门缝道:“衡文你先自己对付着,我看了天枢再来帮你。”

径直纵光回涵院卧房,慕若言在床上沉沉睡着,还好没什么。本仙君画了道仙障将他罩严实了,方才又向衡文房中去。

腥风更浓,衡文房前妖气沉沉,房中仍无动静,我大觉不妙,隐去气息闪进房中。

荧荧红光中,一个人影搂着衡文站着,低声道:“我自从见到仙君后,就日夜思慕,不能自己。我知道我这个妖遇上仙君只有死路一条,我来此处就没打算留着性命。只望……”舌尖在衡文耳边轻轻一舔,“只望仙君能允我一夜。仙君可知道,这世上最美妙之事,究竟是什么趣味么……”

本仙君听了这许多,居然没动。

因为本仙君傻了片刻。

银白如雪的长发,斜飞的妖媚双眼,是头白狐狸精。

狐狸身上白袍子怀抱大敞,露出精练的胸肌,十分要命。

更要命的是,这是头公狐狸。

分享到:
赞(263)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

    大庆一锅啊哈哈哈2019/03/28 00:51:57回复 举报
  2. 狐狸真相了
    o(*≧▽≦)ツ⊥⊥⊥⊥【拍钉狂笑】

    更将无羡思2019/03/31 23:19:33回复 举报
  3. 我去。。。公狐狸。。衡文真的是男女通杀

    YX2019/04/14 10:36:37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轮到宋姚君吃醋了!

    陆信家的小迷妹2019/04/20 22:52:24回复 举报
  5. 衡文可能要气个半死

    奇迹停停2019/05/05 10:12:29回复 举报
  6. 衡文故意的

    匿名2019/05/31 10:01:31回复 举报
  7. 陆校长!独眼鹰将军!找到队伍了!
    这个醋是必须吃的!

    激动的白银六卫2019/09/06 09:08:51回复 举报
    • 看到老熟人激动的我

      白若遥2020/11/11 08:51:58回复 举报
  8. 衡文清君的油水,本仙君几千年都没揩过,竟然险些让这小崽子揩了去。

    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喜欢了几千年

    湛羡迷2019/09/23 14:05:01回复 举报
  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10/23 11:59:50回复 举报
  10. “衡文你先自己对付着,我看了天枢再来帮你。”桃子你就等着跪键盘吧!

    羡羡你像个绵绵2019/12/02 17:08:46回复 举报
  11. 卧槽,二楼,狐狸真相了什么啊

    华农兄弟2020/01/12 15:41:47回复 举报
  12. 宋珧这次被醋傻了

    匿名2020/01/25 05:28:16回复 举报
  13. 衡文似笑非笑道:“到时候你血流倒地,说不定天枢的心便从此动矣。正如你前日说,天枢素有怜弱之心。”本仙君打了个寒战。衡文搭住我肩道:“吓你罢了。放心,那时候有我,你怎么会伤。”
    衡文的似笑非笑已经越来越多了,阔怕

    三日2020/02/03 15:23:12回复 举报
  14. 宋珧怕是吃醋了哈哈哈

    羊驼大伦2020/02/15 23:33:42回复 举报
  15. 看了实体书再来看,才发现这tm是公狐狸?!实体书里好像是母狐狸,啧啧啧╮( ̄▽ ̄)╭期待

    deer我回来了2020/04/18 19:45:44回复 举报
  16. 哈哈哈是不是要醋了

    君酒如卿2020/05/31 11:45:03回复 举报
  17. 凑评论淦淦淦!

    沈停昀2020/06/06 10:58:13回复 举报
  18. 哈哈哈哈醋味很重啊:)

    老涵2020/06/15 19:02:29回复 举报
  19. 哈哈哈哈真相了 终于知道如意蛋里面宋珧吃狐狸的醋是哪只狐狸了

    咸鱼2020/07/30 14:10:35回复 举报
  20. 哎哟喂,要醋了吧?

    墨白白白白白2020/11/03 14:14:56回复 举报
  21. 宣离上场了哈哈撒花撒花

    白若遥2020/11/11 08:51:10回复 举报
  22. 啧啧啧终于还是轮到你了

    末末很忙2020/12/27 09:45:53回复 举报
  23. 没想到啊,晋宁也是个流氓

    千面狐2021/02/26 17:49:05回复 举报
  24. 结果,当天晚上,本仙君睡在床上,眼睁得像铜铃一般,惟恐有什么动静。睁到三更后,除了天枢的咳嗽,什么都没有。一个没撑住,就睡了。
    看到这一段顿时脑子里放出了这样一段音乐:眼睛睁的像铜铃。

    SG2021/03/08 12:34:52回复 举报
  25. “放心,那时候有我,你怎么会伤。”
    没人觉得这句话很戳人嘛!
    反正我动心了!

    小仙神2021/05/30 16:31:46回复 举报
  26. 嗷呜呜呜,我!可!!以!!!
    这只狐狸我能抱走吗???爱了爱了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4 11:52:57回复 举报
  27. 记住这只狐狸(如果有喜剧透党的话)

    他是衡文的劫

    猫薄荷2021/06/12 19:02:30回复 举报
  28. 这狐狸胆子是挺大的 不过衡文不动是不是给宋珧看的哈哈哈哈哈

    S2021/08/07 21:10:56回复 举报
  29. 哈哈哈完了宋珧彻底完了。

    雨燕观忻州2021/09/17 09:32:44回复 举报
  30. 公狐狸?!是伏笔吗?嘿嘿嘿

    晚眠aaa2021/09/17 19:18:0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