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枢星君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山路上空空如也,一无车骑,二无路人,连只野兔子也没见到。

此情形理当绝无可能。天枢今天从这条道上过乃命格星君亲自安排,记录在册。他现在一介凡夫,绝对逃不过天命。但是,命格老儿明明告诉本仙君是上午,为何到中午还没出现。

几十位护卫汗透衣衫,李思明的肚子咕咕直叫,本仙君饿火中烧。要不要借口小解,去僻静处拘个土地出来打听打听?我正思量,头顶右侧半空,轻飘飘荡来一句话:

“天枢星君的马车在两里外的路上遇见山贼,已被劫进山寨。速去!”

我听见这一声心火熊熊,命格老东西,诓我玩么!

当务之急,把天枢弄到手要紧。我唤王头儿到眼前:“这座山头上有个山寨么?”

王头儿道:“禀报公子,是有一两个蟊贼聚众结帮,藏在山头上。”

我一挥袖,“让兄弟们整队,去山上缴了那帮蟊贼。”

东郡王府的护卫训练有素,王头儿虽面有疑惑之色,却不多嘴,一声令下,众护卫立刻从草丛中爬起来,杀向山头。

说是山头,其实只能算个小土丘,连正经名字都没得一个,尚川人都胡乱喊它大土坡。几条砍柴人踏出来的小路绕其蜿蜒而上,本仙君领着众护卫潜行到半山腰,一阵阴风刮过,树林里跳出两条汉子,“哪条道上的,来拜我黑风寨山头!”

两个蟊贼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可见这桩无本的买卖做得并不很好。还未站稳脚跟报上名号,王府的护卫一拥而上,将两人掀翻在地,捆成两团扔在路边,杀向山顶。

山顶上只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山神庙,庙前挑着一面花旗,题着三个碗口大的字,黑风寨。

庙里面,也只有一二十个破破烂烂的喽罗与一条自称大王的壮汉。众护卫冲进山神庙,半个时辰未到就将众山贼捆绑在地,我亲自将山神庙仔细搜了一遍,没看见天枢的人影。于是随便拎了个小喽罗来问,“你们今天刚劫的那辆马车里的人关在何处。找出他来便放了你们。”

一群小喽罗连山大王都竖起耳朵探起头来,我问的那个小喽罗立刻咧嘴道:“原来公子是要找那个马车里的病秧子,山神像是空心的,香炉是个机关,左转开暗门,人就在里边。”一个小喽罗挪了挪身子小声道,“十几天统共就今天劫到一票,以为有马有车三四个人护着是桩大买卖,哪知道车里统共只有一个病秧子,还招来个大晦气。”

本仙君假装没听见,拧开机关,转到山神像后,迈进暗门。

黑漆漆的泥像暗间中依稀有几条人影半躺做一片,应该是被山贼灌了蒙汗药迷倒了。

我默念起观仙诀。

昏暗中看见一层淡淡的银光,笼在一人周身。清冷澄澈,天枢星的仙辉。这个人是慕若言没错。

我实在想知道天枢星君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从暗间里挟起慕若言,抱出泥像,扳过脸一看,满脸泥污,头发蓬乱,除了邋遢,瞧不出其他模样。没奈何喊过王头儿,“其余人绑起来,找张担架抬上此人,带回王府。”

临走之前,解开众山贼的绳索,道了声得罪。本仙君一向慈悲,兵荒马乱的,吃碗什么饭都不容易。

天枢星君顺顺利利被本仙君带回东郡王府。

为什么我这个劫人的,反倒成了救人的?

我向李思源道,线报说这些人是南郡的探子,但查了一遍没寻出什么。李思源正在一堆王府事务里忙乱,道,此事就交由三弟,看着查罢。天枢名正言顺抬进三公子独院。

按照命格星君的安排,等慕若言人一醒,本仙君就要声称看上了他。我在院中对着担架上的那张脸叹了两口气,吩咐左右把他从头到脚彻底洗上一洗。

进卧房插上门,红光一闪,命格星君站在桌旁,皱着一张老脸笑眯眯对我拱手,“宋珧元君大功初成,恭喜恭喜!”

我苦起脸,“星君,您老耍我。明明说上午在山道上劫人,怎么变成到山寨救人。”

命格星君干巴巴笑道:“下笔一时简略,无关大局,无关大局。”掏出天命册子,翻至某一页,我接过一瞧,册子上赫然写道,慕若言辰时山道被劫,李思明得慕若言。

原来如此。懒省事的老儿,写得倒准!

命格星君见本仙君脸色不善,袖起天命簿摆出恳切嘴脸,“事事皆有变数,天命亦然也。不过事情变做如此,天枢反欠下你一个人情,倒是一件好事。”

我无动于衷道,“唔?”

命格星君袖起手,“元君奉玉帝旨意,让天枢转世受一世情劫。至情之人,大哀莫过于情伤。情伤情伤,无情何来的伤?”

我心中一颤,“难道要我虚情假意哄天枢对我动情?”

命格星君意味深长道,“也不失为一种方法,驾云还是御风,如何选任由元君。”

我的脸抽了抽,本仙君对天枢星君心存芥蒂众仙皆知,玉帝一定觉得我下得了狠,任他天枢铁心只爱南明帝君也罢,还是哄得对李思明动了情也罢。本仙君只管放开手段,怎么缺德怎么对他就行。

命格星君走后,我在房中徘徊数回,拉门走了出去。

丫鬟来报,那人已收拾妥当,安排在空厢房。

我踱到厢房门外,推开房门,走到床前,怔了一怔。

床上躺的,是本仙君在天庭时常得见的天枢星君。五官脸庞与原本一模一样,只是脸色白里泛黄,差了一点。人也瘦些。

被画像吓一回,看见副模样,顿时觉得捡到了宝。玉帝缺德,在这上面倒不太过。

漆黑的头发仍带点潮,散在枕上肩侧。枕旁放着一块玉,我拿起来看了看,光滑莹润,像是被人经常把玩摩挲,难道是南明帝君送他的定情物?

天枢星君,从今往后本仙君必定要做点什么,你莫怪我。我宋珧元君不是个公报私怨的,只是玉帝旨意,无可奈何。就算不是本仙君,玉帝也会派其他上仙下来,你这辈子一定要吃尽苦头。

我把墨玉放回枕边。

床上的人呼吸微变,眼皮动了动,我抖擞精神,在床头站好。

澄澈的目光带一丝疑惑落在本仙君脸上,我对着那张认识几千年的清雅面容倜傥一笑。

“慕公子醒了?”

迷茫的脸神色微变,蜡白的脸又白了些。我牵动面皮,让笑更深些。

“鄙人李思明,家父东郡王李居堂。鄙人对公子仰慕已久,偶知公子途经小郡,特请公子到寒舍住住。”命格星君交代,务必在天枢醒来后立刻说本仙君看上他了,这叫趁其立足未稳,先来一记猛锤。

左右早晚总要做。本仙君把心一豁,收起倜傥一笑,换上涎笑。

“在下数年前,曾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位仙人,与我一夜巫山。今日见到慕公子,才知道梦中仙人就在眼前。”一把擒住慕若言的手腕,皮包骨头,有点硌手。

“若言,我要将你一生一世留在身边,绝不放手。”

分享到:
赞(372)

评论61

  • 您的称呼
  1. 宋珧(攻) & 衡文(受) 是主cp啦
    ❁(不知道算不算剧透)❁

    花怜啊2021/08/24 01:51:14回复 举报
  2. 恭喜楼上开新页,不算不算,你拯救了一群在站错cp边缘的姐妹们

    九年忆勿2021/08/29 09:47:52回复 举报
  3. 占个前排。
    话说衡文是谁?

    一脸懵的启明2021/08/30 15:33:48回复 举报
  4. 这题我会楼上!就是把攻一脚踢下来的的那个,嗯……是踢下来的吧

    丞飞王道2021/08/31 13:25:08回复 举报
  5. 对,不用怀疑,就是踢。

    雨燕观忻州2021/09/17 08:50:59回复 举报
  6. 上一章看姐妹们都说站错cp了,我还在想,这怎么能站错,结果……我果然站错cp了

    小人国2021/09/30 09:12:30回复 举报
  7. 为什么衡文他还不来

    没有称呼2021/10/03 10:19:3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