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0

骆虞在后半夜退了烧,紧皱的眉头已经舒展,也不再因为疼痛而蜷缩,睡得很安稳。

池穆没有收回自己的信息素,而是随心而动的任由着它继续充盈在骆虞的身边。

那甜甜的连翘香也乖巧极了,顺服的同他的信息素缠绕着,满是依赖。

池穆的手指在黑暗中描摹着骆虞的轮廓,因为退烧,骆虞脸上的温度没有那么烫了,透着股暖意。

池穆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骆虞不会睡得太难受,可缩在他怀里的骆虞似乎若有所觉,手放在了池穆的身上,颇为霸道的姿势,不让池穆动弹。

池穆轻轻地拍着骆虞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一样,扶着骆虞的脑袋,让他身体尽量舒展着。

骆虞嘴里嘟囔了两句含混的无意义单音,让池穆忍不住笑了笑。

挪动身体的声音悉悉索索,虽然微小,在夜里却分外的明显。

池穆屏住呼吸,怕将骆虞吵醒,将骆虞的睡姿摆好,小心翼翼的翻身起来,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穿着校服睡觉其实很不舒服,但是这个时候也别无他选,池穆也不想因为给骆虞换睡衣所以把骆虞给弄醒了,再次躺回了床上。

骆虞在睡梦中若有所感,再次侧身滚到了池穆的怀里,手又放在了池穆的身上,继续睡觉。

池穆摸了摸骆虞的柔软的头发,闭上了眼睛。

骆虞的睡姿其实是不□□分的,池穆在最开始来骆虞家的那一周,就已经充分明白了这个道理。

可是他实在是不明白,骆虞是怎么可以睡得那么东倒西歪。

明明刚刚还在他旁边,等到他被弄醒的时候,骆虞的头已经和他的腰齐平,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缩在床上。

池穆耐心的把人给抱了回来,在帮骆虞调整睡姿的时候,骆虞在酣睡中蹭了蹭他的脸。

骤然感受到的温热的触感,让池穆浑身僵硬。

池穆忽然失了力道,手脚在瞬间似乎重如千斤,连挪动都觉得艰难。

作乱的人仍然兀自睡得香甜,浑然不知自己此刻做了什么。

池穆的呼吸紊乱,难得出现了不知所措的状况。

他的喉结轻轻滚动,轻轻地将骆虞朝着自己的方向靠拢。

那是一个猝不及防又单纯不过的接触,可池穆的心跳仍然过快的跳动着,连脖颈都染上了一层薄红。

池穆的手心冒出细汗,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骆虞呼吸绵长,仍在酣睡,对梦境外的事丝毫不知,未曾挪动分毫。

骆虞的嘴唇很干,兴许是因为发烧,所以唇上泛起了皮,有种刺刺的感觉。

陡然的相触,池穆捏紧了自己的指尖。

池穆的信息素更浓烈了,不再是清淡的单纯的安慰,带上了alpha的强势侵入的味道。

池穆险些克制不住接下来的动作,可偏偏骆虞不干了。

他将头朝着另一边偏去,让池穆彻底没了机会。

池穆有些懊恼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看着身旁呼呼大睡的没心没肺的omega,表情里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先出手撩拨的总是他,抽身的也是他。

池穆是想要再去卫生间的,但是想到这还是在骆虞的家里,骆虞的妈妈还在家,万一让她看见他半夜上厕所久久不归,那就很有损形象了。

池穆只能等着自己平静下来,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扰乱思绪,再闭上眼睡去。

或许是前一天入睡的早的缘故,第二天骆虞居然难得的先于闹钟醒来。

骆虞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好看的下巴。

骆虞转动着眼珠,将池穆的睡颜尽收眼底。

他是没看过池穆睡觉时的模样的,和睡醒的时候差别不是特别大,依旧是给人安静的感觉。

只不过少了几分让人看不透的幽深,一副全然无防备的模样。

脸上一颗痘也没有,哪怕是晨起也让人看着觉得清爽。

骆虞看了池穆将近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姿势。

池穆是平躺着睡觉的,他的手和脚都压在池穆的身上。

骆虞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和脚,从床上跳了下来。

池穆被他的动静弄醒,还带着些困倦的睁开了眼。

他的眼里有些红血丝,看起来没睡好。

池穆的声音沙哑:“醒了?”

骆虞:“嗯,现在才六点,我去洗个澡,你继续睡一会儿吧,我六点二十叫你。”

他们六点五十的时候到校就可以了,骆虞一般六点二十出门,吃个早餐再走到学校,时间就差不多了,完全不用担心迟到。

池穆低低的应了一声,却没继续睡,眼神逐渐清明。

骆虞昨晚不舒服,回来倒头就睡了,因为发烧的原因身上有点出汗,现在觉得特别不舒服,抱着校服就去了浴室,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洗漱洗头洗澡的操作。

也就是这时候,他才看清自己身上的伤痕。

身上依着擦伤和淤青,好在并不算严重。若不是信息素压制,骆虞保证昨天那个alpha碰不到他一根手指。

他看着自己脚上的那个咬痕,夏季裤子轻薄,那人力气又大,血迹都干涸了,伤口透着些血肉模糊的狰狞,像是要在他的腿上撕下一块皮肉。

骆虞擦着头发,皱着眉忍着痛回了房间。

骆虞:“你上回的洗漱品还在柜子里呢,你自己拿一下。”

池穆昨夜就用到了,点了点头。

池穆:“你这还有夏季校服吗?”

池穆有轻微洁癖,在这种天气没有洗澡绝对已经到了他的容忍值。

骆虞:“有,多买了两件,我给你拿,我穿过的,不介意吧?”

池穆要的就是这个:“不会。”

骆虞给池穆找了衣服,好在他们身形相仿,穿对方的校服也完全不会觉得不合身。

为了不耽误时间,池穆洗澡的速度比平时快很多,满是水汽的穿着骆虞的衣服出了浴室。

回房间的时候,恰好看见骆虞撩起裤腿,白皙光洁的小腿上有个被撕咬的伤口,为被水冲洗过,所以皮肉外翻,伤口边缘泛白,池穆看着,眉头简直能拧个川字出来。

池穆:“昨晚被咬的?”

骆虞:“嗯,疯狗似的,我真没想到还有人打架用嘴巴咬的。”

low到极致,简直刷新骆虞的认知。

骆虞:“我这是不是得去医院打个破伤风?”

池穆冷着脸:“去。”

昨晚池穆根本不知道骆虞被咬了,而且伤口很深,如果知道的话,昨晚就算骆虞睡着了也会把人抱去医院做清创,打一针破伤风的。

好在还在二十四小时内,池穆立刻催促骆虞出门,同时给老师打电话请假。

与此同时,他给汤月和魏柯发了消息,让他们去办一件事。

池穆的心情很差,非常差。

不仅仅是因为骆虞受到了攻击,因为对方的信息素而身体难受发烧,更因为骆虞腿上的那个伤口。

一方面是怒气,那个人居然让骆虞受伤,另一方面是alpha本能,属于自己的珍宝被人留下了伤痕。

池穆心绪浮动,怒气无法遮掩。

池穆:“昨晚的人你有见过吗?”

骆虞摇头:“没见过,等我找到他必须再把这孙子打一顿才行。”

他系好了鞋带,想起昨晚那人叨叨的样子都觉得不爽。

骆虞:“我难道是长了张很花心的脸吗?”

骆虞的确是不怎么能想得通,而且昨晚被形容的还怪猥琐的。

他在alpha的时候也清清白白,没碰过别人一根手指,在变性之后也……咳,算了。

池穆闻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骆虞的脸,说实话,骆虞的长相并不是风流多情的那一种,但的确好看到能招惹人,哪怕是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人飞蛾扑火。

池穆的心情更糟糕了。

骆虞被他的视线看的有点背后发毛,匆匆的跳过了刚刚的话题。

骆虞本来就是打算做个清创之后上药,然后再打一针破伤风的。

但是池穆非按着他,让他全面的做了一个体检。

池穆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那个人看起来本就精神不正常,万一身体也有点疾病,唾液里藏着病毒就会传播到他身体里。

骆虞也只好一项项的坐着检查,池穆跟着他在各个科室间跑。

骆虞:“医生,b超这个就不用了吧?”

骆虞很惊恐的看着带着他做检查的医生,看着产科两个字一脸懵。

医生笑眯眯:“别紧张,我就是带你参观一下,反正以后也是要来的,熟悉熟悉。”

医生手里有着骆虞的体检单,自然知道骆虞是个omega。

骆虞噎了一下:“这就不必了……”

谁他妈要来产科参观啊!

池穆倒是挺认真的看了,连带着产科外边贴着的那些孕期常识和注意事项,多了解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这么忙上忙下检查了一遍之后,骆虞瘫在医院的椅子上,仿佛一只废狗。

“吃点东西。”

池穆在骆虞做最后一项检查的时候,去医院对面的粥店给骆虞买了早餐。

骆虞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对着池穆道了声谢,接过了池穆手上的包子和豆浆。

骆虞插了吸管,吸了一口豆浆,却没想到豆浆还挺烫的。

池穆才嘱咐完:“慢点喝,小心烫。”

骆虞:“烫烫烫!”

骆虞艰难的把豆浆咽下去,吸着冷气让自己缓和一下。

骆虞吐出了一小截舌尖,把烫伤的地方放出来晾晾。

舌尖上有一小块红了,池穆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昨晚,有些慌乱的移开了视线。

检查结果需要等,不过先确定了咬骆虞的那个人,没有什么传染性的疾病。

体检报告医生让骆虞两天后来拿,骆虞礼貌道别,背着书包和池穆到了医院门口,拦车去了学校。

骆虞回来时候,跑操刚过,丁睿思擦着汗上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丁睿思:“虞哥,你可来了,睡过头了么,两节课都没来。”

骆虞:“不是,去了医院。”

丁睿思大惊:“虞哥你哪儿受伤了?”

丁睿思是知道骆虞讨厌去医院的,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肯定不往医院去。

骆虞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见丁睿思出声。

丁睿思有点疑惑:“咦,你和池穆一起去的吗,你们俩昨晚在一块睡的?”

骆虞的心里一突:“什么?”

丁睿思:“喏,池穆穿的不是你的校服吗,背后还有块没洗干净的墨水印呢,这不是上回我不小心弄上去的吗?”

分享到:
赞(229)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叫你们浪( ̄ー ̄)

    在下时绫2020/02/24 19:40:52回复 举报
  2. 不是,他们两个人到底上了几天课

    匿名2020/02/26 16:55:24回复 举报
  3. 也就那么几天吧,反正学霸不用天天上课~

    加一2020/03/02 09:12:12回复 举报
  4. 好像就是时不时请假加旷课

    三颗星星2020/09/10 14:51:14回复 举报
  5. 蕊思:没想到吧

    纸璃2020/10/20 06:37:47回复 举报
  6. B超就不用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21/05/16 08:00:37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哈哈这下cp楼要疯狂了哈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2021/06/22 23:47:29回复 举报
  8. 小剧场~↓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非要鸡蛋里挑骨头是吗?
    第一次锁我,因为小虞的呼吸喷洒在了池池脸上。
    第二次锁我,因为池池舔了小虞嘴唇,和小虞舌尖相碰,这个我认了,我做错了我不应该写亲,把几句描写全部都删了。
    结果还有第三次,标的地方是池池给小虞调整睡姿。
    给我搞笑呢?我想改都不知道怎么改,根本就没什么亲密描写。
    修改第四次,删掉了一句“猝不及防又纯洁无比的亲吻”,我想审核是连亲吻两个字都看不得了。
    矫枉过正,说的就是你们了。
    看看有没有第五次吧,写文还是要继续写的,净网我觉得也没错,可明明规定是说脖子以上,连亲吻两个字都能触及你们的神经,你们可真ex。

    Penne 在搬运……2021/10/13 19:39:06回复 举报
    • (这里就不是搬运了……)
      ……大大冷静地发怒,看起来更恐怖……(我又押韵了……【依旧是押韵狂魔的一天)

      Penne2021/10/13 19:39:37回复 举报
  9. jj的审核就是厕所里跳高

    白菜菜菜2021/11/07 07:07:31回复 举报
  10. 我来破个整 (*≧ω≦)

    K2022/01/18 08:42:56回复 举报
  11. 看了作者的话,我无法理解。至于敏感成这样?离性还差个十万八千里呢,怕成这样???人均石头里蹦出来的?

    匿名2022/04/02 01:14:48回复 举报
  12. 为什么我在想,如果不会反向标记,骆虞去找蕊丝儿借标记(?)
    然后他俩会怎么样(???)

    江瑶风鹤苒.2022/09/29 03:32:4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