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

骆虞觉得自己要死了,死在池穆的手里。

揉淤青真他妈的痛,痛到骆虞怀疑人生。

他不想揉了,在池穆的手底下晃来晃去的想要摆脱,但是池穆控制着他,非逼着他忍着。

骆虞一腔男儿泪,在眼眶里打转,嘴里疯狂口吐芬芳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

池穆看着眼里流转着光,脆弱和固执并存的少年,手下的动作不禁用力了些。

骆虞声音哽咽:“你妈的……痛死我了……不揉了行不行!”

池穆冷酷拒绝:“不行,淤青要揉开了才好的快。”

骆虞:“我可以慢慢好的!你这是在谋杀我!”

为什么非要逼一个钢铁直o猛男落泪呢?

让眼睛不像水龙头那样落泪,已经是骆虞最后的倔强了。

小连翘可怜兮兮的垂落在枝头,在暴风雨的摧残下东倒西歪,那阵暴风雨无情极了,还带着一股药酒的味道。

池穆手掌的温度因为反复揉压变得滚烫,温度穿过了骆虞的表皮,让骆虞不太适应的皱眉。

等到池穆揉完,骆虞已经躺在床上处于报废状态了。

池穆用干净的那只手擦了擦骆虞睫毛上欲落不落的泪珠,摸了摸手指上的湿润。

骆虞声音轻飘飘:“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说什么也不揉了,骆虞宁可这淤青慢慢的好,也好过受这一场酷刑。

明明骆虞也不觉得自己娇气,也不是不能忍疼,但是今天就觉得格外的疼。

池穆:“你等一会儿再洗澡,让药酒吸收一下。”

骆虞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摆了摆手:“带上药快滚。”

在看见池穆就推门出来的时候,乔婉蓉的表情里有着些许的错愕。

就……就结束了?

这……这……年轻人是不是太快了点?

池穆:“阿姨,我走了,晚安。”

乔婉蓉:“就走了吗?不再坐坐?”

完了完了,她开始担心儿子以后的生活了。

池穆觉得骆虞妈妈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着些许诡异,夹杂着失望和叹息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他一时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礼貌性的再摇摇头。

乔婉蓉:“那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啊。”

池穆:“好,阿姨再见。”

池穆换好了鞋子,合上了门。

门一关,乔婉蓉立马朝着骆虞的房间走过去。

她寻思要不要劝劝儿子,就算alpha那方面不中用,看在百分百契合的份上,也可以忍一忍吧。

乔婉蓉满怀心思的打开房门之后,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房间里除了一股药油的味道之外,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

骆虞正平瘫在床上玩手机,被乔婉蓉拍了拍小腿。

乔婉蓉:“还这样躺着看手机,眼睛不要啦?”

骆虞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衣服还卷着,上面的淤青和大片的红被乔婉蓉一点儿不错漏的看见了。

乔婉蓉立马柳眉一蹙:“又打架了?什么时候弄的?”

骆虞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哪有打架,这是不小心撞到的,不信你问池穆。”

乔婉蓉将信将疑的数落:“莽莽撞撞的,小心点不就不会被撞到了。”

骆虞求饶:“错了错了,妈我下回肯定注意。”

“知道注意就行,你现在可不比从前了。”

乔婉蓉坐在了骆虞的床边,俨然一副要谈心的姿势。

骆虞拖长了声音:“知道啦。”

乔婉蓉:“小池就是来给你涂个药的?”

骆虞:“他是来拿药,顺带帮我涂一下,早知道不要他来了。”

骆虞想着自己把药装好明天带去给池穆多好,今晚就不用受到这样的折磨了。

“人家一片好意,你可不能辜负了。”

乔婉蓉说完这句话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乔婉蓉斟酌着措辞:“儿子啊,我问你,你和小池……你们应该……没有那个吧?”

骆虞一时没有意会:“哪个?”

乔婉蓉红着脸:“就那个啊,爱爱懂吧?”

骆虞虎躯一震,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骆虞:“妈!你说什么呢!我和池穆?别别开玩笑了!”

骆虞吃惊到差点结巴,开玩笑,那是兄弟,那能搞吗?

他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兄弟关系,在此之前他一直觉得他是池穆爹来着。

乔婉蓉眼睛一瞪:“这有什么开玩笑的,妈妈是想说啊,你们没有就好,要是忍不住的话,一定要记得做好措施,omega非常容易受孕的,妈妈可不想你大着肚子读书,要是有了孩子打掉又对身体不好……”

骆虞赶紧打断他妈的碎碎念:“妈妈妈妈!停停停停!别想别想!求你了求你了!亲妈!”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他大着肚子上学……骆虞想象了一下他挺着肚子池穆陪在他身边的样子,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乔婉蓉依旧苦口婆心:“我也就是设想一下,告诉你千万不能那样而已。”

骆虞觉得脑壳痛:“妈,你真的不用担心,池穆对我没想法,我对他也没想法,他就是关心我而已,等到抑制剂研究出来了,就不用影响他了。”

乔婉蓉轻哼:“说的倒轻巧,真的没感觉?”

骆虞坚定:“虽然我觉得他这人挺好的,长得也帅脾气也好,信息素味道也好闻,但是我只是把他当兄弟!”

骆虞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人家对我也没想法啊。”

乔婉蓉捧着骆虞的脸,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

乔婉蓉喃喃:“不应该啊,这的确是遗传了我的美貌没错,你怎么可以质疑自己的魅力!”

骆虞的肖似母亲,和乔婉蓉有七分像,一双杏眼明亮,精致的地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眉毛鼻子却像父亲,所以也不女气,透着股男孩的好看。

“不和你说了。”

骆虞把衣服一卷,从床上坐了起来,决定不和他妈继续沟通了。

和恋爱脑的omega交流这种超越信息素和外貌的爱情观念实在是太难了,或者说和大部分说这种事都很难,因为大家都觉得,既然是基因决定你们天生一对,那怎么可能不合适呢。

骆虞拿了衣服开门去了卫生间,心里想着还是和池穆说得来。

乔婉蓉也不恼,知道骆虞一时间还转不过弯来,当了十八年的alpha,思维还在alpha那儿转不过来呢。

骆虞洗完澡之后,开了游戏,把自己杯子里的奶茶喝完了,又口渴的时候,犹犹豫豫的看着池穆喝过的杯子。

池穆只喝了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

骆虞把池穆的奶茶往自己杯子里倒,满足的喝了一口。

妈妈煮的奶茶真的是太好喝啦。

骆虞第二天看见池穆的时候想到昨天他妈的话,还有些不自然,不过好在他和池穆都开始忙了,文艺汇演要来了,他要去走流程,而池穆是年级代表,要做最后的发言。

文艺汇演那天,大家从早读的时候就开始翘首以盼了。

不同于学姐学长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他们的时间还足够,完全处于兴奋的想看演出的状态。

骆虞早读上到一半就被叫去集合了,要把乐器从音乐教室搬去礼堂的后台。

丁睿思是骆虞的小帮工,乐颠颠的拜拜了早读,跟着骆虞一起去忙。

骆虞搬着东西从艺术大楼出来的时候,和池穆擦肩而过。

池穆今天没穿校服,白色衬衫西装裤子,将他衬的越发清俊挺拔。

池穆回头看了他一眼,视线遥遥在空中交错。

骆虞把架子鼓搬去了安排的地方,在进礼堂的时候,骆虞还看见了一个有点眼熟的人。

那个人正在拿着本子和其他人说些什么,看见骆虞的时候,脸上极快的闪过一丝惊慌。

骆虞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了,那天不带抑制剂在音乐教室里被池穆扎了一针的omega。

丁睿思好奇:“虞哥,认识那个omega?”

骆虞转开视线,表情有些冷漠:“不认识。”

要不是这人,池穆就不会被他咬那么惨了,骆虞看见了他就有些心烦。

不再理会那个人,骆虞从后门进了礼堂。礼堂的后台有不少人,来来去去场面看起来十分忙碌,有人忙着最后联系,主持人则是在对主持稿。

大家都穿的很好看,主持人穿着西装和小礼服,以至于穿了件白t和黑色牛仔裤的骆虞在其中看起来分外的随便。

丁睿思也发现了这一点:“虞哥你没准备什么衣服啊?”

骆虞挑眉:“我这一身不是挺好的?”

丁睿思:“太朴素了吧哥,现在时间还够,不然我去给你整一身战袍?”

骆虞:“比如说?”

丁睿思看向了那个主持人:“你看那西装是不是挺帅的?”

骆虞想丁睿思可能是alpha智商盆地:“你穿西装打架子鼓?”

丁睿思挠了挠头:“那不然选个别的?你想要啥我立马给你整来!”

骆虞摆摆手,满脸都写着随性:“我不需要那些。”

他懒散的靠在了墙壁上,眉眼浓淡适宜,带着些许轻佻桀骜,像一幅藏着锋利霜雪的水墨画。

丁睿思想,是了,骆虞就算没有华丽的装扮,也依旧是人群的焦点。

分享到:
赞(306)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我的妈呀!好甜啊!这该死的甜美!什么时候表白啊

    卖女孩的小火柴2020/02/24 17:56:58回复 举报
  2. 这妈妈神助攻啊

    月灵2020/02/25 08:09:58回复 举报
  3. 酷崽喜欢喝甜甜的奶茶这种反差萌真是太可爱啦\(//∇//)\

    秋葵葵2020/03/03 13:53:35回复 举报
  4. 好喜欢乔妈妈啊~~~~~

    八颗豆豆2020/03/06 11:46:18回复 举报
  5. 阿虞啊flag是说倒就倒的啊,以后性福生活还有育儿生活啊,嗯。真香。

    橘猪使我快乐2020/04/09 02:26:17回复 举报
  6. 爱爱……嗯……学到了……(第十三次)

    楠泽2020/04/21 20:30:05回复 举报
  7. 不行!!!!未成年

    虞哥2020/05/22 19:12:49回复 举报
    • 回楼上,成年了。十八岁生日早过了。

      我是匿名呢2021/01/18 15:33:26回复 举报
  8. 我想象了一下骆虞大着肚子,池穆坐在他身边,没忍住笑出声。

    七七(海华食杂店!)2021/01/19 12:50:30回复 举报
  9. 这样的麻麻爱了爱了

    匿名2021/01/23 13:15:49回复 举报
  10. 啊啊啊,喔好像记得是50多章就完全确定关系惹~

    若邪.2021/02/25 12:17:33回复 举报
  11. 感谢楼上,好人一生平安(ღ˘⌣˘ღ)

    萧皖月2021/04/09 20:14:07回复 举报
  12. 五十多章?进度也太慢了吧!楼上我们好近(๑´0`๑)

    Chasing a dream2021/04/19 18:34:29回复 举报
  13. 我,我想到了间接接吻!

    媛子2021/09/18 22:23:28回复 举报
  14. 这果然是亲妈,不带含蓄的

    移?猪猪小段!!!2021/10/11 09:25:24回复 举报
  15. 小剧场~↓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绝了,我又被锁了,我都不快乐了。
    小虞:和你们这些恋爱脑聊不来,就恋爱这件事吧不能看信息素,得看灵魂,算了还是和池穆聊得来
    乔婉蓉:你是秀你|妈呢?
    ——
    哈哈哈哈阿姨淡定~您这话听起来好像骂人但是有没问题哈哈哈哈~
    !!居然真的在文进行到一半左右确认关系了!!啊啊啊激动!!

    Penne2021/10/12 20:04:24回复 举报
  16. 池穆只喝了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
    骆虞把池穆的奶茶往自己杯子里倒,满足的喝了一口。
    妈妈煮的奶茶真的是太好喝啦。
    品,细品。再细细品 喝的是什么

    檀香子2021/11/05 22:11:05回复 举报
  17. 爱了爱了 ❤ヾ。>﹏<。ノ゙✧*

    YJIHLNJDG2021/12/11 10:18:36回复 举报
  18. 骆虞觉得自己要死了,死在池穆的手里。哈哈哈哈,什么狼虎之词。我不听这就是车!

    具体失望2022/02/04 12:10:03回复 举报
  19. 算是间接接吻吗?

    Yum2022/09/21 10:33:02回复 举报
  20. 这个乔妈妈我好爱!

    透明的透透2022/12/18 01:01:5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