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月氏战败,暂时退军,韩朗领军凯旋,回朝的时候已近年关。

华容当然是还在皇城,还在他那顶皇家床幔中,装他的皇帝。

韩朗领一行武将入殿,向他报捷,不可避免地要做些场面功夫。

结果华容在帐里只说一句:“好,这仗打得好,林将军辛苦了,留下朕有话要说,别的人就先退下吧。”

韩朗的脸色立刻发青。

这飞雪连天苦战三月,辛苦的敢情就只有林将军一个。

不用说华总受肯定是故意的。

可他居然并不是很生气。

给他添堵让他难堪,看来这就是华总受新寻到的人生乐趣,为此他甚至还有一点点欢喜。

贱!还真是贱!

在连骂自己三声后他居然并不反抗,依言领人退了下去。

贱啊!真是至贱无敌!!

孤身一人站在殿里,林落音有些发蒙,不知道眼前这位君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等了许久,那帐里才有动静,有只手伸了出来,道:“林将军劳苦,朕想赐你水酒一杯。”

帐外立刻有宫娥上前,将半满的杯盏递到他手间。

林落音怔忡,在将喝未喝时听到殿外一声巨响。

是韩太傅,这会子无处泄愤,居然伸腿将园里一只几百斤重的铜鼎踢翻。

殿里的宫娥太监集体一凛。

林落音赶忙抬手,将杯里水酒一饮而尽。

饮完之后满殿寂静。

端着酒杯的林落音满脸愕然,似乎是着了魔怔,居然“霍”一声立起,往前迟疑迈了几步,伸出手,看意思竟是想揭开床幔。

殿外这时又有了动静,还是韩太傅,这一次不再踢东西,而是很斯文地在外头发声:“微臣还有要事启奏圣上,望圣上准见。”

拿腔拿调假斯文,这说明韩太傅开始动真怒了。

帐里闷热,华容缓缓打开折扇,抿唇说了一句:“那就请太傅进殿,林将军你退下吧。”

屏退所有宫娥太监后,韩朗这才伸手,很温柔地将床幔揭起。

许久没见,华总受气色尚好,貌似还胖了一点点。

韩朗于是一翻眼皮:“不错,我在外打仗,瘦得皮包骨,华总受倒是胖了,很好很好。”

华容还是抿唇,将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那是,没有太傅早中晚一天三‘日’,床上活动少了,咱自然就能将养了嘛。”

韩朗笑一声,身子慢慢凑近,伸手去摩娑他下巴:“很好,我现在回来了,你就不用将养了。货腰为生的受,长胖可不是好事。”

华容还是摇扇,对他挑逗毫无反应,道:“怎么,太傅不问我方才留下林将军做了什么?”

“你方才留下他做了什么?”

“我赐了他一杯酒。”

“哦。”

“嘴对嘴赐的。”

韩朗顿住,虽然明知道他这句是扯谎,可仍忍不住脸子发绿,摩娑他下巴的手不自主发力,只差没把他下巴捏碎。

华容一笑,也不反抗,只是慢慢躺倒,摆出个“大”字。

“王爷在外,想必对我有‘日不完’的想念,请。”他道,语气不痛不痒,人就更像一根木头,从始至终毫无反应,活脱脱就象白吊了一口气。

事情完毕,韩朗趴在华容上面,“咻咻”地喘气。

过了一会华总受又开口,道:“王爷事情做完了么?不会吧,我还没出血。怎么王爷不再玩点花样?”

韩朗深吸口气,好容易熬住不吐血当场,起身坐直,道:“莫折信死了,你知不知道?”

“哦。”

“死前他还做好事,带流云华贵上山,让人以为他们也被大雪埋了,一心想让他二人私奔的。”

这一句是终于让华容有了反应。

韩朗继续:“只可惜你家贵人是个呆子,在乱哄哄的战场上偏偏不逃,非要回京来瞧你,说是好歹要跟你说一声。”

华容慢慢坐起了身。

韩朗于是又露出了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凑近:“你这么聪明应该能猜到,华贵是我让莫折抓的。我对流云寄有厚望,当然是不允许他为一只大嗓门萌生退意。”

“寄予厚望,和我家贵人两好,这并不矛盾。”

“这你就错了,要知道流云可不是我。坐在高位由人非议,尤其是中伤他家宝一样的贵人,他是决计承受不了。”

“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只有两条路。”韩朗接话,坐身将衣袍系好:“一条是我弃子,放他两人退隐。还有一条……,就是让流云绝了对你家贵人的念想。”

这一句话冰冷,并不亚于门外鹅毛飞雪三尺冰凌。

华容仰脸,打开折扇,在那殿前欢三字后面慢慢抬眼,道:“那请问王爷,要怎样……您才肯赐我家贵人第一条路?”

※※※※※※※※※※

世人有句俗语,叫做憨人多福。

人民的智慧果然无敌,这句话一点没错。

任这一场风波如何卷天携地,华贵人却是没受一点波及,依旧的呆头呆脑嗓门如钟,认为自己和流云的行迹没曾曝露,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京城。

“你确定韩朗转了性,对我主子很好,好吃好喝地把他养在老宅?”

进京的时候他压低声线,一边说话一边饱嗝连天。

流云点了点头。

进京前他曾收到一封书信,是韩朗亲笔,约他在老宅一见。

行踪已经曝露,他已别无选择,所以也不告诉华贵,是生是死如今全听天意。

所以华贵至今仍是雀跃,在马车里向他展示夜行衣,唧唧歪歪:“你看我穿这身帅不帅?你放心,见到主子以后我会跟他要些银票,他不给我就抢,反正不能让我们后半辈子受穷。”

流云闻言点头,只好满腹心事地赔笑。

很快地,老宅到了,大白天日头朗照,院里也没有一个人看守,华贵是白白地置了一身夜行衣,于是骂骂咧咧进门。

院里的情形华贵很是熟悉,一张躺椅一块门板,上面分别晾着华容和银票。

晒完自己晒银票,这一向是华总受的独特爱好。

华贵上前,想不出该说啥,于是摇手,很是霹雳地喊了声:“喂!”

华容本来晒太阳睡得很香,结果被他这一声吓醒,好半天眼珠子都不能转动。

“我回来了主子。”华贵又继续大声,拿起他椅边的茶壶就是一气牛饮:“你想不想我!”

华容愣了下,慢吞吞翻眼珠:“我想你个球,没你在我身边呱噪,我少说能多活十年。”

华贵听后一笑,谄媚无限:“主子你能说话真好,声音也好听,这你还是得感激我。”

到现在为止,他还以为华容发声是受了自己垂死的刺激,以功臣自诩,美得不亦乐乎。

所以说,憨人有憨福,这句话一点不假。

华容于是将错就错,脸子沉下来,道:“这些天你死哪里去了,我花十两银子这么贵买你,你可倒好,连个招呼不打就人间蒸发!”

这一问问得好,华贵人得了机会,自然是添油加醋,描绘自己是如何英雄不屈,又如何智勇无敌,从敌人魔爪之下逃脱,然后千里迢迢来和主子辞别。

“主子,我对你,那可算仁义无双了吧……”长篇大调之后华贵继续笑,益发谄媚:“那主子对我……”

“好吧,你仁我义,你就跟你家流云走吧,赎身的银子我就不要了。”华容慷慨挥手。

华贵的脸立马绿了,眉毛蹙成个八字:“别人家嫁丫头还陪银子嫁妆呢,你个小气包子,留恁多银票干吗,糊窗户?!”

“那好,再加十两嫁妆。”

“我能跟丫头比吗?!哪个丫头象我,要看主子被男人压来压去,心灵受到这么大的摧残!”

“好,一百两。不能再加了,钱就是我的命,你再要就是要我的命!”

“哪有你这么做主子的!你家王爷富可敌国,你却这么小气,才给一百两!”

“又哪有你这么做奴才的,不跟主子依依惜别,却掐主子脖颈要钱!”

争到这里华贵就有点理亏,眨了眨眼睛,确实有些不舍。

“那好吧……,我们就……先依依惜别,然后再……要钱。”

到最后他道,吸吸鼻子,这才发现他家流云不见了。

“刚才你只管掐我脖子要钱,你家流云说去如厕,你也没听见。”躺椅上华容摇了摇扇子,慢慢眯眼:“你现在可以跟我依依惜别了,如果惜别的好,我就考虑再加点。反正那韩太傅现在被我捏在手心,我是吃穿不愁富贵等闲。”

雪霁初晴,韩朗的背影被阳光拉得老长。

流云低头,掠衣摆,在雪地上面缓缓跪低。

韩朗在原处冷声,并不回头:“事到如今,你是不是还没话跟我说?”

流云将头垂得更低,声音几不可闻:“属下来向王爷请辞,请王爷恩准我和华贵归隐。”

“你跟着我,封侯拜将指日可待,我悉心扶你助你,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稀罕?!”

“还请王爷体谅人各有志。”流云的这声已经更低。

“大声点!你有胆做难道就没胆说!”

“还请王爷体谅人各有志!”流云霍然抬头,目光灼灼,虽然有愧但并无畏惧。

韩朗沉默,终于回身在雪地落坐,斜眼看他,许久才道:“那要是我不许呢?”

流云不语。

“你是不是想说,你的命本来就是我的,如我不许,就随我拿去?”

流云眼眶微热,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在雪地深深埋首。

微风扑面,十数年主仆相随的岁月在沉默里一寸寸游走。

“你走吧。”

到最后韩朗终于叹气,将手一抬:“记得以前在洛阳那个宅子么,我将那宅子赐你。愿你得偿大志,一辈子被你家贵人骑在头顶,做牛做马,哄他平安喜乐。”

流云一怔。

“我突然这么虚怀若谷,你不习惯是么?”韩朗又苦笑一声,拍拍屁股起身:“要不要我说句很俗的台词: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走人!”

流云于是在他身后深深埋首:“愿王爷此后万事遂心,和华公子也能白首。”

“我和他?”韩朗大笑一声,顿步:“如今我要靠拿你家贵人要挟,才能换他好颜相向。不过你说的没错,互相伤害盘算,这也算种白首。”

“杯酒举天向明月,陪君醉笑三千场……”

到最后他竟然一甩衣袖,斜眼唱了句戏文,这才一声长笑离去。

华贵走了。

没人呱噪,院子果然安静。

华容在躺椅上躺了会,看太阳慢慢西斜,又看韩朗慢慢走近,一言不发。

韩朗于是叹了口气,问:“贵人走了,你是不是很心疼?”

华容但笑:“的确很心疼,他把我银票抢了个精光,还真不愧是杀猪的后代,有做强盗的底子。”

“他爹是个杀猪的?”

“没错。他家是开杀猪菜馆的,爹杀猪娘做菜,要不是碰上战乱,现在可也是少东,配你家流云绰绰有余。”

韩朗眯了眯眼:“那你说他爹要活着,见到他把流云领进门,会不会把流云剁了做杀猪菜?”

华容连忙点头。

风轻日斜,点头后两人相视而笑,难得的一派和煦。

华容有些倦累,整个人往躺椅里缩了缩,道:“今天我可不可以不进宫,过一晚轻快日子?”

韩朗不语,拿手指在他右脸打绕,最终起步离去。

老宅里只余华容一人,韩朗没有派人盯梢,于是那北风都透着清爽,一下下拍打华容脸颊,很快拍他睡着。

分享到:
赞(200)

评论42

  • 您的称呼
  1. “杯酒举天向明月,陪君醉笑三千 场……”

    韩郎2019/03/23 11:36:07回复 举报
  2. 楼上,你一人饰了几个角啊(笑)

    大庆一锅啊哈哈哈2019/03/31 19:45:48回复 举报
  3. 韩朗你的真心来得太晚了

    匿名2019/04/03 11:44:10回复 举报
  4. 华容已经没有力气接住他的真心了。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6:42:10回复 举报
  5. 晚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
    花开无果…结局吗…

    阿肆2019/08/02 11:02:39回复 举报
  6. 韩朗的真心来的实在太晚了。

    稚木2019/10/02 18:40:38回复 举报
  7. “晚来的深情和补偿比草还轻贱”

    xl2019/10/14 00:16:19回复 举报
  8. 。。。。。。嘤

    奶盖2019/11/23 09:05:21回复 举报
    • 不知道为什呢楼上你这几个句号和一个“嘤”完美的道出了我的心声

      野鹤2020/07/22 01:33:15回复 举报
    • 不知道为什么,楼上你这几个句号和一个“嘤”,完美的道出了我的心声

      野鹤2020/07/22 01:33:49回复 举报
      • 我也是!!!太真实了

        西楼下的至夏2021/09/08 22:16:26回复 举报
  9. 可怜的华容,形单影只了

    匿名2019/11/27 01:19:18回复 举报
  10. 突然好期待结局啊,怎么办

    ( ˙-˙=͟͟͞͞)( ˙-˙=͟͟͞͞) 等过年2020/01/26 14:40:40回复 举报
  11. 哎还是流云和华贵这对甜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5:22:10回复 举报
  12. 可怜所有人啊,,,

    血月2020/03/03 02:22:47回复 举报
  13. 某欺第41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20:01:47回复 举报
  14. 韩朗想相爱相杀一辈子也行,可怕华容根本就不想活。华贵和流云是唯一的糖。哎,心疼华容。韩朗只怪你灭他满门害他受辱还有断指之痛。怎么能跟你在一起一辈子。华容已经没有力气再爱谁了。

    晚宁是我的2020/03/31 16:47:50回复 举报
  15. “我和他?”韩朗大笑一声,顿步:“如今我要靠拿你家贵人要挟,才能换他好颜相向。不过你说的没错,互相伤害盘算,这也算种白首。”

    hw2020/05/04 00:09:47回复 举报
  16. 还白首个球啊,华容身体不行了呜呜呜
    要是他哥哥活着说不定能好一点点,可惜造化弄人

    匿名2020/06/17 20:07:55回复 举报
  17. 爱别离,守不得!

    情深终不允2020/06/18 13:28:23回复 举报
  18. 同楼上,好想就停在这里,下一章就不会再这么和煦了吧。

    寒梦2020/07/30 11:59:58回复 举报
  19.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5 12:07:50回复 举报
  20. 已经无力吐槽韩二什么了。。。

    旋烨2020/08/23 09:30:16回复 举报
  21. 韩二的真心容容受不起!

    。◕‿◕。2020/08/26 19:22:43回复 举报
  22. 。。。迟来的深情
    但是华容一开始也没有为韩朗付出一丝一毫的真情啊……从来都算不上迟来啊……
    一开始接近就是有目的的,虐是真的虐的惨,但感觉韩朗这份真情比草贱这种话真的没必要
    (对不起我是过激攻控可能说得有点。。。谅解一下吧毕竟看着喜欢的崽一直被骂也挺难受的。)

    清河浊海2020/10/06 04:15:03回复 举报
  23. 我不是攻控,但楼上大部分看法还是支持的,可怜的确实不止容容,但他俩恩怨太深注定BE就是了

    湛卢2021/01/03 16:34:59回复 举报
  24. 打卡(凑一凑字数)

    落笔2021/01/19 13:37:34回复 举报
  25. 怎么有点花千骨的感觉,我死了也要诅咒你,诅咒你不死不灭,孤独的活着

    匿名2021/01/22 13:08:25回复 举报
  26. 华容累了,哈哈哈哈

    励志绿踏仙君2021/02/08 12:01:24回复 举报
  27. 容容,整一个悲剧角色,连哥哥这个最后的支柱希望都消失了,他一直受尽的屈辱到底算什么??可怜到极点,回看他经历的虐待苦楚还要强颜欢笑嬉皮笑脸笑眯眯等等等,我实在,心痛到喘不过气….他是作者垃圾堆捡来的吧??

    轩轩儿2021/02/10 22:05:36回复 举报
  28. 死了对容容来说才是解脱吧,他这样活着太累了

    原耽是信仰2021/03/26 02:16:16回复 举报
  29. 华容你累了,先好好休息吧,愿下辈子过得开心点

    低调的小笛2021/05/19 19:07:35回复 举报
  30. 快点完结吧!!!韩渣渣后悔一辈子!!!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3 06:49:07回复 举报
  31. 一刷看完,看前几章就说是be结局,以为是韩朗挂掉,没想到是华容真的太心疼他了,一直默默承受了这么多,承受到已经没有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了。作者往死里虐受,看的心里难受。。。。

    程爸爸的小西西2021/06/24 02:11:46回复 举报
  32. 这文呀,就靠华贵人和流云找点儿糖渣,他们两个携手归隐,这结局真好 呀!

    矮油2021/07/31 17:05:11回复 举报
  33. 喝旺仔的望仔2021/08/19 10:50:33回复 举报
  34. 我怎么觉得容容出事了呢,他是不是快撑不住了啊

    黎黎2021/08/25 14:14:44回复 举报
  35. 就好比正义虽不会缺席,但晚来的正义又导致了多少无辜人被害
    我三观不正,还请见谅

    薄荷味的猫2021/10/15 09:58:36回复 举报
  36. 韩朗真心来的太晚 华总受已经没力气接受了

    系统再说我快我就让秦究游惑把你给烧了2021/11/07 00:29:55回复 举报
  37. 祝王爷万寿无疆,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苏轻2021/11/26 11:20:55回复 举报
  38. 晚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
    lls好真实。。。

    夏夏孑2021/12/06 21:31:37回复 举报
  39. 晚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这句话最十的叭….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25 20:52:5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