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

“王爷,我的手下笨拙,肆意地杀人放血,玷污了他们脸,您老人家是不是不好认?放心,你派潜入京城的各部将领首级几乎都在,应该一个都不少。”

韩朗适当停顿,冷笑地看着胖王爷轰然坐地,肥手哆嗦地藏进广袖,人却仍不认死地昂起头回看自己,“当然,令郎周真不在此列,他在厅里——”

王爷顺着韩朗手指望去,是活的,周真嘴勒布条,颈上架着数把雪亮的钢刀,衣袍残破团团渗血,脸挂血彩,人活生生地站着厅正中。

活着!王爷绿豆眼一眯,手更缩进袖中,抿唇不吭一声。

韩朗又露出了他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你是不是还想着你城外那上万屯兵?”

老王爷连忙眨眼,表示不明白不理解。

韩朗抬了抬手,命人抬来张凳子,施施然坐下:“方才你瞧见莫折,可有点心惊?他不是应该和我对战,两败俱伤了么?”

老王爷豁然抬起了头。

“如果我告诉你,莫折从始至终都是我的人,我和他根本没有对杀,战场上那些个死人都是假的,你能不能明白?”

老王爷的双眼渐渐眯紧,胸口急速起伏,脸色开始转灰。

当日韩朗和莫折做的那场两败俱伤的戏,便是给眼前这位王爷瞧的。

在城内观察,觉得韩朗围城已经用上了全部兵力,绝对无暇分心,老王爷这才将自己的兵力从枢机城调出,囤在皇城之外十里。

韩朗苦候,等的便是这刻。

在攻城同时,莫折早领兵暗抄,将他终于现形的实力灭了个干净。

鏖战数日,在韩朗兵败的前五天,老王爷兵马便已悉数饮血,死在了莫折旗下。

双线齐收,韩朗这一次是绝对是胜得彻底。

只可怜这位昔日风光无数的老王爷还蒙在鼓里,一心一意在做他的皇袍梦。

“是我败了。”弄清楚状况后老王爷终于叹气,将身立直,丝毫不畏地看着韩朗:“我的命你拿去,但你必须留下我真儿。”

韩朗大笑将周真嘴上布条扯断,“听听你儿子的遗言吧。”

“韩朗,我已将月氏安插在城里探子杀了,看在这份功劳上,你放了我爹,我的命尽管拿去就是!。”周真开口的第一句话。

“通敌卖国,滔天之罪,怎么可能功过相抵?”韩朗好笑地扫了他们父子一眼。

言毕便双目微沉,倏然出手,扣住周真咽喉狠狠地一捏,捏地他喉骨咯咯作响。

老王爷连忙疾步上前:“你要明白,我要你留下真儿,自然是有值得交换的筹码!”

韩朗笑了声,“将离解药是么?我的性命换你儿子性命,这交易倒也值得。”

老王爷立刻长吁了口气。

“可惜的是本王心情不好,根本不想跟你做这个交易。”

沉默片刻之后韩朗却道,五指收紧,笑意越来越甚。

周真昂着头颅,甚至没来得及看自己父亲最后一眼,颈骨便被韩朗捏得粉碎,就此咽下了他在人世最后一口气。

老王爷双目赤红,险些滴出血来,颤抖了许久这才高声:“韩朗你是真的不想要将离解药,不想活了么!”

“你以为,我会为了瓶不见影子的解药,来受你的牵制?”韩朗又笑一声,退后一步坐低,长腿架起,斜眼看他:“再者说了,不活便不活。寻死吃屎担大粪,千金难买我愿意,你管不着。”

“很好,很好,很好!”王爷勉强立身,一步步后退,喘气,“将离的确有解,而解药就在这里。”他吁吁地抬手一指,韩朗顺眼而望,残灯如豆随风乱晃。

“糟了,主子!”流云,流年齐声惊呼!

韩朗忙扭头回望,而那瞬老狐狸已经屏息,飞样地取出袖中的解药瓶,拔了塞头,昂头而饮。

流年飞奔而至挺剑就刺,流云抬手发出暗器数支,可惜都已经迟了。死胖子即使中招,也咬紧牙冠,拼下最后一口气,吞了解药。

“我今日吃的死饱,你不妨将我剖腹,吃干净我胃里残渣,兴许还能解将离之毒哦。”

死前他也学韩朗,似笑非笑,老动作,将双手扶上了肚皮。

韩朗当着他面捏死他真儿,灭了他所有希望,那他便也带着韩朗活命的希望去死,这一死便也不冤。

韩朗摇头,看着那堆肥肉冒血,混着黄色的脂油滴淌,吩咐道,“周真按大礼安葬,这滩油尸烂肉扔街,喂狗吧。”

流云颓然看手,流年近身轻唤,“主子。”

韩朗微笑轻问,“其他事都安排好了?”

流年低眉回话,“皇上和楚陌的尸体,都已经安置在德岚寺中。”

韩朗颔首,“暂时密不发丧,一定要封锁消息。”

“是。”

“该进宫见楚二公子了,已经拖不了了。”韩朗收住所有笑容,缓缓吐出一句。

“流年,你去再叫主持敲鸣禅钟,依然是十八次。”

“是!”

韩朗走进悠哉殿时,禅钟正好撞鸣了十八声。殿堂上的灯烛安详地烧着,冒着烟。

华容正慢条斯理收拾楚陌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收拾叠放好。

在他看来,哥哥就快自由了。而这份自由来之不易,自然是无以伦比。

韩朗的心,噗通噗通地乱跳,呼吸极度不畅。

华容在等结果,却是个要命结果,他又非说不可的结果。

终于,华容听到脚步声,起身望向韩朗。

韩朗竭力抬高下巴,声线却依旧压得极低,“华容,楚陌……他死了!我没救成……”

华容一呆,旋即后退几步,展笑试探,“韩太傅又想甩什么高招?”

韩朗谨慎迈步,一点点靠近,一点再加一点,“不是玩笑,不是计谋,楚陌真的死了,和皇上一同上的路。”

没有撒谎,一点没有。华容眼睛发直,隐隐上扬的嘴角瞬间僵化。

好似自己太了解韩朗了,关键是太了解。所以,万分清楚、明白地知道,他说的是——

真的!

华容再也吐问不出一字,人就像一只嘶啸绝望的兽,冲扑到韩朗颈间,一口便咬上了他动脉。

“华容……”韩朗本能侧身避开要害,很不确定地低唤。

华容还是狠狠一口下去,鲜血喷涌进他喉咙,那甜腥扑鼻,却犹不能让他解恨。

血珠逐渐到串,落地溅开成花。秋风扫入,残灯灭,血里银月如勾。

十数年那一幕在脑际回荡。

那夜,满地都是鲜血,滴滴血汇聚成滩,映着冷月。

他一家老少因他命丧刀口,而楚陌却在最后时刻仰头,迎风重重一记,保全了他的自由和性命。

如今楚陌已死,绷着他人生的最后那根弦已断,那这人生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几乎是不知不觉,他已经松口,将头高扬。

一滴血沿华容嘴角,血落地,月碎!

风声从耳际滑过,华容突然身前冲,拼死向韩朗撞去,不止是用尽平生气力,还有这十几年隐忍在心腔的屈辱和怨愤。

额骨撞上额骨,那一刻他不曾犹豫。

那角度姿势浑似楚陌当日。

唯一不同的是心念和力道。

当日楚陌那一撞是想他生。

今日,他却是要死!

要眼前这人和自己同死,以血相见,证明自己从未原谅和忘却。

陪眼下这位所谓爱他的韩太傅去死,这已是自己莫大的仁慈。

相撞那瞬,韩朗已经看出华容的想法,他再次后仰避开要害。

血花向外迸开!两人撞开了额头。

韩朗伸出双手,环抱死困住华容。失去理智的华容如盲目的狂兽,攻受心思还真能相同,韩朗居然知道他想什么。因为知道,所以他几乎想一手捏死华容,可是第一次见他如此过——

“你……欠操!”一招见效。

惊雷轰醒华容,他陡然睁眼,愤然死盯韩朗,两人血迷视线,瞳仁却清晰地映出彼此人影。

“我……哪里错了!”韩朗低声磨牙再辩。哪里错了?皇帝成哑巴,他好容易找到个同“声音”的人,不杀知情的人灭口,可能吗?他从头到尾,没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华容微顿,倏地展笑,双眼却已无焦点,“太傅,你对我的尸体说吧!”刚道完,就一口鲜血喷吐在韩朗脸上。

韩朗在华容倒地前接住,此时,却听到流年在门外急声禀报,“主子,边境急报:月氏再度起兵了!”

眼睫上血珠凝结,韩朗眼睛只能微撑着,呆望着昏迷的华容良久后,他嘴边吐出口浑浊之气。

烦死了!

他不要了,也不管了,各位想怎么死,大家随意吧!

“皇帝虽已复位,却受惊过度,必须出宫修养;修养期间,所有奏则一概不得承上!”韩朗硬吞下喉口的腥甜味,字句清晰下令道。

而后,他又低头苦笑瞧华容的血脸,额头还渗着血,伤口不深。

“你啊,你啊!”韩朗捏着华容的鼻头,“三天吧。咱们就这样耗着,三天内,你死,我就死。三天后,你如果还活着,我就放了你;或者,算你饶了我……”

天塌,地陷吧。他韩朗,就想看热闹。

而后三天,宫门紧闭,与世隔绝。

宫门内外焦急,谩骂一片,韩总攻潇洒,充耳不闻。

三天,华总受整昏迷了三天,无药无医,却一直有气。

韩朗摇头,是命也,运也。

总受生命好似永远如此顽强。

出宫那天,韩朗亲自为华容用了药,包扎好伤口,还万分恶毒地捏扯他昏睡的脸,“好歹淫乱一场,你居然连句临别赠言都没。”

华容昏睡。

“你再不说,我就下令杀掉华贵喽。”

华容还是无声。

“真的不说吗?万一我有天无事可做,难免会想……”

华容依然沉沉昏迷中。

韩朗眯眼笑看地砖,“你啊,你啊!”

回避开众人视线,韩朗横抱着身穿龙袍的华容,入了龙辇。

“太傅,宫门外,大臣求见。”一旁经验老道的老宦官忙使着眼色,逼身边小太监跪地禀报,“大人们,都已经在外跪了一整天了。”

韩朗挑眉,揉鼻子,“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快送皇上出宫?”

分享到:
赞(168)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太心疼华容了,这么多年受的屈辱为何能忍,只是因为他心中的一个执念,始终不曾放弃过,为了这个执念,他受了多少侮辱,本以为可以见到光,却不想迎接他的依旧是黑暗。
    他的执念,不复存在。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6:23:04回复 举报
  2. 我不曾容忍黑暗,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
    然而光明已经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阿林2019/07/29 20:06:06回复 举报
  3. 等我习惯了黑暗,请不要再给我光明

    立志反攻的金大小姐2019/08/24 15:55:39回复 举报
  4. 赞同樱酒,唯一的执念没了,活着好累。

    稚木2019/10/02 18:23:14回复 举报
  5. 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感
    那种满心期许却摔得粉身碎骨的绝望感
    那种支撑着活下去的信念一瞬间消散的绝望感
    那种
    活着比死还痛苦的
    欢喜

    xl2019/10/13 23:41:08回复 举报
  6.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只会怒吼了啊啊啊啊

    奶盖2019/11/23 08:39:19回复 举报
  7. 俩人都可怜,至始至终动情却的只有韩朗一个人。

    匿名2019/12/09 20:37:25回复 举报
  8. 楼上都是大文豪啊。还有韩不配和华容一起死

    ( ˙-˙=͟͟͞͞)( ˙-˙=͟͟͞͞) 等过年2020/01/26 13:54:10回复 举报
  9. 楚陌什么时候死的

    匿名2020/02/13 14:23:19回复 举报
  10. 华容的执念不在了,那对他而言活下去已毫无意义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4:50:04回复 举报
  11. 某欺番外6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没什么想说的,樱酒文采太好,我去静静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7:05:16回复 举报
  12. 你啊,你啊!”韩朗捏着华容的鼻头,“三天吧。咱们就这样耗着,三天内,你死,我就死。三天后,你如果还活着,我就放了你;或者,算你饶了我…
    华容受得所有屈辱都是为了楚陌。可是楚陌没了。他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我也有点心疼韩朗。

    晚宁是我的2020/03/31 16:08:09回复 举报
  13. 啊!楼上上上上上上上那位立志反攻的金大小姐 我见过你!在隔壁的《女巫请睁 眼》!那本小说几乎每一章下面都 有你和那位思追的互动,简直甜炸 了,就为了看你俩的互动,一本小 说看下来我连剧情都没怎么关注

    甜心2020/04/04 00:27:38回复 举报
  14. 韩渣渣不配和容容儿一起死

    真香定律2020/04/13 10:47:48回复 举报
  15. 呜呜呜我哭辽
    顺便赞美酒殿下的文采
    我有亿点点心疼他们所有人

    小栀2020/05/20 20:53:53回复 举报
  16. 我突然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男主角朝着有光的方向走,结果在马上要出去的时候被反派杀死了。
    堵得慌……

    陈栎媱2020/06/17 03:01:22回复 举报
  17. 韩朗竭力抬高下巴,声线却依旧压得极低,“华容,楚陌……他死了!我没救成……”
    华容一呆,旋即后退几步,展笑试探,“韩太傅又想甩什么高招?”
    要眼前这人和自己同死,以血相见,证明自己从未原谅和忘却。
    攻受心思还真能相同,韩朗居然知道他想什么。
    孽缘呀!

    匿名2020/06/18 10:32:56回复 举报
  18. “你啊,你啊!”韩朗捏着华容的鼻头,“三天吧。咱们就这样耗着,三天内,你死,我就死。三天后,你如果还活着,我就放了你;或者,算你饶了我……”
    终是动了情,动了心❤️

    匿名2020/06/18 11:04:19回复 举报
  19. 唉,这种情况下动情只会让两个人都更痛苦啊!这一章是我看到现在最难受的一章,联想他这十几年受的各种屈辱痛苦,到头连唯一的亲人都没能救出来。

    匿名2020/06/19 14:01:13回复 举报
  20.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5 09:42:14回复 举报
  21. 这么多年的胯下耻是因为韩太傅为了他的皇帝而捉走的楚佰,是为了他哥哥保护他而失去的自由,华容一直没有想要杀韩太傅,他只是为了哥哥能重回阳光,楚佰是他的希望,他的家人,他的执念。
    可是没有了,如果说世界崩塌也不比这个差吧。

    “一根葱华总受,风流无人及。多年胯下耻,只为太傅还自兄由”(原创的a实在心疼华总受www)

    晚宁宝贝怀中睡/北鹄2020/08/17 21:59:38回复 举报
    • 改一下,我好像打错了,应该是“只为太傅还自由”

      晚宁宝贝怀中睡/北鹄2020/08/17 22:03:53回复 举报
  22. 啊啊啊小容容啊,韩二竟然还认为他为皇帝找声音,杀掉知情人没错!!

    旋烨2020/08/23 08:57:51回复 举报
    • 韩二不算好人,但从皇家角度讲,他灭楚门确实没错,当时那种混乱朝廷,如果让人知道皇帝哑了,朝廷会更乱,朝廷乱致天下乱,韩家世代护国护主为己任,他不过是为皇家尽忠职守罢了。

      匿名2020/10/15 23:25:24回复 举报
  23. 啊啊啊啊华容!!!十几年的隐忍只为楚大的自由 可最后楚大却死了 呜呜呜华容太难了

    九九2020/08/24 23:23:56回复 举报
  24. 对他没有错,错的是楚家。对嘛?。?只会以自己为中心,认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错的都是别人。呵呵哒,这种人只配孤独一生,他的喜欢谁受的起呀!

    。◕‿◕。2020/08/26 18:50:00回复 举报
  25. 楚二公子活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一纠纠缠缠的执念罢了……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抱起晚宁就跑2020/08/30 14:23:04回复 举报
  26. 唉……细想谁都不曾有错,身在乱局之中,谁都身不由己……又何谈对错,韩朗是无奈,华容是因为执念,真的,他们两个,我谁都讨厌不起来……都是有苦衷的啊……

    清风2020/10/05 22:18:52回复 举报
  27. 韩朗想要的是国家昌盛,皇位正统,他所做的都在尽一份护国的职责,舍小家为大国确实没错,但从韩焉和华容的角度看他们得做法也无可厚非,真要说谁错了,那恐怕只有通敌卖国的老王爷了

    湛卢2021/01/03 16:18:02回复 举报
  28. 唉…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多年坚持的信仰于一瞬间支离破碎
    无法想象这种绝望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8 23:18:30回复 举报
  29. 你大爷的韩朗!心疼容容啊啊啊啊啊啊

    zcoco2021/02/25 10:22:52回复 举报
  30. 韓可以說滅楚家門是為了大義 那強x楚也是為了什麼?
    我還真不信這世上沒有幾個奇人異世能夠模仿別人聲音 又或是宣稱被下毒毀了嗓子什麼的 這麼多才的韓難道想不到更多方法?
    講的那麼無可奈何 我都快聽笑了

    Xx2021/03/20 19:28:36回复 举报
  31. 容容啊(;´༎ຶД༎ຶ`)前面能忍住不哭,这一章真的忍不住了,他凭什么要受到这种苦,他本该快快乐乐的过这一生,韩朗你凭什么啊啊啊,你毁了好多人你知道吗!!!哭的止不住了

    原耽是信仰2021/03/26 01:52:12回复 举报
  32. 恶而不自知,最是气人

    匿名2021/04/03 11:27:37回复 举报
  33. 前面我只是很生气,特别生气,这章我真的哭了,华容唯一活着的理由消失了,该有多绝望啊啊啊

    低调的小笛2021/05/19 18:39:45回复 举报
  34. 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等他在黑暗里好不容易摸索出一条路,却发现路的一头是地狱,另一头也是地狱。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3 06:27:19回复 举报
  35. 灭门之恨,受辱之恨,不管后来韩朗怎么表现,这两个人都必须BE!

    矮油2021/07/31 16:46:01回复 举报
  36. 突然想起 皇家执事 里的一句话……“我其实有的时候很害怕太阳升起,因为我阻止不了黑暗来临”

    薄荷味的猫2021/10/15 09:38:3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