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累尸成丘。

血洗平原,草随风如浪波动,空气夹带着浓浓血腥。

莫折信垂头猛咳嗽,人已经完全放松,开始信马由缰。

劲风猎猎,将他身后长麾如翅翼张开,其上绣的白狼图腾随风而动,栩栩如生。

莫折信,白狼一只,爱出奇兵,打仗不讲“道义”二字。水战,他射杀船夫;陆战,他压俘虏当盾牌、挡箭雨。

阳光穿透云层射下一束束的光,逆风中莫折下马。

身后,有伤人挣扎着撑矛起身,“你是援兵,为何屠杀我们?”

莫折信回头,却见一张被血污得看不清模样的脸。

反正不认得,没差的。

他亮剑出鞘,不紧不慢地补上了那么一下,直接送人归西。

当剑身没那人胸口时,他才冷漠地开口,“败将残兵,已经可耻,竟然连元帅都敢弃,留着何用?全都该死!”

抽出剑时,突听到远处号角吹起,干戈震动大地,身旁坐骑闻声踏蹄,扬脖嘶鸣催他上马。

“咳,咳。”莫折信踩住死将的头,利用尸首上的头发将剑身的血渍抹净。

来的果然韩朗这支“叛”军。

两军对阵。

莫折信复又上马,摘枪遥指,“韩朗你的人头,又升值了。”

韩朗一骑当先,咧嘴大笑,“我就在这里,要人头,你来呀。”

平原再战,两败俱伤,

“熬”杀到入夜,终于收了兵。韩朗军生擒莫折信,算是险胜。

事实证明,莫折信是相当难缠的敌手,而——

有他助臂是相当可、靠的。

韩朗军帐。

“蜡制箭头,撕杀演习,中箭装死这类窝囊仗,也只有你个爱看热闹的种想得出。”莫折信边咳嗽,边拔出卡进鳞甲缝隙上箭支。

韩朗懒懒道,“莫折大将军,蜡不便宜。”而且他事先还命人烘烤过,保证箭头遇甲就粘。

莫折信正要开口,却见流年木着脸进帐禀报,“装死的将士已经回营,林落音败军旌旗也已收藏好了,沙场弄成与帐中那位将军对杀的惨烈样。”

韩朗得意点头连声称好。

流年垂首再报,“只是,现下怕是尸体数量不够多。”

“那就碎尸。”韩朗眼弯新月,“或斩或劈,随意。一分二,二分四,残臂断脚分散放开就成。”

“是。”流年恭敬出帐,目不斜视。

“韩焉已坐龙廷,你我汇合足兵力足可以直捣黄龙,做什么还演这出戏?”简直画蛇添足。

韩朗支颐,望着自己的影子拗造型,“我都如此深情演绎了,自然有人爱看得要‘死’!”

让军兵装死沙场,就是隐藏自己的实力。都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这只螳螂会玩弹弓,情况又会怎样呢?

“而后呢?”莫折信问。

“你宁死不屈,收押入牢。林落音倒戈。”

莫折翻眼,站起身书生长揖,“王爷真给面子。凡事都想做到天衣无缝。”

“就算天有了缝,我也自然能想办法给补上。”韩朗自信满满。

“那你命我抓华贵,又是想补哪条缝?不怕你家受大人知道?”

韩朗沉思后,眼一眯,“华贵的事情,我会重新打算。至于华容,我想他早就猜到了。”所以,他能让华贵安然活到现在。

“韩大人,当心走火入魔。”

“好说。”这难道不是很有趣吗?他走的每一步,华容都能做出相应反应,或献宝,或装傻。虽然他也能猜出华容知道多少,却无法估量到他会做出反应。

就好似一条路,他走得过快,一直自傲没人能跟上;可如此太久后,才觉察到原来身边什么都没有,使得他不得不放慢脚步去等。忽然有那么一天,他回头,居然发现有人不紧不慢地追了上来——

受则当受的华总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莫折兵败,韩朗险胜的消息很快传到京城。

金鸾殿上,韩焉面不改色,只淡淡地追问了下,韩朗行军的速度。得了答案,他又沉默片刻,旋即展笑,将话题转到秋收耕作上。尔后,再无他事,直接宣布退了朝。

左右大臣慌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满殿喧嚣。

而一直心虚的周真却缩在角落,同样疑惑盘据于心,却无心多问,最后只郁郁地叹口长气,甩袖撇下众人,径自回府。

谁知人刚入府,便听门卫告之,老王爷来了。

周真心头又是一紧,闷头进门,绕过长长的九曲亭廊,一抬眼就见老王爷半坐半躺地在湖中凉亭纳凉,黄豆大的汗珠沿着横肉直落,人倒悠闲自在,哼着曲闭目养神,肥手还不时地摸着自己那随时能向外喷油的肚子。

“父王。”周真遣退下人后,躬身。

老王爷睁眼,乐呵呵地问,韩焉的动向。

原来,他早就从派出的侦骑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两败俱伤,血染草原;他就等着这个结果。

“韩焉没什么举措,倒是从莫折信出征之后,宫里宫外就一直没有圣上的消息;朝野内外已经传言,他已经遭韩焉的毒手,不在人世了。”

“那太好了,弑君之名由韩焉一杆挑,一旦推倒他,皇朝复辟,你就是做皇帝不二的人选。”

老王爷满脸赤红,兴奋异常地踱步抹汗,“我……我这就给月氏国消息,告诉他们时机成熟,要他们尽早发兵。”的bf

周真一听,皱眉迟疑地跪下,仰起脸,“爹,就此罢手吧!这皇位,孩儿不要。”

“你说什么?”老王爷突地肚子上顶,差点来个鱼跃龙门式的跳跃。

“卖国求来的权贵,孩儿宁可不要!”衣袖下,周真暗自手捏成拳,微陷的眼窝里目光逐渐放亮。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蠢话!”王爷全身的肉开始晃动,“难道你要将这大好江山拱手让给他韩家不成!”

“我……,韩焉是该死,但是我也不愿意帮月氏!”

王爷退后几步,逐渐敛住怒火,语气恢复亲切,“罢了!那我们先看韩家兄弟相残,等有了皇上确切的生死消息,再做打算如何?”

周真抿唇,半晌后终于点头,“是。”

光阴飞逝,芳菲渐落。韩朗队伍越来越逼近京师,而韩朗面色却是一天比一天难看。

原因之一,是粮草。

一场假仗,使得外人看来韩朗损兵折将,并无粮乏之忧;而实际上营里的兵士却是有增无减,虽说他已得了林落音和莫折信两路军粮,却因缺乏后备,就成了一大隐患。

而更令韩朗郁闷的是,自己实行速战,一路打来却只得城不得粮,韩焉早已先他一步秋收征了粮。

其二,为军心。

军营不知什么时候谣言四起,说小皇帝早已驾崩,韩焉为稳国安邦,全力对付月氏,才抗下重任,密不发丧。其他不论,就士兵看来,这仗就算打赢,也没了他们拥戴的皇帝,没了皇帝,就等于没了犒赏,这仗赢了又有屁用。

而且现下,韩焉成了为国为民,忍辱负重的圣贤;他韩朗却变得师出无名了!

“没有圣上的消息,你们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韩朗大吼,第一千零一次掀桌。派出去的探子都是窝囊废,回来只会摇头摊手!

帐内忙跪倒一片,叩头不止,“王爷息怒。”

“滚出去!全他妈的,滚!”

一眨眼,营帐内外草包立即退了个干净,只剩下站在一边为韩朗徐徐扇风的华容。

“韩焉在等我入京……”韩朗揉眉心,怏怏道。

分享到:
赞(177)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好懵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5:58:12回复 举报
  2. 因为结局太虐了所以先放一片番外来缓冲??有点混乱。

    稚木2019/10/02 18:05:04回复 举报
  3. 缓冲?这是你直接把我看懵的理由么?

    奶盖2019/11/22 22:10:10回复 举报
  4. 为啥有点看不懂了

    匿名2019/11/26 00:08:44回复 举报
  5. 这章应该是接着三十九章的,而不是连着番外和番外1的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3/01 14:27:06回复 举报
  6. 搜地四尼~~~

    血月2020/03/03 01:37:02回复 举报
  7. 某欺番外2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16:43:00回复 举报
  8. 我看这本书全程都是懵的,已经习惯了…………

    浅吟2020/04/04 17:26:48回复 举报
  9. 原来是酱紫啊,之前39章好像有个集美提醒来着,果然没错

    小栀2020/05/20 20:01:42回复 举报
  10. 咳,其实看到“当受则受”这句话时,我就想起来老子说的“强大处下,柔弱处上”。。。。咳咳咳,自行理解

    超爱皮皮2020/05/28 19:19:26回复 举报
  11. ……又一次成功地让我看懵了……(* ̄m ̄)

    寒梦2020/07/26 11:57:16回复 举报
  12. ……又一次成功地让我看懵了……(* ̄m ̄)章。节。错。乱。吗?

    寒梦2020/07/26 11:59:01回复 举报
  13.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4 19:47:42回复 举报
  14. 懵加一 我都到现在没搞懂为什么楚二公子要变成华容然后接近韩朗作践自己 还有这个韩朗他喜欢华容的话那么和那个小皇帝有是啥关系 总之就是很懵了

    九九2020/08/22 12:09:12回复 举报
  15. 这个老王爷的儿子周真还挺正直的

    旋烨2020/08/23 01:20:33回复 举报
  16. 正确阅读顺序,番外二至七,在再读第四十章

    称呼什么的就算了吧2021/02/14 09:39:42回复 举报
  17. 看不懂咋办,结局捏?太虐被删了?在线等挺急的

    鮶鳍2021/04/11 13:06:48回复 举报
  18. 这里人真的好少奥

    薄荷味的猫2021/10/15 07:45: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