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一觉醒来,韩朗就见流年人已然等立门前,估摸是他很快回转,没在那里多说半句废话。

流年恭敬回明,只说:“他邀主子,傍晚尚香院修欢阁见。”

韩朗称好,吩咐下午动身,流云跟从。

有了那十二个保镖同去,流年倒也放心。只是没想到,韩朗没让他随行,另有意图。一出门,他直言问流云,“你这几日心神不定的,是有什么事情想说?”

流云闻言,猛地将头一低,迟疑须臾,抬眼迎上,沉声禀明,“等主子一切安定,流云想离开。”

韩朗遥望空中安静的浮云,很难一笑置之的感觉,“一个人,还是两个?”

流云愣住,咬牙不支半声。

“你想找我大哥报仇,却依旧没把握全身而退。如果,抱着必死的心态去,那大嗓门哭死在我面前怎么办?”

“流云明白。所以,愿意再忍。但,总是要离开了。”流云躬身行礼,决然道。

韩朗整装,一双细长的眸子平静地看着远处,“该出发了,莫折信不喜等人。”

莫折信不好等人,但有美女坐膝,一切就可另当别论。

韩朗一踏进修欢阁,妖娆香雾里,只见赤着上身的莫折信大咧咧地坐在塌上,怀里抱着一位养眼的美女。这美人蛇腰扭动,窈窕的身材只挂丹红白莲肚兜,十分起劲地玩着虎筋雕花长弓,黑雕羽箭箭头方向不明地微颤。

美女还不时娇喘抱怨,“你别乱动,都射不准。”

韩朗这才注意到,那厢射击的猎物也很好笑,是个眉目清秀的小倌手持面青花铜镜呆站,身侧左右,真有几支雕翎插地,难怪他吓得面如白纸。

韩朗狠横了眼半垂眸的莫折信。莫折信舌尖湿舔美女的脊背,一路下滑,眼却朝他斜睨,“一起?”

韩朗拂袖,不客气地点头,“好!”

说话间,他拿起被搁置在矮几上的小弓,走到那小倌的跟前,潇洒地夺下用来遮挡的镜子,随手一抛,弯身拔出一箭,绕小倌身后,教他开弓。

莫折信轻咳几声,谦和地微笑,眼里却涌起冷厉之光,他将怀里的女子掰正,同样扶她的手,拉开弓弦。

双方被教者噤若寒蝉——

破声中,两箭在空中相遇。一点耀闪!

瘦小的一朵光花并开,莫折信气势盛一筹,其箭支纵剖开韩朗的箭,定落在小倌的脚前,黑亮的箭羽在微风轻晃。

软柿子的小倌,绵绵地昏倒了。韩朗抽身斜退,毫不理会那厮倒地后会砸到哪里,只对自己那支分裂的箭,暗自惋惜,他的目标是莫折信那张长得不错的脸。

如果破了相,看他如何到处受女人恩。

“韩朗,这个便是你求人的态度?”莫折信抚弓背一问。

“我是给你机会,哪个说来求你?”

莫折信一顿后,大笑,眼底地冰凌开始融化,抬起吓得哭泣美人的下颌,怜惜一吻后,披上袍子,大大方方地向韩朗做出个“请”字。

天近黄昏,韩朗依然未归。

不知何故,华容这两天总是无法真正入眠,人却显昏沉。可能突然说话,让他有点——不习惯而已。

趁韩朗出门,他居然避开旁人,按地道返回,独自坐在郊外灰黑残垣前,望天。夏日光烈,刺得华容睁不开眼。一恍惚,有飘起来的感觉。

人发虚不舒服,运气也不怎么好。这时候居然来了十来个巡逻兵。

华容本来也勉强算是三流高手,对付这几个人不在话下。

可是缠斗了一会,那种飘忽的感觉又来了,眼前发黯脚底发浮,还没等别人拌他,自己先摔了个狗吃屎。

倒霉就是倒霉,等他神志清爽抬起头来,十几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横在了他眼前。

几个兵士开始计划如何领功,怎么平摊。

领头的倒没怎么说话,眼睛环视了下,说明了一切。

“以前这玩意可不是咱们能享受起的,今儿不如都来痛快下。”有人淫笑附议。

华容喘气感觉还没恢复,举目却见人解开裤带将裤头褪到膝盖,有点发愣。

其他喽罗已经将他手脚死死地压制住,而领头兵猴急地将他的头压下,把样皱巴巴的东西塞进嘴里。

烂得掉渣的污辱,华容现在没心思接受;要他伺候的代价,不是人人给得起的。

他噗嗤笑出声,狠狠地咬下。

想享乐的人,结果疼得丧犬样地嘶吼,“你找死!”

华容抬头,耳边响起一声巨响。

修欢阁楼台上。

“那个谣言嘛,就是说你的那朵菊花,早让人给踩烂……”莫折信把最后那字,说得非常含糊。

“你把这句再说清楚点。”韩朗无犹豫地建议。

“不高兴!”莫折信聪明地不上腔,“既然放下了,又何必再拿起?”

“欠人情了呗。”

“那朵菊花?你怎么会选上他?”

韩朗看手中的杯盅,“运气不好而已。”

莫折信陷入沉默思索,半盏茶的间隙,他果毅拒绝,“韩朗,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我不能帮你。即使,我知道韩焉是骗我,可关键不在这里。”

韩朗送了个微笑。

然后自己给自己斟酒。

“关键是你不如韩焉,因为你心里从没有,‘国家’二字。”

韩朗讪讪,“那以后恐怕是敌非友了。”

两人默契地举杯。

“以后是以后,不算今朝。”莫折信坦荡道,“不如聊聊你看中那花。你对他的心思,让我好奇。”

韩朗抿了抿唇,终于开口,“以前我曾想过将离若能解,我一定吃饱、睡足到自己过瘾为止。”

莫折信将头一低,很难想象韩朗变成大胖子的模样。

“如今呢,变了吗?”

日落月升,这头夕阳早已染红了云,那边月刚刚现了虚形。

“嗯,我养他。”

只是那么一瞬,韩朗他有了这个想法。

巨响仍然未断,久不闻息。

周围每一处每一分,都饱沾了血渍,腥味的血水蜿蜒渗入土中,逐渐晕化开去。

如画者泼墨。

华容起身拉住林落音,打起手势,“林将军,这几个人头已经给您捶烂了。”

林落音终于停住,扭头看他。“你说什么?为何在这里?”

浓稠的血汁和着稀烂的肉、骨,从他左拳淌流下,声音“滴答”。

华容点头,两人对视。

或者该用——端详。

久久。

华容抬手抹去嘴角残余带血丝的白液,瞧见林落音拢起的剑眉,突然嘴角勾起,手在地上写下“嫌弃”二字。

林落音愕然。

华容一指自己,再点落音,最后一指地上“嫌弃”二字。

“我说你嫌弃?”

在林落音看来,华容无论怎么样的表情,眼睛依旧干净,月映碧水般清澈,纯粹却又不能见底。

可等他消化了这话的意思,心里那火又再次喷发,这熔浆从细缝里喷发出来,无法终止。

怒气比他见人欺辱华容,让他难受的感觉更甚,心肺绞拧在成一团,苦胆爆裂。

他想都不想,箭步上前吻住了华容。

唇齿间咸腥的味道渐渐地淡化,彼此吞肚再也不见,周围血腥味道却不散,令人焦躁难安的气氛,点滴不散。

月挂在残枝梢上,澹澹的新月影子映进黑红血洼里。

污赤色的月,碎了,又合;最后支离破碎。

“你在想什么?”残剩无几的意识,让林落音这么一问。

华容在落音手心写下:“佛云……”

“别想了。佛,不在这里。和我走!”落音一把纠住华容的手。

残尸血肉还散着温热,宛如身处炼狱血池,这点华容从来不怕。

起涟漪的血洼,月影又恢复正常。

华容作势起身,手势倏地一转,点住了林落音的昏穴,扶住他躺下后,笑道,“多谢将军抬爱。华容向来知道自己要什么。”

他仔细地拭去林落音左眼上的快要干涸血珠,眸弯如新月。

这时,有东西从落音身上掉去,借月色,让华容看清是支平安签竹。难怪,会来这里。

脚底抹油前,他望天璀璨而笑,“下一世吧。”

遁回老宅,华容满身的血迹,让人瞠目,流年机警地闪出门外,怀疑发生什么变故。从厨房奔出来的华贵,提着明晃鉴人的切菜刀,指着他,嗓门还没拉开。

华容抢先一步,“发生点小事,不必挂心。”

晚餐过后,老王爷打着饱嗝,挖挖鼻孔,昏昏欲睡的样子。而坐于下首的周真,完全没食欲,许久不说一句。

这夏夜,暑气也有让人头痛欲裂的时候。

今日早朝,难得病秧天子上殿听政,局势动荡他却不表一句,全全由韩焉代劳。这让周真十分不悦,意见不合的他马上出列与韩焉对峙。

可惜,韩焉根本不与之辩驳,只躬身忧心启奏,“听说老王爷身体不适,也难怪侯爷心发暴躁,臣请陛下准侯爷假期,回家陪伴家严一段时日。”

皇帝紧抿着唇,不假思索地点头,轻轻松松地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臣明日照样上朝,除非皇帝亲口罢了我的官!”受挫的周真,憋着气撩下话,当朝扔冠撕袍袖,忿忿离开。的

“真儿,我的床修好了,现下可舒服了。等会,带你去参观。”不知何时,老王爷硕大头挤进了周真的视线,打断了他的思绪,两腮垂下的肉一抖抖的。

“孩儿没心思。”如果不是他一回府,老王爷就派人来请,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老王爷挥手,让仆人退下后,正式开导。“床像摇篮样,会晃的。”

周真没能说话,门前有人禀报,皇帝知道侯爷郁闷,特派人送来食盒,没想到扑了个空,所以辗转到了王爷府。

老王爷捧着肚子,美滋滋地跳出一个惊人的高度,嘴里还直囔着要吃好吃的。

食盒普通,只分两层,第一层的盘底,居然沾着一张小纸。

周真眼尖一把夺下老王爷手上的密函。

“明日早朝,帮朕。”

寥寥几字,确实是皇上的笔迹。

周真犹如死水的心底又起涟漪,而一旁的老王爷却停止了进食,扭脸看着自己的儿子。

“真儿,这事不必管了。”口气镇定。

对此,小侯爷周真倒不意外,他爹一时清醒,一时糊涂乃司空见惯的事。

“父王,这是什么话?”明显是皇帝有难,求助于自己,食君俸禄,必当忠君之事。

老王爷眯缝着眼,摸着肚子。“你的情感,还是过于充沛哦。”

周真正要辩解,却听得府外一阵骚乱。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起禀王爷,镇宁公发兵已经将王府包围了。”

老王爷埋头将密函藏匿妥当,拍拍儿子的肩,乐呵呵地问,“韩焉没跟着一起来吗?”

“韩国公已在门外求见。”光安恭敬回禀。

“那还不快请。”

朦胧月光下,不穿朝服的韩焉,穿着也相当出风头。见了老王爷与周真,并不隐晦,开门见山,只含笑轻问,“我此行,只想皇上送给侯爷的信上说的是什么?”

启明星刚落,龙辇已经停在巍峨的殿门前,皇帝掀起紫竹帘帷,对着天际遥遥一望,两边宫人衣袂随风流动,火红色的氆氇沿玉阶而上。

晨风又起,小皇帝竟然打了个冷颤,深吸口气后下了辇,昂然迈步上朝。

宣告退位的诏书此时就死攥在手里,软锦柔锻也让他深感扎手,刺痛。

堂前首位站着的那位,官袍蟒带,漫不经心的神采像极了心里的某人,却从来不是。

他只是韩焉!

不过如此!

皇帝压住心头的怒火,扫视下朝殿,周真果然来了,与他交换了个眼神后,又默然地将头一底,退立在一侧。

于是,他又将视线投向了韩焉。

韩焉迎着他的目光,微笑,神情挑衅又煽惑。好似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

皇帝别过头,将手上的诏书缓缓展于案台上。

目光在“一怒失声,自知无能。”几字上停滞。

“皇上,该早朝了。”韩焉施礼提醒,皇帝举眸,对他冷冷一笑。

只要杀了他,韩朗就能安全,就能回来。

只要韩焉死。

韩朗就能没事。

思及至此,当今圣上霍地站起,一拍龙案,喝道,“来人,给朕拿下韩焉!”案上明黄色圣旨被扫落,锦轴沿着阶台滚下,拓开。

分享到:
赞(244)

评论67

  • 您的称呼
  1. 在众多评论里格格不入。由我来开新页叭。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25 20:01:53回复 举报
  2. wo,楼上开新页了,抢个二楼混眼熟
    (统统求过1️⃣

    语子ʕ•̀ ω • ʔ2022/01/01 17:19:35回复 举报
  3. 下一世愿你们所有人都不再遇见吧(傻比系统 我真无语哪里快了 是不是瞎

    诺^ - ^2022/01/08 23:11:07回复 举报
  4. 我要把刀架到殿前欢大大脖子上劝他开新坑

    511292022/01/14 08:34:45回复 举报
  5. 可惜,韩焉根本不与之辩驳,只躬身忧心启奏,“听说老王爷身体不适,也难怪侯爷心发暴躁,臣请陛下准侯爷假期,回家陪伴家严一段时日。” 家严不是对别人谦称自己的父亲,这里应该用令尊吧。

    老妈子2022/02/20 11:29:16回复 举报
  6. 脚底抹油前,他望天璀璨而笑,“下一世吧。”
    呜呜呜(;´༎ຶД༎ຶ`)

    闵柒柒柒柒柒柒柒2022/03/07 17:29:16回复 举报
  7. 不敢嗑了…我孩pia(;´༎ຶД༎ຶ`)

    我爱秦川2022/03/08 11:20:24回复 举报
  8. 小容容……楚阡……并不是完全真心爱韩朗吧,
    狗系统我不快!

    陷入耽围2022/03/09 22:53:07回复 举报
  9. 又是爱上林落音的一天_(:_」∠)_

    372022/04/05 21:49:00回复 举报
  10. 莫名心疼林落首,嘤嘤嘤

    都是我的2022/05/15 10:11:29回复 举报
  11. 不是,就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吗?
    皇帝能说话?

    耽身狗2022/05/22 10:33:58回复 举报
  12. 楼上,皇上早就能说话了其实,好像是上次韩朗来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

    昂对吧2022/06/09 17:58:5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