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韩朗听完禀告,只略微挑了下眉,右手中指一弹华容的脑门,让华容与他对视,“我气色看上去不好?”

华容展招牌笑容,迎合用手回道,“很不好。”

韩朗眨眼,突然做起手语,“你确定?”

华容点点头,态度非常地肯定。

“那……暂时不见了。”韩朗又转向流云,继续手语,“你去安排下。”

流云领命,退下。一旁的华贵却来了好脾气,竟然亮嗓门插话,“韩大爷,体力不支吗?要不要炖什么猪鞭,牛鞭替你补个身?”

韩朗恶毒毒地送还华贵一个微笑,手缓缓而动,“流年与流云自小感情就好,少时就同吃同住……”

话没比完,华贵已经开跑,眼前只见一溜烟,绿色牡丹随之乱颤。

华容展扇,脸匿在扇下偷笑,带血滴的“殿前欢”三字扇面,因笑而微微抖动。

韩朗拨开扇面,对着他比划,“我想休息会,先送你回房。”

安妥华容回房后,韩朗走出屋,刚下石阶,低头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面前一朵碗大的绿牡丹,大半朵被喷染成腥红色。

韩朗自嘲地露笑,折下那支半红半绿的大盘牡丹,将嘴边残血擦尽,将其丢弃在花丛深处,“真够触目惊心的。”

虽说什么都要讲情调。方才花在跟前,情人在旁侧,他就该把这口血给吐出来,这样绝对能把凄美情调,升华到了极点。

偏偏韩朗当时就是脑经搭错,硬生生将这甜腥压在喉间,不准溢出。

现下等他拾起精神,回转到华容那块,那厮居然呼呼大睡了。

韩朗摇头,叹息。自己果然是吃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苦。

而那厢可怜的流年终于归巢。

一次江南行,两次遭追杀。

第一次的全胜,令他掉以轻心,第二次的突袭,几乎是死里逃生。

昏迷的流年,运气算好,因穿得不俗,被眼毒的拾荒人顺带救起。受重创的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身体却动弹不得,咬牙熬到恢复,就马上飞鸽传书向韩朗说明了情况。

韩朗第一次回复简简单单四个字:按兵不动。

第二次就是要他安排南方行程。

而后接到的命令,居然向北,虽出乎意外,但流年还是无条件地照办。

最后一条,操办起来也不困难。不忙汇合,先观察伤残的华容大倌人还忙不忙,忙些什么。

答案是顽强的华容总受依旧很忙,忙着暗地重金托人送两封信,一封送将军林落音,另一封送给个和尚叫安不具。

流年弄清,算是不辱使命,兴冲冲赶回,休息不到片刻,却从流云那里,得到的答复是暂时不见。

“为什么?”

“我想就是‘不想知道了’的意思。”流云回答干脆,流年也领悟要点:主子脾气依旧,只是心情不同。

屋里两人全都识相,沉默是金,闭口不谈祸端华容。

伤病初愈的流年,决心换个话题拉家常,于是他热情地向流云询问近况。

流云抿口茶,很不刻意地说出自己和华贵的事。流年听后,不客气地哈哈大笑,但见流云肃然回瞪自己,才将身坐正,谨慎地轻问,“你不是说笑话?”

“不是笑话。”流云认真回答。

“怎么可能?”

流云再瞪。

流年挠头,边说边措辞,“不是同一类,怎么配啊?只能说你品味独特。”

流云乌黑的眼珠骨碌碌转,轻了轻嗓子,大声吼道,“老子没品啊,怎么就不配拉!看老子不爽,你很开心是不是!老子……”

就那么几句大叫,吓得流年脸色惨白,手脚发冷,当即求饶,“够了,够了!我知错了!你别学样了。”

“那配不配?”流云侧目,音调恢复正常。

“绝配。”

“成!以后你不许对华贵多看一眼,多说一句。”流云积极替流年续上茶水。

流年心底大明,“你专门告诉我这个,就是怕我打击那个大嗓门。”

“他嗓门很大吗?”流云好奇地眨眼。

“不!很正常。除非主子要我说实话。”流年气短一大截。

“反正你不许对他大惊小怪地,否则……”

“你待怎样?”流年斜睨。

“翻脸。”流云半真半开玩笑地答道。流年闷憋在那头暗地磨牙,分明重色轻友。他端起茶盅,趁喝茶的空隙,思量着如何扳回一局,门外这厢冲进了华贵,一瘸一拐,跑得倒挺快。

流云脸上立刻笑出了桃花。

华贵人也配合,目光一对上流云,大面孔爆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子。“我……我是来问问,你们想吃什么,我……好去买菜。”

“不用了,你在家休息,告诉我买什么,我去就成。”流云话还没说完,“哗啦”流年手里杯子落地碎了,流年人也跟着昏倒了,没被吓也没受气,反正就这样很莫名地背过了气。

屋外,阳光刺目,白云浮浮。

洛阳牡丹花开处处飘香,京城皇帝却成病殃。

生病,不上朝,不看奏则。少年天子成天什么也不做,就窝在龙榻之上,目光呆滞,不吭一声。边疆连日战报告急,他也不闻不问。

朝野上下,顷刻谣言四起:韩朗一死,国无宁日。

关于这一切,韩焉倒也从容,面不改色,日日进宫面圣。

“陛下,这些折子,臣就全全代劳了。”韩焉遣散了所有宫人,漫不经心地回禀后,带上成堆奏章,转身准备离开。

小皇帝猛地奔下床,散着发光着足,跑到韩焉身边,夺下其中一份,没待韩焉回神,当面撕个粉碎。纸片飘零,韩焉脸色发寒,随即就撩送给他一个嘴巴!皇帝被震出几丈开外,跌倒在地,嘴角鲜血溢出。

“圣上,从没如此挨过打吧?”韩焉冷漠靠近,半蹲下身,狠狠捏抬起周怀靖的下巴,“你这眼神真好笑,好似存有期盼,你盼什么呢?是韩朗?圣上,也见过他了?”

傀儡天子泪光一闪,挣脱韩焉的掌控,别过头死咬着双唇,垂泪看地。

韩焉悠然道,“陛下放心,韩朗不会再来了。他不想管你了,就算他想再来见你,也不能了,因为他的武功已经废了,再没本事闯宫了。”

皇帝瞪大眼睛,张开嘴,喉咙“咯咯”却不能发声,再也寻不到那夜发声的感觉。

慌乱里,他直起身,双手飞舞。

由于动作过快,韩焉只能半琢磨,半猜测地弄懂个大概,“你说我对不起你皇家施与恩泽?好好好!我今朝就来告诉你,你皇家代代是如何对我韩家施恩的!”

往事不堪,皇恩浩大。

韩家得遂青云,风扶直上。官位显赫,权倾朝野。

皇恩浩大。

韩家护国天命,可谁能保证他们永远的效忠?谁能保证韩家永远是皇家的掌中之物?

天威既然难测。人心当然可以不古。

皇恩浩大。

所以,不知道哪代开始,韩家只剩下了一脉,以后也只留了一脉。说穿了就是一代只留一个活着,独自一人,到死也只是玄朝青史上的潦草一笔,永不成族,就不能成什么气候。

故事就是这样不变,持续地发展下来了。韩家的陵园一扩再扩。

直到周怀靖父皇那代,事情才有了转机。

那时,脑子还算清醒的老王爷,特意为韩家求情。多年安稳度春秋的先皇文瑞帝,突然发了善心,同意韩家留下刚满周岁的另一个。

这个侥幸生存的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韩家二公子,如今诈死游荡在外的抚宁王韩朗。

皇恩的确浩大。

韩焉从此,才真正拥有了这么个宝贝弟弟。

其实韩父也难为,望子成龙是每个做家长的天性,可他又怕韩朗锋芒太过,引来横祸。

所以对这个意外得活的小儿子,时而纵容过分,时而又管教严厉。由此造就了韩朗不伏烧埋,野马无缰的个性。

可惜到头,年少气盛的韩朗还是闯了祸,居然偷偷参加了科举,还没悬念地中了个状元。韩父事先得知内部消息,着急地临时抱佛脚,走动人脉,硬是把韩朗拉到第二,做了榜眼。

人算不如天算,这个韩家一意只想图个平安的二公子,最终还是走到人前,成了太傅,在那权欲中心最终不能自保,终究还是被人赐了一杯将离。

先皇后器重韩朗,将自己骨肉托付,可又怕他来日权势滔天不可控制,一时两难。

于是就有了那日偏殿召见,皇后笑吟吟赐酒一杯,韩朗笑吟吟饮下,命运便就此注定。

如献计那人所说,中将离者最多存世十八年。

到那时幼皇自立太傅离世,是再好不过。

将离,将离。

一切皆是弹指流光间,这个意外得来的弟弟,还是将要离开人世。

没了功力的韩朗,估计走得更早些。

想到这层,韩焉把先前对韩朗“活该”二字的评价,压回了心底。

三更鼓敲声逐渐远去,殿中一片寂静。

当今圣上直愣愣地坐在地上,面如死灰,眼泪已经干涸,额头披下头发凌乱地散开。韩焉冷笑,过分的安逸,让他根本就不认得血腥二字。

这种窝囊废的皇帝,护着只能是天下一悲。韩朗就是个睁眼瞎!

卷入寝宫的晚风,带着湿暖气,吹动着手绘绚彩的帐幔。

“明日,你必须早朝。月氏国的战事不能再拖了。”韩焉当下决定,自己会独自草诏,调潘大元帅出征,换林落音回师。“如果,陛下明朝依旧甩性子,臣自然有非常手段,让圣驾君临天下的。”韩焉展笑,一边露出个浅浅的酒窝。

“只是,我怕陛下,受不了这层苦。”

皇帝睁圆微陷眼睛,怔怔地目送着韩焉地离开。阴冷的光,穿过窗格,从他身边透过,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

寝殿外,星疏却无月。

迷茫的黑暗里,还有人没有入睡,孤零零坐在凉亭里石凳上发呆。

“楚大公子,那么晚了还不睡,又在寻思什么呢?”韩焉轻问。

“看蜘蛛结网。”楚陌指指亭中倚栏格处。

“这么黑,你也看得见?”韩焉露出一丝惊异。

楚陌倒笑开了,“这么多年呆惯了暗处,双眼练明了许多。”

韩焉点头说了句,那不打扰,就欲离开,却被楚陌叫住。

“韩大人,我弟弟……”

“他自愿要和韩朗斯混,我也没办法。”

“他不会!”楚陌霍地站起身,急急辩白。

背对着楚陌的韩焉,擎起笑目光一凌,“这样,只要你一有华容的消息。我便派人把他带回,如何?”

楚陌还没来得及回话,宫院外传声,顷刻沸沸扬扬。

韩焉先催楚陌回避,自己正想查问原因,就见一内侍由外奔入,惶惶来报,说是老王爷突然发病,生命垂危。他儿子平昭侯,连夜进宫,恳请皇上委派太医,前去续命。

韩焉拢眉,忙道,“皇上刚休息,这点小事不必惊驾。你速派值班太医前去,就是。”

内监领命,要退,又被韩焉叫住,“我与你一同去。”

嘈杂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一切回归宁静。

黑暗里,蜘蛛仍在无声织网,非常忙碌,而细丝的网,越织越密,越织越大。

分享到:
赞(232)

评论36

  • 您的称呼
  1. 蜘蛛织网是暗喻有一个更大的阴谋等着他们吗?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4:04:29回复 举报
  2. 应该是?(凑字数……)

    稚木2019/10/02 16:30:20回复 举报
  3. 流云抿口茶,很不刻意地说出自己和华贵的事。流年听后,不客气地哈哈大笑,但见流云肃然回瞪自己,才将身坐正,谨慎地轻问,“你不是说笑话?”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疯了的白银六卫2019/10/11 07:04:23回复 举报
  4. 我还能继续看么???

    奶盖2019/11/22 01:50:47回复 举报
  5. 我jio得流云和流年好可爱,流年是不是打不过流云啊?我感觉我要完了,我居然觉得有点甜?默默磕完这一点糖渣……

    ……2019/11/24 00:22:02回复 举报
  6. 楚陌待在韩焉身边会不会有事啊

    ( ˙-˙=͟͟͞͞)( ˙-˙=͟͟͞͞) 等过年2020/01/26 04:04:59回复 举报
  7. 韩焉最后好像是死了?

    打倒1882020/02/25 20:09:06回复 举报
  8. 估计后面越来越虐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2/28 21:48:43回复 举报
  9. 楚陌有没有死啊,我不希望他死

    血月2020/03/02 23:47:45回复 举报
  10. 唉,楚陌最后死了。。

    华贵人2020/03/16 21:05:50回复 举报
  11. 某欺第26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韩焉死了,楚陌死了,华容据说也死了?
    天哪,韩焉我刚刚觉得他是个身不由己的坏人,他就死了?(虽然该死)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8 00:05:55回复 举报
  12. 我突然有点心疼韩朗了,他不算个好人,但是一心扶持皇帝没有二心,皇帝哑了不惜灭人满门为了给他找一个声音,可以就被人随意挑拨皇帝就对他失去了信任赐了毒酒,他遇到了华容明知道华容有目的接近他。还是一点点爱上他了。韩朗也许真的只是想安稳去过剩余不多的日子。甚至不想知道华容的身世了。还废去一身武功!可是没人能放过他,韩焉还有华容!华容的灭门之仇,还有哥哥还在皇宫。他怎么能跟仇人安稳的去过日子。真的特别揪心。华容爱过韩朗吗

    晚宁是我的2020/03/30 00:57:40回复 举报
  13. 韩朗杀了华容全家啊,真是孽缘。

    幼清2020/04/27 16:47:49回复 举报
  14. 其实韩家兄弟……也挺惨的吧

    2020/05/10 22:55:08回复 举报
  15. 只有我想知道华贵和流云的样子么….不知道是不是我看漏了….各位给个描述行么

    灯白子2020/05/16 20:47:38回复 举报
  16. 人越来越少了啊。。。是因为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吗

    超爱皮皮2020/05/28 17:42:45回复 举报
  17. 我咋觉得这皇上有点儿缺心眼儿呢……

    陈栎媱2020/06/17 01:46:43回复 举报
  18. 流雲跟華貴我超可!!!!

    匿名2020/07/02 17:57:39回复 举报
  19.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8/13 13:23:33回复 举报
  20. 感觉越来越精彩了

    匿名2020/08/20 09:46:48回复 举报
  21. 越来越接近真相了呢!

    旋烨2020/08/22 17:00:29回复 举报
  22. 怎说… 到头来最讨厌皇上hiahiahia
    全场最可怜的就是容容了
    可是还是不懂到底谁跟谁有爱啊QAQ

    师尊的小抄手2020/10/12 07:17:03回复 举报
  23. 都是生不由己的可忴人啊⋯⋯
    不是絕對的坏人,也做不了徹底的好人

    愿他们来世不生帝王家,都做个世成双公子,一生潇洒,沒有权斗纷争,四海清平

    尧章号白石~〈我真不快,不信你試試〉2020/10/26 21:46:46回复 举报
  24. 大家 新年快乐!

    *⸜( •ᴗ• )⸝*2021/01/01 23:24:14回复 举报
  25. 从皇帝的角度来看,这么对韩家也没什么不对,只是可惜了前任铺的路留给了这么一个宠坏了的孩子,就像我前几章的评论说的,德不配位

    湛卢2021/01/02 17:56:31回复 举报
  26. 小皇帝是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啊
    楚陌你用脑袋想一想,姓韩的没一个是好人!不过在这种环境里长大,心理不正常也是正常的……

    鬼戳2021/01/21 12:26:54回复 举报
  27. 啊这越来越少的评论

    停停我的2021/02/26 03:12:59回复 举报
  28. 这结局你品你品你细品

    注定提交不了评论 狗系统放过孩子吧,孩子真的不快2021/03/14 08:32:53回复 举报
  29. 所以说,造孽呀。
    华容没有爱过韩朗,对他只有滔天的恨意,韩朗却一点点被华容吸引,以至于迷失了自己。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22:45:00回复 举报
  30. 韩家兄弟和楚家兄弟都挺惨的,虽然对韩朗还是无法同情(为了小皇帝灭门人家全家什么的),小皇帝就是那种不谙世事被宠坏的任性屁孩吧

    匿名2021/08/18 15:16:07回复 举报
  31. 楚二才不是祸端,祸端明明是韩二

    匿名2021/09/18 00:52:40回复 举报
  32. 嘤 心疼楚陌呜呜呜

    薄荷味的猫2021/10/14 11:02:59回复 举报
  33. 黑暗里,蜘蛛仍在无声织网,非常忙碌,而细丝的网,越织越密,越织越大。

    苏轻2021/11/25 10:39:17回复 举报
  34. 希望镇镇不要再显示网页不存在了
    昨天因为上不了镇,去别处把一受看完了

    亦弧(二哈冲冲冲)2021/12/20 23:23:03回复 举报
  35. 韩朗爱华容,华容不爱韩朗
    这孽缘大概这辈子都说不清了

    2022/01/08 11:46:09回复 举报
  36. ……emmm,原谅我同情三秒流年
    总共五个人,就他一个单着了……

    花繁·月舞2022/01/14 21:35:5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