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月半圆,树不矮,华容大倌人就这么被高高倒吊着,闭目凝神,温习静夜思。

“没想到你这样挂着,还挺有气质的嘛。”韩朗现身,用食指点推着华容的太阳穴,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来回摇晃。

华容睁目,月下笑脸眯眯,满布着血丝的双眼,勉强可算是璨亮。

吊着他的粗绳此时闷声断裂,他立刻头向地笔直坠下。

韩朗伸腿勾足,在他落地前将他的头勾抬住,没能让他开出丝毫血花。

“王爷,你来破阵接我回去。”华容勉强站起,活动下麻木的筋骨,立刻满脸堆笑打手势。

韩朗冷笑,拍拍他冻得僵硬的脸,“你当本王是万能钥匙?想开哪里就开哪里?相比开你的菊花,我还比较有信心。”

华容嘴巴半张,词穷;足见是挂的时间过长,脑子暂时不够用了。“王爷不会阵法?”

韩朗大笑,拉他并排坐下,环顾黑漆漆的四周。

“既然暂时回不去,不如趁这风高夜黑,我们来次野合吧。”他用指圈弄着华容蓬松的乱发,建议。

天下第一受华大倌人哪会拒绝,立刻展开笑脸,正想表示着自己的昂然兴趣时,韩朗却已将自己的外氅给他披上。

“王爷真好,野合前,还担心怕我冻着。”华容手指舞动。

“华容你真够假惺惺的,本王救你受伤,也没见你‘半’个谢字出手呢!”韩朗对着华容白皙的颈子吹气,鼻息温热,眼神却冰冷,浓浓杀气迅速凝聚,重压在华容的身上。

“我原先是想买补品来孝敬的,但是又觉得——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自己少问帐房要滋补品,也就是了。”华容动手,应答如流。

羊毛出在羊身上。好!有胆识!

可这胆识,不足以让韩朗能不杀他。而韩朗心里很清楚,自己确实没想杀他。

四周的夜风,缓缓地流动,韩朗眼一亮,倏地拢起华容披着的氅袍,拽他起身。

“该回了!”

“王爷没兴致了吗?”华容狐疑比划。

韩朗白他一眼:“再不走,阵一变化,我可真不认得出路了。”

华容会意,瘸拐地跟着韩朗小奔。

“上次看双簧,你腿脚不是已经很利索了吗?”韩朗在远处,站定等他了会。

“我挂着太久,伤口可能开裂了。”韩朗眼光再好,黑夜隔远也看不清华容比弄出什么话,心里早料定了是他废话辩解,于是皱眉,回头将他抱起,大步出阵。

华容低头,将自己下巴枕靠在韩朗肩上,一双眼眸却是晶亮,盯着韩朗身后,不放过阵型的一丝变化。

“华容,林将军近日要凯旋还朝了,你说我该如何赏他?”

韩朗突然那么一问,华容茫然间,阵已然变动。

韩朗调笑地眯眼:“华容你迟早是个祸害,我又正好相当地喜欢你,不如我死后,你做我的陪葬吧。”

华容想打手势,却听得韩朗抢白:“你别比了,我身后可没长眼睛,省省吧。”

华容识相不动,两人出阵。

******************************

如韩朗说的那般,几日后,林落音果然大捷而归。韩朗欣喜,为他特设家宴,接风。

宴席上韩太傅笑听人将他比喻伯乐,人一得意,自然喝高了,当众特准了坐在身边的华容一天假,陪林将军叙旧。

没啥道理,就算正义的林将军不好这口,但韩朗能当这么多人的面,将自己最得宠的华容出借,足表明了韩朗对他器重程度有多高。

赞许声又起,韩朗擎杯敬酒。林落音一扬脖,喝下酒,准备起身豪言谢绝,却见华容目不斜视望着韩朗,吃力地用金扇为抚宁王扇风的样子,生生吞下了这口气,没有反对。

韩朗言出必行,第二日一早,华容就带着华贵到新赏林将军府门报道。

林落音有礼相迎,见华容似笑非笑,如影相随,突然心里又开始非常不痛快。想打发华容回去,又怕韩朗借此再为难他。于是建议:“还是出门走走,散散心吧。”

华容当然赞同,一出门他便亮开金扇,气宇轩昂地跟从。

华贵心不在焉,林落音本就是个闷葫芦,华容是个哑巴。

出乎意料地,他们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安静。

熙攘的人群堆里,他们间流传的气氛出奇地尴尬。

不知不觉,三人已走到一牌坊下,华容识相,低头就想绕开。

林落音不明究里,伸手去拉他。却看见他摇头,持扇,指了指高立的牌坊。

华贵的兴致这会终于来了,连忙清嗓,扭扭脖道:“将军别怪,倌娼是不能从牌坊门下过的,只能绕着走。”

林落音这才明白,可手已经牵住了华容,正想放开,却瞧见华容盈盈笑,没半分沮丧的意思,心结又起,干脆手也不放了,拉住华容一起绕道。

“你怎么会,想起干这行当?”过了牌坊,这话一脱口,林落音就开始后悔,却已覆水难收。

“林大侠是想知道我家主子的第一次吧?”华贵的机灵,千载难逢地一次闪现。

华容侧头单手缓缓开扇,冥思了会,像是犹豫是否要揭底。

华贵的脸盆面孔也凑近过来:“人家都问了,你就别装清高,说啦说啦,我也想知道。”

华容因华贵的突然靠近,受了惊吓,居然不停地打起了冷嗝。林落音这才松开牵着华容的手,安慰道:“你不想说就算了。”

华容收扇,食指抚摩了下扇架,眼笑成缝,一边打嗝,一边断断续续地手势。

华贵那向天歌的脖子一伸,添油加醋、卖力地讲解道:“我家主子在潦倒时,突然发现一栋大宅子,金碧辉煌却没个活人住。于是他很贪心地在里面好吃好住了三天三夜。第四日一早,有人来请,才知道这房子原是个小倌住的,不知道怎么人不见了。请的人是群新手,只当那人就是我家主子,开始啊,主子挺好面子的,摇晃着小脑袋狂解释,可那些粗人不识字,更不懂哑语啊,只认为他不乐意,于是非赶鸭子上了架。

等到了地方,才知道拿错了人。但是干柴烈火的金主怎么愿意啊,好说歹弄地和他成了事。之后,我家皮薄的主子得了不少银子,觉得也不算损失什么,所以拍拍屁股走人了。也因为这码事情,决定另辟蹊径做了大倌。”阴差阳错,铸成千古绝受。

好长的一段话,华贵说完,只觉口干舌燥,眼直瞄寻着路旁的茶馆。

林落音听得一愣愣,听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头一低,又开始不说一字了。

沉闷无比,没劲透顶。

“你们那么少话,根本不需要我啦。流云那边,我……还有事,先回了。”华贵直言不讳,退堂鼓一敲,立即闪人。

又走了半天,华容依旧不时地打嗝。林落音频频看他,闷了半天,心里才撮合出一句:“听说你受了伤。”

华容点头,神色怪异,明摆着是责怪林落音,等翻译专员开溜了,才开了尊口。

随即——林落音又没话接了。

又打了个嗝,洒脱活络的华总受,摇着扇改走到了闷葫芦前头,林落音倒不介意他反客为主,欣然跟从。没走几步,华容合扇伫立,林落音不解,顺他目光望去,石阶直铺而上,尽头只见一座寺庙。

京城第一大寺泰莱寺。

“华容,你想上香拜佛?那一同去啊!”华容忙摆手,一下冷嗝止住不打了。

“走啊。”落音催促。

华容为难地笑笑,眼如弯月,依规矩,他还是进不得庙堂半步。

佛曰当受则受,却没准受者可以随便进入殿堂。

瞧见华容面现窘迫,林落音忆起方才,当下明白,脑门一发热,死攥住华容的右腕,大踏步上了石阶。

在京城,华容就是个名人,他一靠近佛门就有人侧目,鄙夷多过好奇的侧目。

他们每多上一步阶,三姑六婆隔壁的七十二婶就多上几个,参与指点嘀咕。

佛门清净地,怎么允许骂架的发生?最终在一臃肥妇人,勇猛出列,叉腰作势欲指华容鼻子时,护院僧侣上前虔诚阻拦,拦下的却是无法开口的华容。

“施主留步。”

林落音率先前跨一步,挡于华容身前质问,“众生平等,参佛难道也看人?”

高僧笑而不答,绕开林落音,带着三分歉意、七分畏惧的表情,将华容拉到一角,嘀咕好半天。华容双手入袖,合作地洗耳恭听。

落音不解,侧身细看,正巧见到和尚将几张纸,塞入华容袖中。华容收了东西,眉开眼笑,欣喜地转向落音,金扇指路,表示要循路回去了。

知道林落音郁闷,华容一反常态,殷勤用目光向他示好,落音却视若无睹,拉着华容直问:“那和尚到底给了你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开心?”

华容笑容可掬,却面带心虚,眼睛控制不住地向自己袖里瞟。

落音手疾眼快,从华容袖袋里搜出几张银票,顿时心凉半截。原来和尚也懂看人,既不肯让倌娼进寺,又怕得罪了韩朗,给钱“请”华总受大人滚蛋。

华容见事迹败露,笑脸垮下,眼睛眨眨,不舍地抽出几张银票,递交给林落音,意思明白,见者有份,咱来分赃。

林落音木然地深望华容,能见华容眼眸清澈如泉,却让自己怎么也看不穿。华容看他不收,又心疼地多捐了一张。

“你就这点骨气?只要给钱,怎么侮辱都没关系?”质问者声音沉哑,目光燥烈。

华容一愣,抬眉挠头。落音这才意识,这本来就是华容推崇的职业精神。

落音怒气勃发,掉头就走,听到华容的足音,他吼道:“你回吧,不用送了!”

夕照一地,华容双手执扇,向着林将军的背影深深作揖,恭送着大鹏已然展翅的林落音,保持他贯有表情:微笑。

顺道拐弯,林落音步伐逐渐慢缓,最后他停了下来,站立了许久,许久,直到日落西沉。

目送落音离开后,华容回府交差。没料,韩朗提前回府,官服未换,高坐在正堂发脾气。

华容厅门外竖耳,才知道是为流年至今未归,消息全无的事。

表现机会难得,华容亲自为韩朗泡茶送上。

“你今天得了什么了,如此高兴?”痛骂之后,韩朗喝茶消了点气。

华容马上手势,只因离开王爷那么久,很是想念。

韩朗冷笑,睨他,“我看你是觉得流年不回来,对你是件好事。”

华容忙摇晃脑袋否认。

韩朗没有追究,“晚上我出次门,你不用伺候更衣,在府里好好呆着不必跟着去了。”

华容点头。

“还有,我想借你的宝扇一用。放心!我决不白借。”

华容听后,乐呵呵地手势:“还是王爷好,最懂小人的心思。”韩朗又别了他眼,不再吭声。

当夜抚宁王造访泰莱寺。寺院住持一代宗师,笑问韩朗来意。

韩朗大笑地缓缓展开借来的扇子,面上“殿前欢”三字在灯下闪光,“拆庙!”

没过多久,韩朗在一片喊冤声中,宣布:“从今日起,举国上下各庙宇道观也必须向朝廷交纳税银,有违者泰莱寺就是最好的榜样。另外——”韩朗一顿,又道:“大家最好都给本王记着,以后见此扇如见本王,谁如果见了这扇,还拒人进门者,就是看不起我抚宁王。”

翌日,出家人也要上税的拟定成了法令,颁发天下。

可惜当朝已非韩朗能一手遮天,他狂妄的行径,隔日大早就有人弹劾上奏。

韩朗垂目,只字不辩。朝上工部尚书已然出列,积极为韩朗开脱。

上告天子称,寺庙上税,是及时填补国库空虚,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满朝附议无话,韩焉站立一边也但笑不语。

好一招借花献佛。只是韩焉没看懂,他韩朗借了谁的花,献了哪家的佛。他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心里猜测着当韩朗知道流年已经永远回不来时的表情。

满朝寂静。

韩朗垂首,渐渐觉得呼吸不能平顺,于是抬手,掩唇压抑着咳嗽了几声。

指缝间猩红触目,韩朗略怔了下,那胸口气血却是再不能抑,突然间系数涌上了喉头。

局面脱控,他居然吐血朝堂,当着百官的面轰然倒地。

庭堂混乱一片,天子失色,冲下龙座,死搂着韩朗脖子,无助却不发一声。

韩焉凝目,开始对皇帝的始终沉默持疑。

而韩朗此刻撑下最后一抹清明,迎上韩焉的眼光,道:“皇上,臣没事明日就能好……”

“皇上,韩太傅进宫看御医吗?”

等韩朗昏厥之后韩焉才道,蹲下身,看住了皇帝紧闭的双唇。

分享到:
赞(244)

评论41

  • 您的称呼
  1. 哇,真的不知道怎么评论

    大庆一锅啊哈哈哈2019/03/31 15:57:53回复 举报
  2. 韩朗拆庙是为华容出头?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1:38:13回复 举报
  3. 啊,流年失踪之前是在查华容的身世,难道是华容出的手?

    樱酒\许亦盏2019/07/27 11:40:16回复 举报
  4. 华容和韩大一伙吗

    巍澜入坑2019/07/29 11:07:01回复 举报
  5. 喜欢落音小哥哥

    花从心2019/08/22 19:52:04回复 举报
  6. 赞同ls,喜欢落音小哥哥呐~

    稚木2019/10/02 10:22:39回复 举报
  7. 感jio韩大是好人

    白银六卫2019/10/11 06:07:35回复 举报
  8. Www皇上我爱了!

    匿名2019/10/25 20:32:10回复 举报
  9. 搞不懂这个文啊,韩朗对华容的感情怎么来的??虐待虐出来的??

    匿名2019/11/07 17:44:40回复 举报
    •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战战夫人2020/06/13 13:04:38回复 举报
  10. 说实话ls我也不是很懂 微笑/

    奶盖2019/11/21 22:28:38回复 举报
  11. 韩朗活该,吐血吐死你,tui

    六冉2019/12/30 22:09:21回复 举报
  12. 活该食不知味,夜不能寝,药不能医

    血月2020/01/12 16:12:02回复 举报
  13. 落音小哥哥这是对华容心动了嘛,我觉得其实小皇上蛮好的,但韩朗是真的渣

    明月清风晓星尘2020/02/27 19:20:11回复 举报
  14. 某欺第16章打卡,渣渣朗后悔一辈子
    评论区大佬好多啊,猜测都好有含金量

    啾啾之妻不敢欺2020/03/17 22:32:01回复 举报
  15. 没看懂攻对受的感情是怎么来的呀……

    小溪2020/03/25 11:12:51回复 举报
  16. 借花献佛,应该是华容故意去寺庙,然后让韩朗借机上税吧?对这种人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最在乎的人死在他面前,剩下的时光分分秒秒都活在绝望里,万寿无疆的让他死在自己的心灵的虚无里

    花开花谢2020/03/26 18:34:59回复 举报
  17. 韩朗对华容动心了吗,为他出头了,流年死了吗,我不能接受啊,流云流年都很好啊。一个武功被废一个死了,呜呜X﹏X。是韩焉害死的吗,跟华容有关系吗。

    晚宁是我的2020/03/29 22:27:01回复 举报
  18. 突然想到同为哑巴的了然和尚,感觉他们气质好相似

    葛晨2020/05/26 18:43:59回复 举报
  19. 啥玩意之前那么虐待人家现在还为他出头
    无语了韩朗你个大渣渣

    小琦小琦2020/06/13 11:46:58回复 举报
  20. 看了这么多章,还是不明白华容的目的是什么,他俩什么时候可以和平相处啊

    木木木风2020/08/15 14:30:25回复 举报
  21. ?咋了这是?啊这…..

    九九2020/08/19 08:29:01回复 举报
  22. 华容和韩焉是一伙儿的吧!华容应该是楚家的人,因为“声音”的事,所以把自己变成哑巴来报仇了!!

    旋烨2020/08/22 09:49:57回复 举报
  23. 三条线 两暗一明 华容只不过是倾尽底线前的一切帮韩狗罢了

    嘤嘤嘤啊嘤嘤嘤2020/10/03 20:47:10回复 举报
  24. 韓朗早就喜歡上華容了吧…
    二刷的看到這裡感覺好虐
    ——————————-以下涉及微劇透

    一直覺得華容喜歡林落音 但只能下輩子了吧

    匿名2020/10/09 19:09:47回复 举报
  25. 看到17章了,感觉看了个不明所以….

    匿名2020/11/20 12:42:33回复 举报
  26. 楼上我们好近啊!

    糖醋排骨2020/12/20 16:08:34回复 举报
  27. 二刷的我悄悄飘过,用祖母的眼神看着楼上一群不懂世事的孩砸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31 18:30:49回复 举报
  28. 这个韩朗虐华容虐出感情来了么,可以和傅慎行有的一比

    陈情姐妹花2021/01/05 14:49:31回复 举报
  29. 不懂了 我大概没看明白剧情盒盒盒盒盒

    喻頭2021/02/01 19:11:53回复 举报
  30. 我挺喜欢林的
    流年什么情况,被焉灭了?之前阵里容一直往后看阵法是发现了吗,故意不说是想代替他吗
    拆庙是干什么,借花献佛是说借公务表示自己给容好处?
    好的皇帝马甲快掉了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5 15:29:14回复 举报
    • 哦做阵法的是流云我给搞混了

      匿名2021/02/05 15:40:53回复 举报
  31. 完了一个下午没看全忘了
    对哦二楼提醒我了,流年是去查华容的
    “心里猜测着当韩朗知道流年已经永远回不来时的表情。”其实说明了是韩焉做的啊
    那么就是韩焉要帮华容?为什么呢?华容的是韩焉也掺和了一脚吗

    还是我2021/02/05 15:34:38回复 举报
  32. 呜呜呜华容和落音那么配,为什么有那么个韩朗

    zcoco2021/02/25 00:03:58回复 举报
  33. 吐吐吐,吐死你得了

    原耽是信仰2021/03/25 14:27:30回复 举报
  34. 啊,落音给我冲!弄死那个姓韩的,我多希望你是攻

    无名2021/03/29 21:26:21回复 举报
  35. ???居然有点甜???
    我怕是疯了玻璃渣子里捡砂糖吃

    齐齐子2021/04/05 15:34:44回复 举报
  36. 就感觉看的莫名其妙的感觉

    匿名2021/04/17 13:08:36回复 举报
  37. 呵。
    韩朗总算有一一一一一一点点点点点点点人样了,但还是要骂,mmp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8:54:32回复 举报
  38. 韩朗下令受寺院的钱,是为了讨好韩焉让他来做辅臣,借花献佛是从这来的

    笑死了2021/06/08 23:10:34回复 举报
  39. 芜湖~芜湖~芜湖~看到周狗和韩二不痛快我就很痛快

    薄荷味的猫2021/10/13 11:57:0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