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苦瓜百合黄连汤果然下火,喝得华容眉花眼笑,一边还替华贵盛一碗,比手势:“奇怪奇怪,这汤不苦,甜丝丝的。”

华贵诧异,瞪圆眼,埋头猛喝了口,立刻猛拍桌子:“我以后要是再上你当,就是你孙子!”

华容点头,比手势:“这话你是第七十九遍说,我已经有七十八个孙子。”

见华贵瞪眼,他又伸出食指,指了指汤盆:“我现在去找秤,称称这把乌金扇子多重。回来之前你最好把汤全喝掉。”

“不为什么,喝不喝随你。”在华贵狮吼之前他比手势,坏笑:“反正我马上要去王府当差,正考虑要不要带你去。”

“还有那个流云,我看他精神不好,也不晓得啥时候会寻死上吊。”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假惺惺蹙眉,一开扇子扬长而去。

不消说,华贵后来当然喝完了汤,好好地败了下火,拉着马脸收东西,第二天跟华容又搬进了抚宁王府。

王府之内一切照旧,韩朗还是夜不能寐,后半夜还是眼睛雪亮,拿指头挑华容下巴:“到底你有何德何能,自以为能够取代流云。”

“流云是无可替代。”华容比手势:“如果主子不方便表达,至少我可以代替主子安置他。”

韩朗的笑意扩大,手指下滑,抚过他锁骨:“看人心思你是一流,这点我喜欢。”

“这本书你帮我转给他。”手指滑到关键部位时他突然收手,从枕侧抽出本册子,甩手丢到华容脚边,人缓缓躺倒:“还有你帮我点穴,让我睡一个时辰,睡多或睡少后果自负。”

华容耸肩,捡起那本册子。

册子名叫《两仪四像镇九图》,看来是写学机关阵法用的,横竖他也看不懂。

可是点穴他也未必懂,点得恰巧睡一个时辰,那更是要了他的老命。

“不管。”到最后他想,心里嘀咕,手指随便一捣:“后果自负就自负,又不是没负过。”

“半个时辰都不到,我没睡够。”一梦醒来之后韩朗打哈欠,朝华容笑,半斜睡眼:“没睡够我脾气就会不好,华公子要见谅。”

华容连忙点头,不分辨自己连半个时辰也没睡。

做为抚宁王近卫的第一天就这么开始了,韩朗其实也没怎么为难他,只是不断差他跑腿,跑得慢了甩来一方砚台,砸上他头,让他做了半盏茶功夫瞎子而已。

“王爷果然不是好做,这次华容一定使力,让王爷好好休息。”到了晚上华容其实已经发飘,但马屁还是一丝不苟。

“今天要一个半时辰。”韩朗轻声,抬手擦虚汗,又按了按太阳穴。

华容点头,点得用力,手指就更加用力,何止是使上了吃奶的力道。

韩朗扑通一声栽倒,这次休息铁定足够,没三五个时辰绝对醒不来。

===============

皇宫,西侧门,夜深露重,守卫们只好跺脚取暖。

就在这时有人近前,步子很轻飘,穿着一件全黑色大氅,风帽很大,完全遮住了脸。

“站住,鬼鬼祟祟,你是哪里来的?”守卫的嗓子立刻就大了起来。

来人不说话,只是举手,将一样东西伸到他眼前。

是块明晃晃的腰牌,金色,上头隶书刻着个“宁”字。

守卫立刻噤声,宫门立刻大开。

抚宁王韩朗的腰牌,足以让这些人放弃好奇让开来路。

宣光殿,又是个不眠夜,寂寞似乎比夜还凉,皇帝辗转,最终还是起身,差走所有宫娥太监,扭开了那扇暗门。

“你真觉得他对我真心?”等人出来后皇帝走近,迫不及待打手势。

声音暗笑,许久才抬眼:“他?皇上指谁?”

“还能是谁……”皇帝拧眉,一句话还没比完,手势却已经顿住。

烛火之下有个暗影,有人从布幔后缓步走出,蒙着面,脚步声几不可闻。

大内居然来了刺客,一个轻功极高的刺客。

皇帝错愕,连忙比手势,示意声音:“快喊,喊完你赶紧回暗室。”

声音不动,居然不喊也不动,只是朝那人转身,定定。

那人不语,一双外露的眼雪亮,右手一扫,立刻将皇帝击晕。

还是西侧门,守卫们打哈欠,远远看见两只黑影走来。

两人差不多齐头高,都穿黑色大氅,风帽盖脸,脚步匆忙。

守卫弯腰,在一人亮出腰牌后即刻让路,一句也不多问。

两人前迈,只差一步就跨出了这十里宫墙。

“等等!”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喧嚣,有御林军疾步奔来:“你们是什么人?”

守卫发声:“这是抚宁王府的大人。”

一贯有效的名头这次却没奏效,为首的御林军不依不饶:“请大人揭下风帽,刚才宣光殿传话,说是发现皇上被人打昏,为免嫌疑,还请大人配合。”

那两人沉默,其中一人抬手,手指搭上帽沿。

风帽落下,里面却还是一张蒙面的脸,那人甩手,突然发难,一记甩出了几十枚暗器。

兵卫中立刻有人倒下,可更多人上前,刀刃雪亮将他们围住。

混战于是开始,那两人中只有一人会使武功,顷刻间就落了下风。

御林军越战越勇,兵刃虽然没能染血,但拳风霍霍,有不止一记按上了那刺客背门。

不走即死,局势再明白不过。

“声音”沉吟,最终退步抽身,一步就退出了那刺客的保护。

数十枝长刀雪亮,立刻架上了他颈脖。

刺客跺脚,也再不停留,拼死扫出条来路,施展轻功夺出西门,消失在茫茫夜色。

============

“禀王爷,出了大事。”韩朗方才醒转就听到头顶喧嚣,是流年,说话有些吞吐:“有人夜探宣光殿,击昏皇上,还差点带走了……那个人。”

韩朗大惊,霍然起身,止不住地一阵眩晕,连忙朝守在身边的华容挥挥手。

华容识趣,立刻闪人。

韩朗的眉头于是蹙了起来,甩袖狂怒:“皇宫大内也有人自由来去,御林军莫非是死人!”

“那人有王爷的腰牌,腰牌一共三块,属下流云和王爷各一块,属下已经查过,这三块都在。”

韩朗低头,晕眩更甚,一只手搭上流年左肩。

“随我进宫。”片刻之后他发话,眸里戾色一闪:“你去安排,把今天所有见过……‘声音’的都给我召齐,一起送他们上路。”

皇帝受惊自然要安慰,凶手自然要查政事自然要理,没有一桩能够逃过。

韩朗倦极,回王府已是第二天深夜,两腿沉重象灌了铅。

睡房里华容正在候着,托下巴打盹。

韩朗笑,放重脚步,华容果然即刻清醒,上来替他宽衣。

床是绝顶好床,轻纱软帐,可韩朗却毫无睡意,于是一把按下华容头颈,道:“那里你服侍一下,不用下面用上面。”

华容当然明白,技巧也很熟练,掏出他分手摩娑,等稍微昂扬后含进口去。

快感和眩晕一起袭来,韩朗后靠,觉得自己好像在水面沉浮。

“人死之后就能长眠,一气睡个够。”过半晌他感慨,揪住华容头发,往前猛力一送。

华容呛咳,知道他嫌不够,于是更卖力吞吐。

韩朗阖目,过一会又发话:“大哥,同父同母的亲大哥,你觉得值得相信和托付吗?”

华容支吾,表示自己正在公干,没法回答。

“值不值得都得相信,可笑我别无选择。”韩朗又叹,坐直,找到了新趣味,伸手去掩住他鼻孔。

华容的脸孔渐渐涨紫,却仍然敬业,吞吐打圈一样不缺。

“吹箫的时候憋气而死,还真是有趣的死法。”到最终韩朗轻笑,手按得更紧,就在华容即将憋死的一刻爆发,达到顶点,射在了他喉管里。

官人销魂比自家性命还重要,华总受果然是华总受,敬业精神没得说。

韩朗心满意足,拿过方帕子,擦拭分身。

“血。华大倌人,这是你的还是我的?”将帕子翻过之后韩朗拧眉,看牢帕上一片猩红:“你别告诉我吹箫这么伤身,居然吹到你呕血。”

华容愕然,立刻转身,寻了面铜镜,左右端详后开始打手势:“王爷我面色不好,不会得了痨病吧……”

“又或者被潘元帅压坏了,潘元帅足有一百九十斤,莫不是把我压成了内伤?”过一会他又开始比划:“王爷我要瞧大夫,我……”

“瞧,明儿给你瞧,瞧不死你。”韩朗低声,拍拍身侧:“现在你先上来,哄我睡。”

华容立刻上床,不像有病,比兔子还利索。

交谈于是开始,韩朗先发话,闲闲问了句:“你有哥哥没有。”

华容迟疑,过了一会才比划:“有的,但是早已经死了,得痨病死的。”

“他待你怎样。”

“待我还好,就是比我聪明比我漂亮,连头发都比我多。”

“那你怎么办。”

“怎么办?兄弟情深呗,朝他茶杯里灌洗脚水,夜壶口子抹辣椒,马桶沿子涂胶水,咋友爱咋来。”

“他不恼?”

“不恼,恼也没用。哥哥是白叫的么,让他比我大比我强,活该。”

“的确活该……”韩朗应了声,有一点点睡意:“兄敦弟厚,你这才叫兄弟。”

华容沉默,眼波一时汹涌。

“只差一点就能睡着,咱今天不点穴,你再服侍一次吧。”隔一会韩朗又道,抚额揉太阳穴。

华容点头,退身打手势:“这次一定不弄脏王爷宝器。”

韩朗大笑,后仰,由得他侍弄。

门外这时有人通传:“禀王爷,林落音林将军到,说是王爷交代,让他一回京立刻来见王爷。”

华容一愣,想松口,却被韩朗牢牢按住。

“你给我继续。”他道,又开始玩味地笑:“反正林将军你也认得,没必要害臊。”

分享到:
赞(274)

评论72

  • 您的称呼
  1. 只有我关心古代哪有马桶吗?థ౪థ

    匿名2020/08/19 13:06:31回复 举报
  2. 奇奇怪怪的兄弟情:-)

    旋烨2020/08/22 09:15:46回复 举报
  3. 楼楼上,古代有马桶的,只是不能抽水-_-#

    旋烨2020/08/22 09:17:03回复 举报
  4. 头 发 也 比 我 多
    秃头少女实名羡慕
    我不快不快不快

    阿金2020/09/22 20:49:11回复 举报
  5. 这里边当官的一个比一个恶趣味…
    刺客跺脚,也再不停留,拼死扫出条来路,施展轻功夺出西门,消失在茫茫夜色。
    跺脚这种小动作,也只有华总受做的出来了

    小苹果2020/09/24 10:38:20回复 举报
  6. 我。。。无话可说。。。时代啊时代,只可惜你们生错了时代,来21世纪吧,保证一个枪毙一个合家欢乐

    茉子2020/11/29 20:45:08回复 举报
  7. 华容的哥哥不会是声音吧?

    糖醋鸭脖2020/12/20 15:49:09回复 举报
  8. 啊我之前好像猜对啦
    声音之前和谁串通的啊,是不是焉!
    扶宁府腰牌是造假吗

    贪向花间醉玉卮2021/02/05 11:41:54回复 举报
  9. 我要 弄死 韩朗

    匿名2021/02/26 00:43:11回复 举报
  10. 楼上是我忘加名字了呜

    停停我的2021/02/26 00:44:49回复 举报
  11. 递武器给楼上,顺便带我一个

    原耽是信仰2021/03/25 14:02:47回复 举报
  12. 啊我真的是想拍死韩朗
    容容不怕麻麻在

    齐齐子2021/04/05 15:22:57回复 举报
  13. 剧情埋线已经很明显了

    匿名2021/04/19 05:09:02回复 举报
  14. 我走了
    再不走我容易被韩朗这个家伙气死

    阿温.2021/05/21 19:07:07回复 举报
  15. 弄死韩朗带我一个

    。。。2021/05/29 13:50:23回复 举报
  16. 韩朗的第三种死法:
    被评论区的童鞋们一人一锤锤成肉酱,过年包饺子吃
    华总受。。哎,还是不剧透了,我怕你们把韩朗neng死,(已经死了嚯

    抱走花怜忘羡冰秋巍澜严江舟渡究惑添望丞飞星衍烛石等等等等的某只腐女2021/06/01 18:26:52回复 举报
  17. 我*你*了个小**(哔——)(暴躁)

    猪猪在煮猪猪的前任2021/06/26 09:15:38回复 举报
  18. 这岂止是恶趣味……

    西楼下的至夏2021/09/05 20:28:50回复 举报
  19. 韩狗贼真的是死了就便宜他了,给我活着受苦!!

    小鱼2021/09/17 23:43:24回复 举报
  20. 我 是 淑 女

    薄荷味的猫2021/10/13 11:41:2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