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番外2

“原野哥又帅了啊,咱俩一会儿拍个照片我挂墙上吧,现在你也算明星了!”姑娘笑着跟原野打招呼。

原野说:“来拍。”

老图推门走了进来,穿着个黑色短袖,胸前一大片荧光黄图案,叼着烟胳膊环过来在原野脖子上勒了一下,微侧着头眯着眼:“不早给我打电话?我差点下午要走了,你再晚会儿给我打我都走了。”

原野笑了声:“还挺忙啊?”

“跟人弄了个山庄,还没整完。有空了去瞅瞅?”老图说。

姑娘在旁边摘了老图胳膊,说他:“你注意点儿啊,这让人拍了我原野哥说不清了,勾肩搭背这都够锤出轨了。”

原野笑着摇头:“不至于,出轨也得看脸,我闲的我整这么个老哥出轨,你原野哥家里有天仙。”

老图笑着骂了他一声:“有毛病。”

原野挺久没来老图这儿了,因为他之前也一直没在家。这次来老图这儿就是吃肉喝酒的,方绍一自从伤了肺就再也没有酒局了,原野也没什么场合要应酬,最近活得特别养生。今天方绍一上公司了,原野没跟着,自己找地方潇洒了。

老图这儿生意不错,很火,最近成了网红店了。姑娘说:“包间吧?”

原野说:“不用,谁想拍就拍吧,包间里吃肉没气氛。”

确实没气氛,要的就是这烟熏火燎闹吵吵的感觉。老图领着原野去了个稍微人少点的区域,俩人往小凳上一坐,给原野扔了盒烟。

原野捡起来扔了回去:“不抽,戒了。”

“又戒了?”老图哼笑了声,问他。

“嗯,”原野点点头说,“养肺。”

以前偶尔抽烟得方绍一管着,烦心闹心了或者写东西卡壳儿了就习惯性想抽。现在根本不用谁管,别人在方绍一旁边抽烟原野都烦,他自己就更不可能抽。

老图又问他:“酒戒了吗?”

原野笑着回:“那没有,我戒酒干什么。”

原野在老图这儿蹭了顿饭,酒足饭饱方绍一来接他,在门口等了会儿,原野出来钻进车里,进来就脱了外套:“一身味儿。”

方绍一说:“没事儿。”

原野喝了酒,笑嘻嘻的,脑袋凑过去在方绍一身前晃了晃:“你闻闻。”

方绍一有点想笑,在他头顶亲了一口:“我闻什么?别人都头发上沾味儿,你有头发吗?你都不如让我闻闻胡子。”

原野笑着骂他,坐直了扯过安全带系着:“你怎么这么烦。”

原野确实喝了酒,但没喝太多,恰好在不醉但又足够亢奋的度上。他回了家把这身儿带着各种烟味儿的衣服都脱干净了,洗了个澡,让自己身上都是沐浴露的淡淡香味儿。洗澡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开始在放小电影儿,洗完出来一句废话没有,刚才脑子里都想什么了必须马上实践。

他一疯起来方绍一有时候都招架不住,一会这儿一会那儿没个章法。后来方绍一强行按住他胳膊,哑声说他:“你能不能老实一会儿,你到底要干什么?”

原野扬着下巴说:“不能。”

就是欠收拾,哪儿都欠。方绍一挑了挑眉,这猴儿现在惯得没样了。方绍一去随手扯了条领带过来,手不老实那就捆上别动了。

……

收拾猴儿的时候霸气冷酷很镇得住人,不收拾猴儿的时候还是卖乖卖惨方八岁。

方绍一那一场直播领证,在网上闹了好久。他倒无所谓,这人现在也不出去见人,什么活动和电影节都不出席,避世休假了,连领奖都是导演帮着领的,对外只说身体还没恢复好,静养去了。

秋天的时候韦华导演帮领了一个,蒋临川帮领了一个。领奖的时候现场连线方绍一,方绍一视频说感言。两次导演代领的时候都没轻打趣他,在场的人也都跟着笑。方绍一不缺奖,在电影圈来讲,他还年轻着呢,方绍一也一直不是很看重这些,路还长。

关了视频之后韦导脸上还挂着笑,眼神落在第一排的方悍身上,之后低下头沉吟片刻,慢慢道:“绍一……所有人都知道最初是我带他出来的。那时候方悍先生跟我通了个电话,说不用在意他是谁儿子,该敲打就使劲敲打,别顾忌。”

韦华导演轻笑了声,眼里染上悠远的光,一个温润又踏实的人,一生都这么过来的,什么时候讲话都是不紧不慢:“那时候我其实压力挺大,您儿子您自己不带,让我来敲打?”

镜头扫到台下的方悍,方悍笑得爽朗,冲着镜头指了指韦华。

韦华道:“现在回头想,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看着小方一步一步到今天。我以前其实问过绍一,你爸是怎么教导你的?绍一说我爸不教导我,他就给我四个词,让我自己去琢磨。”

“他说:踏实、沉稳、求索、拼命。”韦华说到这儿冲台下竖了个拇指,继续道,“现在回头看,确实做到了。‘电影人’的品质他有,一个‘好人’的品质他也有。我不知道方老怎么评判,都说他是我半个儿子,至少我是满意的。”

方悍还只是笑着,眼边晕染出一道道半深半浅的扇形纹路,没有说话。

韦华最后说:“电影光鲜,那些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华丽、浮华。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行业到底有多难做,它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丑陋和阴冷,电影做久了,除了这门艺术本身,其它都是麻木机械的。但就是因为还有一些人,他们一直在拼命,在坚守,所以电影行业不管多难,它始终在发展。”

“谢谢这些电影人。”韦华顿了顿,看了眼手里属于方绍一的奖杯,此刻温厚的声音很有力量,“时代翻涌,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电影几经寒冬——但电影不死。”

台下掌声经久不衰,给他说的那些人,也给韦华。他自己也是坚守了大半生的优秀电影人,他也是一个拔尖儿的领路者,带着国产电影往外走,一生磕磕绊绊,吃力地让世界人更多看到中国电影。

他是必须值得尊重的,那些沉默着一直在用力前行的人,都该被尊重。

这个优秀的电影人穿着西装站在公司某个拍广告的棚里,视频连线发表完感言,西装一脱,边走边说话:“我出去几天,有事儿打电话吧。”

吉小涛手里拿着方绍一的便装,跟着他进更衣室:“哥,领我!”

方绍一换着衣服,都没回头看他:“我领你倒是没问题,那你问问你耿哥我度假领着你,你看他让不让。”

“我不问!”吉小涛在他身边打转,“他就知道压榨我!我就是被榨油的那粒花生!葵花籽!大豆!哥!你领我!”

方绍一穿上裤子,说:“我把你领走了,你耿哥还得打我电话要人。”

“你不接!”吉小涛接过方绍一换下来的西装,等会儿得妥帖收好,不敢折不敢压褶,“哥我也想度假!”

方绍一嫌他烦,扔给他一句:“那你去问你野哥吧,看他让不让带你。”

吉小涛脸都苦得皱起来了,小声说:“你这一条一条的,给我的都是死路啊……耿哥,野哥,哪个都不是良善的人!”

其实本来原野是最心软的那个,这种事儿通常找他最好使,方绍一还得顾忌着在公司辛苦劳作的耿哥,只有原野不受他控制。可是吉小涛趁原野睡觉直接把车开民政局了,还在原野不知情的时候开了那么个傻逼直播,从那之后原野再也不帮他说话了,情谊给单方面切断了。

吉小涛只能赖赖唧唧商量方绍一,方绍一确实是最好说话的一个,但是他说了也不算啊。他自己都不干活,还敢把耿靳维信任又好使唤的人带走?原野那边他自己天天都是哼哼唧唧那个小可爱,他有什么话语权?

后来方绍一无情无义地走了,没顾忌一点兄弟情分。

老图那个山庄建成了,原野要跟方绍一过去住几天,反正现在俩人都没什么事儿,一起去的还有原野几个朋友,冯雷子算一个。上次剧组的事儿算原野欠他一个人情,但他们俩这关系也没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原野这么多年免费给他搓剧本,情分在这儿呢。

老图在高速口等他们,他们的车一过来老图开门往车里一钻。方绍一跟他打了声招呼,他跟原野复婚之后和老图也常见,熟人了。

老图说:“轩儿那边也有几个朋友,别介意。我都认识,都不是张扬的人,没事儿,不会乱说话拍照什么的。”

原野笑了声,回头看他一眼说:“你让你妹儿传染了啊?不用那么紧张。”

老图笑着骂他,之后说:“你好好开车。小妹儿确实来之前磨磨唧唧让我注意,说你俩都是明星,别让你俩被人拍照什么的,整得我也神经兮兮。”

方绍一也笑了下:“不至于。”

原野说:“别,我不是明星,往多了说我算个明星家属。”

原野这种贴着地长大的人,必须活得接地气,让他天天躲躲藏藏注意这注意那,可真是太折磨了,就不可能。

挺大的一片山庄,得占了半个山头。老图在后面指路,原野顺着他指的路开,老图说:“等会儿他们在那边吃饭,咱一起?我可能得过去露个面,都是熟人。”

原野无所谓这个,他说:“你不用管我们,等会儿我去看一眼,在一块玩儿别弄得好像多高级还得隔离开似的,别扭。”

方绍一毕竟是个公众人物,原野自己不在意这些,但他不能不在意方绍一。确实很多人对公众人物总有种探索好奇的念头,见着了张嘴闭嘴问这问那,这很烦,原野肯定得先去看看都是什么人。尤其方绍一还不是普普通通的小明星,还是很有身份的,原野平时很注意这些。

老图说:“嗯,反正都是靠谱的人,处起来舒服。”

山庄是老图和他朋友一起弄的,两头各自朋友聚,原野不愿意弄成这边一伙那边一伙,这样老图和他朋友也很别扭。原野跟着老图过去打招呼,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老图的朋友,穿得挺随意的,看着年轻。

原野跟他握了握手,说:“原野。”

“林轩。”对方笑着说,“我说我喜欢你的书,你可别当这是瞎捧。”

原野笑了,说了声:“那我说声谢谢吧。”

简单说了几句,林轩问:“我有几个朋友也在这儿,我带你见见?介意吗?”

原野侧了侧下巴,说:“走着。”

林轩带着他往后面果园走,边走边说:“我朋友反正就是不着调,干什么的都有,不过还真没有你同行,搞艺术的好几个,但都跟文学不搭边儿。”

“都一样。”原野说。

“也不都是文盲,”林轩笑着说,“有个高知分子呢,博士,人民教师。”

原野还没等回话,就看见个人,那人低着头在打电话,听见他们走过来,笑着抬了下胳膊算是打招呼。林轩抬了抬下巴,跟原野说:“人民教师。”

人民教师揣起手机朝他们走过来,原野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还怪帅的。但是脸上一本正经,一点没显。

对面那人走过来,先伸出了手,笑起来看着很舒服:“原野老师?久仰了。我是萧刻。”

原野跟他握手,然后摇头:“别,我哪是老师,你别臊我。”

林轩在旁边说:“行,你们都是老师,都够给我们上课的了,你俩谁大啊?萧刻是我们里面最小的。”

萧刻先说了年龄,原野说:“那我大。”

萧刻又笑了下:“那就原野哥吧。”

很舒服的一个人,也养眼。原野跟着他们钻进一个草莓棚,里面蹲了好几个稀里呼噜吃草莓的,林轩说:“别吃了,我介绍个朋友啊,原野。”

“我操这我认识啊!”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穿软皮夹克的跳起来说,“我天你不提前说?我好倒饬一下。”

“你别骚,人结婚了你不知道?”林轩说他,“别瞎jb发.浪。”

“操,”这人说,“我知道,谁能不知道啊,我真情实感羡慕了好几个月。”

林轩跟原野说:“这是曹圆儿,叫他老曹就行,做手工的。”

他指着剩下的几个跟原野说:“老朱,方禧,周罪。”然后头往这边凑了凑,说:“他跟萧刻是一对儿。那边凑头黏糊的是周罪小弟和对象儿,俩小孩儿。”

原野挑起了眉,转头看了眼萧刻,萧刻听见他们说话了,笑着点头:“对,是我周老师,搞刺青的,我俩一对儿。光头是我弟小北,他小朋友叫林程,他们俩黏糊,你不走到他俩跟前儿都不带抬头的。”

那边吃草莓的都走过来了,原野分别打了招呼,周罪离得最远,就他没吃,端了个小盆儿过来递给萧刻,里面都是通红通红的小草莓,他跟原野握了下手,声音听起来很低沉:“周罪。”

“原野。”

他俩撞发型了,都是青皮寸头,但完全是不一样的气质。

萧刻捡了颗草莓吃了,说:“这儿草莓确实不错。”

都是挺明白的人,没得说。后来方绍一跟他们见了之后也没人表现出什么不一样来,顶多就是打招呼的时候说声我喜欢你的电影。

晚上吃饭的时候都在一起,冯雷子他们也到了,十几个人的大桌。男人上了酒桌就没有熟不熟这一说,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凑到一起,哪怕混的都是不同的圈子,但肯定有得聊。一个桌上喝过酒了就都是朋友。

原野给方绍一要了壶茶,那边周罪给萧刻要了壶豆浆。连那边林程小孩儿都能跟着喝啤酒,整张桌上就这么俩娇气的。

萧刻跟旁边人说:“你够了周老师,我能喝酒,不至于啊。”

周罪“嗯”了声说:“喝了胃疼。”

方绍一这边和原野说:“我可以喝。”

原野在桌子底下摸了摸他的腿:“破玩意烧心烧肺的,咱们不喝,咱们喝茶。”

一个酒局闹到半夜,中途陆小北领着林程先回去睡了,桌上都是三十好几四十来岁的,他们聊天林程也聊不到一块儿去,他大学还没毕业个小孩儿,就知道傻兮兮地跟着笑。喝了几杯啤酒陆小北就不让他再喝,林程小声叫“哥”商量他,陆小北装模作样沉了脸,林程立刻就乖了,又吃了点东西,凑过去笑着说:“哥咱们回去?回去那个那个。”

陆小北挑眉看过去:“哪个?”

林程酒精上脸,本来脸上就红,嬉皮笑脸的:“就内个啊。”

陆小北斜眼看他,半边嘴角勾起来,配上他一颗光头,看着可坏了。他站起来举着杯子,说:“你们喝着吧大哥们,我俩先回去睡了,豆儿作息规律,困了。”

陆小北把那杯酒喝光了,牵着林程的手走了。林程边走还边回头看方绍一和原野,毕竟年轻,看着平时在网上才见着的人多多少少都感觉新鲜。

方绍一没喝酒,跟他对上视线,林程挺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方绍一冲他温和地笑了下,林程感觉自己要化。

“我天呢我这不是有罪了?”林程回过头边走边嘟嘟:“哥方绍一刚才冲我笑了,他一笑我心都哆嗦,这明星笑起来就是好看哈?”

陆小北挑眉看向他:“那怎么的?我给你送回去?”

林程赶紧摇头,贴上来跟他胳膊挨着胳膊,笑起来很甜:“不的,你才是我爱豆。”

“啊,”陆小北没什么表情,“是吗。”

“是,你是我老公。”林程握着他的手说。

陆小北扯着他回了房间,半笑不笑地说:“不急,等会儿再叫吧。”

“那也不耽误现在叫呢,”林程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傻,嘟嘟囔囔“老公老公”叫个没完,陆小北瞥他一眼,林程笑得眼睛都弯了,又是一声:“老公!”

“嗯。”陆小北咬着牙推开门,把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往里头一送,自己跟着进去反手关了门,“你这点酒是没白喝。”

最小的那俩走了,桌上剩下的老哥更没下限了,陆小北他们倒是不在意,那小秃子节操早就让狗吃了,但那大学生思想还纯着呢,怕给带坏了。老曹骚话憋了一火车,跟方禧你一句我一句地秀下限。

过会儿老曹看了看方绍一原野这边,又看看周罪萧刻那头,“啧”了声:“不是,我说现在你们都怎么回事儿呢?你们不觉得撞号吗?资源缺成什么样儿了你们怎么不知道出来分分呢?糟蹋好东西。”

原野还没听明白,萧刻先笑了,周罪压根不搭理,连点表情都不给。方禧说:“丫缺操,在这儿呐喊呢,常年缺爱,甭搭理。”

原野他们作家圈儿里正好也有个整天惦记着他的,这会儿附和老曹:“我看也是,纯属资源浪费。”

冯雷子也喝高了,笑着说他俩:“那你俩自己资源整合一下不正好么?也别老惦记着人有家有口的。”

“那不行,”老曹晃着脑袋,“人家那号好将就,我们这将就不了,眼瞪眼干熬啊?”

这人骚得把一桌人都给说笑了,连方绍一都在笑。他抬起手在原野后脑勺上轻轻划了划,侧过头去看,很喜欢现在原野脸上挂着的放松自在的笑。方绍一心里想,现在你们看到都是他成熟以后的模样,才都这样觉得。那是你们没见过当初年轻时候他那活泼又机灵的劲儿,奶猴儿一只。

原野手伸上去用手指刮了刮方绍一的手背,跟他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小声问他:“累不累?我带你回去休息?”

“别,”方绍一摇头,“聊你的。”

这些人里原野最先加的就是萧刻的微信,酒桌上俩人出去外头吹风透气,互相扫了个码。

原野说:“有空出来玩儿。”

萧刻一笑:“好说。”

他们俩回去了席也该散了,都闹到半夜了。方绍一这样的局很少,他几乎就没什么圈外朋友,圈里的也就那么几个,所以给人的感觉总是清清冷冷的,有距离。

原野跟他很不一样,朋友很多,这样的局也很多。偶尔方绍一跟着他出来聚聚,感觉也挺新鲜的。恋人之间如果不能彼此渗透进对方的交际圈,想想也是挺可怕的事儿。

方绍一先洗完了澡,原野在他后面洗的,洗完出来看到洗手池边的小圆环,挑了挑眉。

“怎么个意思?”原野手心里攥着东西,出来问方绍一。

方绍一看他:“说什么呢?”

“你就装。”原野笑了出来,扑到床上趴着,摊开手心,里面安安静静躺着方绍一的戒指。

方绍一吃惊,看了看自己的手,之后像是才想起来:“洗澡摘下来了,我忘了。”

原野扬着眉斜睨他,半笑着说:“演技浮夸了啊,方老师。”

方绍一淡淡道:“自己戴的就总惦记着摘,摘完又不记得戴,说不准哪天就要丢了。”

原野埋下头在枕头上使劲蹭了蹭,恋人天天娇里娇气这事儿到底怎么整。蹭完头原野趴那儿乐了半天,乐完扯过方绍一的手,戒指给他套无名指上,还低下头在他手指上亲了一口。

“行了。”原野一个打滚儿翻身躺下,“是不是行了?”

“我不知道。”方绍一关了灯,“反正你要是不诚心它还要掉。”

原野赶紧说:“我诚心的!你可别折腾了,别让它掉了,摘几回再真整丢了你上哪儿找。”

方绍一不说话,原野挨过去亲了一口,方绍一才算是满满意意,消停睡了。

外头夜灯微亮,半扇窗都照暖了,喧嚣过去有种沉下来的寂静安和。

故事听完就得睡了。

——夜过半了,人生还长。

分享到:
赞(276)

评论89

  • 您的称呼
  1. 萧老师!周老师!

    雨总2021/10/05 11:49:45回复 举报
  2. 一局三对可以啊

    若霖不吃糖2021/10/28 14:42:02回复 举报

  3. 好开心
    好感动

    狸花喵2021/11/02 12:07:10回复 举报
  4. 就是爱萧老师和周老师,这两方人马的碰撞,看一次激动一次!

    大庆和骆一锅2021/11/09 23:23:00回复 举报
  5. 就是爱萧老师和周老师,这两方人马的碰撞,看一次激动一次!——我又来评论了,看到上次留下的爱心了(系统我真的不快啊!!!!!)

    大庆和骆一锅2021/11/09 23:24:45回复 举报
  6. 周老师!萧老师!刺青来客串啦!

    久醉2021/12/08 09:43:05回复 举报
  7. 夜过半了,人生还长,写的真好

    YX2021/12/20 00:10:56回复 举报
  8. 萧刻 周罪!!!刺青的劳斯们友情客串!(芶蓖系统我真的不快)

    cuuu2021/12/20 18:26:07回复 举报
  9. 呀呀呀刺青的伙伴们来客串啦!!!圆儿你的黄瓜咋还没找到呢,赶紧资源整合吧

    全聯盟最花心的崽2021/12/22 23:39:55回复 举报
  10. 啊……还有一本啊……那行…都时候看

    墨安2021/12/24 04:59:55回复 举报
  11. 哦哦小北和小林同学成了啊!!不错不错

    匿名2021/12/30 02:45:00回复 举报
  12. 这个番外值了哈哈

    小笼包2021/12/30 15:44:41回复 举报
  13. 啊啊啊啊啊雙廚狂喜 看到蕭老師周老師我又好了
    直接治癒前幾章的擔心rrrrrr

    2022/01/04 01:21:13回复 举报
  14. 呜呜呜真好哇~

    白银六卫2022/01/07 09:35:23回复 举报
  15. 刚刚我还说不问三九的其他文没番外 看的不过瘾呢,就看到刺青过来客串
    我实在太喜欢这种有轻微联系的文了,刺青是我入不问三九的第一文,当时就喜欢的不得了
    没想到在这也能遇到
    我爱死这文了,好奇怪这么好的文章 读者不太多啊

    开始刷P大了2022/01/13 04:50:20回复 举报
  16. 还以为这本没有联系,居然也有,可我还没看刺青呢

    风流小道士2022/01/21 08:56:46回复 举报
  17. 啊啊啊,刺青啊,我已经看过好久了,周老师和萧老师啊啊啊,结局也太好了吧!!!

    猫仔不崽(我不快,)2022/02/01 12:14:44回复 举报
  18. 故事听完就得睡了。

    ——夜过半了,人生还长

    就挺有感触的,感觉很温柔

    匿名2022/02/05 01:28:41回复 举报
  19. 嗯 睡了 听完故事睡觉了 和你们在一起

    匿名2022/03/22 00:06:40回复 举报
  20. 萧老师周老大!!!
    这番外好爱好爱
    开心开心开心
    我不快!!你马

    痛恨2022/03/27 10:17:17回复 举报
  21. 萧帅和罪哥最忙叨,到处客串燎原里刚过完年又来这里摘草莓了作者大大咋没把陶陶和言哥一起拿出来晾晾吖

    枫之殇2022/03/28 03:59:40回复 举报
  22. 前几天刚看完刺青还在念叨希望能看到小北和小朋友更多的故事线 这跟着三九老师的发文顺序看 这不就来了吗
    不管是萧老师周礼物 还是小北小林 再或者一哥和野哥 都要好好的呀
    话说…不知道小杨的结局如何 希望这小孩能有个好结局

    bushi 海王(我真的不快 也不能说我快[威胁]2022/04/13 00:51:55回复 举报
  23. 啊啊。萧老师周老师配一脸

    春日恰恰2022/04/27 19:41:35回复 举报
  24. 刺青啊啊!萧老师周老师好久不见!

    没有鱼爱吃红豆饼2022/04/28 00:21:45回复 举报
  25. 嗷呦……啧啧啧……

    是叶不是耶2022/05/04 11:01:07回复 举报
  26. 好激动,梦幻联动了,两最小的也成了

    耳朵拾糖吃2022/05/22 07:39:22回复 举报
  27. 为什么作者这么喜欢平头.看来俩平头多是攻,那野猴为什么就受了呢?哈哈,要不要看联动呢?可是这文太清水了呀

    匿名2022/06/01 10:04:30回复 举报
  28. 别看小北痞帅痞帅的,其实也是个傻小孩~

    为什么我这么腐2022/06/04 18:43:13回复 举报
  29. 啊啊啊啊啊,死也瞑目了,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这

    匿名2022/06/10 01:55:05回复 举报
  30. 啊啊啊啊萧老师周老师方老师原老师小北豆儿 一局就三对啊啊啊 好鸡冻!!

    猫丞丞兔飞飞2022/06/13 21:55:32回复 举报
  31. 哎呀哎呀 联动了 客串了

    诸葛大铁锤2022/06/24 09:36:07回复 举报
  32. 梦幻联动!!!

    霖老板2022/07/02 12:06:57回复 举报
  33. 呜呜呜呜我爱《刺青》,萧老师我一生挚爱

    楼台倒影入池塘2022/07/03 01:27:05回复 举报
  34. 啊啊啊梦幻联动!两边都有个洒脱人儿啊

    杀青2022/09/08 22:46:26回复 举报
  35. 啊啊啊是萧老师和周礼物

    别吃了穷了2022/11/11 23:33:03回复 举报
  36. 啊啊啊刺青!萧老师周老师
    真好啊

    2022/12/26 10:59:18回复 举报
  37. 还没看刺青,,
    一念“周罪”就想接“陈珍邵滑楼缓翟景苏历乐毅……”(不知道有没有别字)

    vickyyy2023/01/03 20:51:45回复 举报
  38. 哎一生能有那么几个知己朋友。真的很好。喜欢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热闹又美满。

    在枕2023/01/08 14:06:41回复 举报
  39. 啊啊啊我的刺青!!!我爱死你们了!!
    [持续呐喊][翻滚][大声嚎叫][鸡鸣][继续翻滚][尖叫][变异]

    世界灿烂盛大,我想滚回家2023/01/14 11:43:5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