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方绍一从导演那边回房间的时候,原野正在收拾箱子,他明天下午的飞机。吉小涛在他旁边帮着收,拿了卷内裤递过来,原野看了眼说:“那你哥的。”

“哦。”吉小涛拿回去,又拿了另外一卷,“这个?”

原野看了看:“也是你哥的,行了你不用管内裤的事儿。”

男人之间没那么多计较,吉小涛和他们这关系拿个内裤还不算什么。吉小涛把原野一件衣服叠起来递过去,笑着说:“还真是挺久没跟着出来了,现在连我哥内裤我都认不出来了。”

“你这话要让人听见了那不得是助理又要逼宫?”原野笑着说他。

“逼什么宫?”方绍一走进来,刚好听见他们说到这句。

“我,小涛子,逼野妃宫,以后他退位了我就是涛妃娘娘。”吉小涛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方绍一听他说这一堆不太想接话,问原野,“都收拾完了没有。”

“马上,我反正也没多点东西。”原野跟他说完转头又跟吉小涛说,“还涛妃,你看你长妃子样了?”

吉小涛嘻嘻笑着说:“我还不稀罕!就你长了!你当吧!”方绍一都回来了,他说完这句麻溜溜就走了,可懂事儿了。

方绍一跟原野说:“你们天天都说点什么东西。”

“瞎扯淡呗,”原野拉上箱子,拖到墙角放着,回头冲他一笑,“来,过来抱一下。”

方绍一于是走过去抱了下,在他脸上亲了亲,说:“明早起来我就去拍戏,你也别来跟我说了,直接走就行了,别让我看见。”

这话明显就是撒娇的,原野嗤嗤地耸着肩膀乐,抬起手胡撸胡撸方绍一的头发,点头说:“行,那我就不去片场看你了啊。”

“嗯。”方绍一说,“走你的。”

这对话仿佛两个刚谈恋爱的小孩子,让人听了都头疼。但原野临走之前还真没去看方绍一,方绍一在村里拍戏来着,这两天拍的都是室内戏。原野也没想让人看见,他拖着行李箱去了那棵树那儿,趁人不注意,猫着腰跑过去,几步就窜了上去。

他来之前从道具组偷了条红布,戏里两人定情之后时常往树上挂红布条,原野临走之前也得浪这一下,非要跟人用布条传个情,骚兮兮的。到时候方绍一过来跟树“谈恋爱”的时候,抬头一瞅,有个小布条迎风忽闪着,这不挺好的。

片场里,方绍一刚下了一条戏,导演正给搭戏的男演员说戏,方绍一看了眼时间,转头去问吉小涛:“你野哥走了没有?”

吉小涛看眼手机,之后说:“这时间应该走了,我问问他?”

方绍一“嗯”了声,导演那边讲完戏,演员又得回去再走一条。吉小涛打了电话原野没接,估计是在路上了。他于是给原野发了条微信:野哥你到机场了告诉我一声哈。

微信也没回,不过原野经常不回他消息,吉小涛已经麻木了。

然而方绍一一条戏还没拍完,导演就喊了停,演员看过来,吉小涛眉头皱得死紧,正跟方绍一招着手让他过来。方绍一走过来,导演和他说:“你的戏今天就到这儿吧,你赶紧去看看。”

方绍一问:“我看什么?”

旁边一个不知道哪个组的小助理,抖着嗓子跟方绍一说:“方老师,您快去看看原老师吧,他摔了……”

“谁摔了?原老师?”方绍一挑眉,“原野?”

小助理点头说“是”:“原野老师。”

方绍一皱着眉说了句:“不可能。”

方绍一是真的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他就没信。一是这个时间原野应该已经走了,现在还没走飞机都快赶不上了。再说谁摔了原野也不会摔,这人摔了爬起来就得跑,还至于这么兴师动众来找他?

“什么不可能啊!”吉小涛都无奈了,想要晃晃方绍一脑袋看他想什么呢,“你想啥呢哥!真是我野哥摔了,他从树上掉下来了!”

方绍一脸色一变,几乎是立刻就迈步跑了出去。他想起原野总躺树上眯盹儿,万一真睡着了没当心那不是没可能。方绍一脸都黑了,原野这些年也没摔过,方绍一也没担过这心。

他过去的时候原野还真在树根儿底下坐着,穿着连帽卫衣和黑牛仔裤,身上还背了个书包。他一条腿曲起来,胳膊搭在膝盖上,脸枕着胳膊,一脸无言面对世界的表情。另外一条腿在地上伸直着。身边有人弯腰跟他说话,原野捂着半张脸说:“不用管我,等会儿方老师来了再说吧。”

他手挥了挥,撵他们:“去,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别在我这儿看我。原老师自尊心已经全线崩塌了,别再踩着它跳舞了兄弟们,去吧。”

身边本来也没有几个人,估计都让原野撵走了。

有人看见方绍一,说了句:“方老师来了!”

原野抬头看过来,一脸苦笑。方绍一看他这状态应该是还行,脸色也还成,那就没大事儿。方绍一松了口气,走过去蹲在原野旁边,问他:“摔着哪儿了?”

原野指了指自己伸着的那只脚。

方绍一给他解了鞋带脱了鞋,动作很轻,但原野还是稍微有点皱眉,他叹了口气说:“没折,别看了。”

方绍一摸了摸他脚踝,问他:“疼?”

“不能吃劲儿,你这么摸不疼。”原野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说了没折,就是崴了一下。我有……三十年没崴过了……”

方绍一问他:“怎么摔的?”

原野脸又枕在了胳膊上,虚弱地说了句:“不知道,那是我未知的动作轨迹。不愿回想,你也别问。”

方绍一其实挺担心,但看他没事儿,这会儿又突然有点想笑。但好歹也得顾忌着原野老师的尊严,收住了没笑。原野把另外一只鞋也脱了,两只鞋的鞋带系一起,他从中间拎着,然后跟方绍一说:“背我回去吧,不然他们一直看着我。”

周围人一听这个就散了,赶紧走了。

方绍一先把他扶起来站着,然后弯下.身子背起人,原野趴在他耳边说:“我老了,不服是不是不行啊?”

他的语气多多少少都有点悲伤了,方绍一实在是没忍住,轻笑了声,说他:“以后是不是不能上树了。”

原野没说话,乌云罩顶。

其实这也不能说原野就是老了,不能玩儿了。当时也就是一个寸劲儿,他系完布条要下来的时候,一只脚没落好点,有点踩空了。但这事儿在以前也的确是不能发生,真踩空了胳膊也能抓住,落地也能尽量让自己不疼。这次他也没想到能崴着,有点狼狈。

走肯定是走不了了,飞机都飞了。方绍一带他去医院拍了个片,确实没伤着骨头,伤的是筋和韧带。也没严重到没法走路,但头几天确实不该多走,得养。脚以极快的速度开始肿起来,看着还挺吓人。

原野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得需要养脚,这有点太打击野猴子了,这称号他都没脸要了。

方绍一身上穿的始终还是戏服,白衬衫蓝裤子,一双旧皮鞋,连衣服都没分出心去换。去医院的时候有没有人拍照也没顾得上注意。吉小涛跟在后面也没让他俩管这些,帽子口罩都没带,拍就拍吧。

晚上回去方绍一给他做冰敷,用毛巾裹着冰块敷着他的脚,原野躺在那儿玩手机。方绍一说他:“别躺着看手机,眼睛难受。”

“我回个消息,”原野说,“我得跟冯雷子他们说一声啊,我这都放人鸽子了。”

“嗯,”方绍一轻声问他,“脚还疼不疼?”

“不疼,”原野不太在意地摇了下头说,“麻了。”

“过两天就该疼了,”方绍一看着他,和他说,“好好养,恢复不好以后经常要崴。”

原野说:“不能。”

方绍一是经常受伤的,像现在这样要养伤的时候很多。原野以前总是伺候病号,这是方绍一头一回把原野当个病人去照顾。剧组兴师动众地来看他,看望病人一样的,还有送红包的,都让原野撵出去了,给红包的拿果篮的都撵走,哪来了回哪儿去。这简直是要命一样在臊原野的脸。

这搁正常人心里都得想:没事儿你上树?那你不是有病吗?

没摔怎么都行,真摔了想想也的确是挺有病的。

浴室里没浴缸,原野洗澡只能单脚踩着。方绍一就给他拿了个凳子让他坐,自己站旁边给他洗。原野低头笑着说:“真不用,我自己能洗。”

方绍一在他头上搓泡沫,说:“我就想给你洗。”

“那我也用不着洗头啊,”原野还是笑,“我也没头发啊,我这点头发洗脸的时候带一把就行了。”

方绍一“啧”了声,用力晃了他脑袋一下,问他:“你哪那么多话?”

原野乐着,认方绍一拿个喷头给他洗澡,这感觉还挺美妙,洗着洗着还有点想那什么。但是脚都这样了也不太方便,转来转去的脚不能吃劲儿还怪别扭的,所以也没法真那什么。

方绍一问他:“脑子里想什么东西呢?”

原野闭眼放肆一笑:“我想什么你没看见啊?”

方绍一在他头顶弹了下,说他:“时时刻刻你那脑子都不带消停一会儿的。”

浴室里简单发生过点什么就不用说了,那是必然的结果。躺回去之后原野睡得一派安然,方绍一又回浴室洗了个澡。

其实原野嘴上没说,但这事儿多多少少都有点伤感,方绍一明白。对于原野来说,上个树掉下来把脚崴了,这就像住海边的渔儿子呛了水。第一反应是可笑,第二反应其实会有些不知所措。

好像真的就莫名其妙地老了,再怎么踩空再怎么是意外,放从前可能都不会发生。

原野看着自己的脚嗤嗤儿乐的时候,方绍一有点心疼。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原野睡得无声无息的,方绍一关了灯,走过去躺在他旁边。原野的脚已经给他垫起来了,这会儿也好端端摆着,还挺老实。

方绍一轻声问了句:“睡着了?”

原野竟然也开口回他:“没有,哈哈。”

“没睡着你装什么?”方绍一伸手过去轻轻扯了下他的耳朵。

原野说:“我回味刚才呢。”

方绍一笑他:“这不知道的以为我天天饿着你不让你吃饱。”

“我今天吃了?”原野转过上半身,“我吃啥了?”

方绍一拿他没办法,笑着说:“你闭嘴,睡你的吧。”

原野“嘿”了两声,在黑暗里闭上眼,嘴角挂了点浅浅的笑,手伸过去轻轻抓了抓方绍一的头皮。

分享到:
赞(230)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这隐晦的车啊!

    湛羡迷2019/11/06 09:28:58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野猴子翻车了吧

    考官超A2019/11/06 13:31:40回复 举报
  3. 吃啥了?快展开说说!

    匿名2019/11/21 03:55:33回复 举报
  4. 车尾气都没有啊

    阿颜2020/01/03 13:21:24回复 举报
  5. 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不用说了???

    琉璃镜2020/01/18 12:08:25回复 举报
  6. 甜死,都记下尾气的地方,二刷好方便回味。

    涣湮湮2020/03/10 06:45:21回复 举报
    • 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2/16 23:47:54回复 举报
  7. 野猴子脚崴了,我乐了半天,是不是挺过分的

    匿名2020/05/31 01:11:18回复 举报
  8. 浴室里简单发生过点什么就不用说了,那是必然的结果。

    作者大大您倒是说说呀,我的阅读理解不好,请详细一点说,不然我不懂

    学渣渣2020/09/03 14:04:18回复 举报
  9. 心疼猴子 突然意识到已经老了感觉好难受

    花式帅2020/10/22 04:30:28回复 举报
  10. 原来还能看见尾气,现在这尾气都摸不着了

    柚晚了2021/03/19 22:32:21回复 举报
  11. 该死的爱情太特么甜了

    一枚路过的腐女在角落里面为你们的神仙爱情默默的吸溜起从嘴角流下的泪水~2021/05/01 09:57:07回复 举报
  12. 连省略号都没有了吗?

    萱丛水木2021/11/14 13:32:10回复 举报
  13. 不!发生了什么很有必要说明一下!越仔细越好!

    郴郴子2021/11/23 03:48:03回复 举报
  14. 评论区真好笑,哈哈哈哈

    匿名2021/12/04 09:45:39回复 举报
  15. 要是我哪我自尊心真的会碎一地……

    墨安2021/12/24 01:01:53回复 举报
  16. 完结倒计时:十章

    白银六卫打卡ing2022/01/07 05:20:52回复 举报
  17. 不问三九写的咋这么内敛了

    开始刷P大了2022/01/13 02:40:03回复 举报
  18. 以前是车尾气省略号,现在我们连省略号都不配有了吗。。。。
    ps. 蹲一只小橘里~~

    一只不怎么快活的柠檬精(以前叫皖晗晗晗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我哇๛ก(ー̀ωー́ก) 是的没错我就是一直想绿贺朝江添祁醉花城陆沨周戎墨燃李玉刑从连顾拙言沈敛光的那位[墨镜.jpg]2022/02/12 23:38:16回复 举报
  19. 小橘里突然出现并抱住了柠檬精
    柠檬酱你等等我先暴揍系统,md老子不快
    匿名看看能不能过

    匿名2022/03/03 23:59:23回复 举报
  20. 我有个朋友想知道在浴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猫丞丞兔飞飞2022/06/13 18:28:22回复 举报
  21. 有个朋友特别想知道那洗澡的必然结果

    诸葛大铁锤2022/06/24 03:12:49回复 举报
  22. 虽然方绍一心疼…但真的很好笑啊哈哈哈哈

    匿名2022/06/28 04:50:21回复 举报
  23. 老是让我脑补,我又不是男的又没有经验怎么脑补出来?大大太小气了|д•´)!!

    樊启2022/07/01 13:18:13回复 举报
  24. w(゚Д゚)w有车尾气???车尾气是不是原老师说回味一下刚才那句???

    匿名2022/09/10 13:54:07回复 举报
  25. 代入一下自尊都碎成渣子了。
    有点怅然。虽然我还年轻,但是我爬树也摔啊!!꒦ິ^꒦ິ

    在枕2023/01/08 12:06:1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