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原野天刚亮就起来收拾完去了方绍一那房间,吉小涛也在,跟他打招呼:“野哥你起得够早的啊?”

“还行,我昨晚睡得不晚。”原野往里面房间侧了侧下巴,问他:“你哥起了没呢?”

“起了,出去跑步了。”吉小涛回他,之后问,“怎么样野哥?”

原野坐在沙发上,搓了搓脸,一笑:“就那样吧,还能怎么样。”

这天的节目原野心里大概有数,流程上都写了。今天他们得爬山,往山上走,晚上就在上面过夜。四组一共分两队,一队有房的住山上小屋,一队没房的就睡帐篷。原野想想接下来又要身后带着摄像机走一天就觉得堵,但他自己愿意的,自己要录的就别叽歪。

抽签分组,原野抽的是迟星和程珣那组小孩儿。俩小年轻一人背了个登山包,架势拉得足足的。原野拍了拍迟星的书包,笑了声问他:“里面装什么了啊?”

迟星笑起来的时候稍微有点腼腆,低头一乐:“我俩没怎么上过山,也不知道应该带点什么,水和吃的就都拿了点。”

原野自己也背了个包,跟他们的比起来他的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他背个包就是为了装东西的,今天游戏规则就是看谁找的东西多。赞助商往山上藏东西了,哪组找得多哪组睡房子。对面两组一看他们这边装备这么全,有点懵。

林恬问她男友:“你怎么没背个包啊?”

男友一脸无辜:“你不是不让么?”

“我不让你就不背了?平时怎么没见你那么听话啊?”

陈洳那边也空着手的,她冲富豪老公使了个眼神,富商立刻懂了,冲她眨了眨眼,随后迅速扑过来抓住程珣的包:“借来用用,靓仔!”

“哎!”程珣没注意身后,对方猛地扑过来他吓了一跳,没怎么反抗包就让人摘了。

迟星抗议着不干了,说:“哥哥姐姐们欺负小孩儿啊。”

“你们背太多了,”陈洳挡在她老公身前,笑着跟迟星说,“帮你们分担一个。”

两个小孩儿本来也不怎么敢顶撞前辈,就是意思意思挣扎几句,压根儿也没想真的要回来。

两条路,各选一条上山,原野他们这边选的看起来难走一些的那条。上山拍摄就没那么方便,前后都要有摄影师,摄影师比他们辛苦得多。迟星时不时给摄影老师们递水,每次都要说:“老师们辛苦了!”

俩小孩儿平时档期塞得很满,练唱歌跳舞和形体,还要拍戏跑综艺,强度也挺高的,加上年龄在这儿,他们应该是最有活力的。但山路太难走了,俩人走了没两个小时就有点吃力,抬头看看方绍一和原野,都走得没影儿了。

原野“野猴子”的外号不是白叫的,从小房梁上打滚儿着长大的,他奶奶家就住在山里,小时候一下雨就往山上跑着采一兜蘑菇回来。他们现在爬的这山也没多高,对他来说就跟玩儿一样,摄影师都是常年跟拍极专业的,但还是有点跟不上他。

原野要是不想被拍,几步的工夫就能把他们甩得抓不着他影儿。

摄影老师跟方绍一说:“这跑得也太快了。”

方绍一抬头看了眼,笑得很温和,他没原野跑那么快,只是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摄影跟不上原野的时候就只能都拍他。方绍一笑着说:“让他玩儿去吧,来,你们拍我。”

“那不成啊。”摄影老师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成也得成了,”方绍一开着玩笑,问他们,“你们能追上他么?”

原野转头来找他们的时候,包里已经揣了几个赞助商藏的小木盒,里面装的是金币道具。他蹲在一棵老树上,冲这边招了招手:“这呢。”

他朝方绍一扔了串香蕉,方绍一接住,给大家分了分,然后抬头跟他说:“别跑太远,没信号找不着你。”

“没事儿,我找着盒子了,好多钱。”原野应该是这两天头一回真正笑得开心,也三十多了,笑起来还跟个年轻孩子似的,他甩了甩背着的包,问,“一哥,喝椰子吗?我给你摘一个?”

方绍一失笑:“不用,你自己玩儿吧。”

原野时不时也等等后面那俩小的,给他们也扔了串香蕉。迟星体力有点跟不上了,山路太难走了,他脸热得有点红,脖子上搭了条毛巾。程珣给他拿了瓶水让他喝。

迟星喝完一口递回去,程珣直接也喝了一口。

原野笑了笑,他们俩走暧昧线的,播出这段的时候估计粉丝又要炸了。他们俩很会埋这些暧昧点,又把度控制得刚好,太亲密了就真成情侣了,那样对粉丝来说没有这样暧昧着看着激动。

迟星和原野说:“原野哥,你体力怎么那么好,我看你都不喘。”

原野和他们在一块的时候就不像和方绍一在一起的时候那样了,毕竟岁数在这儿,很像个酷帅的叔叔。他抬了抬下巴,指着自己脖子上一片疤,然后眼里带着点笑和他们说:“我小时候是我们那片儿山大王,这疤就是小时候在山里让野狗咬的,丫差点咬死我。”

迟星问:“你家住山上?”

原野“嗯”了声:“我奶奶家住山边,我小时候都在那边混大的。”

程珣一直没出声,这会儿在旁边低声接了句:“我知道,我看您书里写过,里面有不少那片山的故事。”

原野看向他,挑了挑眉,然后淡笑着问:“看过《轴》?你才多大。”

程珣点了点头:“看过,特别喜欢。”

原野笑了声,没说什么,从背包侧面摸出两个果子扔给他们俩,然后窜了几步又跑了。

原野背着个包,满山乱窜,中间差点碰上对面哪组,远远看见摄影机在,一回身就又不知道钻哪去了。道具的小木盒他装了一书包,背着还有点沉。原野很长时间没这么在山里乱逛过,有好几年了。自从他奶奶去世他就没再回过那片山,或者说近些年他哪都没去过,他喜欢的那些东西回头想想都有点模糊了。以前原野满世界瞎晃,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他的。

后来他的世界就越缩越小,现在回头想想,从前都喜欢过什么,有些都想不起来了。

那天原野他们这队赢是必然的,山上就是野猴子的地盘,谁能赢得了他?

最后两队集合的时候,对面那组先点的数,他们数着数字的时候原野和程珣从各自背包里掏盒子。最后对面数出了一百零五个,一组人都累瘫了,两位女生也不顾着那么多了,找了个木片垫着坐在地上。

原野听见他们念一百零五,从包里又拿出两个盒子,然后说:“没了。”

程珣那边也说:“我也没了,咱们好像不够啊哥。”

原野笑了笑说:“那不一定。”

最后他们这边只数出来九十六个,比对面少了九个。所以房子得给人家住,他们两组只能各自领个帐篷睡。

方绍一按了按原野那颗扎手的脑袋,问他:“你满山转了一天,都转悠什么了?”

原野晃了晃头躲开他的手,笑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后来就光顾着转了,我忘找东西了。”

“不不,是我俩拖后腿了。”迟星赶紧说,“我俩太菜了,能有口气上来都不错了。”

方绍一摇摇头说:“没事儿。”

节目就是这么安排的,其实山上还有地方住,为了看点只能这么录。晚上先找地方洗了澡,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帐篷。原野洗完澡过去的时候方绍一帐篷都搭完了,节目组被褥准备得挺足,还有两个睡袋。摄影老师还没收工,原野钻进去盘腿往上面一坐,呼了口气说:“挺软。”

方绍一站在外面,低头看了他一眼,说:“出来看看星星,回去就看不见了。”

原野从里面爬出来,扯了个单子往地上一铺,然后躺上去看着满天星星点点。这边夜空的确好看,现在这种场景很难得,原野叹了口气说:“我没带相机。”

方绍一没出声,沉默着过来坐在他旁边。

两个人默默看天空,谁都没出声,这样持续了很久。过会儿原野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上次来的时候阴天,没能看见星星,带了相机没用上。这次天晴了,但是相机没带。”

他说完自己先笑了声,摇摇头:“总是错一步。”

他把胳膊垫在头下,转过头看方绍一。这人身板总是端得很直,哪怕像这样放松坐着的时候,永远得体,永远那么帅。他总是那么耀眼,谁在他身边好像都有距离。

方绍一感受到他的视线,低下头跟他对视上。原野扯了扯嘴角,挂了个说不出什么意味的浅笑,随后转开眼。

摄影收工了之后原野先是走开去抽了根烟,回来时方绍一正站在帐篷边上等他。旁边隔不远是迟星和程珣的帐篷,方绍一正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原野走了过去,没怎么犹豫,直接钻了进去。

条件有限,顾不上矫情。老熟人了,一起睡一觉能怎么。

迟星和程珣很有眼力见儿,见原野回来俩人一起走了,说要随便逛逛。他们走了之后,旷野中就只剩了他们俩。

原野探头出来,歪着脖子叫了声:“来吧一哥,睡了。”

方绍一看了他一眼,慢慢摇了下头。

原野挑起眉:“怎么着?我身上长刺儿扎你?”

方绍一说:“你身上没刺,你嘴上有刺。”

“哟,扎着你了?”原野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了方绍一的嘴唇上,这两篇薄唇总是极性感。

方绍一蹲了下来,说了句:“你睡吧,我跟你睡不了。”

他说完把距离又凑近了些,甚至有条膝盖已经点了地,这么高的身型这么蹲着说话也有点不舒服。他盯着原野的眼睛,脸对着脸的,说话时呼吸能喷在原野脸上。他冷冷笑了一声,用着只有这个帐篷里才能听到的音量,低声说:“你躺我旁边……我就只想操你。”

分享到:
赞(387)

评论60

  • 您的称呼
  1. ???怎么还不开新页

    薄荷精2022/11/26 15:32:11回复 举报
  2. 啊哈!站对了!
    虽然野哥确实很攻,但是看两人相处的氛围和描写,基本能断定攻受的呀?
    yysy ,除了P大的书我站反过,其他文还真没站错过,哦耶

    北巷南枝2022/11/27 01:22:03回复 举报
  3. 三楼!一哥是攻,我没站错!

    2022/12/19 21:22:24回复 举报
  4. 芜湖~
    (凑字数凑字数)

    萧老师.2023/01/02 23:53:09回复 举报
  5. 这话说的我还以为你俩热恋小情侣呢。劝你们速速言出必行。(bushi

    在枕2023/01/06 08:53:34回复 举报
  6. 来个人把我拖走吧……我被惊到窒息了……诶嘿嘿真甜

    世界灿烂盛大,我想滚回家2023/01/11 14:51:56回复 举报
  7. 我麻了,上次站错还是在某某

    谢小汐是我的2023/01/27 11:09:3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