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暴露

曹蔚宁飞身而起,拨开了毒蝎射向莫怀阳的暗器,见他出面,张成岭下意识地便做了一个起身的动作,被顾湘一把按下。
顾湘深吸了口气,她觉得这口气好像吸到胸口就沉不下去了,卡在那里,带着林子中植物的气味。顾湘的手指微微颤抖,指尖不自觉地挤压着张成岭肩膀上的衣服,低声道:“别动,你们都别动。”

曹蔚宁突然出现,所有人都随着他愣了一下,赵敬却立刻反应过来,喝道:“哪来的鼠辈,藏头露尾,暗中偷袭?”
他旁边的一个人立刻会意,如临大敌地将兵器亮出,叫道:“大家小心,提防恶鬼暗中下黑手!”

方才剑拔弩张议论纷纷的人群里氛围又是一变,隐藏在暗中的毒蝎一击之后立刻撤离,并不管得手没有,以至于这群乌合之众竟连个刺客都没抓到。

顾湘瞧得分明,她脑子里乱哄哄的——曹蔚宁这个时候出去是大错特错,眼下乱成这样,有赵敬这种最会借题发挥的,有莫怀阳这种心机深沉讳莫如深的,还有叶白衣这样上赶着找抽混不吝的……

方才借叶白衣出现,想着要夺权的莫怀空立刻发现眼下并不是个好时机,他们还站在鬼谷的边界上,出了什么事都麻烦,此时见了曹蔚宁,倒也没多想,只是皱了皱眉。
莫怀空是知道曹蔚宁和顾湘他们那群人那档子事的,忙抢先开口道:“你小子怎么才赶上来,一路拿脚绣花么?还不滚过来!”
好像他只是被自己的师叔派出去做什么事一样。

曹蔚宁虽然算不得绝顶聪明,也不傻,便应了一声,默默地往莫怀空身后走。

然而若是有那么容易,顾湘也不至于刹那间便没了主意——就算别人不在意,还是有封晓峰这一路人物存在的,封晓峰记恨着顾湘毒瞎了高山奴的眼睛,将曹蔚宁视为一丘之貉,见了他像见了杀父仇人,尖声道:“曹蔚宁,你还有脸出现在大家伙面前!姓莫的,你教的可真是好徒弟,结交妖人,耽于美色,助纣为虐!”

曹蔚宁脚步一顿,心想,坏了。

莫怀阳闻言目光落在曹蔚宁身上,脸色微沉,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你去了什么地方?”

曹蔚宁恭恭敬敬地说道:“师父,我遇到了几个南疆来的朋友,帮着他们去料理了一些南疆黑巫余孽,不小心和师叔断了联络,原本并不知道诸位到了这里,这回是为了找这位叶……叶……叶大侠,没想到能有幸碰上师父。”

这一番话说得倒也不假,虽然也没完全说实话,他态度不慌不忙,思路清晰有理有据,随后又向叶白衣抱拳道:“叶大侠,在下受人之托,有一事相求。”

叶白衣倒是颇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谁?什么事?”
曹蔚宁道:“有一位朋友身受重伤,需要到极寒之地疗伤,不知能不能借长明山宝地……”
叶白衣先是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才可有可无地说道:“叫你那位朋友自便,长明山下有个长明村,走过了就有山路,一直到半山腰。不过我住的地方在接近山顶的地方,能不能走到,看你们的本事。”

曹蔚宁知道顾湘听得见,这便算是完成一个任务了,于是道:“多谢。”

叶白衣点点头,好像忽然觉得没意思起来,一声不吭地便拨转了马头,要离开这是非之地。莫怀阳瞥见赵敬等人仍是一脸此事没完的模样,心思转念,便拦住了叶白衣,说道:“叶少侠,你这话说得不明不白的,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叶白衣扫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你还要怎么样,我已经说清楚了,姓赵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你……”
他僵硬的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活似僵尸地冷冷地道:“我看你压根就不是个东西。”

莫怀阳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赵敬方才差点被逼到绝境,因为曹蔚宁的搅局,这才得以松一口气,见此情景,便说道:“我赵某人是个粗人,做事不像你们这些读过书的那么仔细有条理,从来是想起什么便干什么——高崇以前是我的兄弟,他娘的过命的交情,我不知道他是图什么,走到这一步,我恨他,可我更恨风崖山的这群狗娘养的恶鬼!”

他一双虎目睁得大大的,那一刻竟是怒发冲冠瞠目欲裂的模样,大声道:“琉璃甲一事,三十年前起因在鬼谷,三十年后这场浩劫还是因鬼谷而起!当年我们能力不够,没能铲除这些妖魔鬼怪的东西,导致如今反被他们所害。眼下中原武林如此多灾多难,还不够么?”

喧闹的人群再次沉寂下来,赵敬好像冷静了一点似的,望向叶白衣,诚恳地说道:“叶少侠,你常年在长明山隐居,并不知道,这世上有些事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我不知道你是被何人蒙蔽,以至于对我有所误会……”
他话音微妙地顿在这里,扫了莫怀阳一眼。

暗示不言而喻——为什么叶白衣会单枪匹马地忽然出现,而莫怀阳在这时候带人出头?这不是策划好的么?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曹蔚宁身上,说道:“曹少侠,我一直觉着你是个青年才俊,前途无量,人也老实,懂得什么礼义廉耻、明白什么是忠和孝……”
封晓峰上前一步,赵敬伸手拦住他,一字一顿地问道:“我听封兄提起,说你因为一个小姑娘和他们有过冲突,甚至大打出手,当中有很多不明不白的人掺和到其中,还劫持了张成岭——”

曹蔚宁脊背一僵。
“张成岭”这个名字永远是和琉璃甲挂钩的,在此时十分敏感,此言一出,连莫怀阳神色也不对了,咬牙切齿地道:“小畜生,怎么回事?”

莫怀空是知情的,这老头一见事情要坏菜,忙说道:“咳,那是个不知哪来的一个小野丫头,人话也不会说,没规矩得很……”

封晓峰冷笑一声,拉着高山奴走到众人面前,尖声道:“小野丫头?不能吧?莫大侠这意思是,我们主仆两个实在不中用,竟连一个不知何处而来的野丫头也能在我们头上撒野,还弄瞎了阿山的眼睛?况且……那日莫大侠不也是着了小妖女的道,才放走他们的么?难不成是莫大侠瞧见人家姑娘长得俊俏,故意放人的不成?”

莫怀空脸涨得茄子一样,憋了半晌,才道:“放你娘的狗臭屁!”

封晓峰就发起疯来,扯着高山奴大声嚎叫道:“老贼,你不用想包庇小贼,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今日若不给阿山一个说法,就拿你的眼睛来赔!”

于是好不容易消停一会的诸位英雄好汉们又闹将起来。
莫怀阳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道:“小畜生,你说,那女子是什么人?”

曹蔚宁低着头,往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张成岭忍不住“嘶”了一声——顾湘的指甲掐到了他肉里。

赵敬冷笑道:“我是听说,和那女子在一起的两个男人,长相古怪,武功奇高,还带走了张成岭,赵某人孤陋寡闻,竟不知者‘长相古怪、武功奇高’的两位是何方神圣。”
中原武林中不为人知的高手——这不是直指鬼谷么?

莫怀阳抬手一掌正中曹蔚宁胸口,将他打得连退了十来步,没站住直接坐在了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曹蔚宁脸色惨白地捂住胸口,却死死地咬住牙,一言不发。
莫怀阳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继续逼问道:“你说还是不说?”

他手掌抬起来,压在曹蔚宁的头顶上,像是便要将他打死一样,莫怀空张张嘴,讷讷地道:“师兄……”
莫怀阳冷声道:“你闭嘴——曹蔚宁,你说还是不说?”

曹蔚宁闭上眼。
顾湘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对张成岭和高小怜说道:“无论怎么样,你们两个千万不能出来,记着,你们俩要是再出来,咱们四个就都死在这里了,听见没有?”
张成岭道:“顾湘姐姐……”

高小怜忽然拉住他,一脸坚毅地对顾湘道:“你放心。”
顾湘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随后身子忽然腾起,现身于众人面前,大声道:“呸,就是姑奶奶了,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风崖山下风云突变,青竹岭中却也并不平静,一个灰衣探路的小鬼走到老孟身后,低低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老孟一怔,脸上露出一个颇有些古怪的表情,问道:“你说什么?他们在山下……打起来了?”

小鬼点点头。
老孟皱着眉怔了好久,忽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简直是乐不可支前仰后合了:“你说……你说赵敬他们竟然在山下便打起来了……哈哈哈哈,赵敬啊赵敬,我当他是头狼,如临大敌,谁知竟是只羊,被一群、一群‘名门正派’给反了水,太可笑了!”
他忽然大笑,随后又忽然收住,一刹那脸上便没了笑模样,这一刻老孟再不是那温和敦厚老奴才,脸颊上的肌肉还在微微抖动着,慢慢浮现出狰狞之色来,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啊,既然如此,便不用担心他们了,咱们还是从里头开始算账吧。小柯,你去将布防中咱们的人,都调到……说好的地方。”

那小鬼一怔,忽然明白了他这是要干什么,声音不自觉地有些抖动,应道:“是!”

老孟整理好衣服,用力闭了闭眼,将厉色隐去,仍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大步走向了阎王殿。

温客行十分有闲情逸致,他正在画一张画。老孟派人通报的时候,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并没有抬起头来,弯着腰,像是整个人都扎在了纸上一样。
老孟走进来,见他嘴角带着一点笑意似的,心情不错,便想着这可真是天助我也,于是恭恭敬敬地说道:“谷主,前些日子吩咐属下准备的给顾湘姑娘的嫁妆,已经备齐了,请问谷主要不要看看?”

温客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没抬头,用笔尖在纸上又勾了两下,好半晌,才说道:“嗯,你先等会。”

老孟便依言低头垂目地等在一边,桌案上的香烛一寸一寸地短下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温客行才直起腰来,心满意足地将他完成的画举起来,摇头晃脑地欣赏。老孟这才略微打眼瞟了一下,只见那纸上布景极简单,一棵老树,几块大石头,一个男人站在那里,没有正脸,只有个背影。

男人有些瘦,背后的骨头透过宽松的袍子能看出痕迹来,老孟心里奇道,这疯子出去一圈,难不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学会害起相思病来了?

然后温客行将画放下,用镇纸小心地压好,放在一边晾着,这才转向老孟,一见老孟,他脸上温柔和煦的笑容立刻就变得森冷起来,简短地下令道:“带路。”

老孟低下头,应了一声,转过身去,掩过嘴角一闪而过的、压抑不住的笑意。

分享到:
赞(621)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没有评论吗?

    冬雪呐~2019/04/06 09:44:47回复 举报
  2. 有的

    今天也是爱P大的女人2019/04/07 16:35:47回复 举报
  3. 表示一刷 看得不是特别懂 有没有哪位小姐姐解释一下啊?

    。。。。2019/04/29 04:39:24回复 举报
  4. 樓上的加我一個x

    (´・ω・`)2019/05/14 19:20:05回复 举报
  5. 有的,只是有时没有槽点_(:з」∠)_

    木子木子2019/06/12 22:57:03回复 举报
  6. 什么名门正道,说到底还是群乌合之众。说着大义凛然匡扶正义的场面话,谁知背地里干了些什么腌臜事。金庸古龙笔下的江湖有时也是如此啊。

    幼清2019/06/28 16:05:17回复 举报
  7. 打着名门正派的名号说要替天行道,却一个个比谁心眼都多,真正有事的时候,哪个跑的不快,惜命的很。

    纸丧2019/07/27 22:57:58回复 举报
  8. 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鱼幼薇2019/08/25 15:47:54回复 举报
    • 。。。能别ky吗

      =w=2020/04/22 17:36:46回复 举报
      • 没有ky呀……不是他家独创的

        路楦2020/04/25 21:37:56回复 举报
      • 不是,你们是有多恨魔道祖师?也没说这句话是他家专利吧?看到几个句子就能联想???

        2021/06/18 19:50:27回复 举报
  9. 莫怀阳这个人除了坏事好像也没干成啥…

    匿名2019/12/27 06:15:49回复 举报
  10. 这段剧情很简单就是老孟要杀温客行莫怀阳赵敬互撕

    匿名2019/12/27 06:16:58回复 举报
  11. 温客行应该是知道的吧

    吾若2020/02/26 14:10:32回复 举报
  12. 自以为是的人。。或鬼,最为可悲啊。
    表白白银六

    白银九2020/03/02 21:59:02回复 举报
  13. 曹蔚宁这个傻白甜真是看得我要被噎死,怎么傻成这个狗样子,这下阿湘能不能活真是难说

    腌不死的小咸鱼2020/06/11 14:59:31回复 举报
  14. 阿湘小曹下辈子一定要长相守.

    怪物2020/09/09 22:00:54回复 举报
  15. 叶白衣to莫怀阳:“我看你压根就不是个东西”
    orz hhh

    匿名2020/12/31 02:24:48回复 举报
  16. 冲动是魔鬼啊!

    一枚路过的腐女在角落里面为你们的神仙爱情默默收起从嘴角流下的泪水~2021/01/09 12:18:33回复 举报
  17. 害 本都不是做领导者的能力,却硬想要利用其他东西助力上位 啧啧 一群群辣鸡

    灵泽2021/02/26 02:13:39回复 举报
  18. 有没有张翠山和殷素素的感觉 ,名门正派就是觉得魔头不是好人,可惜小曹的师傅应该不是个好师傅

    钟宛小甜饼2021/02/26 20:47:20回复 举报
  19. 小曹子还是没能躲过be啊!连带顾湘也悲剧了。自作孽不可活啊!正派弟子常有的轨迹。

    爱看小说的人2021/03/01 12:15:45回复 举报
  20. 这老孟……谷主你想怎么来?红烧清蒸油炸烧烤爆炒?全上一遍么?好勒!

    隔壁雨师篁2021/03/05 11:23:14回复 举报
  21. 我現在都不敢看評論了,怕看到哪位姐妹說阿湘要死了(T_T)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1/03/05 12:46:26回复 举报
  22. 我是真的服,看一本书的某个情节与之前看过的书相像联想起来不是很正常的书吗?难道必须看书不带脑子?不可以联想?什么都ky,我看你最ky,不爽很久了。就像你看到一个人和你之前看过的很像,不可以说你长得好像我一位故人?怎么就不尊重作者,尊重作品了?我觉得但凡带脑子的看,看到情节相似都会想到吧。真是服了一直喜欢说ky的人,无语

    匿名2021/03/07 16:31:14回复 举报
  23. 楼上别这么暴躁嘛,不喜欢的评论点个举报,这个网站是根据恶意值来决定的,所以如果举报成功了代表其他人也不满意,而且他们又看不到你的评论,这么暴躁干嘛呢

    日尧2021/03/26 23:45:36回复 举报
  24. 我的啊湘啊,呜呜呜呜

    太年2021/04/01 22:17:50回复 举报
  25. 突然开始慌张,
    客行悲故乡。

    匿名2021/04/05 14:40:32回复 举报
  26. 慌张+1,不敢接着看了,下一章的标题我看着怕

    小疯子2021/05/04 06:39:40回复 举报
  27. 樓上的暴躁姐妹說得對,有人總是動不動就提ky,我覺得可以視乎一條評論中兩部作品的比例而論,還有尊不尊敬正在看的作品⋯⋯文學批評課上老師說過以前甚至是有人寫了一本套路之書的,一切文本都是各種聯想,為什麼不能讓人提了

    而且系統的舉報系統蠻好用的,真的看不下去便舉報吧,我看之前那些章節也有不少成功被舉報清掉的評論

    我已準備好下一章的紙巾了

    沈十六不淘米2021/05/15 17:43:59回复 举报
  28. 温客行十分有闲情逸致,他正在画一张画。老孟派人通报的时候,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并没有抬起头来,弯着腰,像是整个人都扎在了纸上一样。直接抱阿絮不就行了

    匿名2021/05/19 21:58:58回复 举报
  29. 然后温客行将画放下,用镇纸小心地压好,放在一边晾着,这才转向老孟,一见老孟,他脸上温柔和煦的笑容立刻就变得森冷起来,老温的温柔都给了阿絮

    匿名2021/05/19 22:01:07回复 举报
  30. 女儿跟女婿…害

    江晚宁宁子2021/06/13 12:14:2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