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嫁嫁嫁

“我不知道, 你说什么?严峫到底出了什么事?”

凌晨的审讯室只亮着一盏白炽灯,秦川身上还穿着睡衣——一件宽大的短袖t, 从被窝出来后连眼镜都没来得及戴,眼底写着毫不掩饰的怀疑, 盯着铁桌后的审讯员。

单面玻璃外,吕局、魏局、黄兴、高盼青等人挤在小黑屋里,数道目光神情各异,集中盯在审讯室中秦川疑惑的脸上。

审讯员没有直接回答秦川的问题:“秦副队, 麻烦您再回忆一下。昨天下午五点直到晚上离开市局, 这段时间内你说过什么话, 见过什么人, 发生过哪些细节?”

都是公安系统内部人士, 这套流程已经很熟悉了。秦川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 藉此勉强克制住了内心的焦躁。

“我前天晚上值班没睡好,昨天下午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 快五点的时候醒了。我早年埋伏剿毒的时候受了凉,近几年来有些风湿,昨天那种阴沉下雨的天气就感觉很不舒服。正好方队在办公室里,拿了药酒说要帮我按一按……”

药酒。

高盼青神色瞬变,连吕局和魏局都互相对视了一眼。

“药酒对风湿管用?”审讯员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秦川说:“管用, 跌打损伤活络经脉, 是早年严峫推荐给我的。方队给我在手肘、颈椎的地方推了一阵, 我感觉好多了, 想到晚上可能还要加班,就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正巧烧水的时候遇见严峫淋着雨从外面回来。”

审讯员精神稍振:“你们说了什么?”

其实秦川和严峫之间的对话已经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重复三次了,但审讯员还是要问,秦川还是得复述,甚至连单面玻璃外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因为这是审讯中的基础技巧。

不断重复的机械性问话,打乱次序问,挑着词句问,正正反反问……人只要撒了谎,就必然会有破绽;只要有破绽,一定能在一遍遍的复述中露出端倪。

秦川当然明白这个,更确定自己已经成为了怀疑对象,不由烦躁地吸了口气:“到底严峫出了什么事,我从市局离开后就直接回了家,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调我的行车和通话记录……”

“秦副,真的不好意思。”审讯员冷冰冰打断了他,“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秦川呼地吐出那口气,紧了紧后槽牙,再次把自己跟严峫在茶水间里的对话逐字逐句重复了一遍,甚至连当时严峫的语气都学了出来,末了咬牙道:“然后我就回到了办公室,这下行了吧?”

审讯员刷刷记下笔录,问:“下班前你为什么要去刑侦支队借那**药酒?”

这是个关键问题,审讯室外的高盼青和黄兴同时绷紧了神色,上半身不自觉地向前倾——但比他们老辣多了的吕局和魏局却只微微摇了摇头,并无其他反应。

果不其然,秦川简直要莫名其妙了:“借药酒?那**药酒怎么了吗?”

审讯员说:“您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秦川一摊手:“因为禁毒支队的药酒用完了啊!不借难道我临时去药店买?”

果然很有道理,连审讯员都一怔。

“从刑侦支队借来药酒后你做了什么?”

“我的手肘和肩膀关节都非常不舒服,但方队已经不在办公室,我以为他回家去了。当时也不想麻烦别人,我就涂了点药酒在手肘上揉按了一会,按摩完之后**子里药酒还剩最后一点,我看也就两口的量,就想把它喝了。”

审讯员记笔录的动作一顿:“您想喝?”

秦川点点头。

“有些药酒不能内服是公安人员的常识吧,您为什么毫不犹豫就敢喝进嘴?”

“因为严峫经常喝,我们都知道啊。”秦川似乎感到很无稽,“不过最后我也没喝进嘴,因为前脚刚倒进杯子里,后脚方队就进了办公室,立刻阻止了我——”

审讯员神色一凛:“方支队阻止了你?”

这回审讯室外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生乌泡酒剧毒,严峫是因为摄入量极小,才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但如果当时秦川把整整两口都喝下去的话,估计现在已经凉了!

是什么让方正弘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秦川?

“是的。”秦川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方队看见我要喝药酒,不知怎么的情绪突然有点激动,上来就把杯子从我手里夺了过去……”

时间倒退十个小时,禁毒支队办公室。

哗啦!

猝不及防中药酒被泼在地上,秦川惊得一跳,回头却只见方正弘脸色都变了,劈头盖脸呵斥:“你不知道药酒是不能随便乱喝的?”

“可这是……”

“你懂什么,你知道乱喝药酒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万一变质有毒怎么办?”

“不至于吧,这是我从严峫那儿……”

“你少跟那个姓严的混,他从骨子里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方正弘似乎还想说什么,硬生生憋回去了,训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他当面跟你热乎,会不会掉过头来就要害你?!”

秦川给他说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只觉又好气又好笑。但他还没来得及劝说方正弘,就被后者蛮不讲理地打断了:“给刑侦支队送回去!他们的东西以后少沾!”

“这个,我说老方。”秦川为难地拎着空药酒**:“看您这话说得,我都给人家用完了,难道还一**子药渣去不成?要不我……”

方正弘却充耳不闻,一边在嘴里抱怨什么一边转身回了支队长办公室。秦川无奈地摇摇头,顺手把空药酒**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但就在这个时候,方正弘也拎着包从办公室里钻出来了,大概是正打算回家,一看到秦川桌上那**醒目的药酒,登时又怒了:“你怎么还没——”

秦川立刻双手投降,方正弘瞪了他一眼,干脆利落地上前拿起空药酒**,大步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然后我就下班了,不知道他把那个空酒**扔在了哪儿。”

审讯室内外一片死寂,惊愕、愤怒、难以置信等种种情绪在每个人眼底闪烁着光芒。只有秦川不明所以,终于谨慎又警惕地问出了那个问题:

“所以……难道药酒真有什么问题吗?老严怎么样了?”

吕局抬手向魏副局轻微地招了招,沙哑道:“叫方正弘过来接受问话。”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站在门边的高盼青一回头,条件反射立正:“余队!”

余珠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将目光投给这房间内的任何一个人。她的脸颊肌肉绷得极紧,径直走到吕局身边,低声道:“对值班同事的问询结束了,有人看见方正弘离开市局时,把一个形似酒**的空玻璃**扔进了楼下垃圾桶。”

吕局猝然抬头:“扔了?”

·

医院。

“咳咳咳咳……”

睡梦中突如其来的咳嗽让江停惊醒,下一刻他的头被人托了起来,温水顺着咽喉咽下去,很快平息了痉挛的气管。

江停微微睁开眼睛,病房里关了灯,连绵整晚的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借着从玻璃窗外倾斜而入的月光,他皱了皱眉心,轻声问:“严峫?”

严峫靠在病床边,黑暗中眼睛却熠熠发亮,低头在江停额角散发着血锈味的纱布上亲了亲。

“你怎么来了?”

严峫没有立刻回答,手臂穿过后颈勾着江停的肩膀,又往单人病床上挤了挤。这个动作让两人更紧密地靠在一起之后,他才贴着江停耳边小声说:“刚吊完水,听护士说你有点发烧,来看看你。”

夜里看不清江停的表情,但互相依偎的近距离下,严峫还是能感觉到他唇角似乎浮现出了短暂的笑意。

“你救了我……”

“不,”江停说,“我害了你。”

大概因为他语调太过沉着笃定,严峫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过了会才佯作轻松地嘿了一声:“你害我什么了?药酒不是我自己要喝的,还是你摁着我硬灌进去的不成?”

“你这么说就……”

“当然如果哪天你看上了别的小白脸,想要谋杀亲夫,亲手给我端来一杯毒酒,保不准我还真会因为哀莫大于心死而干脆一饮而尽,成全你跟那后来的奸夫……哎哟!会打人了!”

江停活动了下一边肩膀:“到底谁下的手,你自己心里有猜测么?”

严峫沉思片刻,摇摇头:“不好说。那**药酒是我从自己家带去市局的,一般就放在大办公室的杂物柜里,除了我也没别人用,最后一次用它大概是今年开春的时候,中间不清楚是否有其他人动过。至于生乌头泡酒喝了会死这点我当然知道,但我确定那**药酒用的是炮制乌头,内服是不该有问题的。”

江停问:“酒**是什么样的?存不存在有人往里泡生乌头的可能性?”

严峫这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人,蜷缩在半边病床上有点费劲,便侧屈起一条腿搭在江停腿上,把他暖烘烘地搂在怀里,说:“如果是生乌头的话,往黄酒**那么窄的口里塞是挺费劲的,不仅很难做到隐蔽快速,而且容易在玻璃**周边留下药渣,成为日后调查的证据。所以我比较倾向于下手的那个人溜进刑侦支队办公室,用一**泡着生乌头的药酒调换了我本来的那一**,反正从外观看都黑乎乎的分不出来。”

说着他拧起了两道乌黑的剑眉,一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发出胡渣沙沙的声响:

“这事如果能查监控,那肯定一下就水落石出了。但问题在于市局监控镜头只看走廊、楼梯、谈话室,具有机密性质的业务支队办公室属于灯下黑,不见得在监控范围里……”

“嘶,”江停突然抽了口气。

“怎么了你?”

江停思考得太入神,不留心歪过头,额角受伤的地方蹭在了严峫下巴上,痛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严峫见状立刻撑起上半身,拨开他的头发露出纱布,心里有两只小爪子在抓似的酸楚,一叠声问:“还疼吗?叫护士来看看?会不会留疤啊?”

江停不耐烦地:“你别乱动。”

严峫只穿一件短袖t恤,又低头在纱布上亲了一口,炙热的身体不安分地贴着他:“我们家警花这回要破相了,怎么办呐……”

然后他大概琢磨了一会,不知突然醒悟到了什么,语气带上了微妙的满意:“……破相就破相吧,破相也挺好。”

江停无话可说,心想自己一个正常人,果然不能领悟到公安系统金马影帝的内心世界。

严峫问:“破相了能嫁给我不?”

“……”江停反问:“你怎么成天这么恨嫁呢?”

两人一上一下,对视半晌,病房里的黑夜宁静无声。少顷后严峫终于掌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在胸腔里沉闷而愉悦:“我说你就不懂了吧。”

江停:“……”

“在动物世界里,两名雄性为了争夺雌性,往往会经历非常残酷的争斗和厮杀,有时甚至会以你死我活为结局,这是自然界发展和生物进化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至今写在人类的dna里。当然,我们人类是比较高级的灵长类动物,除了同性厮杀之外呢,往往也比较注重讨好被争夺的对象,以赢得被争夺对象的首肯为最终胜利。”

严峫上半身低倾,几乎把江停摁在自己身下,戏谑地瞅着他:“所以如果没有赢得首肯的话,哪怕把竞争对手活活弄死,都不能算取得了胜利,这就是我们现代社会的异**往最高法则……”

江停抬起那只没在输液的手,笑着捂住眼睛。

严峫强行把他的手扒下来:“你在听我说吗?有什么感想?”

“你这人简直……”

“有什么感想?嫁不嫁?”

江停笑着不吭声。

“嫁不嫁?嗯?说话啊?”

江停想捂着眼睛不予理会,奈何手被严峫按着,两人挣扎摇晃得病床吱呀作响,那声音听得人既尴尬又心跳。闹了好半天江停终于无计可施,放弃了:“……嫁嫁嫁,我要是个女的一定嫁给你!”

严峫不依不饶,手摸索往下:“那要不是呢?”

“放手!”

“要不是女的呢?”

江停简直无可奈何,半晌只能说:“不是女的只能你嫁我了,这样也行?”

严峫立马一口答应,生怕他反悔似的:“行,我嫁!”

江停扑哧没忍住,笑骂道:“给老子滚蛋。”

严峫有点不甘心地还想做什么,被江停从身上强行推了下去,只能遗憾地蜷缩起两条长腿,侧卧在病床头,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念叨着:“嫁妆要陪送多少你倒是给个数……”

江停抬脚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下,“喂。”

“还没过门呢就开始家暴了——怎么?”

“江阳县袭警现场那枚九二式手|枪发射的子弹是怎么回事?”

严峫肌肉一僵,好几秒才慢慢放松下来,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我就知道叛变革命的一定是马翔!”

江停冷冷道:“马翔那两招要是能瞒过我,他就能去公安大学讲课了。到底怎么回事?”

严峫瞒也瞒不住,只能把从吕局那里得到的信息,包括疑似枪手的犯罪嫌疑人神奇死在国道上、目前子弹还找不到匹配枪支等事和盘托出,又翻身从病床头摸到自己的手机,当着江停的面打开出相册:“就是这颗子弹,喏。幸亏弹头卡在大切车后座里,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哈。”

江停瞥了几眼,突然坐起身,拿过了手机。

“怎么?”

话音刚落啪地一声,江停拧开了灯,眉心锁出一条深深的细纹。

严峫察觉有异,不由自主坐直,只见江停紧盯着相册里的一张图片,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图片非常清晰,是弹壳底部的金属刻字和银色底火杯。

严峫语调有点变了:“怎么了江停?”

“……”江停眼神闪动,不知道在观察什么。足足过了半支烟工夫,他才把手机还给严峫,沉声道:“我这次去恭州……”

严峫太阳穴当即一跳。

“说是扫墓,其实是为了印证我在胡伟胜制毒一案中,对于那包新型**化合物的某些推测——如果你有印象的话,我们从胡伟胜天台上搜到这包毒品后,就被阿杰现身劫走了。而我从恭州回来后找你,是因为成功证实了这些推测,所以想把整个线索都告诉你。”

江停伸手掐了掐自己的鼻根,冷静的侧脸轮廓映着台灯,似乎在斟酌语言。

少顷他伸手指指严峫怀里那手机,沉声道:“我见过这发子弹。”

分享到:
赞(1288)

评论158

  • 您的称呼
  1. 短暂的甜哈哈哈

    2021/09/23 13:35:20回复 举报
  2. 开新页了!在这里的第二次了!!
    感动

    2021/09/23 13:36:44回复 举报
  3. 三楼!楼上我们好近啊

    (狗头)2021/09/23 14:49:15回复 举报
  4. 哦莫哦莫四楼(*¯︶¯*)

    抱走花怜2021/09/25 11:21:50回复 举报
  5. 五楼!

    意外之喜2021/09/27 13:48:31回复 举报
  6. 想说一句哈,现实中喝药酒的人很少吧,一般都是涂抹。更何况警察这种随时待命的工作,不能沾酒精的啊。严牙子喝完还去开车,妥妥饮酒驾车。这段情节我看着稍微有点儿牵强。(不是ky,就表达看完这章的一个想法,文我还是看得很过瘾的)

    匿名2021/09/28 17:47:34回复 举报
  7. 回ls,不说酒驾的事,我就经常喝点药酒a,还是很少涂抹,没有恶意。愣愣。

    费总的红秋裤2021/10/05 23:21:02回复 举报
  8. 我也是口服呀…涂抹好像有点….啥

    我在这我不走我魏无羡借你蓝湛睡一宿2021/10/12 11:03:35回复 举报
  9. 世界欠秦川一个小金人啊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2021/10/19 00:24:34回复 举报
  10. 药酒可以喝的我都不知道

    2021/10/26 19:18:11回复 举报
  11. 短 暂 的 甜 . 哈 哈 哈 . . . 像 个 二 傻 子 .

    每 日 N 罵 — — 狗 屁 系 統 .
    每 日 N 說 — — 勞 資 不 快 .

    系统哥屋恩2021/11/01 11:50:46回复 举报
  12. “在动物世界里,两名雄性为了争夺雌性,往往会经历非常残酷的争斗和厮杀,有时甚至会以你死我活为结局”

    这话有点像在说他和黑桃K

    w.2021/11/15 21:25:26回复 举报
    • 不是像,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哈哈

      匿名2021/12/15 20:25:56回复 举报
  13. 停停说了嫁,说明他内心又松动了一些,山牙子加把劲!

    w.2021/11/15 21:26:26回复 举报
  14. 这甜也太短暂了吧
    秦川如果真的是演的,那奥斯卡欠他一个小金人

    花店.(励志绿了添望、朝俞、究惑、飞丞、舟渡、星衍、柏松、余时、峫停)2021/12/03 18:49:12回复 举报
  15. ls破云组全员影帝好吗,不要小觑实力哦

    无名2021/12/11 16:43:27回复 举报
  16. 所以开新页是啥意思啊喂!?

    狗系统快尼玛2021/12/25 21:15:53回复 举报
  17. 问6楼,药酒可以喝的,我爸爸、爷爷就经常喝

    江停是晏屿的2021/12/26 16:20:11回复 举报
  18. 啊呸,回6楼,打错了

    江停是晏屿的2021/12/26 16:20:55回复 举报
  19. 嘤嘤嘤~怎么可以这样虐人家~人家也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呢~(逐渐变疯…)

    花浔2022/01/03 16:10:42回复 举报
  20. 吓得我赶紧让我爸妈放下药酒不行了家人们我先去洗个胃

    知许2022/02/06 11:39:12回复 举报
  21. 江队怎么知道阿杰的名字的啊???
    阿杰是不是就是方片J??他全名是不是叫金杰?!
    SB系统

    Be With You2022/02/11 17:34:03回复 举报
    • 下有剧透!!!慎入!!!










      momo2022/04/13 11:25:50回复 举报
  22. 方正弘是好人,他是被秦宝钏利用了,再一次被川川子的演技震撼!

    江菽2022/02/19 09:21:48回复 举报
  23. 所以…方隊是好人嗎?

    小魚儿2022/02/21 21:51:30回复 举报
  24. 你俩真是工作狂 在床上还能讨论案情

    YQ不知道我喜欢他2022/03/13 14:15:41回复 举报
  25. 手撕敌人伤口挑玻璃都不吭声的江队
    蚂蚁咬了 —嘶
    额头伤口蹭到—嘶
    怎么肥事呢?怎么严峫一在旁边就介样呢!

    匿名2022/03/17 01:13:50回复 举报
  26. 停停三连
    亲亲亲
    顶顶顶
    嫁嫁嫁

    (n刷淮淮文被虐的心肝俱疲的人表示内心毫无波澜只想看糖

    “喂!秦究游惑唐陌傅闻夺吗?这里有个系统 你们帮我炸一下

    羽公子2022/03/25 15:03:37回复 举报
  27. 想糖想疯了的我

    四大骚攻2022/03/29 13:53:00回复 举报
  28. 我要开新页QAQ!

    Haru2022/04/17 09:37:00回复 举报
  29. 好吧事实证明一定开不了。

    Haru2022/04/17 09:38:02回复 举报
  30. 不愧是反水小王子

    初晗2022/04/24 14:39:39回复 举报
  31. 子弹是黑桃k的吗?还是金杰?

    初晗2022/04/24 14:41:02回复 举报
  32. 竟然开不了新页,拍桌

    初晗2022/04/24 14:41:47回复 举报
  33. 奥斯卡欠破云全剧组一打小金人啊
    (系统我不快)_鹧一

    匿名2022/04/29 00:30:30回复 举报
  34. 哦!珍惜这短暂的甜吧!等会就没有了!

    隔壁花三怂2022/05/05 00:21:32回复 举报
  35. 淮上的主角和亦正亦邪的人里都是奥斯卡影帝。
    像做过卧底的鱼鱼和停停,当过假黑警的阿花,还有演技说来就来的山牙子,最后就是反了刑侦反了黑桃k反了鲨鱼反了…算了太多了的反水小王子秦宝钏等等

    匿名2022/05/10 19:05:51回复 举报
  36. 药酒真的能喝吗?我连用都没用过,一般膝盖手肘疼的话或者是有淤青的话我都是忍着

    南巷2022/05/14 11:51:21回复 举报
  37. 我也不知道药酒原来能喝啊

    月落2022/06/04 01:05:42回复 举报
  38. 补充一下楼上上,如果都要把淮永信的主角都分析一遍的话,那么还能再举几个例子(对不起ky了)
    韩越瞒天过海,楚慈负气吞声,凤凰缄口不言,就连司南装beta都装的惟妙惟肖········
    啊,白切黑的忠实爱好者,淮永信不愧是你

    不见海2022/06/08 21:13:02回复 举报
  39. 亲亲亲,嫁嫁嫁,顶顶顶…停停好可爱!

    爱停停2022/06/09 15:29:2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