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墙根

走马道,洛阳川,兰苑未空,行人渐老。传有无限燕赵女,金梯上,吹笙相和,风起自洛阳东,香过洛阳西。
子规声歇,有人携酒长醉。

东都过处,繁华已老,官道上有几匹瘦马,正悠然行路。
两个男子具是长身玉立,只是其中一个,脸上隐隐带了些病容,腰间挂一个酒壶,也不急着喝,只是拿在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悠着,含一口品一会,方才慢慢咽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跟在他们身后。
正是方自蜀中出来的周子舒一行。

温客行在一边看着,发现这人一口接着一口,那么一大壶,才没有多大一会功夫,便见了底,就忍不住在他又往嘴里送的时候,伸手格住他的小臂,说道:“酒鬼,差不多了吧?”

周子舒斜眼瞥了他一下,将酒壶换了一只手,说道:“管那么宽,你是我媳妇么?”
温客行便伸手去抢他的酒壶,还正色道:“连肌肤之亲都有了,难不成你要对我始乱终弃?”
周子舒一边见招拆招一边笑道:“我是怕你守寡。”
温客行也不管张成岭还在场,便继续恬不知耻地说道:“没事,反正现在给看给摸不给用,我也是夜夜睁着眼睛守活寡。”

周子舒手一滑,酒壶便被温客行顺走了。

张成岭低着头缀在他们俩身后,简直想一头钻进地缝里。
温客行接过他的酒壶,大大地喝了一口,斜着眼对着周子舒一笑,说道:“酒不算好酒,可味道……实在是不错,不错。”
周子舒木然地看了他一会,忽然催马凑近,贴到他耳边道:“夫人这是孤枕难眠欲/求不满么?为夫实在是亏待你了,晚上洗干净了等着我,一定叫你……”

温客行正听得想入非非,手上一空,酒壶被抢回去了。
周子舒学着他的样子斜了他一眼,眼角微微狭长,目光飘过来的时候却不见一点媚色,反而有些说不出的促狭灵动意味,他得意洋洋地举起酒壶冲着温客行挥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大口。
然而却忽然觉得嘴里滑进一块小东西,硬邦邦的,周子舒一怔,将那块东西吐了出来,当时就差点从马背上直接跳起来——那居然是一块小核桃仁!

周子舒那叫一个倒胃口,好像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不是一块小核桃仁,是一块人脑子似的,怒视着温客行道:“你混账!”
温客行忙拱手自谦道:“哪里哪里,承让承让!”

周子舒白着一张脸,指着他道:“你……”就觉得胃里翻滚,怎么想怎么恶心,还偏偏抑制不住,非要怎么恶心怎么想。
温客行慢条斯理地过来牵起他一只手,竟伸出舌头,在他手心上一卷,将那颗小核桃仁卷走了,津津有味地嚼了几下,笑道:“相公,你都这么大人了,挑食怎么行呢?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周子舒默默地转过脸去,不看他,半晌,才幽幽地说道:“我要休妻……”
温客行大笑起来。

张成岭一张脸上怡红翠绿地看着这两个老不正经的,好久,才鼓足了勇气,慢慢地蹭上去,结结巴巴地道:“师、师父,咱、咱们为什么要去洛、洛阳?”

周子舒的恶心感还没被压下去,一张脸白里带着青地瞥了张成岭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去看看是谁要你的小命。”
张成岭懵懵懂懂地看看他,张张嘴,道:“啊?”

温客行一只手松松地握在马缰上,一只手抬起来蹭了蹭自己的下巴,问道:“当时,有两拨人,分别雇了两拨蝎子,想要这小鬼的命……”
周子舒打断他道:“红衣服的喜丧鬼应该没想要杀他,要动手早动手了,不会和他废那么长时间的话。”

温客行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说道:“所以你是想找出那批毒蝎死士后边的人?难不成……你是来找那群蝎子们的?难不成毒蝎的老窝,便在洛阳?”

张成岭崇拜地望着温客行,只觉得这位前辈实在是闻一知十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实在是太聪明了,周子舒冷哼道:“你废话那么多,是为了显示你比那小鬼强一点?”

温客行皮糙肉厚,完全不理会,只接着问道:“难不成你竟然知道毒蝎的老窝在什么地方?”
周子舒下意识地想再喝一口酒,想起酒壶里被姓温的混蛋放了什么东西,送到了嘴边,便不得已又放下,他平生最恨别人糟蹋美酒,于是狠狠地瞪了温客行一眼,冷声道:“你不知道不代表我也不知道。”

温客行忙哄到:“那是那是,周大人实在是英明神武手眼通天,岂是我等这样的平头百姓能望其项背的?”
周子舒只觉得他油嘴滑舌,废话上车拉,十分想揍他,想了想又觉得恐怕打不过,便好汉不吃眼前亏地扭过头去,不理他了。

三人一直走到了洛阳城里,在一家酒楼里,吃饱喝足休息够,周子舒便将张成岭叫到房里来。
张成岭先是不明所以,乐颠颠地就跑过去了,谁知周子舒二话不说,一掌拍向他肩膀,张成岭登时知道,这又是师父随时随地的考试了,来不及反应,便矮身躲开,形容猥琐地从他胳膊底下钻了过去。

周子舒皱皱眉,发现这小鬼有种天分,无论多潇洒好看的招式,到了他手里,都会变得驴打滚似的狼狈不堪,可若说他错了吧,他的招式使得又并没有错。他坐着不动,随即手掌一番,便将张成岭罩在里面。
张成岭“哎呀”一声,竟然“扑通”一声平躺了下去,脊梁骨蹭着地面,泥鳅似的在地上蠕动了几下,连滚带爬地又跳起来,一声巨响踩上了小桌,躲过周子舒的第三掌,大蛤蟆似的四仰八叉地跳起来,四脚同时着地,翻身没站稳,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倒动着两条腿往后错了几步,躲过周子舒连环扫出的一脚,竟也说得上是行云流水动作流畅了。

只把周子舒鼻子也快气歪了,指着他说道:“店家给你多少好处,叫你这么尽心尽力地给人家擦地板?”

张成岭讪讪地站起来,拿袖子蹭蹭鼻子,缩头缩脑地看着周子舒,小声道:“温、温前辈说……凡是能救命的招式,都是好的,动手的时候就不能按着招式来,忘了就情急之下自己变通……”

周子舒怒道:“温客行,你给我滚进来,你自己歪瓜裂枣,还要误人子弟,教得别人跟你一样歪瓜裂枣么?”

温客行此时就靠在门框上,站着看热闹,手里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包核桃,核桃仁塞得满嘴都是,说话还含含糊糊的,闻言,便抬起衣袖半遮着脸,一脸幽怨地看着周子舒,颤颤巍巍地道:“相公,你……你是嫌弃为妻么?”

张成岭便同情地望着这位温前辈,觉得他虽然上不大了厅堂,但是好歹下得了厨房,人虽然有点不着调,但是能打能掐皮糙肉厚,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居然还被师父嫌弃,真是可怜。

周子舒不想跟他们俩再扯淡,便对张成岭道:“你自己先在酒楼里待几天,在这等着我,我去探一探毒蝎的地盘。”
张成岭张口道:“师父我跟你一起去!”
周子舒道:“去拖后腿?”
张成岭就瘪瘪嘴,一脸潸然语气恋恋不舍,小声道:“师父……”

周子舒在他大腿上踹了一脚,道:“你还要让人喂奶么?滚,等我回来,若是你的功夫还练成这副熊样,打断你的狗腿。”

张成岭悲痛欲绝地被赶走了,掐指算算,简直算不出自己一天要被打断多少回狗腿,恨不能变成一只蜈蚣。

温客行见他往外走,立刻要扑上去,嘴里道:“我和你一起……”

周子舒立刻往后躲了一下,伸出手指抵在他的胸口上,目光厌恶地看着他手上那包核桃,将温客行和核桃一同视作五毒四害。
温客行讨好地笑笑,三下两下将装着核桃的小纸包团一团塞进怀里,使劲搓了搓自己的手,颠颠地跟着他走了。

温客行跟着周子舒一路跑到了洛阳城郊,拐进一个小巷子,路过一丛郁郁葱葱的植物,串到一条街上,温客行抬头一看,只觉得这地方无比熟悉——灯火暧昧,花酒飘香,分明是个烟花之地。
他脸色便古怪起来,指着那小楼上抱琴弹唱的歌女问道:“毒蝎的老窝……在、在这种地方?”

周子舒看了他一眼,调笑道:“行了,你就别假正经了,好像温谷主是一朵出尘不染的水莲花似的。”
他抬脚要走,温客行忙拉住他,小声道:“那不是……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么,周相公?”

周子舒捏起他的下巴,温客行便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周子舒打了个寒战,评价道:“温娘子,你真是太恶心人了。”
然后松开他,在寻欢客之间穿梭而去。

温客行嘴里念叨着:“好啊,当着我的面也敢偷吃,当我是死的呢,叫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河东狮吼。”
他深吸一口气,酝酿好感情,才要大叫一声,末了自己却又泄气了,摇摇头,只得抬脚跟上,还自我安慰道,“三从四德,三从四德,唉!”

周子舒艺高人大胆,竟众目睽睽之下便腾身而起,他眼前醉眼迷离的胖子只觉得一阵小风吹过去了似的,清醒了一点,抬头望去,竟连个人影也没扫到,温客行紧随而致,两人脚下轻轻点着那些歌楼之上的瓦片,一步不停地飞掠而过。

随后,周子舒旋身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落进一个小小的后院里。温客行四下打量,耳朵里还能听见那些红男绿女们传来的推杯换盏的声音,颇有兴味地想道:“若毒蝎子的老窝便在这种地方,他们一定时常欲求不满。”

周子舒顺着墙根遛过去,凝神在每个屋子下面都听了一耳朵,仔细分辨,温客行叹为观止,只觉得听墙根都能这样一脸正直,这人也实在是很了不起了。
然后周子舒在一间屋子后面停了下来,对温客行比了个“就是这里”的手势,便顿在那里,不动了。

温客行凝神听了一耳朵,顿时明白这里的玄机——他便知道,周子舒听的不是人声,是里面床板“嘎吱”的动静。
便凑过来,故意贴得他紧紧地,一同收听里面那姑娘惊天动地的叫/床声。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了……o(>_<)o ~~爬走

分享到:
赞(81)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很有经验嘛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18:03:23回复
    • ……叫……chuangO_o

      陈栎媱2019/01/16 20:42:53回复
  2. ……温客行这个攻真是屈尊了

    Luke2019/01/20 11:31:35回复
  3. 没发现吗?p大家的攻都是当妻子使的,还常被占口头便宜。

    匿名2019/02/27 18:17:38回复
  4. 哈哈哈

    匿名2019/03/18 14:12:29回复
  5. 哈哈哈哈哈口头便宜

    千里2019/03/24 15:37:54回复
  6. 反正再怎么被占口头便宜,都是攻╮(╯▽╰)╭

    匿名2019/04/07 17:34:05回复
  7. 这对cp我真的爱了,天作之合啊,欢脱耍宝好不快活。

    离言2019/05/11 00:04:50回复
  8. 好有情调的一对,超级喜欢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13 08:10:18回复
  9. 听墙角……(*/ω\*)

    白银六卫2019/05/20 05:11:23回复
  10. 不忍直视(⁄ ⁄•⁄ω⁄•⁄ ⁄)

    喵呜2019/06/04 06:38:16回复
  11. 白高兴一场以为有车…

    匿名2019/06/10 19:07:25回复
  12. 三从四德,三从四德!

    沈薇薇2019/06/25 14:57:34回复
  13. 然后发现是炮灰的车

    匿名2019/07/22 07:54:39回复
  14. 满心欢喜的等着车的某只(看来是我想多了么)

    琴依2019/08/04 23:42:27回复
  15. 哈哈哈哈想在甜甜的文里看到车?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顾飞飞飞飞2019/08/20 14:17: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