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山居

温客行到最后也未能将龙雀的尸体从那戳着大铁柱子的床上放下来,只得将床一起点了,杀了人又放火,把这恶贯满盈的善行进行到底。

张成岭站在不远的地方,望着那烧起来烟尘,忽然之间便鼻子一酸,莫名其妙地悲从中来。这时,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张成岭视线朦胧的抬头望去,只见周子舒双目映着火光,不知是悲是喜,也不知是对他说、还是自语道:“哭什么,人又哪能不死呢?”

这就是江湖,有人大笑、狂饮,万里河山横行无忌,往来无踪,有人默无声息地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走到了尽头,只有那么几个各怀心事陌生人,无言地,送他上那森冷萧疏的黄泉路。每一日,都有少年为了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而欣喜若狂,每一日,也都有人死去。

三个人便在傀儡山庄住了下来,温客行找来一块大石头,竖立在那墙壁都被熏黑了的小囚室前面,先往上刻了个“丙辰年,腊月初八”的日期字样,说是要慢慢写,写到明年开春。

周子舒嗤笑一声不予置评,张成岭听了,却隐隐地欢喜起来——他前一日还觉得这里机关重重,无处不诡异,现在却觉得这地方好像是个世外桃源一样,不用跟谁拼命,也不用被谁追着逃命,每天就是练功发呆挨师父骂……骂就骂吧,反正师父不能真把他脑袋砍下来当夜壶,账多了不愁,训多了皮厚,乃是古今第一真理也。

囚室旁边还有几间房,有些是客房,有些像是下人住的,不过经年日久没有人烟,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了,张成岭为了表达孝心,忙前忙后地收拾了一通——虽然仍然很不堪入目,不过几人都是惯于幕天席地的,也就就此凑合了。
当天晚上,周子舒才躺下迷迷糊糊要睡去的时候,便听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丝冷风灌进来,又被那人飞快地关上,周子舒那一刻登时便清醒了,简直睡意全无,可偏偏不知为什么,却没睁眼,好像混不在意一样。

温客行抱着被子,笑得又贱又淫/荡,站在他床边说道:“我那房里实在没法住人,墙角还有个人偶,一脑袋蜘蛛网,活像个小鬼,躺在床上一睁眼就和他大眼瞪小眼……”
周子舒闭着眼打断他道:“你可以把他转过去。”

温客行把手里的被子放下,说道:“我对傀儡的屁股没兴趣,你往里一点,给我腾个地方。”
周子舒不言声了,装死。

温客行教育道:“阿絮,做人要有同情心,你口口声声说要积德行善,咱俩同生共死你侬我侬那么长时间了,连半个床铺都不肯分,合适么?”
周子舒睁眼瞥了他一下,说道:“刚才觉着不合适,现在觉着很合适……”

他话音陡然止住——因为温客行决定行动快于心动,自己动手了,硬是将手从他腿弯肩膀下穿进去,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往里挪了三尺,这才乐呵呵地一屁股坐下,鸠占鹊巢地躺倒。
末了还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这床本来不小,可他一挤上来,立刻便让人觉着简直连翻身都困难起来,周子舒全身不易察觉地一僵,勉强做若无其事状翻过身去,背对着他,把自己往被子里面塞了塞,好像等不及要睡似的,却在转过身的瞬间便睁开了眼,只觉得怎么都合不上了。

温客行似乎觉得他的床格外舒服,一会翻个身,一会动一动,活像个抓耳挠腮的大猴子,偏这地方就这么一点大,对方放个屁恨不得都能叫那床板小地震一回,他每一个动作周子舒都感觉得到,觉得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子焦躁,恨不能一脚把他踹下去。

过了一会,温客行终于消停了,周子舒强逼着自己闭上眼睛,企图忽略身后的人,却听温客行忽然道:“阿絮……”

周子舒不理他,随后他听见头发和枕头相蹭的声音,约莫是那人转过头来看着他的背影,一想到这个,周子舒忽然便觉得背上不自在起来,好像有个小虫子爬过似的,温客行顿了顿,发现周子舒没有要搭腔的意思,便伸出一只禄山之爪,轻轻地搭在了周子舒的侧腰上,又小声叫道:“阿絮……”

周子舒登时汗毛都立起来了,怒而转身,骂道:“你睡不睡?不睡滚回你自己房里跟那假人絮叨去!”
温客行枕着自己一条弯起来的手臂,侧着脸,看着他,理直气壮地道:“我在这,你居然二话不说就要睡觉,你不知道我对你心怀不轨么?”

周子舒心说这人厚颜无耻简直已经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实在想不出要和他说什么,温客行那只放在他腰上的狗爪子看似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指尖却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原地蹭着,周子舒下意识地便想把他的手给拍开,可一看温客行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便又改了主意,仍是翻身躺下去,大有就此睡死的意思,撂下一句:“你自便。”

便无比有定力地挺尸去了。

温客行又鼓捣了一会,见他果然不愧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定力十足,便也在他身后无声地笑了笑,轻轻合上了眼。

直到半夜的时候,温客行忽然觉得身边的人幅度极轻地抽动了一下,立刻便醒了,知道这是子夜到了。
许是天冷被子不保温,睡着睡着,两人便滚到了一处去,周子舒后背微弯,看上去就像是抵在他怀里一样,周子舒每日后半夜必不成眠,早就习惯,只是睁眼听见旁边人的呼吸,才想起身边还有这么个人,自己也有些尴尬,便想不着痕迹地躲开,身上两重内伤却叫他提不起力气来,只得死死地咬牙忍着。

温客行眉头一皱,手臂收紧了,微微抬起上身,腾出一只手掌抵在他后心上,却不敢轻举妄动,只轻声问道:“怎么,疼?”
周子舒并不说话,只不自觉地将背弯得更厉害,手指抓紧被褥里——每日就这子夜交替的一会最厉害,熬过了,便能自己调息,好受些。
他闭上眼,寒冬腊月里,额角冒出细汗来,尽量将呼吸放得又平又缓,可纵然如此,温客行还是听出他吐息之间有些不稳的颤抖。
他便默默无声地将周子舒整个肩背都揽过来,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叫他的头靠在自己胸前,像是抱着个做噩梦的孩子一样,轻轻地安抚着他的后背。

周子舒难得的顺从。
那一刻,他们都醒着,却两两寂静无声,未央长夜自窗边划过,时间和疼痛都好像无比漫长,漫长到……非要叫人刻骨铭心一样。

周子舒脑子里有些木然,想着白日里互相拆台使坏,夜里却这样,好像相依为命一样,这可不是无常么?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少了点哈……
悲剧素这样的……我修理好了系统,装好了软件,连好了网,自以为比较了不起,于是在qq上蹦跶了一会,谁知乐极生悲,才得意了一刻钟,显示屏就彻底歇菜了,折腾了一会,经鉴定是硬件问题,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决定明天打电话叫客服维修……

另外,坏道今天重开了哟~

分享到:
赞(797)

评论42

  • 您的称呼
  1. 破~

    匿名2019/02/10 19:35:59回复 举报
  2. 最后阿絮会好吧?

    匿名2019/02/10 19:36:28回复 举报
  3. 肯定是HE啊,P大人送外号甜甜!

    朝暮2019/02/12 10:39:34回复 举报
  4. 皮皮好可爱

    顾玥2019/03/16 17:05:58回复 举报
  5. 爱甜甜❤️

    2019/03/17 20:18:39回复 举报
  6. 睡一起了,

    巍澜入坑2019/06/06 03:28:50回复 举报
  7. 絮絮害羞了

    匿名2019/07/01 18:44:50回复 举报
  8. 账多了不愁,训多了皮厚。。。

    哈哈哈2019/08/01 18:32:20回复 举报
  9. 楼上够了……(努力憋笑中)

    琴依2019/08/04 23:25:11回复 举报
  10. 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鱼幼薇2019/08/22 14:16:50回复 举报
  11. 甜甜太可爱了,我喜欢她

    费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2019/08/30 23:34:45回复 举报
  12. 楼上那位,咱俩是双胞胎吗?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8/31 09:44:07回复 举报
  13. 其实这本收尾有点仓促嗯…不过子舒肯定好了p大长篇主cp从不be

    匿名2019/12/26 18:49:30回复 举报
  14. P大微博就叫小甜甜啊…不是送的外号吧

    正版清明2020/01/28 18:18:14回复 举报
  15. P大以前微博名换得很勤,甜甜不是因为微博名

    叉指导2020/02/02 00:01:23回复 举报
  16. 禄山之爪:咸猪手祖师爷安禄山和杨玉环酱酱酿酿的时候把杨玉环的胸抓出了伤痕,咱也不知道真假,但是个典故。后用来比喻有野心
    (理解自百度百科)

    小北2020/03/25 23:34:25回复 举报
  17. 睡一张床了≈睡了

    水坑小师妹2020/05/25 14:52:34回复 举报
  18. 睡了睡了!上啊老温不要怂(我在干什么)

    豆馅儿味的甜庚2020/06/27 12:10:56回复 举报
  19. p p万年定律:管你中间怎么虐,最后结局总管甜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26 19:05:40回复 举报
  20. 老温啊、其实你可以做点其他事帮子舒分散注意力啊?也许这样子能少痛一些?

    一枚路过的腐女在角落里面为你们的神仙爱情默默收起从嘴角流下的泪水~2021/01/08 16:29:57回复 举报
    • 不行啊,这样下面会疼的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3/14 21:34:45回复 举报
  21. 同床共枕了呢~心疼子舒TT

    灵泽2021/02/25 21:49:57回复 举报
  22. 可偏偏不知为什么,却没睁眼,好像混不在意一样。
    我知道为什么啊,因为爱~~~i~~

    钟宛小甜饼2021/02/26 09:55:41回复 举报
  23. 太少了 太少了 太少了 太少了

    匿名2021/03/02 02:16:30回复 举报
  24. 完全不够看呀!!

    隔壁雨师篁2021/03/04 11:27:33回复 举报
  25. 自以为比较了不起哈哈哈甜甜也太可爱了吧

    沉巧2021/03/08 13:00:05回复 举报
  26. N刷突然想到,老温这熟练的哄孩子姿势,是小时候被阿娘这样哄过,还是这样哄过阿湘……怎么想都难过。所以老温请把怀里的人搂紧点!!!

    余壮壮2021/03/09 21:56:07回复 举报
  27. 心疼阿絮,他确实需要一个像老温这样能给他温暖和依赖的人,表面看着越是强硬的,内心越是需要关怀

    匿名2021/03/14 14:02:23回复 举报
  28. 老温男友力爆棚,阿絮你就从了吧

    真香2021/03/15 14:25:54回复 举报
  29. 这就是江湖,有人大笑、狂饮,万里河山横行无忌,往来无踪,有人默无声息地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走到了尽头,只有那么几个各怀心事陌生人,无言地,送他上那森冷萧疏的黄泉路。每一日,都有少年为了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而欣喜若狂,每一日,也都有人死去。
    喜欢甜甜的江湖观

    Z2021/03/16 03:35:47回复 举报
  30. 周子舒闭着眼打断他道:“你可以把他转过去。”

    温客行把手里的被子放下,说道:“我对傀儡的屁股没兴趣,你往里一点,给我腾个地方。xswl

    匿名2021/03/18 08:00:05回复 举报
  31. 温客行禄山之爪,哈哈哈

    诗酒趁年华2021/03/25 17:38:55回复 举报
  32. 末了还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叹一句老温不容易啊

    匿名2021/04/19 21:04:39回复 举报
  33. 太上头了,看了电视剧来看小说,这画面感简直了

    匿名2021/05/13 11:25:42回复 举报
    • 我也是,这段画面感太强了。

      喜欢这小说2021/06/08 15:11:19回复 举报
  34. P大的同居給我來十打

    顧帥都沒有同居情節2021/05/15 06:32:12回复 举报
  35. 張小子突然進來了怎辦

    2021/05/25 18:14:28回复 举报
  36. 老温也太暖了吧, 直接一把将阿絮抱进怀里 ٩̋(๑˃́ꇴ˂̀๑)

    别抢我老婆!2021/05/30 16:00:00回复 举报
  37. 禄山之爪:这个典故是说:安禄山在唐明皇李隆基的后宫和贵妃杨玉环私混,并用他的手爪抓伤了杨玉环的乳房,杨玉环怕被李隆基发献,就做了个布兜(现在乳罩的前身)把乳房护上,宫女争相效仿,流传至今。故后人用“安禄山之爪”来隐喻伸手太长,通过很肮脏的手段,获取不正利益的行为!

    嘿嘿嘿科普小卫士来啦2021/05/31 01:21:29回复 举报
  38. 心疼阿絮,老温对我们阿絮好一点~

    天高任鸟飞2021/06/17 10:03:40回复 举报
  39. 安禄山是营州柳城地方的胡人,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禄山之爪这是个典故安禄山拜杨玉环为干娘后,时常出入宫闱,搞出诸如“洗三”得赏钱的闹剧,有一次他“母子”酒宴狎昵时,安禄山吵着要吃母乳,不慎将杨玉环的玉乳刮出一道伤痕,吓得二人魂不附体,唯恐被玄宗皇帝知道,幸得高力士帮助,说是小动物挠伤,才得以遮掩过去。因此称为“禄山之爪”,后世比喻某人有野心。

    霸道总裁爱上我【系统傻逼】2021/06/21 18:57:04回复 举报
  40. 特别喜欢这一章

    温周冲鸭2021/06/22 13:44: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