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龙雀

那人看面孔,不过三十来岁,竟是个瘫子,四肢萎缩成孩童大小,露在外面的手臂皮缩肉皱,只有脑袋大大的,脖子歪在一边,像是直不起来一样,看起来完全不像人,可怖极了。他坐在一个木头的轮椅上,轮椅慢慢地从那洞口滑了出来。
叶白衣慢慢地皱起眉,盯着那人,忽然道:“你不是龙雀。”

龙雀和他的傀儡庄已经是江湖中数十年的传说了,真正的龙雀绝不可能这样年轻。那轮椅上的人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说道:“我自然不是。”
他眼睛极大,温客行便偷偷咬着周子舒的耳朵道:“你瞧他那眼睛像不像要掉出来的?”
周子舒只觉得他无聊透顶,好像无论什么场合,都要见缝插针地无聊一回才能捞回本似的,便不理会他。
只听那轮椅上的人尖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傀儡庄?”

叶白衣打量着这人,觉得他怪里怪气,挺不像好人,便勉强压着性子,以人话的口气说道:“我有事要见龙雀。”
这话在叶白衣看来,算是好言好语了,可听在别人耳朵里,仍旧是一副盛气凌人话语生硬的臭德行,于是那坐轮椅的人转过头,巨硕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才冷哼道:“龙雀那老不死的骨头渣子都化啦,你找他做什么?”
叶白衣眉宇之间的沟壑越来越深,盯着那人道:“龙雀死了?怎么死的?”
那轮椅上的人得意洋洋地说道:“自然是我干掉的。”

这便太匪夷所思了,当世三大高手擅闯傀儡庄,也十分狼狈不堪,险些折在里面,凭他一个连走都走不了的人,便能毫发无伤地进入,杀了傀儡庄的主人?
叶白衣显然不知含蓄为何物,打量着这人,说道:“别放屁了,若是凭你也能杀龙雀,蚍蜉都能撼动大树了,除非你是龙雀他儿子,叫他躺着不动让你随便砍。”

温客行一听这话,便知道要糟糕,立刻对张成岭道:“出去,快跑!”
果然,他话音还没落,便听见那轮椅上的怪人怒吼一声:“找死!”

随后他抬手一拍,只见这整个大厅四下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凸出人形,随后数十个光头光面凶神恶煞的人偶便这么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张成岭正往外跑,躲闪不及,和一个人偶撞了个满怀,那人偶相当不客气,抡起胳膊便要给他开瓢。
周子舒立刻屈指弹出,正打中张成岭的膝弯,叫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才勉强躲过,张成岭连滚带爬地扑腾过来,张着嘴环视一周,感叹道:“师父,咱们这不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吧?”

周子舒叹了口气,就知道自己和“娇贵”这个词天生有缘无分,便拍开温客行的胳膊,将张成岭夹在两人中间,与温客行背靠而立,低声道:“这假人一个是硬,一个是打不死,不过也有好处。”
温客行奇道:“还有好处?”
周子舒道:“一个是不会跳,一个是笨。”

他说话间,已经有两个人偶从两侧分别袭来,温客行拎着张成岭,和周子舒好像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向两个方向跃起,那两个人偶立刻没了目标,硬碰硬地撞在一起,倒地缠绵去了。

温客行扫了一眼,便猥琐地笑着捂住了张成岭的眼,叹道:“这上下其手的,看着好像春宫图动起来了似的。”
周子舒一落地,立刻有一个人偶挥着大棒子当头冲他砸下来,他翻身闪开,只觉胸口到喉咙一线着了火似的疼,恐怕一声轻轻的咳嗽都能带出一口血来,便死死地咬住牙忍住不咳。
那人偶一棒子没打着,不甘心地继续追至,当胸横扫过来,周子舒后仰弯腰躲开,温客行瞧见了,忍不住感慨道:“这腰可真软。”

随后在那人偶第三棒子挥到之前,一抬手将张成岭给凌空扔了过去,眼看着张成岭六神无主地挥舞着胳膊腿、活像大蛤蟆抽筋似的,便出口提点道:“我教你的剑招叫你下饭吃了么?”

张成岭“啊”了一声,四仰八叉地扑到了那紧逼着周子舒的人偶身上,居高临下,愣是把那人偶扑得失去了平衡,一人一偶同时倒下,他慌慌张张地揉着摔疼了的屁股蹦起来,惊慌失措地问道:“前辈,我……我该用哪招?”

借机缓过一口气来的周子舒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又把他重新向温客行那里扔了回去,口中道:“你别添乱啦。”

他们三人纯属是被牵连的,情况还算好,叶白衣这个直接出言不逊得罪了此间主人的就比较惨了,密密麻麻的偶人把他围得水泄不通的,这老东西偏偏年纪大了也越发固执,非要跟那些人偶硬碰硬,只听那边“噼里啪啦”作响,热闹得跟过年似的。

周子舒伸出拳头抵住自己的胸口,将一口腥甜的血强压了回去,对靠过来的温客行道:“这样不行,恐怕撑不了多长时间,谁知道这鬼地方有多少傀儡?”
温客行道:“这地方就叫傀儡庄,我瞧活物好像只有那一个,剩下的都是这玩意。”
周子舒眯起眼睛:“有理,能打死的看来也只有那一个。”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是什么好枣,便十分默契了。温客行又一次把张成岭当成高山奴那个流星锤给甩了出去,看着他鬼哭狼嚎地又压倒一只,周子舒随即飞身掠出,在那倒地的人偶甩胳膊把那小鬼抽死之前,将他拎到一边,随即脚尖轻点地面,身如飞燕似的扑向了那坐在轮椅上的怪人。

那人冷声道:“又一个来找死的。”便往后一靠,只见那木质的轮椅下面忽然飞出十来个铁锁链,每个链子前面都栓了一把长枪,从各个方向直射向周子舒。
周子舒沉了一口气,一个千斤坠从空中落下来,脚下一晃,晃到一个傀儡身后,那随即追过来的长枪便将和那人偶碰在了一起,枪尖弯了回去,铁索却将人偶给包了粽子。

周子舒长袖甩出,口中道:“你道我不会用暗器么?”
那怪人一惊,用力一拍轮椅把手,身前陡然撑起一把铁伞,然而等了半晌,却什么都没发生——这等吓唬人的贱招还是周子舒和顾湘学的,眼下也不管什么高手低手风度不风度了,便对着他使了出来。

那怪人发现上当,怒不可遏,将铁伞挥下,可眼前哪还有周子舒的人影,他也顾不上叶白衣了,四下去寻,忽听房顶有人笑道:“我说傻子,你怎么给个棒槌就当针?”
怪人仰头望去,温客行从空而降,手中拿着一把不知哪个人偶那里掉出来的大棒子,当头砸了下来,谁知轮椅上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圆滚滚会炸的球,温客行这可见着了克星,低骂一声用力将棒子挥出,把那球给打飞了出去,他也没注意那东西被他打到了哪里,反正之后就听见叶白衣怒吼道:“姓温的小子你作死么?!”

温客行凌空翻了个身落地,回头望去,一见叶白衣那灰头土脸的模样,顿时乐了,回头对那轮椅怪人嚷嚷道:“快,再给我一个球。”

只把那轮椅人气得七窍生烟,然而他还不待有什么反应,只听耳边一声清啸响起,他一偏头,便看见了一道清亮的剑光,杀气腾腾地直指他咽喉而来,他知道厉害,不敢托大,再次打开铁伞横在自己身前,便打算从这大厅里逃开。

下一刻,这坐在轮椅上的人不动了,他那本来就比一般人大上两圈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难以置信地往下望去,他没想到,对方手里的竟是一柄软剑,一柄能随意控制的软剑。
这是他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了——周子舒手中白衣穿透了他的咽喉。

周子舒一击得手,也不停留,听见背后人偶又追至,头也不回地腾空而起,自那轮椅上跃过,人偶碰见障碍物,立刻挥起棒子便打,“啪嚓”一声,便把那无比神奇的木椅给打碎了,机关零件掉得满地都是,然后这大厅中所有的人偶都如同被下了定身法一样,停住了。
周子舒落地一个踉跄,一边久候的温客行立刻伸手接住他,侧头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赞道:“好剑!”
周子舒抹了一把脸,好像被狗舔过后擦口水似的,推开他,面无表情地道:“好贱。”

叶白衣阴沉着脸,将在被一个倒了的人偶绊在地上的张成岭捡起来,大步走过来,二话不说,一掌拍向温客行,被后者嬉皮笑脸地躲开,温客行边躲边道:“哎哟老前辈,你怎么还和后辈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周子舒叹了口气,低低地咳嗽两声,有气无力地坐在一个倒了的人偶身上,说道:“你们俩都消停会吧,我说不饭桶的叶老前辈,你赶紧神通广大地瞧瞧这些机关,想法把我们弄出去吧。”

叶白衣瞥了一眼那四分五裂的木头轮椅,道:“机关都被你砸烂了,弄个屁。”转身大步走向那轮椅怪人出来的墙洞里,张成岭忙跑过来,小声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这孩子刚才被两个人当石头似的抡了好几遍,却不记仇,一心还是想着他师父的伤,周子舒叫他那双纯良又挂满了关心的眼睛一看,顿时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东西了,于是难得和风细雨地说道:“无妨。”

张成岭便背对着他半蹲下来:“师父我背着你走。”
周子舒啼笑皆非,拍拍他的肩膀,自己站起来,说道:“行啦,我不指望你。”
才走了两步,温客行便不由分说地过来,拦腰搂过他,周子舒心说这家伙占便宜还没够了,再要拿胳膊肘去撞他,温客行忙道:“你省省力气,一会那老吃货万一玩不转这些机关,还得指望你打架呢。”
周子舒想想也是,便借着他的力靠了过去,他这一松懈下来,才觉得身上已经快散架一样,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

这正当,只听叶白衣说道:“你们都过来。”
三人便跟进了那墙洞,之间那里面竟别有洞天,整个一面墙,线条纷繁复杂,竟是整个傀儡庄的地图。
温客行呆若木鸡地抬头看了一圈,半晌,才道:“这个……就算给我,我也看不懂。”
周子舒低笑道:“太好了,我也是。”

叶白衣看了他们俩一眼,终于无言以对了一回,便指挥着张成岭道:“你跟我来。”张成岭忙不迭地跟上去,只见叶白衣在墙上东摸摸西摸摸,也不知道鼓捣了些什么,那墙竟然一下打开了,露出里面各种机关,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周子舒仰头望去,叹道:“这建傀儡庄的人,也真是奇人了。”张成岭给叶白衣打着下手,一老一小折腾了足足大半天,只听一声轰鸣,那房顶连带着旁边的一堵墙便打开了,显露出一排台阶。
四个人便小心地走了上去,往上也不知去了多远,几人竟然重新回到了地面,有风,有阳光,有植物——是个不错的小院子。

叶白衣道:“这才是真正的傀儡庄。”
他目光四下打量着,忽然大步往一个门口上了大铁栅栏的小屋子走去,那屋子在一棵大树下,阴森森的,窗子和门都被封得死死的,竟像是个囚牢。
叶白衣运力于掌,一下便将那铁门给掀了下来,随后艺高人胆大地推门进去,三人紧随其后,然后和叶白衣一同站住了——只见这小监牢里,有一张床,床上用大粗铁链子拴着一个人。

一个老人,须发皆白,两眼无神,竟是因为长期身处黑暗中,已经瞎了,像是听见声音,向他们转过头去,瘦骨嶙峋的身体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半晌,叶白衣才问道:“你……是龙雀?”
作者有话要说:

坏道开定制了~对不起大家,第一次弄这个东西,还有点笨手笨脚的,有孩子反应封面太难看了,捂脸……
开七爷的时候我一定把它尽量弄得像样一点

分享到:
赞(706)

评论52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2/13 13:47:38回复 举报
  2. 打卡日常

    2019/03/17 20:08:06回复 举报
  3. 啧啧啧,周子舒腰真软(姨母笑)

    淮北闻箫2019/04/06 08:22:05回复 举报
  4. 来来来,打卡

    匿名2019/04/29 02:16:32回复 举报
  5. 这腰可真软,啊啊啊啊啊,我想到什么了!!!手动捂脸,并且露出姨母笑,嘿嘿(〜 ̄▽ ̄)〜

    永远都很饿的小十六2019/05/02 22:59:56回复 举报
  6. 周子舒落地一个踉跄,一边久候的温客行立刻伸手接住他,侧头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赞道:“好剑!”
    周子舒抹了一把脸,好像被狗舔过后擦口水似的,推开他,面无表情地道:“好贱。”
    我想说:“好腰~”

    白银六卫2019/05/19 22:27:46回复 举报
  7. 定制是啥(我是不是太孤陋寡闻了)

    幼清2019/06/27 10:47:12回复 举报
  8. 坐轮椅的是喝了三鹿吗

    中绘2019/07/05 10:03:21回复 举报
    • 。。。你是秀儿吗?

      匿名2021/06/18 14:44:52回复 举报
  9. 一边要躲傀儡,一边要调戏阿絮,还要气一气叶白衣,顺便欺负一下小成岭……真是辛苦老温了2333

    匿名2019/07/12 10:22:29回复 举报
    • hhhhhhhxswl评论区真是人才辈出

      赵云澜的小可爱2019/08/16 14:29:30回复 举报
  10. 为夜熙姜湖疯狂打call(乱入片场)

    匿名2019/10/07 08:46:22回复 举报
  11. 两个人偶装在一起,缠绵去了

    匿名2019/11/26 19:44:02回复 举报
  12. 我一直想象不出这个软剑是怎么操作的…查了一下还是想象不能…
    轮椅上那个怕真的是儿子2333叶白衣这张嘴绝对准

    匿名2019/12/26 17:53:21回复 举报
  13. 叶前辈是有剧本的人啊!

    九韶2020/02/21 11:42:16回复 举报
  14. 表白6楼白银六

    白银九2020/03/01 13:14:10回复 举报
  15. 坚持才是胜利奥利给

    匿名2020/03/17 22:45:51回复 举报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匿名2020/03/17 22:48:09回复 举报
  16. 加油。奥利给。

    冬泳怪鸽2020/03/17 22:47:20回复 举报
  17. 要不是龙雀年纪大了,我就忍不住觉得这是在玩囚禁play了(*/ω\*)关起门来酱酱酿酿的(///▽///)

    小北2020/03/25 22:58:01回复 举报
  18. ……楼上好胃口

    匿名2020/05/10 11:15:55回复 举报
  19. 现在是想亲就亲啦哈哈哈哈哈哈

    他泰2020/06/15 09:36:57回复 举报
  20. 读子舒的时候总跳戏,为什么要起跟我儿子一个名(´;︵;`)我好难啊…

    亲爱的丹翡啊~2020/09/16 17:21:29回复 举报
  21. 温客行从空而降,手中拿着一把不知哪个人偶那里掉出来的大棒子,当头砸了下来,谁知轮椅上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圆滚滚会炸的球,温客行这可见着了克星,低骂一声用力将棒子挥出,把那球给打飞了出去,他也没注意那东西被他打到了哪里,反正之后就听见叶白衣怒吼道:“姓温的小子你作死么?!”

    温客行凌空翻了个身落地,回头望去,一见叶白衣那灰头土脸的模样,顿时乐了,回头对那轮椅怪人嚷嚷道:“快,再给我一个球。”

    哈哈哈哈哈,老温快笑死人了,他真的又骚又贱又损

    温周心头好2021/01/01 03:10:04回复 举报
  22. 没武器?没事!有小徒弟就行啦!
    腰软啊?那看来以后可以多试试不同的体|位呢~

    一枚路过的腐女在角落里面为你们的神仙爱情默默收起从嘴角流下的泪水~2021/01/08 15:54:15回复 举报
  23. 等等,白衣是一把软剑对吧~

    程序错乱2021/01/19 14:53:29回复 举报
  24. 阿絮的剑上有白衣两个字,所以有的时候白衣是指剑,前面提到过的

    钟宛小甜饼2021/02/25 10:38:14回复 举报
  25. 周子舒落地一个踉跄,一边久候的温客行立刻伸手接住他,侧头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赞道:“好剑!”
    周子舒抹了一把脸,好像被狗舔过后擦口水似的,推开他,面无表情地道:“好贱。”
    温客行 一个无时无刻不为自己谋福利的男人
    又亲又背 人生赢家

    灵泽2021/02/25 21:18:27回复 举报
  26. 這相處模式根本就是小情侶了吧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1/03/05 10:09:13回复 举报
  27. 调戏阿絮,扔成岭,气老叶,老温你是人群中的蝴蝶吗

    余壮壮2021/03/09 21:48:32回复 举报
  28. 老温无时不刻占便宜

    匿名2021/03/11 10:58:23回复 举报
  29. 那人偶一棒子没打着,不甘心地继续追至,当胸横扫过来,周子舒后仰弯腰躲开,温客行瞧见了,忍不住感慨道:“这腰可真软。”(腰软画重点)

    匿名2021/03/11 21:29:52回复 举报
  30. 腰可真软!!!!

    许青临2021/03/14 15:03:25回复 举报
  31. 哈哈哈哈哈哈……温客行从空而降,手中拿着一把不知哪个人偶那里掉出来的大棒子,当头砸了下来,谁知轮椅上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圆滚滚会炸的球,温客行这可见着了克星,低骂一声用力将棒子挥出,把那球给打飞了出去,他也没注意那东西被他打到了哪里,反正之后就听见叶白衣怒吼道:“姓温的小子你作死么?!”
    这句笑死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打到叶白衣哪里去

    匿名2021/03/15 11:38:32回复 举报
  32. 老温真是占子舒便宜的一把好手。

    温客行这可见着了克星,低骂一声用力将棒子挥出,把那球给打飞了出去,他也没注意那东西被他打到了哪里,反正之后就听见叶白衣怒吼道:“姓温的小子你作死么?!”

    反正决定不是往自己老婆和儿子方向打

    真香2021/03/15 14:01:16回复 举报
  33. 三人便跟进了那墙洞,之间那里面竟别有洞天,整个一面墙,线条纷繁复杂,竟是整个傀儡庄的地图。
    温客行呆若木鸡地抬头看了一圈,半晌,才道:“这个……就算给我,我也看不懂。”
    周子舒低笑道:“太好了,我也是。”
    叶白衣看了他们俩一眼,终于无言以对了一回,便指挥着张成岭道:“你跟我来。”张成岭忙不迭地跟上去,只见叶白衣在墙上东摸摸西摸摸,也不知道鼓捣了些什么,那墙竟然一下打开了,露出里面各种机关,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笑死,关键时刻还得靠成岭小可爱~
    顺便/表白腰软身轻的老婆!

    Z2021/03/16 03:18:55回复 举报
  34. 老溫你親得好親得秒啊

    兩位小情侶2021/03/16 21:08:19回复 举报
  35. 叶白衣说得对!肉麻当有趣!但请务必多有趣一点

    日尧2021/03/23 15:27:47回复 举报
  36. 周子舒落地一个踉跄,一边久候的温客行立刻伸手接住他,侧头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赞道:“好剑!”
    周子舒抹了一把脸,好像被狗舔过后擦口水似的,推开他,面无表情地道:“好贱。”

    匿名2021/03/23 17:49:26回复 举报
  37. 子舒好腰~ ✨✨✨

    太年2021/03/31 00:11:02回复 举报
  38. 老温无时无刻想着吃阿絮豆腐。哈哈哈

    匿名2021/04/08 17:59:47回复 举报
  39. 张成岭就像那些学渣,虽然也下功夫把该学的都背下来了,等到用的时候却完全想不起来

    匿名2021/04/23 10:46:53回复 举报
  40. “我教你的剑招叫你下饭吃了么?”
    鹅鹅

    2021/05/03 08:35:56回复 举报
  41. 这腰可真软,可真软,真软,真,软,抱歉(捂脸)我想歪了

    柳巨巨老婆2021/05/04 00:14:37回复 举报
  42. 眼看着张成岭六神无主地挥舞着胳膊腿、活像大蛤蟆抽筋似的,
    哈哈哈成岭好可爱哈哈

    匿名2021/05/13 10:05:52回复 举报
  43. 嘿嘿嘿……腰软……(我想歪了)

    2021/06/09 17:27:51回复 举报
  44. 温客行真的好贱啊哈哈哈

    匿名2021/06/13 10:38:14回复 举报
  45. 周子舒落地一个踉跄,一边久候的温客行立刻伸手接住他,侧头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赞道:“好剑!”
    周子舒抹了一把脸,好像被狗舔过后擦口水似的,推开他,面无表情地道:“好贱。”
    好甜呀~
    周子舒想想也是,便借着他的力靠了过去,他这一松懈下来,才觉得身上已经快散架一样,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
    子舒沦陷了~~

    天高任鸟飞2021/06/17 08:10:04回复 举报
  46. 啊啊啊啊我死了

    匿名2021/06/19 08:37:27回复 举报
  47. 老温贱兮兮的但我好爱啊

    长夜2021/06/19 08:41:22回复 举报
  48. 开新页啦,诸君,我好兴奋

    长夜2021/06/19 08:43:27回复 举报
  49. 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阿絮腰软了呀,姊妹们我变色了么

    直上青天揽明月2021/06/23 00:38:0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