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七爷

张成岭觉着晕晕乎乎的,大概是那蝎子毒开始发作了,耳边像是打雷一样,轰隆隆作响,周围的声音都隔着一层纱似的,听得见,却有些不像真的。
他顺着箭矢射来的方向,转过脸,就看见了两个男人。

那手上端着小弩的男人一袭藏青的长袍,长袖、衣袂翩然,巴掌宽的腰带束在腰间,旁边别着一管白玉的箫。那样子即不像江湖人,也不像读书人,倒像是个养尊处优的士族公卿。他一双桃花似的眼睛,乍一看像是含着微许似笑非笑的意思似的,然而仔细瞅瞅,那望向那最后一个毒蝎的目光,却微微泛着冷光。

张成岭迷迷糊糊地想,这个人……可真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他身侧还跟着另一个男人,一身黑衣,肩上蹲坐着一只小貂,有一张看起来冷冰冰的面孔。

那毒蝎的死士像是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后离弦的箭一般扑向了拿着弓弩的人,张成岭只觉得一股说不出冷厉的风自他耳边划过,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那毒蝎便成了一个死蝎子。
方才还看着离着有一段距离的黑衣男人,竟眨眼间便到了他身边,弯下腰,捡起他流着血的手看了看,伸手点住他的几个穴道,随后往他嘴里塞了一粒药丸,说道:“咽下去,是蝎子毒。”

张成岭顾不上别的,只费力地拉住他的衣角,道:“顾……湘……姐……求你救……”

他费尽全力说出来的华音,到了嘴边就都变得模糊一片,难为旁边那穿着长袍的男人愣了一下,竟还听懂了,便柔声问道:“你是叫我们帮你去救人?在哪?”

张成岭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来的方向,口中仍道:“顾……姐姐……你们救……她,救……救……”

黑衣人抬头望了他的同伴一眼,只听那长袍的男人道:“还不快去。”

黑衣人将肩膀上的小貂拎下来,丢到他怀里,道:“你小心,我立刻回来。”
随后转身间仿佛就不见了。张成岭眼巴巴地盯着他的背影消失的方向,简直望眼欲穿似的,那长袍的男人扶着他坐正,吩咐道:“闭眼,凝神,别胡思乱想,先保住你的小命再琢磨别的。”

张成岭知道自己再忧心也没什么用,便依言闭上了眼睛,那小貂从男人怀里钻出来,拱成一团,在他身上东闻闻西嗅嗅,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一丝极细的、衣服上的熏香的气味,张成岭就在这样的气味里,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张成岭身上那股子麻木的感觉已经随着蝎子毒一起褪下去了,他这才慢吞吞地爬起来,一时间有些茫然,想不起自己这是怎么了,只听旁边少女叫道:“呀,你可醒了!”

张成岭喜出望外地回过头去,见顾湘虽然形容狼狈了一些,但好歹还是全须全尾的,身上的伤口也处理好了,正坐在一个火堆旁边取暖。这时一只布满茧子的手伸过来,手指搭住张成岭的脉门,把了一会,才放开他,说道:“毒解了。”

替他把脉的,正是那黑衣的男人,见张成岭一双眼睛好奇地看过来,也不理会,只是点了点头,便笔杆条直地靠在一棵树下,那张五官深邃的脸从侧面看上去,竟好像是石头刻成的一般。张成岭发现,顾湘看向这男人的目光里竟然满是敬畏,好像连那与生俱来的大呼小叫的说话方式都克制些了。

便拙嘴笨舌地说道:“多谢……多谢两位大侠救命之恩”

那黑衣人听见,只是极小幅度地点点头,口中道:“不必。”便不再看他,转头往另一个方向望去。
张成岭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那白日里拿着弓弩的长袍男人正抱着一堆柴禾走过来,黑衣人才要站起来,顾湘便屁颠屁颠地抢先跑过去,将柴禾接过,口中道:“七爷您坐您坐,这些个事我做就行了,您干什么亲自劳动呢?本来我也是给人家做丫头的……”

她口中的“七爷”闻言笑弯了一双桃花眼,任顾湘将柴禾接了过去,自己坐到了那黑衣男人身边,那黑衣人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十分小巧的暖手炉,驾轻就熟地塞进了他手里,又轻巧地将他衣袖上的一片枯叶摘下,不知是不是张成岭的错觉,他只觉这黑衣人好像刹那之间,就从一块死气沉沉的石头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连眼神都温暖下来。
这两人交谈不多,可举手投足间都隐约有种说不出的亲昵默契。

七爷看着张成岭,问道:“你可好些了?”

他说话的声音不高,却极好听,张成岭不知为什么,忽然红了脸,低下头,默默地点点头,又忍不住偷偷抬起眼,想再多看他一回——那日在酒楼里见到的那个女人也是极美的,可张成岭忽然觉得,比起这个人,那女人的脸简直像是画在纸片上的画皮一样,显得又做作又单薄。

七爷又问道:“你姓什么?那些人……”

还不待张成岭反应过来,那边往火堆里添柴禾的顾湘便噼里啪啦地接道:“他是我兄弟,自然也姓顾啦,我二人本是给主人家里做小活的,我当丫头他做小厮,谁知道主人家里遭了难,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非要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一并赶尽杀绝,真是缺了大德了,将来生孩子一定没□,多亏二位……”

黑衣男人抬头扫了她一眼,顾湘便说不下去了,只睁着一双咕噜噜的大眼睛东瞟西看。

她胡说八道,七爷也并没和她一般见识,仍是和颜悦色地接着道:“你们身上都有伤,本该带着你们去客栈,只是这小姑娘说城里有人追杀,不安全,便只得在此委屈一宿,明日一早再打算,你们两个可有别的去处没有?”

他那话音轻轻柔柔的,不紧不慢,像是哄着两个很小的孩子似的,张成岭听着听着,忽然便委屈起来,他想道,还有什么地方能去呢?他爹爹早死啦,全家也都死绝了,眼下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想抓他,他就像只惊弓之鸟一样,飞得翅膀都快折了,可世界之大,竟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眼圈便红了,黯然不语。

顾湘却想了想,道:“我家主人和这小子的师父本来是要和我们会合的,没料到忽然冒出一堆人追杀我们,这下慌不择路地跑出来,也不知他们找得到找不到我们……”
张成岭想起了曹蔚宁,就自作聪明地补充道:“还有曹大哥,叫几个怪人抓走了。”

顾湘立刻以眼刀抛之,警告张成岭这小白痴不要乱说话,谁知张成岭在那自顾自地又茫然又伤神,没能接收到,便听七爷追问道:“什么样的怪人?”

张成岭老老实实地说道:“一个侏儒和一个巨人,还有一对穿得花花绿绿的老公公和老婆婆。”

顾湘翻着白眼仰望星空,简直恨不得把张成岭重新揍晕过去。

七爷对武林中人却似乎并不熟悉,只一愣,问道:“那是谁?”
只听一边的黑衣男人说道:“地公封晓峰和高山奴,花花绿绿的……大概是遇上桃红婆和柳绿公了。”
他目光如电也似的射向张成岭,冷声道:“虽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自负身份,绝不会和毒蝎混在一起,做什么一路追杀你们?”
张成岭被他目光一扫,简直觉得像是胸口堵了一块冰冷的石头一样,当时就噎住了。

七爷却笑了起来,道:“小毒物,别吓唬小孩子。”那黑衣人闻言,便真的老老实实地垂下眼睛,老僧入定似的,不再理会张成岭他们了。
七爷目光在惴惴不安的顾湘身上顿了一下,随后转向张成岭,忽然问道:“小孩,我问你,你师父是不是姓周?”

顾湘生怕张成岭再说出点什么来,忙快嘴快舌地抢道:“错啦,他师父不姓‘粥’,姓‘汤’,是个又猥琐又好色的老头子!”
谁知她那猪一样的战友张成岭皱着眉望过去,义正言辞地对她说道:“我师父才不是又猥琐又好色的老头子,你胡说!”

顾湘十指蠢蠢欲动,想要掐死之而后快。

七爷却摇着头笑出声来:“哪来的这么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行啦,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人,算起来,你那周师父还是我过去的一个好朋友。”
顾湘眼珠转了转,问道:“那你说,他师父叫什么,长什么样子?”

七爷道:“他师父姓周,名子……”
他忽然顿了顿,桃花眼眯起来,思量了片刻,心里想道,周子舒那人藏头露尾惯了,定然不会用本名,那会化个什么呢?

一抬眼,见顾湘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心里好笑,想不到还真被这么个小姑娘问住了,然而忽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道:“叫做周絮,对不对?‘身似浮云,心如飞絮’的絮,还有个兄弟叫做周云。长什么样子么……这我可不知道他如今是个什么样子,他惯于易容,不过始终没什么长进,变来变去,也不过是个脸色青黄形容猥琐的汉子吧?”

他摸不清周子舒会化名为“周云”还是“周絮”,心道以那人的性子,总不过就这么几个,便半真不假地顺口胡诌一番。
顾湘还真给他唬住了,半信半疑地道:“咦?周絮还有兄弟么?”
她认识周子舒那么长时间,即使听温客行说过他可能是天窗里的高级人物,也觉得他神神秘秘的。从何处而来、又从何处而去、出身门派什么的一概不知,竟没听说过他还有个兄弟。
又一转念,眼前这两人,蓝衣的那个不好说,可黑衣的那男人实在是她平生罕见的高手,便是主人在此,也不过伯仲之间,要害她和张成岭,简直像是捏死两只虫子那么容易,实在没必要骗人,心里便真就相信了。

七爷见将这两个小鬼唬住,便垂下眼,望着时起时伏的火堆,无声地笑起来。

于是第二日,顾湘便带着张成岭,一路和这两个男人走了,小心翼翼地避过别人耳目,七爷将他们两人带到了一处银庄里,那掌柜的和他身后一个长得像面团一样的当家人立刻迎了出来,毕恭毕敬地称呼“主子”和“大巫”。

七爷将他们二人安顿下来,又拿了点心与两人吃,便坐在一边,和那黑衣男子颇有兴致地对弈起来,就这么消磨着时间,到了晌午,那银庄的大当家的忽然进来,对七爷说道:“周公子人已经找着了,这会到了。”

七爷便扔了棋子,站起身来,笑眯眯地将素白的手拢回袖子里,吩咐道:“人生四大幸事之一,便有他乡遇故知,平安,还不快请他进来。”

分享到:
赞(109)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看到这啦

    匿名2018/12/21 15:36:04回复
  2. 七爷出现了!

    匿名2018/12/22 00:58:36回复
  3. 我又来啦

    2019/03/17 19:12:41回复
  4. 鸡冻ing

    大师兄吹的那一片叶子2019/03/30 09:08:02回复
  5. 一整章的七爷,感动。

    七爷七爷!2019/03/31 16:11:01回复
  6. 啊啊啊啊,好激动,七爷,乌乌和小貂
    (。・ω・。)ノ♡

    七爷2019/05/02 00:48:25回复
  7. 一整章的七爷和烏溪qwq

    (´・ω・`)2019/05/14 17:28:10回复
  8. 终于再见到七爷小毒物和小貂儿了

    大爱巍澜2019/06/04 00:44:17回复
  9.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章看得我好激动啊啊啊啊!!!大爱七爷!!!!!!!!

    匿名2019/06/11 18:16:53回复
  10. 七爷啊,P大把你描写得这么美,放眼望去,没人能演得了你的风韵呀。

    沈薇薇2019/06/24 22:48:01回复
  11. 啊!我的天!我真的是全程姨母笑地看完了这一章!七爷和乌溪真的太温馨!

    匿名2019/06/30 23:33:51回复
  12. 终于见到七爷啦!乌溪好萌啊(≧▽≦)

    谢俞2019/07/02 15:53:06回复
  13. 黑衣人抬头望了他的同伴一眼,只听那长袍的男人道:“还不快去。”

    黑衣人将肩膀上的小貂拎下来,丢到他怀里,道:“你小心,我立刻回来。”
    感觉莫名宠

    游惑2019/07/03 15:05:31回复
  14. 感觉不来一串“啊”无法表达我的激动之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抱走湛卢2019/07/06 11:21:38回复
  15. 呜啊啊,我好想七爷啊!我大爱七爷,鸡冻!!!!

    匿名2019/07/26 04:25:39回复
  16. 七爷啊啊啊啊啊巫童啊啊啊啊啊紫貂啊啊啊啊

    琴依2019/08/04 18:05:46回复
  17. 哇,在七爷里面并没有这么直白的描述过七爷的美貌,原来七爷竟这么没吗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8/30 18:38:32回复
  18.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 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 时。
    人生四大悲事,就是――久旱逢 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 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 做梦;

    弯刀厄命2019/09/15 17:49:02回复
  19. 不知道为什么,在天涯客里遇见七爷和乌溪会这么激动。。。就好像,,真的看见了自己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又亲切又高兴

    匿名2019/09/20 11:53:07回复
  20. 七爷的美,从他一出场,银发陲身枯坐三生石旁63年,就已经扑面而来。。荒芜黄泉路上似人非仙的一尊神一样,遗世独立。。

    匿名2019/09/20 11:57: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