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洞庭

洞庭真是热闹极了,一夕之间,无数的江湖人物涌到了这里,男女老少,三教九流,共同打着一个名号,然后各怀鬼胎,各自为政。
还不过一天,周子舒等人总共在两家酒楼吃过饭,已经围观过三四场冲突械斗了。

周子舒觉得这地方简直就像是个狗市,一个个汪汪乱叫,耍狠斗勇,三天两头因为鸡毛蒜皮大的小事互相咬个一嘴毛,最后也不知这些个英雄好汉会落个什么下场。

邓宽和高小怜先带了几个人去见了高崇。山河令主,天下只有三个,少林乃是武林泰斗,以势而胜,长明山古僧神龙见首不见尾,以武而胜,好像唯有这位高大侠,是真正入世、真正广交各大门派,人路最宽、影响最大的一个。

他倒也不是什么玉树临风潇洒飘逸的大侠,看起来不俊俏,不凶恶,反而是个上了年纪、两鬓斑白、矮矮胖胖的那么一位老人家。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很有精神,笑声特别爽朗。
周子舒一见到他,就明白高崇为什么能有今日的地位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气质,然后人们会自动根据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气质,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比如温客行周子舒一类的人,旁人看来,或许只是个面有菜色歪歪扭扭的痨病鬼叫花子、或者喜好男色油嘴滑舌的小流氓大混混,不见得有一点特色,然而一旦深交起来,敏锐的,就能感觉到这其中微妙的不同了。
无论是周子舒还是温客行,他们或许也能做到混进人堆不引人注目,可到底不属于那个人群,所以自然而然地不去融入,混进去也只是成了不引人注目的背景。
但周子舒会在每次温客行靠近的时候,都下意识地戒备,温客行也能在第一回见面的时候,就警告顾湘不要招惹他。
这是一种本能的,对同类人的辨认。

可高崇身上没有这种特质。

他能和任何人称兄道弟,当他站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对方会自动忽略他的身份背景年龄,无论老少,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浪子游侠,都能升起一种,他是个和自己有着同样年龄同样经历的人的亲切感。

周子舒和温客行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毫无意义的贫嘴,沉默地观察着这位著名的高大侠,只偶尔开口寒暄,客气地回答一些必要地问题。
周子舒忍不住想,若是天窗也有这样的人才……

可放眼整个天下,也只有一个高崇。

他们算到得早的,不几日,各大门派的代表陆陆续续地来了,洞庭湖畔成了个认亲大会,每日相见必然是:“哦!这位竟是某某某,久闻大名久闻大名……不敢当不敢当,是,鬼谷之人作恶多端,为祸武林已久,人人得而诛之,我辈自当当戮力同心,为武林正道出头……”

几日停下来,周子舒耳朵里简直要长茧子了,偏他无聊得很的时候,温客行却神出鬼没起来,耳边没有他聒噪,倒还真有些冷清了。

他便穿着高家提供的新袍子一件,漫步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显然是沾了曹蔚宁等人的光,周子舒住在高府,日子挺滋润,每日好吃好喝,还总算把他身上那身破衣烂衫换了下去,披了身好衣服,却只是反倒有些不习惯了,粗布麻衣穿久了,竟觉得那锦缎滑溜溜凉飕飕,裹在身上鼻涕似的。

再看自己那双露在外面的枯瘦蜡黄的手掌,同样枯瘦蜡黄的脸,周子舒也只得自嘲地摇头。那快要被七窍三秋钉给抽干了的身体,竟有些撑不起这衣服来了,像个骨头架子摇摇欲坠地勉强顶着一块布,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副尊容十分猥琐,偶尔在镜子里看了一眼,便嫌弃得懒得再看第二眼,自觉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心里想道,大概是那温客行一路赶死似的跟着自己只顾走路,没来得及会他那些个会绣兰花手巾男花魁们,实在太饥不择食,才整天跟在自己左右“嗡嗡嗡”地胡说八道。

不是说当上三年兵,眼里老母猪也能赛天仙么?周子舒觉得温客行的状态和那个差不多,不过恐怕这位兄台感兴趣的是老公猪。

这日他独自上了一家酒楼,挑了个靠着窗户的座位,要了几个小菜,一壶黄酒,一边晒太阳一边慢吞吞地喝。
温客行一走进去,就看见了他的背影,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周子舒的背影很特别,那许多人中,他总是能一眼辨认出来。

周子舒的后背并不总是挺直的,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懒洋洋的弓起一个无伤大雅的弧度,姿势看起来特别舒服,温客行总觉得他好像心里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只看着,就觉得心里特别安静闲适。
他的脚步便情不自禁地顿了一下,表情空白,眼神空洞地盯着周子舒那闲适的背影看了一会,心里忽然升起某种特别的滋味——特别不是滋味。

觉得就像是那人正在用这种无声的姿态,嘲笑着他这明明为各种事奔波、心里压着各种事的人,还非要装出那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的。

周絮——他想,人如浮萍,身如柳絮。
苍茫世道,三山六水,什么样的人能决然一身,满不在乎地踽踽独行与天地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什么都不着急呢?
却又不是淡漠——他有喜怒哀乐,可那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闪便过去,眨眼之后,好像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温客行深深地吸了口气,垂下眼睛,片刻,脸上重新露出那种看了就让人想拍扁的笑容,溜溜达达地走过去,在周子舒对面坐定,一点也不客气地自己拿了个杯子,从周子舒手里抢过酒壶,满上一杯,浅啜一口,评价道:“这酒,也就算能将就凑合。”

周子舒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叫道:“小二,换壶好酒,招牌菜再来两个,账算在他身上。”

温客行无言地看着他,周子舒轻轻笑了一下,为了表示自己不是铁公鸡,连一口酒都不愿意请他,还特意解释道:“你还欠我三两银子来着,早还清了没利息,合算。”

温客行沉默半晌,只能道:“……多谢。”

周子舒半眯着眼睛笑道:“温兄不用客气。”
温客行看着他那副样子,就忽然特别想找茬调戏调戏他,正这当,周子舒背对着的酒楼门口,忽然有人说道:“我们先在此歇歇脚,用些吃食,下午再去拜会高兄。”

然后另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接道:“是,全凭伯父安排。”

温客行就看到了颇为戏剧性的一幕,他那刚刚还清醒无比、提醒他要算利息的债主,忽然晃了晃,“啪叽”一下“醉”倒在桌子上了,手指头还捏着酒杯不放,脸贴着桌子,面朝窗外,像是挣扎着想起来,又像是怎么都起不来,还瓮声瓮气地来了一句:“没醉……还能再喝一壶……”

周子舒和张成岭走那一路,温客行和顾湘是在后边跟着的,所以虽然周子舒察觉得到,张成岭却并不知情,他那时心神皆伤,无暇他顾,虽在破庙见过温客行一面,却并没有什么印象了。
而周子舒这么一趴,正好张成岭和赵敬等人路过的时候没看见他的样子,也没多加留心,径直路过他们,就上了二楼雅间。

他们上去以后,正巧店小二来端菜上酒,一眼看见,还颇为惊异地问道:“这为客官刚刚不是还挺清醒的么,这么快就醉……”

他还没来得及惊异完,就看见周子舒又没事人似的坐起来了,看都不看下酒菜一眼,便身不动膀不摇地将酒壶接过去了。
店小二目瞪口呆,周子舒挥挥手道:“我刚才不是说了没醉,还能再喝一壶么,我从来不说没谱的话。”

多亏店小二也算见多识广,于是木然地转过身,脚不沾地地走了。

温客行这才笑着压低声音问道:“你怕那小东西?”

周子舒眼皮都不抬,道:“我怕他做什么?”

温客行看着他:“那你躲的是什么?”

周子舒不紧不慢地就着花生米喝酒,含含糊糊地说道:“麻烦,那小鬼一见我就追着叫师父长师父短的,黏人得很,像个丫头似的。”

温客行挑挑眉,又问道:“那你当年救他做什么,还把自己卖了二钱银子?”

周子舒“嘎嘣嘎嘣”地嚼着花生米,半晌,才慢吞吞地道:“看他可怜。”

温客行闻言,默然半晌,忽然从怀里摸出荷包,伸手抓了一点散碎银子,仔细数了半晌,往前一推,说道:“三两二钱,三两还你,多给你二钱,你也卖给我吧,保证以后好吃好喝地养着你,还没人追杀。”

周子舒垂目看了一眼那银光闪闪的碎银子,单手持着酒杯,颇为享受地喝了一口,先将三两推了回去,道:“今日酒钱抵了。”
想了想,又将那二钱也推了回去:“不卖。”

温客行笑眯眯地看不出是什么情绪,问道:“为什么不卖?”

周子舒简单直白地点评道:“看你可恶。”

温客行便像是得了什么夸奖一般,笑起来。

半个月以后,天下英雄云集于洞庭,高崇借了洞庭附近一个大寺院,将此番英雄大会定于此处,又半日,少林寺方丈慈睦大师带弟子数人赶到,带来了第二块山河令。
长明山古僧不负众望地未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派了个二十上下,长得十分仙风道骨的徒儿,捎来了最后一块山河令。

就在三块山河令聚齐的当晚,高家庄失火了。

分享到:
赞(90)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老是看成高老庄失火……

    秋呱2018/10/12 05:09:35回复
    • 确实!

      最爱P大的2018/10/29 23:18:41回复
  2. 可歇歇吧猪八戒们哈哈哈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10:33:25回复
    • 你们都是魔鬼-_-#

      陈栎媱2019/01/16 12:33:33回复
  3. 噗hhhhhh

    鹿溪2019/01/22 14:38:21回复
  4. 秀儿

    顾玥2019/03/16 11:50:29回复
    • 不,他是魔鬼

      冬雪呐~2019/04/04 12:04:00回复
      • 不,他们是幽畜

        匿名2019/05/24 23:30:56回复
  5. hhhhhhhh

    FDUS2019/03/17 13:35:25回复
  6. 哟,好多老熟人

    巍乱我心2019/05/30 18:17:18回复
  7. 一看评论就出戏

    大爱巍澜2019/06/03 07:18:35回复
  8. 一楼不负众望,自古评论出人才,三楼好样的。

    巍澜入坑2019/06/04 23:22:26回复
  9. 赶紧翻回去又看了一遍
    还真是……高家庄

    匿名2019/06/12 15:33:35回复
  10. 锦缎衣服滑这个梗,《活着》里也有

    幼清2019/06/26 18:32:04回复
  11. 像鼻涕……w

    阿冥2019/07/01 12:22:18回复
  12. 不卖,白送。

    冥洺2019/07/23 08:24:37回复
  13. 我我我。。。我才知道是高家庄不是高老庄唉

    羊驼大伦2019/08/05 03:22:33回复
  14. 让我想起了镇魂令…

    高辛2019/08/06 19:46:30回复
  15. 活着里确实有,徐福贵穿不惯了

    锦心绣口2019/08/08 00:22:18回复
  16. 怎么那么多事?这剧情走的好繁琐啊,有点乱,,,,

    匿名2019/08/09 11:19: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