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幽冥

周子舒盯着那手掌印看了片刻,然后忽然把尸体翻了过去,扒开了他的上衣——只见那尸体后背的同一个位置,竟还有个手掌印。

温客行感叹一声,问道:“他是被人当饼烙了,还是被打穿了?”

周子舒淡淡地道:“没人费这么大力气去打一个死人,他是被人一掌打穿了的,这种掌法,近五十年我只知道一个人……”

温客行接道:“喜丧鬼孙鼎的罗刹掌。”

周子舒看了他一眼,没言语,弯□,仔细在穆云歌的尸体上摸索着,竟从穆云歌身上摸出几张银票和一堆散碎银两:“唔,大半夜的从赵家庄偷偷遛出来,还带了盘缠……”周子舒摸摸自己怀里——也带了。
“温兄,这夜猫子绝不是出来劫色的,一般劫色的人不带这么多银两。”

“劫色的人好像也不带换洗衣服。”温客行用脚从一边的树丛里勾出了一个小包裹,也是黑布包了,里面装了一些换洗衣服之类出门在外的行李。
林中土地湿润柔软,印着杂乱的脚印,却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穆云歌身上除了那致命的一掌,也并没有别的伤痕,而他那柄出名的断剑都带在身上,这柄利器甚至没来得及出鞘。

穆云歌功夫不弱,决不至于跟个没断奶的娃娃似的毫无还手之力,周子舒沉默了片刻,心想,那就是道貌岸然的断剑山庄庄主,和鬼谷喜丧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一个本以为是情深意重,谁知道有人恼羞成怒,最后峰回路转的血腥故事。

这里似乎曾经出现过三个人,穆云歌的脚印止于此处,另外两个人似乎不是一码事,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去了,而其中一个看样子是尾随着穆云歌而来,之后又和周子舒一样,曾经蹲在尸体前查看过。

周子舒蹲在地上,刨根问底的老毛病犯了,心里像是有小猫挠似的,十分想循着脚印过去看看,可理智又告诉他,这必然是件麻烦事,他本人不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天窗首领了,没必要再给自己找别扭。

温客行见他十分不雅地蹲在地上,大有思考人生一蹲不起的架势,在旁边观察了他一会,终于忍不住开腔道:“你不追么?”

周子舒看了他一眼,继续天人交战。

温客行想了想,忽然大步循着那第二个人的脚印走了出去,道:“那我追。”

周子舒下意识地跟着他走了,奇道:“你这是要管闲事?”

温客行正色道:“有人杀了断剑山庄庄主,我是个喜欢积德行善的好人,于是我决定管管试试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周子舒觉得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十分有理,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干嘛不去追第一个人的脚印?那人脚印极轻,功力大概是这三个人里最深的,若暗中尾随穆云歌的人是从赵家庄出来的,那前边的这位,便一定是喜丧鬼孙鼎了。”

温客行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你要去追喜丧鬼你自己追,我不去,我虽然是个爱管闲事的好人,可也怕死。”
周子舒默无声息地被他的坦率给煞到了,跟着温客行一路追了下去,期间自然而然地注意看到了温客行脚下——他竟是没有脚印的。

一个踏雪无痕的人,说他怕喜丧鬼,怕死。

曾经掌管大内八卦的周子舒立刻决定屈从于自己心里的欲望,决定要跟去看个究竟——反正他都要死了,要死的人怕什么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

两人艺高人胆大地在林中穿梭,然后在一条河边上,找到了他们追踪的人——华山于天杰。
他被一根蛛丝一样的银丝给吊在了树上,头掉了一半,还有一点点和脖子连着,在微风中飘扬,摇摇欲坠。

一滴血落下来,温客行往后躲了一步,以防死人血溅在自己身上,然后他微微抬起手,在于天杰身上推了一下,于天杰的脖子和脑袋就彻底分家了——脑袋还黏在那根线上,身体轰然落下。温客行在他身上摸了一把,撇嘴道:“还暖和着呢,刚死。”

“蜘蛛丝。”周子舒仰着脸和于天杰两两对视,顿了一下,“吊死鬼的蜘蛛丝。”

这太湖是注定有的热闹了。

忽然周子舒耳朵一动,喝道:“谁?!”
随后树后猛地暴起一道黑影,像个大蝙蝠一样飞掠而出,几个起落竟不见了踪影,周子舒想都没想便纵身跟上。

温客行在原地顿了顿,口中道:“我怕死,怕死……嗯……怕死才不能一个人在这地方呆着。”于是也跟了上去。

周子舒手中扣了一枚松果,屈指一弹,直取那黑衣人后心,然而他后半夜本就气力不足,又追了这么大半晌,好像是有些力道不足,虽打中了,那人却只是往前一扑,并未如他预想中那样倒下,头也不回,更加发足狂奔。

周子舒有些疑惑,心道这难道是真的吊死鬼薛方?他自然不会觉得自己不是薛方对手,可若真是那青竹岭十大恶鬼之一,难道见了自己这么一个无名小卒,便会这样没命地逃么?

周子舒诧异地想道:“我又不是照妖镜……”

几个起落出了树林,林子后边竟是一大片坟地,幽幽的鬼火四处飘散,那吊死鬼好像终于到了自己的地盘,身形更如鬼魅一般,不知是不是周子舒的错觉,他竟听到这大半夜坟地中,好像有人在“咯咯”地笑着似的,那笑声还忽远忽近,着实让人汗毛倒竖。

然后,那吊死鬼的身影在鬼火中闪烁了一下,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周子舒骤然顿住脚步。
温客行也停在他旁边,鬼火的蓝光映在他英俊的脸上,竟显得他那张些许有点不正经的脸变得诡异起来,远处有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啸声,一只老鼠忽然从地里冒出来,并不怕人,直愣愣地盯着他们俩,不知是不是吃过了死人,那双小眼睛竟然是红的。

吊死鬼就消失在一棵大槐树下,树枝上站了一只猫头鹰,正歪着头望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周子舒和温客行围着那树检查了好几圈,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周子舒皱起眉:“见鬼了……”
然后他听到一阵诡异的笑声,毛骨悚然地抬头去看温客行,温客行指指树上的猫头鹰,那笑声竟是从这鬼鸟嘴里发出来的。
猫头鹰和周子舒对视半晌,忽然展开翅膀飞走了。

温客行道:“我小时候听说过,不怕猫头鹰叫,就怕猫头鹰笑,听说这玩意一笑,就是有人要死,你怕不怕?”

周子舒开始研究那大槐树下面的墓碑,上面竟然一个字都没写,闻言漫不经心地说道:“有两个人已经死了。”

温客行大概觉得十分有气氛,于是没理他,饶有兴致地继续道:“听说,有一个村子,有一年一个村民手里端着一碗红色的水,被猫头鹰打翻了,结果那年一个村子里连死了二十个人。”

周子舒抬头看着他。
温客行煞有介事地故意压低声音道:“这个是真事。”

周子舒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一个村民手里要端一碗红色的水?”

温客行呛住,扭过头去干咳。

周子舒轻轻笑了一下,忽然伸手握住那槐树底下的墓碑,微微用力,那墓碑竟是活动的,随后他大力将那墓碑往一边掰开,只听“吱呀”一声,地上竟凭空开了一条口子,里面黑洞洞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温客行忙凑过来看,围着那洞口转了好几圈,啧啧称奇道:“听说沟通阴阳两界的地方,便是人间阴气汇聚的地方,旁边定要有一棵半死老槐——槐树乃是至阴之物,是鬼树,你听说过不曾?”

周子舒双臂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继续讲鬼故事。

温客行绘声绘色地说道:“老槐底下有个无名坟冢,下面便是传说中的黄泉路,每到七月半之夜,便有阴间游魂从这里爬出,还阳一回。黄泉路上极冷,走到尽头,便到了鬼门关,过了鬼门关,便再不是活人了,一路彼岸花,便到奈何桥……喂!”

周子舒已经跳下去了。

温客行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阴森森的洞口,然后紧跟着也跳了下去。稳稳当当地落地,竟觉十分柔软,一抬头,便周子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问道:“怎么,温兄也有兴趣来看看黄泉路长什么模样?”

温客行认真地点头道:“这样我下回再给别人讲的时候,也可以郑重其事地填上‘是真事’三个字了。”
周子舒就摇头微笑起来,忽然,温客行“嘘”了一声,皱起眉,侧耳听了一会,低声问道:“你……听见了么?什么声音?”

周子舒仔细分辨了一会,犹疑地道:“……水声?”

温客行眼睛瞬间亮了,竟抢在他前面走了出去,还不忘压低声音道:“真是真事啊!”

两人面前竟是一条极狭长的小路,十分逼仄,两个男人不能并肩而行,须得弓肩缩脖,一前一后才能勉强通过,周子舒被迫一直微微低着头,十分不舒服,便皱皱眉,心说难不成自己走的这条黄泉路不是正统,是专门给女人和孩子挖的?

不知走了多久,这狭长的小路才算钻完,两人身上都落了不少尘土,前方豁然开朗——竟连通了一个巨大的地穴,一条细小的河流从面前淌过,不知自始而终,来往何方。

地穴中似乎有风,又不知这风来自何处,四面八方一般,却是越来越阴冷了。

这回温客行也闭嘴了,不再提他那“黄泉路上极冷”之类的鬼话。

分享到:
赞(92)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墓地的老槐树,古董街的老槐树

    超爱p甜甜!2018/10/07 21:14:09回复
  2. 黄泉路上会有沈老师吗??

    匿名2018/10/14 16:05:58回复
  3. 会有澜澜吗,会有魏巍拿着斩魂刀嘛?

    最爱P大的2018/10/28 23:25:42回复
  4. 大爱巍澜 走不出来了

    匿名2018/11/22 16:38:36回复
  5. 要是这时候巍巍出现了,那真他妈就是神作了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03 20:38:15回复
  6. 哈,看样子很多人与我一样,都是循着镇魂足迹而来

    匿名2018/12/05 01:50:57回复
  7. 二人便见一黑袍者提长刃走来……哈哈哈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09:10:39回复
    • 你,,,够了。。。

      咳咳,那我再接一句:盖住脚背的黑衣边,立着一只肥硕富贵的黑猫,颈上系着一个奇怪的铃铛,正随着黑猫动作轻轻摇晃,幽幽的响着。那人周身黑气缭绕,后面跟着一溜影影绰绰的黑影,望不到头

      天天吃狗粮的祝红和假和尚林静2019/08/03 23:47:49回复
  8. 你们太可爱了

    匿名2019/01/19 09:58:16回复
  9. 唉,希望巍澜串场啊

    没有2019/01/27 00:40:08回复
  10. 巍巍拿着刀站在黄泉边上和他们说:走错片场了

    匿名2019/02/14 12:50:19回复
  11. 猫头鹰的故事啊!

    匿名2019/03/15 22:12:46回复
  12. 二位同志好,我们是镇魂片场,你二位已走错片场,请速返回天涯客片场

    沈巍赵云澜2019/04/05 23:22:54回复
  13. 你们怎么这么皮哈哈哈

    离言2019/05/10 09:49:26回复
  14. 老槐树,黄泉路,好怀念啊!片场混乱中…………

    巍乱我心2019/05/30 00:23:30回复
  15. 哈哈哈评论真是人才

    读者2019/06/01 19:50:06回复
  16. 他们去见斩魂使大人了……不好意思,走错片场

    大爱巍澜2019/06/02 20:01:37回复
  17. 你们真应该在意在意猫头鹰的红水的故事

    匿名2019/06/10 21:46:40回复
  18. 斩魂使大人笑了笑和澜澜说,你看,又有两个无知无畏的年轻人来了。

    沈薇薇2019/06/24 01:13:36回复
  19. 是不是真事你可以去问沈巍,问云澜,问景七。

    °程茗。2019/07/31 06:29:02回复
  20. 有可能是乌溪。

    匿名2019/09/13 22:14:51回复
  21. 黄泉的事,问景七不是更清楚吗,那地方他熟,人家和孟婆还是点头之交呢

    匿名2019/09/19 13:18: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