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世界上真的没有鬼神

喻兰川一把抓住甘卿的手, 压下了她的筷子, 用一种几乎不像他的轻柔声音说:“慢点,先喝口水好不好。”

那么一瞬间,甘卿没敢看他。

刚吃完辣椒的人,要是喝上一口温热的水,是要给辣出眼泪的。

喻兰川拿起一个脆皮烧饼, 掰成两半, 一半递给甘卿。

“这个是糖的。”喻兰川好像突然瞎了,一点也没察觉到她故作平静的表情快裂开了, 专心致志地研究烧饼, “我好多年没吃过糖烧饼了,外面店里卖的那种不行,掰开里面都是糖渣。”

旁边的店老板一边慢吞吞地擦着桌子,一边说:“那是凉了, 必须得刚从炉子里夹出来的、滚烫的,才有流心,你俩小心烫嘴。”

甘卿顺势捂住嘴, “嘶”了一声,装作被糖汁烫了,趁机眨掉了眼睛里的水汽。

“饿死鬼投胎?”喻兰川收起了昙花一现的温柔, 翻了她一眼, “你跟别人吃饭也吃这么风卷残云吗?”

甘卿伸手抹掉了嘴角沾着的一点糖:“我这不是怕小喻爷秀色可餐,再多看一会挡饭吗。”

喻兰川差点忘了该用什么姿势把烧饼往嘴里送,心不在焉地怼了自己满口融化的热糖。别人是借糖遮眼, 假装被烫,他倒实在,差点烫掉自己一层皮,眼镜都滑下来了。

甘卿笑了起来,笑完,又觉得不是滋味。她是辜负过深恩与厚意的人,没脸再去跟人讨要喜欢,不曾想周围的人——小喻爷、孟老板、美珍姐……甚至是一百一十号院的老杨帮主他们,竟然还敢把好意交到她手里,不怕她再失手摔了。

这让她简直诚惶诚恐,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显得越发有口无心、油腔滑调了。

老板连忙过来给喻兰川倒凉白开,甘卿就说:“您这烧饼一点也没减量,良心了——就是汤面再原汁原味一点就好了,调料加得稍微有点多,现在人,在外面重油重盐的吃腻了,都觉得口味越清淡越高级。”

老板听完,觑着两只昏花的老眼,静静地问:“姑娘,是咸了吧?”

甘卿:“呃……”

“唉,老了,舌头不灵了,也就剩下耳朵能咂摸出话里的味了,人话还是听得懂的。”老板落寞地叹了口气,“恐怕是该关门了。”

甘卿知道他中年丧子之后,唯一的牵挂就剩下这家小饭店了,连忙说:“别啊,历届毕业的学生都惦记您这口烧饼和面呢,我们今天就是特意回来吃的,您关了店门,以后熟客来了怎么办?”

“哪还有熟客?都走啦,不来啦。”老板摆摆手,像个行动不便的老猿,慢吞吞地走到收银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个巨大的塑料文件夹,抽出几张纸,“正好,你们小年轻眼神好,给我看看这个。”

喻兰川擦干净手,接过来一看,是一份合同,关于拆迁补偿的。

“这两年孩子少了,十三中越来越烂,当然也越来越招不上人,好像是马上就要跟别的学校合并了,合并完扩建,我们都得走,”老板坐下,透过窗户,他朝学校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说,“也是好事吧,合并了以后就不叫‘十三中’了,改一改校风就好了。”

喻兰川是看惯了合同的,大致一扫就能扫出好多点,逐条给老板解释,甘卿听了两耳朵,半懂不懂的,就跟老板说了一声,翻看起那个厚厚的文件夹。

里头什么东西都有,老食客给写的明信片、十三中每年运动会和校庆的照片……

喻兰川拿铅笔给老板勾重点,老板一边等,一边给甘卿解说:“那是个摄影师,走街串巷拍照片的,拍了我们家的门脸,回去那照片还获了个什么奖,也是件光荣事嘛,我特意把那页杂志留下来了。”

甘卿仔细一看,只见杂志上果然有张小饭馆的照片,得了个光荣的“鼓励奖”,照片底下还有小字备注:“虽然作品技巧有所欠缺,但作者把镜头聚焦底层人民,还原了肮脏狭窄的陋巷,捕捉到城市边缘人生活的一角,镜头感情充沛,拍摄者悲天悯人。”

“那个是有一年高考,十三中咸鱼大翻身,十五个人上了重点线,比前后好几年加起来都多,真辉煌啊!学校门口贴出了大红榜,我看着也高兴,就给拍下来了。我儿子是上不了榜啦,只能蹭着别人家的喜气跟着自豪。”

那张红榜上写了十五个人,其中十三个人的班级备注是高四某班——甘卿记得这事,她刚入学的那年,十三中招了个复读班,以免学杂费为诱饵,骗来了一帮成绩好的穷学生,复读生为十三中破纪录的同时,被这垃圾场耽误一年,平均成绩比头一回高考下跌了二十分,于是辉煌的复读班第二年就黄了,倒贴人钱,人家也不敢来了。

再往后翻,甘卿的手忽然一顿。

只见那是一张剪报,上面报道了一起杀人案,受害者姓名当然隐去了,照片还打了马赛克,但甘卿仍然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卫欢。

“这个呀,”老板探头看了一眼,仔细回忆了片刻,“这可不是什么高兴事,这人头天还来我这吃过饭,第二天就让人杀了,据说死的时候身上一堆假/证件,不知是干什么的,唉,总归是我们的客人。”

甘卿愣了愣:“他来过这?”

“可不是嘛!”老板指了指剪报旁边歪歪扭扭的孩儿体,“你看,我这还拿笔记了,这人来的时候,点了三大碗面。我说吃这么多汤汤水水,回头胃里肯定不舒服,要是怕吃稀的不顶饱,我给您拿几两烧饼不就得了吗?他说不用,就想尝尝这口面汤味。”

甘卿的眉梢轻轻地动了一下。

“奇怪吧!这人不吃面,先光喝汤,把汤喝净了,才半死不活地随便吃两口。我说您可真有舌头,知道今天大厨不在,面条是小伙计擀的,只有汤底是大厨留下的。他没听见似的,也不言语,我看这人脸色阴沉沉的,眉眼间带着戾气,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没敢跟他多聊……果然就出事了。”

卫欢独自跑到他……前任师父打工的小饭店,趁师父不在的时候,点他做的汤面?

喻兰川从合同里抬起头,听得十分诧异,他一直以为卫欢这种收钱杀人的凶手,应该跟杨平之流差不多,大脑哪个地方天生没长好,一门心思地反人类。于是好奇地从甘卿手里拿走了那个塑料文件夹:“我看……”

他这一端,没粘严实的剪报后面滑出了一个小信封,差点落汤里,甘卿的手快如闪电,从文件夹底下伸过去,将将夹住那个信封:“老板,您这怎么还有暗器啊?”

“啊。”老板一头雾水地应了一声,一时也有点懵。

信封是密封的,没开头没落款的,上面就写了个“10”。白纸泛了黄,因为年代久远,封口的浆糊已经干得掀开了一角,露出过去那种红格信纸的边。老板把它颠来倒去地看了好几遍,才艰难地唤起了回忆:“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封信是那个客人留下的。”

喻兰川和甘卿同时坐直了,两人飞快地对视了一眼,甘卿眼睛里扫过冷冷的流光。

甘卿的声音略微压低了一些:“留给您的?”

“不是,我又不认识他,”老板连连摆手,“对啊,这是留给谁的来着……怎么会在我这?”

他稀里糊涂的,可能是有点老年痴呆的先兆,没来得及老态龙钟,已经把自己活成了一团乱麻,东一个线头西一个线头的,一时半会倒不到收尾。

这时,后厨里的少年大叫一声,一阵风似的跑出来,把发红的手举到老板面前,嘴一撇,开始嚎。

老板“啧”了一声:“让你别去后厨捣乱,那烧着开水呢,烫一下老实了吧!”

这相依为命的爷儿俩都不太灵光,一个满屋子嚎,一个追在屁股后面哄,剩下喻兰川和甘卿四只眼睛盯着桌上没拆封的信,活像守着一根快爆炸的雷/管。

就在喻兰川犹豫着拆别人信件会不会不道德的时候,甘卿已经二话不说地撕开了信封。

喻兰川:“哎,你……”

“师父”——那信开头写明了称呼,这是给卫骁的信?

卫欢的字很整洁,他像是把手上的功夫也用在了写字上,横平竖直,好像印刷体,甘卿一目十行地扫了下去。

“我跟老板嘱咐好了,这封信在这里存十天。我告诉他注意本地新闻,要是这十天里听说我死了,这信就不用给您了,省得让您伤心。要是他没听见什么消息,十天也够我走得远远的了,到时候再把这信给您,省得您找我。”

“师父,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咱家规矩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代人只能收一个弟子,别人不动手,自己不能动手,出门不许跟人提自己的师承——尤其最后一条,我们万木春也是堂堂正正的门派,怎么就不能提呢?我一直想,师祖就算金盆洗手,也是五绝里拔头筹的人物,您是他一手带大的弟子,本事比师祖不差什么,都说您青出于蓝,可是还没出头先隐居,就这么没家没业的混一辈子,您真甘心吗?记得我小时候学刀,让师祖看见了,他老人家看完直摇头,嫌我笨,说我的天分跟您比,差了天上地下。可能确实是这样吧,我们这些下笨功夫的人,好不容易练出点什么,就特别把它当回事,也格外容易不甘心。”

“我想,咱们门派从宋朝就有,不也一路传承至今了吗?怎么越到后来越畏畏缩缩的呢?”

“现在,我总算有点明白了,这是一条一线天的险路,走上去就回不了头,只能一直往前,一直给逼到走投无路的悬崖,跳下去完事——古代兵荒马乱的时候,人命不如草,哪条路都是悬崖,没区别。可是现在不一样,平地上明明有四通八达的活路,非得吊得高高的走钢丝,傻子才干呢。”

“我就是那傻子。”

“师父,我每次半夜惊醒,都会想起朱聪给我的那一个钢镚儿,那是我第一笔买命的生意,就收了他一块钱。我俩在燕宁火车站见的面,他们家出事以后,好几年没见了,差点都没认出他来。朱聪是我兄弟,我们俩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时候我遵着您的嘱咐,不敢跟人提师承,也从来不敢跟人动手,在外面挨了欺负只能忍着,都是他照顾我。您也亲口说过,这是个厚道孩子。”

“厚道人后来变成那样,师父,换了您,您怎么办呢?您能把自己万木春的刀一瞒到底,冷眼旁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行。”

“循着一点线索,我们俩追踪了一个多月,找到了当年放火烧仓库的人,躲到外地去了,居然还成家当起了良民,那些冤死的老幼妇孺半夜不来撕他的心肝吗?”

“如果不来,那说明世界上真的没有鬼神啊,那我们这些拿着屠刀的人,还有什么好敬畏的呢?事后,我拿那一块钱买了两根白糖水棒冰,跟朱聪分着吃了,吃完我就知道,家是回不去了。您怪我吗?”

“可是这事,我不后悔。”

分享到:
赞(14)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一个钢蹦儿……跳戏了。

    假装自己是匿名2019/05/29 21:24:11回复
  2. ……我觉得世上当然是有鬼神的,只是鬼神不管这些事。
    钢镚跳戏是跳到烈火浇头去了吗哈哈哈

    懒得起名字2019/06/02 20:13:30回复
  3. 卫欢……我之前还很讨厌他的

    沃托2019/08/26 10:38: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