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荒庙

周子舒满不在乎——这世上各种寻死觅活的事他都办过了,也就啥都不在乎了,就着那老渔樵嘴里不干不净的话,全当下饭。

乌篷船静静地分开河水,河岸那头有个姑娘糯糯地叫道:“菱角,卖菱角。”就仿佛年光同这河水一般缓慢流淌,周子舒想,真死在这里,也值当了。
他路过蓬莱的时候探访过传说中的仙山,当时在半山腰上就这么想的,可后来又觉得,传说中杏花烟雨的江南还没细细游览过,有些亏,便又一路南下到了江南,眼下他又恍然间生出这种感慨,咬了一口手里又干又硬的饼,鼓着腮帮子使劲嚼了半天,好容易才咽下去,晃晃脑袋,又寻思,看了江南,三山五岳可还没去过呢,还是亏。
便又放下了终老此处的感怀。

忽然,老渔樵像是被唾沫噎住了一样,骂声停下了,弓着背,微偏着头,一双眼睛眨都不眨地望着一个方向。
周子舒有些奇怪,便从船里微微探出个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见老渔樵定定地瞅着两个岸边行路的人——正是那酒楼上的灰衣男子和美貌少女。老渔樵头发虽白,一双眼却目光如电似的,仔细看来,藏在一头乱发下的太阳穴还微微凸起,手掌粗大,筋骨虬结,不用说周子舒,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这老头子身手不简单。

叫他这样戒备得盯着看,想来那遥遥一对视的萍水知己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美貌少女这会看着虽然蹦蹦跳跳,却始终谨慎地走在那男子身后一丈左右的地方,丝毫不敢僭越。
周子舒扫了一眼,便知道这姑娘是那灰衣人下人或侍妾之类的身份,这姑娘虽有些刁蛮,相貌形容却颇对他的胃口,可到底是别人的人,便也不多打量,收回目光,接着对付手里的干饼。

江湖么,走到哪都有是非,朝堂是个名利场,江湖便是个是非场,有人总想不明白这件事,好像仗剑骑马走天涯是件多了不得的事似的,临死都念叨着。

不过眼下是是非非,和他这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渔樵住了嘴,周子舒反而觉得有些寂寞,便吼了一声道:“老丈,你这饼子欠点咸淡味,甭管粗盐细盐的,您好歹多放点呀。”

老渔樵火冒三丈地骂道:“你娘的,那么大个的饼都堵不你的嘴,有饼吃还他奶奶的嫌东嫌西,饿你个兔崽子三天,看你吃屎不说香……”

他一张嘴就仿佛有停不下来的趋势,周子舒就笑了,咬着干饼也有劲了,觉得自己有点贱。

渡人过河不过几个铜板,周子舒大手大脚地给了老渔樵一块碎银子,老渔樵一点也不觉得受之有愧,揣起来就走,脸上那副债主的表情,大概还嫌弃给钱给少了。才到对岸,老渔樵亟不可待地把他往下轰:“快滚快滚,别耽误老子正事。”

周子舒慢慢悠悠地把最后一块饼扔进嘴里,伸了个懒腰,从船舱里钻出来,含含糊糊地道:“赶着投胎么?”

老渔樵一双铜铃眼瞪圆了,一副很想破口大骂、问候此人祖宗十八代的架势,却想起了什么似的,终究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气哼哼地划起船走了。
也亏得这老东西不知道在这干什么,托了这么个假身份,若他真是以摆渡为生,还不得穷得当裤子?

眼看着小船摇摇晃晃地走远了,周子舒才气定神闲地道:“你娘的。”
他半辈子都跟一帮斯文败类混在一起,原来也是一张嘴就拐弯抹角子曰子云的,从未曾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出言不逊过,这时候脱口而出这么一句,竟觉得非常痛快,好像胸口郁结的东西统统倒了出去似的。
他惊奇地发现,骂街竟然是这样舒服的一件事,于是笑盈盈地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个拿钱不好好办事,吃饭不拉人屎的老龟孙。”
说完好好咂摸了一下这句话,只觉得心情舒畅、满口余香,于是心满意足地顺着河边慢慢走了出去。

周子舒东游西逛地转了整整一天,一直晚上,转悠到了城外,找了个小水塘,才把自己这自己都快忍不下去的酸腐洗了洗,好歹把自己涮得像个人了,这才琢磨着找个地方对付一宿,又走了约莫一里地,看见一个破破烂烂的荒庙,他便走了进去,将茅草铺开,在我佛脚下缩起身子,打了个哈欠,睡了。

尽管他现在心里没事,脑袋一碰茅草就能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仍然是得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半夜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阵脚步声和人声还是把他吵醒了。
三个人出现在荒庙门口,一股子血腥味就扑面而来,周子舒睁开眼皱皱眉。

受伤的人头上戴着斗笠,不知道有没有意识,整个人被个十四五的半大少年架着,那少年看来有些功夫底子,却也气力不济,气喘得像病牛一样,吃力地架着受伤的人,旁边跟着个下人打扮的老妇,怀里抱着个布包,踉踉跄跄地一路小跑。

少年进庙门的一刻,像个受惊的小兽似的,小心翼翼地眼珠四处一扫,周子舒人躺在佛像的阴影里,气息放得又极轻,少年一开始也没留神到他,低声对那带斗笠的男人道:“李伯伯,咱们在这躲上一会吧,我瞧您的伤……”

他话还没说完,那就剩半条命的人便从少年身上挣脱出来,勉励站直了,双手对着周子舒的方向一抱拳道:“咳……这位朋友……”

他这一抬头,话音登时顿住,周子舒也看清了,这人正是摆渡了他的那老渔樵,胸口后背各有一处刀伤,整个人血葫芦一般,当即坐直了身体:“是你?”

老渔樵苦笑一声:“他娘的,是你这要饭花子……”
话音未落,整个人便往前扑去,那少年忙伸手去扶,自己却也力竭,被他一起带得摔倒在地上,话音里都带了哭腔:“李伯伯……”

老渔樵周身抽动了一下,周子舒忍不住探起身,见他那血流出来带了一丝诡异的紫色,连带着他的嘴唇都是铁青的,便皱了皱眉。

老渔樵勉强笑了笑,低声道:“你他娘的还是不是爷们儿,哪来那么多马尿?老子……老子还没死透哪……”

一边的妇人也抹泪道:“李大爷,您若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少爷可指望谁去呀?”
老渔樵瞪了她一眼,用力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地对那少年说道:“我……也是个没出息的……只是当年受了你爹的恩,拿命报了,也没别的东西啦……”他咳嗽起来,没咳嗽一下,身体就抽动有一回,“小子,你记着……”

记着什么还没说完,庙门口便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黑衣人大步走进来,那黑人未曾蒙面,脸上有一块刀疤,见了这穷途末路的三个人,猫捉耗子似的歪嘴一乐:“好哇,你们跑得倒是远。”

那少年咬咬牙,从腰间抽出一把剑,便像黑衣人扑过去:“我杀了你!”
怎奈气势惊人,实在是一身三脚猫的功夫,瞧着浓眉大眼挺灵气,人却笨手笨脚的,一招都没使出来,便被那人轻描淡写地挑了兵器去,反掌一拍,正好拍在他小腹上,逗猫似的将他弹出一丈多远。
少年随后起身,灰头土脸的大叫一声,却丝毫不见害怕,又赤手扑上去。

老渔樵急了,似乎想爬起来,却伤得太重,动了一下,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黑衣人冷笑道:“小兔儿爷还要咬人不成么?”便侧身闪过,屈指为爪,抓向那少年后心,月光下他那手章竟不似血肉做的一般,泛着淡青色的冷光,要痛下杀手。

周子舒本不欲管闲事,想着毕竟和那老渔樵有个“同船渡”的缘分,这少年又小,不愿意见他这么点年纪便送死,手中已经扣上一颗小石子,手掌一翻,才要弹出去,忽然一声唿哨,那黑衣人目光一凛,平地翻了个跟头,那少年扑了个空。
方才黑衣人站的地方却钉上了一个一寸长的莲花形状的暗器。

只听一个少女娇滴滴地道:“好家伙,深更半夜的,竟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在荒郊野外欺负老妇弱子。”

周子舒心里一动,这声音耳熟——便将那粒未出手的小石子又收回来,慢吞吞地躺了回去,静观其变。

那黑衣人脸抽动了一下,眼睛突突地跳着——周子舒觉得是他脸上那道疤伤得,脸有些僵硬,像中了风的,凶狠中又有些可笑,只听他怒道:“哪里来的小贱人?”

那少女笑了笑,周子舒定睛望去,见门口一道紫色身影闪过,进来的正是那今日扬言要毒死他的小姑娘,便觉得自己今天是定然有此奇遇了,这荒庙中的恩怨情仇竟有小一半人都是他遇上过的。
不知这紫衣少女的那主子去哪了,她歪了头,一脸天真烂漫地靠在门口,指尖绕着自己的辩稍,一面用食指在脸上轻轻一刮,笑道:“老贱人,你羞也不羞,欺负人家老人小孩,还有个快死的。”

老渔樵也不知有气没气,白天还神气活现地骂人,这会听人说他是个“快死的”,竟还真就快死的似的倒在地上,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分享到:
赞(922)

评论87

  • 您的称呼
  1. 我从山河令那边来看的ᥬ᭄

    山人2021/04/03 15:57:37回复 举报
    • 请不要刷剧名,书剧分离谢谢
      书是书,剧是剧
      PS没有恶意,只是告诉剧粉们书剧分离
      不要一直在底下刷关于剧里面的东西
      说错话,我道歉,但要我接受耽改剧永远不可能

      南阳烛阮(双叶2021/06/03 11:25:18回复 举报
  2. +1
    好喜欢好喜欢,就来看原著了

    飒飒2021/04/03 21:00:08回复 举报
  3. 莫名被老姐推介来看
    看完原著再看山河令
    楼上姐姐好近!(系统我快的话你就给老子扒)

    耽小秋2021/04/04 07:48:01回复 举报
    • 楼上的姐妹我们也好近(。・ω・。)ノ♡(可恶我评论太快了??系统咋回事)

      温大善人2021/04/04 10:53:36回复 举报
  4. 这里的评论好少……………

    又来了,烂系统我不快!!!

    2021/04/10 10:22:35回复 举报
    • 卧槽 楼上我们好近啊

      晴安2021/04/11 21:51:59回复 举报
  5. 离开了朝堂的周子舒真的是放飞自我!破衣烂衫的,明明身上有钱,偏要找阿湘讨酒喝,找老船夫要饭吃,学着骂人的话,也心情舒畅,满口余香,哈哈……

    七爷天涯客七爷天涯客……陷入死循环中2021/04/14 22:09:18回复 举报
  6. 哈哈天涯客是我第一个下手的耽美

    饼干2021/04/15 22:04:43回复 举报
    • 我是天官赐福入的坑

      原耽虐我千百遍,我待原耽如初恋。2021/04/20 10:43:22回复 举报
  7. 一刷打卡(开心)

    苏鹭舟2021/04/17 22:47:46回复 举报
  8. 想当初,天涯客是我看的第五本小说
    现在,天涯客是我众多小说中的一本……8刷
    唉,好怀念以前没有电视剧的日子啊……

    木瓜不吃瓜2021/04/18 15:09:11回复 举报
  9. 全体起立,恭迎温大善人。

    思远道2021/04/20 10:42:56回复 举报
    • 哈哈哈,可以可以
      恭迎溫大善人

      千兮2021/06/15 10:52:55回复 举报
  10. 很细腻,悬念很吸引人

    匿名2021/04/23 10:59:53回复 举报
  11. 他说阿湘对他的胃口,他这开始的时候是喜欢阿湘的吗

    匿名2021/04/27 02:20:25回复 举报
  12. 不知道第几刷了,看了山河令后又想刷了

    过桥2021/04/29 15:30:48回复 举报
  13. 被姐妹推过来的,一刷打卡

    江停宝贝的奶黄包2021/04/29 18:31:10回复 举报
  14. 山河令来的+1

    匿名2021/05/02 07:19:00回复 举报
  15. 一刷一刷~\(^o^)/

    无奈2021/05/02 19:37:00回复 举报
  16. 从山河令过来+1❤

    匿名2021/05/07 17:30:43回复 举报
  17. 从山河令过来+1❤

    龚哲2021/05/07 17:31:18回复 举报
  18. 如果P大其他書也是這麼多人看就好了,這網站可是叫鎮魂吶,而且未上架的那幾部劇的原著都超級好看,有過之而無不及⋯⋯

    沈十六不淘米2021/05/14 09:23:07回复 举报
  19. 我是樓上上⋯⋯那個八刷太可怕了,我也懷念P大沒有劇的日子,我第一本是殺破狼,然後是大哥、鎮魂、七爺、天涯客、山河表裏、過門、殘次品、默讀,挺晚入坑的,不過有劇令我有了想像的基礎我覺得不錯,以前我想像的周子舒有點可怕,可怕得我不太喜歡他,現在我腦中的周子舒可愛多了,不過也不是可愛,就是有點皮⋯⋯已榮登我心目中P家兒子第二之位,好帶感

    沈十六不淘米,破系統我不快2021/05/14 09:29:57回复 举报
  20. 从山河令过来啦,电视剧太上头了,我还不能忘怀,所以来原著再体验一下武侠的世界哈哈。

    匿名2021/05/16 03:22:44回复 举报
  21. 就记得我好像看过,好久之前看的了,忘了有没有看完了,往后看看有没有印象

    嘟嘟2021/05/16 20:16:47回复 举报
  22. 真的,山河令粉不要评论了啦,太烦了。许多原著粉蛮雷的。不要蹭耽美热度好吗

    匿名2021/05/21 09:35:12回复 举报
  23. 6刷的悄悄爬过——

    下不了山的人2021/05/23 18:40:14回复 举报
  24. 二刷留名、、、、、、、

    耽改给爷爪巴2021/05/24 15:37:27回复 举报
  25. 尽管他现在心里没事,脑袋一碰茅草就能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抓到bug啦,从第五章确定了回来的,就说七窍三秋钉不会让阿絮睡个好觉的

    我的老婆是zzh(系统才快)2021/05/27 13:31:16回复 举报
  26. emmm,其实山河令挺好看的啦,稍微和原著有点不一样很正常,底下评论山河令的人也没有恶意啦,真的是从山河令过来的啊,原著也很好看啊

    匿名2021/06/13 05:47:11回复 举报
  27. 恭迎谷主!(凑字数)

    息漾2021/06/20 16:16:26回复 举报
  28. 笑死,天涯客是我看的第。。。70几本耽美了

    小胤啊啊啊2021/06/21 23:33:0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