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摊牌

徐西临来不及回答,身体已经先因为熟悉的拥抱热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窦寻却轻轻地放开了他,对他苦笑了一下,说:“放心。”

放心什么?

徐西临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顿时仿佛被抽了一个耳光——窦寻在暗示周围没有路人,也没有不怀好意的相机……而他知道这是在外面,愿意忤逆自己的桀骜不驯,为了某个人遵守这个世界无理取闹的规则,照顾他更为无理取闹的怯懦。

窦寻说完,搭住徐西临的一条胳膊,另一只手扶在他身后,半是扶持半是推着他往楼上走:“别在楼下喝风,你家在几楼?”

徐西临沉默地按下楼层电梯,脸色比在墓园的时候还难看。

窦寻一路把他送到家门口,一伸手挡住了电梯门,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对徐西临说:“你家要是不方便有访客,我可以就送你到这——你真不需要去医院吗?”

徐西临越来越不舒服,疼痛一路从胃部蔓延到了他的后背,后背好像有根横过来的筋,一抽一抽的乱跳,抽得他无端烦躁。

窦寻在学着客气,学着跟他保持距离,学着尊重他那些顾忌。

但徐西临没觉得欣慰,只觉得讽刺。

他甚至能从窦寻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久别重逢后怨愤,细细密密的,谈不上深重,然而无处不在。那像一把钝而绵软的刀,绵绵不断地刮他的骨头,使折磨来得细碎又漫长,还不如像以前那样摔摔打打地吵上一架来得痛快。

徐西临再也提不起扯淡的兴趣,开了门,而既然窦寻那么说了,他也只好发出邀请:“没有,就是乱了点,请进。”

客厅是灰鹦鹉的地盘,鸟殿下刚刚巡视了自己的领地,听见声音,立刻扑腾着翅膀飞出来,不料看见了窦寻,它有点自己的领地被外来物种入侵的不快,微微抬起一条腿,不怎么友好地扇了几下翅膀。

接着,它可能是想起徐西临的警告,它不情不愿地把脚丫子收了回去,落到高高的架子上,警惕地盯着家里的不速之客。

这还是窦寻第一次来徐西临的“新家”。

房子是个小三居,采光还行,进屋一看,里面窗明几净的,一看就是钟点工刚打扫过的,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

环绕客厅的三间屋子,其中两间都房门紧锁,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事关什么门。

唯一一间开着门的卧室整洁得像个样板间,里面没什么人气,一看就好长时间没人住过了。

反倒是客厅的沙发上摊着一床单人枕头和被子,让窦寻判断出房主人平时活动的区域,简直比住在宾馆里还凑合。

窦寻看得直皱眉。

徐西临自己审视了一眼,也觉得让窦寻看见这一面颇为不妥,毫无说服力地解释:“我这平时没人来,今天没也收拾……”

他说着,企图把乱七八糟的沙发挪出一个供人坐的地方,被窦寻阻止了。

窦寻自己去开着门的那间卧室里搬了把椅子出来。

徐西临一瞬间做贼心虚地紧张起来,差点开口叫住他,随后见窦寻只是从门口搬了把椅子,对其他两个上锁的房间也没什么兴趣,这才险险地吞回了自己的话。

窦寻把椅子摆在客厅中间,往徐西临面前一坐,两人相对无言片刻,窦寻问:“胃有什么问题?胃病多久了?经常犯吗?”

徐西临:“可能是慢性胃炎?不怎么犯,今天没吃早饭而已。”

窦寻抽了一口气,放轻了声音:“可能?”

徐西临:“……也可能有点溃疡。”

这些小毛病他根本没时间去医院看,也没当回事,反正这年月人人都有点毛病,整天跟他混在一起的那些中老年男子,个个一肚子养生经,这些年聚会的内容也逐渐从吃饭喝酒往打球健身上转移,还有人装模作样地跑起马拉松,但是那又能怎么样?

照样该痛风的痛风、该三高的三高。

这玩意都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事。

窦寻勉强耐着性子问:“那难受的时候你怎么办?平时吃什么药?”

徐西临:“上网查一查症状,准备点常备药就行。”

窦寻:“……”

真是个科学健康的作死标兵。

窦寻更深刻地了解了这烂苹果表面上那层好皮有多薄了,看他这幅不经心的样子心里就窝火,像徐西临当年发现他去做医代一样愤怒。

他额角跳出一小撮青筋来,忙低头用力在自己眉心上掐了几下,尽可能保持自己装出来的讲理,叹了口气:“你平时用的杯子是哪个?”

徐西临目光扫过沙发旁边的小茶几。

只见那茶杯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两个文件夹,一本关于财务管理的书,还有半块干得掉渣的面包……真是“有质有量”衣食住行。

窦寻把他的茶杯拿起来一看,发现里面的茶水早不新鲜了,带着隔夜茶特有的深褐色,看不出好坏的茶叶在他杯子里像一堆浮尸。

窦寻磨着牙数自己的呼吸,站起来把陈茶倒掉,洗干净被子,想给他接杯热水。水刚接了个杯底,窦寻就感觉不对,再一看,饮水机的热水根本没开!

他暗自运了口气,感觉自己就快“怂人压不住火”了。

窦寻没问徐西临药在哪,直接拉开了电视柜下面的小抽屉——以前徐家的常备药都是放在那,徐西临懒得蛋疼,新电视柜跟原来那个一模一样。

抽屉里果然不出所料有个医药箱,两盒药打开着,一盒明显吃得比较多的是止疼片,还有一盒普通的胃药,在角落里生灰。

窦寻阴沉着脸扒拉开止痛片,倒了两片胃药在纸巾上,一边等热水,一边翻看药片说明,结果发现幸好自己多看了一眼,那药都过期一年了。

窦寻:“……”

这货就这样,在外面居然还有脸装出一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样子!

“药过期了你知道吗?”窦寻拿着药盒在徐西临面前晃了晃,随后脱手往垃圾桶里一扔,一屁股坐在徐西临对面,徐西临斜靠在他简易的“床上”,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窦寻看了他一眼,就飞快地转移了视线,心里怒气冲天地想:“我他妈真是装不下去了。”

我顺应你的心愿离开,以为你从此会自由自在,不必畏惧流言蜚语——

我无数次地回来找你,遍寻不到,差点死心,但是想一想或许你没了我,真能过得更好,也就满怀愤懑和不甘地接受了,拼命想活出个人样来,想着万一有一天,让我再遇到你时,你不至于庆幸于多年以前不要我的决定。

现在看来,根本是浪费感情!

“你要是哪天猝死,都没人给你收尸。”窦寻终于忍不住甩开他镀了一层洋金的“成熟冷静”,尖刻出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时,饮水机的开水灯亮了,窦寻转身倒了杯热水,没好气地问:“最近的药店在哪?”

徐西临打了下磕绊:“呃……”

“算了。”窦寻怒气冲冲地摸出手机,打开gps,搜索附近,然后没搭理他,自己下去找了。

徐西临呆坐了一会,抬起一条胳膊挡住自己的脸,外面窦寻“咣当”一声摔上门。

灰鹦鹉对窦博士这种摔盆摔碗的没素质行为吓得飞到了吊灯上,清脆地叫唤了一句:“唉呀妈呀!”

以往它这么说的时候,徐西临都会笑,然而它今天哗众取宠地连叫了好几声,徐西临都毫无反应。

鹦鹉就飞到了沙发上,歪着脖子看着他,想了想,又叼了两颗开心果放在他手边讨好,见他还是不理人,它就殷勤地替徐爸爸把开心果嗑开了,不料嗑到一半,一不小心自己吃了。

它自己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自己这么馋,有点愧疚,飞到一米远的架子上,自我反省去了。

窦寻一路飞奔到了药店,照着徐西临以前吃的药买了两盒,药店离徐西临家大约有一站公交车的距离,窦寻连上下楼再查路线,一来一往没有十分钟,寒冬腊月里跑出一头汗。

到了楼下,窦寻才突然想起来,这玩意是徐西临自己拿百度诊断的,根本不知道对不对症。他居然还给买回来了,简直荒谬。

可是除此以外,他没资格把那个荒谬的人扛进医院,因为他不是徐西临的什么人,没资格管他,连进他的家都要阴阳怪气地问上一句。

分明是曾经被他抱在怀里的人,现在却一门心思地在他面前装模作样。

窦寻顶着热汗,挂着冷脸回到徐西临蜗居的客厅里,把药扔在桌上。

徐西临:“麻烦你了,对不起。”

“‘麻烦’我了。”窦寻讽刺地看了他一眼,心说,“我的人,把自己糟蹋成这样,跟我说‘麻烦’。”

窦寻把脸一抹擦,将摇摇欲坠的“温文尔雅”面具往旁边一扔,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四下撩了一眼徐西临的客厅,漠然说:“你对不起真多,省点吧。”

他眼不见心不烦地转头跟鹦鹉大眼瞪小眼了一会,等徐西临吃完药,伸手一指,对徐西临说:“你先躺下,我有话跟你说。”

窦寻有礼貌的时候,是个好客人,这会不高兴了,却让徐西临有点找回了旧时光的错觉。

当着“故人”无所谓,当着客人却不便太放肆,徐西临稍稍犹豫了一下,窦寻就像小时候催他洗澡一样,直接动手——他把竖起来的枕头拉平,把徐西临按下去了。

徐西临作为一个病号,无力反抗,果断被镇压。

灰鹦鹉以为窦博士欺负人,张大嘴尖叫了一声,扇着翅膀做出威胁的攻击性动作。

窦寻一扭头:“闭嘴!”

灰鹦鹉:“……”

该鹦鹉年幼时刻由他们俩一起照顾长大,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没跟他们俩学到什么好,在“恃宠而骄”这方面随了窦寻,在“怂”这方面却随了徐西临,发现敌人好像有点厉害,它眼巴巴地看了徐西临一眼,缩着脖子不敢动了。

窦寻一看它这个熟悉的德行,简直啼笑皆非,心情忽然不那么暴躁了。

他叹了口气,伸开腿坐在徐西临身边,想伸手去顺他微微带着汗的头发,手指伸出去,不知道落在哪合适,于是不尴不尬地吊在半空。

“你离开我的时候,我以为你要去追求‘正常’的生活。”窦寻往后一靠,轻声说,“据我所知,好像一直有不少女孩喜欢你,怎么,你就没挑一个过正常的日子去吗?是她们都不漂亮?还是性格都像我一样混蛋?”

徐西临脱口说:“豆馅儿……”

后面的词他一时忘了,这个旧称呼叫出来,两个人都恍惚地怔住了。

好一会,窦寻垂在空中的手指应声而落,踏踏实实地陷进了徐西临洒在枕头上的头发里:“嗯?”

徐西临:“……别拿这话激我。”

窦寻终于触碰到朝思暮想的人,上瘾似的,来回触碰着徐西临的发梢和耳垂,感觉头发摸起来不一样,脸也不一样,一切都陌生了起来,这刺激了他蛰伏多年的疯狂的占有欲,一时间又恐惧又愤怒。

窦寻:“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徐西临喉头微微动了一下。

窦寻:“你跟我强词夺理,让我等,说等有一天你强大了,就不用遮遮掩掩了——所以你现在算是强大了吗?”

徐西临:“……不算。”

他只不过是万千家小小的私营企业主中的一个,创业多年,只侥幸成功了一次,这两年不过刚刚有些起色,还谈不上有什么积累,或许跟同龄人比起来,勉强能算是优秀,但姑且不用说那些能改变社会规则的人,就连跟徐进、与依然保持着“暴发户完整器形”的窦俊梁之流比,他那点小小的家底都称不上什么事业。

可仅仅是走到这里,他已经觉得举步维艰了。

窦寻垂着眼,目光从徐西临的鼻梁上扫过,逼问:“那你现在怎么敢公开拉我的手了呢?”

徐西临无言以对。

窦寻一针见血地戳了他一句:“是因为现在没人管得了你了吧?你有钱满世界跑,长辈都不在了,就算生意失败,靠租房子也够活了——还因为你这个年纪不老不小,别人得拿你当个正经八百的大人对待,你开始说了算,吊儿郎当地不成家,没后,玩,混……别人也还觉得能原谅,你没压力了是吗?”

窦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徐西临顺势闭上眼,听见窦寻冷冷地说:“我就知道,要不然你也不敢每天围着我转,玩旧情难忘。”

窦寻知道徐西临对自己是有感情的,但是始终不敢相信这份感情的深厚程度,所以只好无止无休地索取、试探、证明、斤斤计较,如今,他总算把这种不信任脱口而出了,有种一刀把疮口捅穿的快感。

徐西临沉默了一会,虚弱地解释了一句:“我没有。”

窦寻耐心地等着他说。

徐西临搜肠刮肚,悲凉地发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他有心想推开那间上锁的房门,让窦寻自己去看,又觉得没意思——因为看起来很像布置已久又用力过猛的作秀……感觉性质跟捧着九百九十九朵花去别人楼下下跪差不多。

这时,门铃响了。

窦寻放开他:“你躺着吧,我去给你开门。”

徐西临一把拽住窦寻的手,猛地把他拉下来,不管不顾地亲了上去。

窦寻被他拽得弯下腰去,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反客为主。他像个被激怒的猛兽,把徐西临按在窄小的沙发上,如同按住了垂涎已久的猎物,撕咬似的还以颜色。

夺走他的空气,压制他的挣扎,手指甚至下意识地移到了徐西临的咽喉上——

恼人的门铃变成了大力的敲门,下一刻,徐西临扔在小桌上的手机也凑热闹似的尖叫起来。

分享到:
赞(290)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哭了

    聿儿2019/01/31 02:18:04回复 举报
  2. 终于和好了!太不容易了!

    2019/03/24 16:53:44回复 举报
  3. 这些话如果不说出来,就一直有隔阂,血淋淋的撕开伤口才好的快……
    窦寻到西临家里的画面让我有种沈老师来赵云澜家气的摁冰箱门的感觉,都给气的够呛哈哈,不过两对的心境不一样

    陈栎媱2019/05/28 18:21:10回复 举报
  4. 楼上正解

    居劳斯的大宝贝2019/06/19 13:06:17回复 举报
  5. 敲门的是谁,这么不懂事

    匿名2019/06/28 19:53:00回复 举报
    • 不,要是没有这敲门的,团座可能就不会亲上去了。
      总之,和好就很好啊~

      莫安2019/07/27 04:38:27回复 举报
  6. 刺激了哈哈哈哈哈,话说这回评论怎么没有尖叫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1 22:39:47回复 举报
  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淡定

    匿名2019/08/24 14:45:23回复 举报
  8. 这些东西说出来反而会更好一些吧

    若雪谣2019/09/21 18:04:44回复 举报
  9. 总是关键时刻被打扰

    匿名2020/01/14 03:31:07回复 举报
  10. 我顺应你的心愿离开,以为你从此会自由自在,不必畏惧流言蜚语——

    可乐2020/02/27 21:19:41回复 举报
  11. 有些话要说破才能不自欺不欺人
    所以你豆馅儿根本就不知道小临对你的感情有多深!
    老母亲式落泪

    常安2020/04/06 10:34:56回复 举报
  12. 他知道这是在外面,愿意忤逆自己的桀骜不驯,为了某个人遵守这个世界无理取闹的规则,照顾他更为无理取闹的怯懦。

    咔咔海蛇2020/04/11 10:58:08回复 举报
  13. 分手的时候我都没哭,现在真哭出来了呜呜呜呜终于和好了ε(┬┬﹏┬┬)3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5/25 14:28:54回复 举报
  14. 前几章没哭,这章忍不住了QAQ

    怡 (我不快!)2020/06/17 14:11:42回复 举报
  15. 我顺应你的心愿离开,以为你从此会自由自在,不必畏惧流言蜚语——

    我无数次地回来找你,遍寻不到,差点死心,但是想一想或许你没了我,真能过得更好,也就满怀愤懑和不甘地接受了,拼命想活出个人样来,想着万一有一天,让我再遇到你时,你不至于庆幸于多年以前不要我的决定。

    现在看来,根本是浪费感情!

    匿名2020/07/07 19:05:31回复 举报
  16. 突然觉得那只鹦鹉有点好笑……

    匿名2020/07/30 15:17:34回复 举报
  17. 他俩就是生早了,换成这两年,在学校里搞基,那还不得被全班女生宠着爱护着,走街上回头率百分百(不是猎奇、恶意的),是腐女们小星星版的鼓励眼神啊

    镇魂女鬼2020/08/20 17:16:42回复 举报
  18. 唔,怎么说呢,可能是几年过去了,人的眼光变了,成长了,把当年的冲动习性都在最爱的人前掩埋起来了,但这份情愫也得以窥见天光

    KD辰邪2020/08/25 16:36:11回复 举报
  19. 和好了啊啊啊啊啊啊(≧∇≦)ノ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18 08:47:1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