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恋爱

以前,对于徐西临来说,过年那几天是很忙的。刚开始为了刚刚起步的事业,他得硬着头皮走访很多地头蛇——虽然别人看他年轻,都不怎么把他当回事,但意思得表达到。过年是个挖空心思拉关系的机会。

后来,“乡里”站住了脚跟,宋连元也当了“上门女婿”,他们哥俩成功跻身为当地的地头蛇之一,又换人来巴结他们,徐西临来者是客,广结善缘,每年都是一大堆应酬的召集者。

然而今年大家愕然地发现,居然请不到他了。

徐西临腊月二十九飞过去,除夕当天在饭桌上给宋大哥做了子公司一年业绩的简报,拿几根筷子在餐桌上摆了摆来年的战略构想,当天晚上就想跑,被好多事拖住没跑成,他就打算大年初一清早溜,理由非常扯淡——灰鹦鹉离开他太久会掉毛。

宋连元听了这番托词,眉毛险些从脸上飞出去:“你怎么不干脆跟鹦鹉结婚?你做生意可真屈才,回头开个动物园让你当园长算了!”

“呃……还有点别的事,”徐西临搜肠刮肚半晌,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让他想起一个别的理由,“听说魏董过年住院做手术呢,咱们好歹得过去看看才是那么个意思吧?”

宋连元想了想今年收到的一笔不小的分红,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行行行,滚吧。”

徐西临卷包就走,行李都准备好了。

宋连元就沉着脸一边跟着他转一边喋喋不休地嘱咐:“回去没人照顾你,自己注意点,自己没事煮点小米粥,可怜可怜你那烂胃……还有多交点年轻的朋友,生意应酬什么的不必都亲自去,差不多的让底下人跑跑腿就行,别老一天到晚围着那破鸟转,它能给你养老吗?”

最后一句是隐晦的提醒,可惜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西临全然没听出来,他就感受到了已婚男子的碎嘴子,头也不回地跑了。

宋连元忧心忡忡地骂他混账,回头就看见高岚看着他直笑。

“笑什么?”宋连元莫名其妙地问。

“你弟弟肯定谈恋爱了。”高岚高深莫测地冲着宋连元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就你看不出来,还唠叨,傻帽。”

宋连元听了她这明察秋毫的“报喜”,想起徐西临那男女莫辨的性向,非但没什么喜色,看着反而更忧愁了,忧得高岚莫名其妙:“到底谁是他妈?”

徐西临归心似箭,机票都是出租车上订的,他可能是要赶回去投胎,订了个时间相当紧张的,到了机场的时候,自动取票机都关了,他拖着行李一路狂奔到人工柜台换票,及至有惊无险地进了安检,肺差点跑出来。

一路飞回了家,落地时就听见解禁的鞭炮声声四起,平时堵成停车场的街道松快得仿佛私人跑车场,好不容易才打到一辆出租车。

路上,马不停蹄的徐西临又突发奇想:“师傅,您看看附近哪有礼品店给我停一下呗。”

司机师傅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礼品?这是大年初一,谁开门啊?我看您呐,一会自个儿找个没人看着的花坛,剪两支得了——您这是要上女朋友家去啊?”

徐西临笑得春光明媚:“没有没有。”

司机觑了一脸他的脸色:“买什么都白扯,我给您支个招——我一会把您撂商场,您看看弄点燕窝海参什么的给老丈母娘送去,小姑娘多个首饰少朵花的不要紧,您把老家儿答对好比什么都强。

徐西临大窘,连连摆手,一腔漂浮在半空中的浪漫情怀在师傅接地气的建议中凝结成雨,全下在了朴实无华的黄土地里。

“姥爷”花店里三个人都在,蔡敬是无家可归,窦寻礼节性地给窦俊梁回了个拜年短信就算尽完了义务,老成头天晚上除夕回家露了面,被七大姑八大姨们抓出来进行每年过年的“打孩子”运动,早早不在家里受虐跑出来了。

不对外营业的鲜花店成了他们三个单身汉的聚集窝点。

徐西临裹着一身风雪闯进来的时候,蔡敬正在研究怎么用微波炉热剩菜,所有人都被他这个不速之客震惊了。

灰鹦鹉终于见到了亲人,直接抛弃了一直在企图跟它套近乎的窦寻,扑腾着翅膀飞到了徐西临肩膀上,在老成家缄默无言好几天之后,它张口就讨巧卖乖地来了一句:“恭喜发财。”

徐西临在门口被他宝贝儿子逗得笑成了狗。

老成艰难地合上自己的下巴——怪不得他发了那条信息之后徐西临就没消息了,闹了半天是酝酿着直接杀回来!

老成简直没脸围观,冲徐西临问:“这大过年的,你跑回来干什么?”

徐西临进屋带上门,搂着他的宝贝儿子,目光则先找窦寻,看见窦寻正坐在小店二楼憋憋屈屈的小空间里。

店里暖气不好,窦寻腿上盖着一条毛毯,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正艰难地维持着表面的淡定,明显被吓了一跳。

徐西临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我哥刚结婚没两年,孩子都没有,我跟着当什么电灯泡?”徐西临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他们仨的预备晚餐,皱眉,“大过年的,你们仨吃剩饭?”

老成振振有词地强词夺理:“初一吃剩饭是有讲究的,代表年年有余……”

“余你个头。”徐西临把行李箱和鹦鹉往老成手里一塞,又随手扯下沾着雪渣的外套往门口一扔,边走边挽袖子,“生活品质呢?老蔡躲开,我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

老成:“……”

他头天刚替姓徐的跟窦寻吹过,把此人描成了一个空虚寂寞冷的工作狂,还说他一天到晚除了吃速食就是四处应酬,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厌世的气息云云。

结果正主今天就回来打他的脸!

老成愤怒地把被徐西临踩了一堆泥脚印的门口拖了一遍,心想:“混蛋玩意,再多管你那闲事,我就是王八!”

徐西临的脑子自从接了老成那条微信之后就没冷静下来过,恨不能把早几年的厨艺进修成果淋漓尽致地体现一遍——只恨老成家没有那么多材料供他发挥。

窦寻虽然有决心,但面对鸟的时候比较勇敢,此时见了人,终归还有点近乡情怯,犹犹豫豫地下楼到厨房探了个头:“我帮你做点什么?”

徐西临回头冲他灿然一笑:“行,你会什么?”

窦寻:“……”

徐西临把外衣脱了,薄薄一层羊绒衫盖在身上,像是随意地搭在了一支会动的衣架上,分毫毕现地显露出肩和腰的轮廓,他在这个年纪上,骨架已经定型了,背影满是男人的稳重与挺拔,再也没有少年的青涩感,可是回头递过来的笑容却温暖如初。

这笑容杀伤力实在太强,窦寻差点招架不住,无言了好一会,他才不情不愿地承认:“……会炒饭。”

说完,窦寻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发现自己真是十年如一日地固守自我、毫无进步,无论是对徐西临,还是下厨房。

徐西临无奈:“去等着吃吧,这油烟大。”

回来放拖把的老成被他充满纵容的眼风扫了个尾巴,立刻汗毛倒竖地贴着墙根走了,恨不能用拖把将姓徐的打将出去。

窦寻眼巴巴地看了徐西临一会,不舍得走,可是“姥爷”花店就这么一点空间,他还得照顾另外两位围观群众的心情,只好恋恋不舍地坐回到客厅里。

等饭菜一上桌,满腹不满的老成就原谅了徐西临,并且感觉自己还能再爱他五百年。

沾了窦寻的光,他们仨凑合活着的单身汉总算不必吃除夕外卖的剩饭,徐西临装模作样地坐下,斯文地拿着一块毛巾擦了擦手:“今天时间不够了,随便做一点,你们凑合吃。”

老成看着素菜旁边萝卜雕的花,认为自己可能需要重新收录“随便”二字的词条。

吃完饭,蔡敬自动起来收拾,窦寻则像靠近灰鹦鹉一样,试探地坐在了徐西临身边,刚开始坐姿有点板正的僵硬感,后来发现徐西临好像没什么反感,他才微微放松了一点,又忍不住起了一点贪心,假借找电视遥控器,碰了一下徐西临的手。

徐西临就偏过头来看他——前几次见面,徐西临鲜少正眼看他,当时窦寻只是有点失落,但总体感觉还好,今天徐西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也可能是渐渐习惯了,又恢复了以前的习惯——窦寻跟他说话,他就静静地看着窦寻,专注的目光和深情的目光其实有点像,很容易让人心猿意马。

“鹦鹉这几天没怎么说过话,是不是住得不太习惯?”窦寻不十分擅长跟人搭话,艰难地找了个话题。

徐西临冲架子上的灰鹦鹉招招手,那大鸟就训练有素地飞过来落在他胳膊上:“在家可贫了,可能是老成这里它不熟,有点胆小——来,儿子,唱个歌。”

灰鹦鹉颇有窦先生年轻时候的习性,平时恃宠而骄,很会蹬鼻子上脸,但一旦徐西临生气了,或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把它带在身边一阵子,它就开始强烈的不安,一不安就会变得很乖,特别能讨人喜欢。

这会,灰鹦鹉唯恐徐西临不把它接走,可爱得不行,让唱就唱,还唱了个非常喜庆的“恭喜发财”……虽然中途跑调了。

徐西临听它又有点要拐到爱情买卖上的意思,忙喂了颗花生让它去嗑。

窦寻伸手摸了摸它,鹦鹉很不满意,然而由于正在卖乖,不便攻击,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徐西临却忽然一把抓住了窦寻的手腕。

窦寻其实就是故意给他看手上伤痕的,可是徐西临一碰,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轻轻哆嗦了一下,方才放松下来的腰又不由自主地僵了僵。

徐西临脸色一冷:“那小孽畜咬的?”

鹦鹉顿时吓得连花生都顾不上吃了,扑腾着翅膀飞到桌子一脚,战战兢兢地罚站。

正这时,蔡敬洗完碗从厨房出来了,窦寻立刻想起徐西临以前在别人面前对他俩的关系讳莫如深,有外人在,徐西临从来都不喜欢跟他有身体接触,于是立刻挣脱开徐西临的手:“没事。”

徐西临刚心疼到一半,猝不及防地遭到了一次“避之唯恐不及”,心里无可避免地沉了沉。

好在,他早些年遭的冷眼多了,心理状态调整得也很快。

想当年,他完全是被动地接受窦寻激烈滚烫的心意,一直都懵懵懂懂的,也没找到恰当的节奏,其实细想起来,有几个男人有这种运气呢?

公鸟尚且知道求偶不易,遭几次挫折也都是正常的,调整策略就得了……亏得大家都这把年纪了,即使不留情面如窦寻,也不太会像十几岁的时候那样当面怄他了,怎么也好受很多。

这么一想,徐西临心态就平和了。

他瞪了不敢抬头的鹦鹉一眼:“我在家怎么跟你说的?”

灰鹦鹉低垂着翅膀,不安地微微颤动。

徐西临不舍得打他,但还是生气,就吓唬它:“再咬人就不要你了。”

灰鹦鹉听懂了,吓坏了,呆若木鸡地愣在那。

窦寻虽然是故意告黑状,可是看着那鸟的样子,忽然又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于是他冲灰鹦鹉伸出一条胳膊。那鸟大概也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灰头土脸地飞到了窦寻的胳膊上,小心地收着爪子没抓他,瞄了一眼徐西临,见他脸色没有缓和,只好满心不乐意地转向窦寻,蹦跶到他肩头,郁闷地用脑袋蹭了他一下。

窦寻说:“没事,它小时候也没少咬过我,到生地方都这样,过两天混熟就好了——要不你再让我养两天?”

说完,窦寻还觉得自己挺机智,这样一来,他就有理由联系徐西临、时不常地见他一面了。

心怀不轨的徐西临正中下怀,求之不得,二话没说就把儿子卖了。

当天晚上徐西临被老成以“房太小不够住”为由,赶走了。

他头天晚上深夜才走,第二天又跟神经病似的,天还没亮,就滚回来了。徐西临开着围着“姥爷”花店转了一圈,从楼下看见几个房间的窗帘都拉着,这才又恋恋不舍地走了,临到上午的时候转回来,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大堆新鲜得能滴出水来的瓜果蔬菜。

老成趁窦寻给鸟换水的时候,悄悄冲徐西临招招手:“来。”

徐西临:“什么事?”

老成咬牙切齿地咬了一口苹果,在果篮后面看见了“乡里”的商标,仇恨地发现这腐朽的资产阶级专供水果确实贵有贵的道理。

老成:“商量个事,把你们家祖宗领走行吗?大不了晚上再送回来,一天到晚跟我这晨昏定省的,我们家雇不起你这种身价的人当厨子。”

徐西临也正有这个意思,小声问:“你说去哪?”

老成作为一个“去死去死团”终身会员,被他问懵了,瞪大眼睛说:“你来问我?你第一天认识窦寻?”

徐西临:“……”

他其实没怎么和窦寻出去过,那时候要照顾徐外婆,他们俩偶尔一起出门,大概也就参加个同学会买个菜之类。

他很少会给窦寻买什么礼物,更没有约他出去过。

那场感情起承转合,似乎全然没有人工的浪漫与刻意,在没有人专门维护的情况下,竟然也能像野草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地布满花园、泛滥成灾。

而今一切从头开始,居然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老成看出他神色有一点不对:“怎么了?”

徐西临很快回过神来:“没事,你说得对,我把人带走了。”

说完,他像重新充满了电一样一跃而起。

老成听见徐西临先是打电话找人帮他查最近的文艺演出,又让人帮着订晚上的话剧票,然后跑去问窦寻要不要跟他出去看房子——虽然中介不一定开门,但徐西临声称他都熟,哪的房子交通情况和租金价格都大概知道,可以先带他看环境,到时候有的放矢地看房。

老成一听就知道他放屁——徐西临好几年飘在外地,乍一回来自己家都找不着,租出去的房子好几年一分钱租金没涨过,他上哪熟悉全市房屋租赁市场去?

指不定头天晚上临时抱佛脚地对着地图在网上查了多长时间。

老成看着徐西临三言两语就把窦寻诓出去了,哼着小曲凑到灰鹦鹉面前讨嫌:“唉,你又留下了?”

灰鹦鹉做出攻击性的动作。

“咬啊咬啊,”老成嘿嘿直乐,“咬完告诉你爸爸,他更不要你了。”

灰鹦鹉破天荒地对不熟的人开了金口,它说:“呸!”

人类都不是好东西!

分享到:
赞(257)

评论56

  • 您的称呼
  1. 大哥出来打了个酱油

    争渡晚回舟2019/01/04 17:58:05回复 举报
    • 我有一种想边看大哥边看过门的冲动……

      P大一生追2019/07/05 11:21:54回复 举报
      • 我也刚看完大哥哈哈哈

        匿名2020/02/14 03:03:23回复 举报
    • 误入藕花深处,嘻嘻

      匿名2020/02/15 17:31:48回复 举报
  2. 喜欢那只鹦鹉!!好可爱!

    顾玥2019/01/21 21:04:57回复 举报
  3. 魏董专业打酱油

    聿儿2019/01/31 01:58:37回复 举报
  4. 我的谦儿

    匿名2019/01/31 21:20:16回复 举报
  5. 我的谦儿长了个肿瘤
    心疼

    小魏2019/02/07 13:52:54回复 举报
  6. 没想到谦儿出场费这么高

    匿名2019/02/20 16:07:06回复 举报
  7. 呃……还有点别的事,”徐西临搜肠刮肚半晌,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让他想起一个别的理由,“听说魏董过年住院做手术呢,咱们好歹得过去看看才是那么个意思吧?”
    你还别去了,魏董忙着干和你一样的事

    逸远2019/03/30 19:40:11回复 举报
    • 我说怎么《大哥》那没看着徐西临,原来他没去

      镇魂女鬼2020/08/20 16:34:04回复 举报
  8. 看的我想养一只鹦鹉了

    匿名2019/04/05 07:38:03回复 举报
  9. 所以你去看金主了吗?没有!

    长逝君怀2019/04/10 19:51:04回复 举报
  10. 魏总 手术 恩我更期待了

    匿名2019/04/15 20:45:28回复 举报
  11. 此时也是魏谦和小远关系突飞猛进的时候啊~

    陈栎媱2019/05/28 17:47:41回复 举报
  12. 我……让我想一下大哥的剧情……我这个脑子,可能要二刷一遍?

    北辰2019/07/02 23:26:54回复 举报
  13. 徐西临回头冲他灿然一笑:“行,你会什么?”
    窦:挑衅???

    匿名2019/07/10 14:37:56回复 举报
  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做手术,这个时候小远跟谦儿真是好惨了

    淮庭2019/07/12 14:34:35回复 举报
  15. 嗷嗷嗷!!!老成真的好像三哥啊!……接受大哥和小远之后的三哥。

    冥洺2019/07/15 17:04:02回复 举报
  16. 只有我默默地在悲伤豆馅儿那一下子把手抽出来吗……真的好虐心

    李太太2019/07/24 01:09:11回复 举报
    • 还有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豆馅儿深刻的记得徐西临讳莫如深,心疼豆馅儿

      匿名2020/07/04 20:04:32回复 举报
  17. 我为什么会觉得这鸟有点像大庆/骆一锅?

    莫安2019/07/27 03:54:59回复 举报
  18. p文的宠物都是神助攻嘿嘿嘿嘿嘿嘿

    酒倾e2019/07/28 11:13:20回复 举报
  19. 我知道pp的攻受怎么定了,名字是两个的是攻,默读除外。

    匿名2019/07/29 23:30:57回复 举报
    • 还有大哥

      匿名2019/07/29 23:35:35回复 举报
    • 还有残次品,一树人生,最后的守卫,六爻

      2019/10/03 07:54:45回复 举报
  20. 还有杀破狼!长庚和顾昀都是两个字(诶好像顾帅还有个名字叫顾子熹……)

    匿名2019/08/02 16:08:35回复 举报
  21. 窦寻那一下把手抽出来看的心里泛酸,心疼豆馅儿和西临

    n刷再次被虐到的李太太2019/08/06 23:39:46回复 举报
  22. 鹦鹉和沈老妈子家那只八哥是亲戚吧?我我我突然想把这俩鸟组个cp

    玄铁黑乌鸦2019/08/17 19:45:23回复 举报
  23. 其实p大是抓阄决定功受的各位。’。。。

    匿名2019/08/22 00:05:55回复 举报
    • 有人专门分析过P大大的作品攻受属性,还是有一定规律的,在乐乎上随便搜一个P大大作品的tag,再往热度高的文章上往下翻翻就能找到这篇分析,抓阄是她懒得再长篇大论解释应付说的。

      2019/10/03 08:00:32回复 举报
  24. 谦儿啊,莫名记得啊

    匿名2019/08/24 14:16:20回复 举报
  25. 又想骗我养鹦鹉

    啦啦啦2019/08/27 17:59:02回复 举报
  26. “呃……还有点别的事,”徐西临搜肠刮肚半晌,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让他想起一个别的理由,“听说魏董过年住院做手术呢,咱们好歹得过去看看才是那么个意思吧?”

    做手术什么的,这明显就是谦儿啊!
    话说我刚n刷完《大哥》来着,现在特别有代入感

    若雪谣2019/09/21 17:12:55回复 举报
  27. 谦儿的手术来了啊

    沈葭白2019/09/22 11:22:55回复 举报
  28. pp写的攻和受,一般都是攻吃受的醋,没有除外

    匿名2019/10/05 06:18:06回复 举报
  29. 还有一般是先出场的都是

    匿名2019/11/28 23:21:31回复 举报
  30. 还有一般是先出场的都是受~

    手滑好像发到上一章去了2019/11/28 23:22:36回复 举报
  31. 鹦鹉成精了,杀破狼里也有只聪明活泼不着调的鹦鹉

    匿名2020/01/14 03:05:42回复 举报
  32. 老成,三哥,沈易,平安,陶然……
    碎嘴老妈子神助攻

    真匿名2020/01/27 14:03:21回复 举报
  33. 没有吧,看到后面魏董会再出来一次,还有魏之远,看起来就是他们,不是巧合,大哥里面魏谦不就是过年时做的手术吗

    画师2020/02/06 23:10:05回复 举报
  34. 我这脑子,大哥的剧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木2020/02/28 16:11:03回复 举报
  35. 好可爱一只鹦鹉

    栖寒2020/03/16 11:49:54回复 举报
  36. 豆馅儿是跟小远学心机了吗哈哈,可惜功力还是不如小远高深。

    常安2020/04/05 20:56:48回复 举报
  37. 正这时,蔡敬洗完碗从厨房出来了,窦寻立刻想起徐西临以前在别人面前对他俩的关系讳莫如深,有外人在,徐西临从来都不喜欢跟他有身体接触,于是立刻挣脱开徐西临的手:“没事。”哎呀,难受,高傲如豆馅儿也开始考虑别人了

    咔咔海蛇,2020/04/11 10:00:18回复 举报
  38. 哇哦,谦儿一出场炸起千层浪

    果果今天骂街了吗2020/04/24 13:19:58回复 举报
  39. 那场感情起承转合,似乎全然没有人工的浪漫与刻意,在没有人专门维护的情况下,竟然也能像野草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地布满花园、泛滥成灾。

    匿名2020/05/08 02:47:00回复 举报
  40. 甜甜出品的宠物都有成精的技能!

    以沫2020/05/15 09:52:19回复 举报
  41. 过门和大哥这两对儿cp配置一模一样,都是一个博士一个奸商哈哈

    匿名2020/06/15 20:27:50回复 举报
  42. 窦寻其实就是故意给他看手上伤痕的
    好可爱哈哈哈哈
    啊啊啊快和好快和好快和好

    东寻西觅2020/07/06 10:02:06回复 举报
  43. 嗷原来魏董就是谦儿!!!估计现在在医院跟小远在一起还不愿意见你呢……嘿嘿嘿

    大年初三。。2020/07/31 13:54:29回复 举报
  44. P大,你家的攻不都是会做饭的那个吗?

    月饼只吃红豆馅儿2020/08/21 14:48:54回复 举报
  45. 说好的会做饭的是攻呢?
    哼 我生气了

    简荨2020/08/22 11:13:35回复 举报
  46. 谦儿割肿瘤去了,咋没看见小远

    辰邪2020/08/25 14:52:28回复 举报
  47. 期待谦儿和小远~

    沉棠2020/08/26 10:10:08回复 举报
  48. 这只鹦鹉要成精了(❤´艸`❤)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17 22:14:0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