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矛盾

窦寻虽然回家总是不声不响,但其实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一意孤行地去了一家还算有点规模的医药公司,才上班第一天,就得出了老板都是傻逼的结论,过了又接触了几天客户,对人类这个参差不齐的整体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有些人至少一分钟原谅他们八次才能把对话进行下去。

同事刚开始对他还算友好,后来无意中听说了他的学历,全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他——你不好好在实验室蹲着准备拿诺奖,来我们这抢什么饭碗?

从那以后,窦寻就不叫窦寻了,他有了个新名,叫“我们那有个某某学校毕业的小孩”。

他成了个牛皮、门面、西洋景,闲得没事就给人拿出来吹一吹、摆一摆。大家像热衷于围观明星卸妆一样,围观网上卖猪肉的博士,穿糖葫芦的硕士……以及跟他们一样当医托的窦寻。

窦寻性格很独,集体观念淡漠,以前从未对母校产生过什么归属感,但是这段时间,每次他的学校从那些人嘴里说出来一次,他就觉得自己给学校蒙羞了一次。

老板则十分热衷于带他出去见客户显摆,客户不能白见,需得就着酒见。

老男人们的酒桌文化能写成一本当代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窦寻大多数时间感觉他们说的都不像人话,实在没法降低格调加入进去,只能反复被呼喝着敬酒、喝酒,相比之下,当年吴涛在月半弯拿啤酒灌他简直太小儿科了。

窦寻每每招架不及,中途就要出去撕心裂肺地吐一场,再狼狈不堪地爬回来,还要被人笑呵呵地指点说“你看看你,读书都读傻了吧,以后要多锻炼啊”。

这是一个反智、反理想、反年少轻狂、反天真热血的地方,每一个走进来的人,无论资质性格,都要给按进千篇一律的绞肉机里,反复磋磨捶打,最后出一个和大家殊无二致的成品。

窦寻从最开始的无所适从,很快到了听见“上班”两个字都想吐的地步,干得都快厌世了,撑着一口气半死不活地负隅顽抗。人绷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变得只有暇看脚下的路,而忘了远方。有时候窦寻都忘了自己最初的计划和决定工作的初衷,他只是想争这一口气而已。

不料他猝不及防间在病房外面听见了徐外婆的话,连日来的不安终于攀到了顶点。

外婆对他倒是没说什么,跟窦寻待了一会,精力就不济了,一句话说了一半,歪头睡着了。

窦寻坐在旁边看着她发呆,想起自己的奶奶,想起她身上雪花膏的味道被一股腐朽的气息掩盖,想起她那双因为藏了太多来不及说的话而浑浊若盲的眼睛,又想起方才自己在门口听见的那句“算了吧”,他心里的绝望像水中涟漪,一点一点扩大到无穷远的地方,一时魔障了。

徐西临取了东西回来,窦寻激灵了一下,涣散的目光立刻紧紧地锁定住他,期待着他说点什么。

可是徐西临什么都没说,他把东西放在一边,伸手摸了一下窦寻的头,小声说:“你先回去,今天我看着她。”

窦寻不依不饶地扣住了他的手,惶急地寻求一点手指交缠的安慰。

徐西临透过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看窦寻,本来在迟疑,这时,本来睡着的外婆忽然动了一下,徐西临好像吓了一跳,蓦地往后退了一步,避开窦寻的视线,见外婆依然是闭着眼,这才疲惫地松了口气,对窦寻说:“好了,快走吧。”

窦寻的心倏地就沉下去了,他走了几步,在门口转过身来,恨不能吮其血啖其肉的目光落在徐西临日渐狭窄单薄的后背上,心里执拗地想:“我死都不放开你。”

第二天一早,徐西临就把外婆交给护工,匆忙赶去了学校。

“开学的时候我就发短信提示过你们,这门课挂科率高,”辅导员说,“你们期末整体成绩普遍偏低,按着比率调整过分数了,但是你平时成绩没拿全,有一次作业没交,是不是?”

徐西临无言以对。

辅导员也知道他这学期过的是什么孙子日子,也没跟他较真:“我跟周老师说过了,给你通融一次,现在马上在我这把作业补上,中午我带你去请周老师吃个饭,这事就算过了,没有下次。”

亲师姐这是舍了面子不要,明目张胆地给他开后门,徐西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辅导员瞪了他一眼:“还磨蹭,快点!用我电脑。”

老师办公室的网很好,不懂的随时可以上网查,查不到还可以问同学院出身的辅导员,但饶是这样,徐西临还是从一大清早埋头折腾到了快中午,狼狈地把作业草草补上。

辅导员被他占了电脑,无聊得在旁边翻了半天旧杂志。

徐西临很过意不去地把电脑还了:“谢谢老……”

叫“老师”和“辅导员”都见外,徐西临话到嘴边,乖巧地转了个圈:“谢谢师姐。”

他们学校给本科生安排的辅导员都是“行政保研”的学生,大四毕业以后,这些行政生一边参加学校工作,一边继续读本专业的研,读完研究生可以选择专职做行政,也可以继续读博,然后申请留校做专业课讲师,徐西临他们辅导员叫田妍,上研一的时候带的第一届学生就是徐西临他们,自己年龄也就比他们大个三四岁。

田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就口头谢啊?”

徐西临:“……”

田妍一招手:“走了,别让周老师等着。”

徐西临飞快地装好移动硬盘,有些七上八下地跟在田师姐身后。从入学那天开始,田妍就很照顾他,徐西临一直很感激,但方才她的态度却让他不由自主地有点神经过敏。

徐西临补了作业,请任课的教授吃了顿饭,田妍已经确准了走行政方向留任,新年过后再开学,她就是学校的正式员工了,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周老师给了她这个面子,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徐西临几句:“学生时期最重要的任务是把书读好,你要是真有走遍天下的野心,不如休学一年,自己去社会上闯一闯,闯累了再回来,哪有你这样身在曹营心在汉,什么都想要的?”

徐西临一声没敢吭,乖乖听着。

周老师没好气地说:“就算不挂你,我也只能给你六十,要是不想让这门课拖你的绩点,下学期来重修!”

重不重修另议,反正这一关好歹算过了,田辅导员一路把徐西临送到学校门口。

田妍说:“下学期我就不再带你们了,到时候会给你们指派就业办的老师当辅导员,你们是我带过的唯一一届学生。”

一般这种情况,徐西临会开玩笑说:“不好,我们辅导员要从美女换成大妈。”

但是他今天怎么都觉得田妍态度不对,愣是没敢开玩笑,有些回避地说:“谢谢师姐费心。”

田妍皱起眉打量着徐西临,被他这“不开窍”的态度弄得有点不知怎么接下去,徐西临不变应万变地假装若无其事。

过了一会,田妍半带试探地说:“我听说你家庭条件不错,也没必要把自己逼太紧,适当也放松放松,上回有个老师还跟我说你,说看你一天到晚不是折腾你的项目,就是忙系里的工作,都大三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来了——

徐西临缓缓地吸了口气,对田妍一笑:“其实有的。”

田妍:“……”

“不是咱们学校的,他有点不爱见人,没带来过。”徐西临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眼神温柔了下来,眼角却挂上了一点说不出的忧愁,“脾气也不太好,我其实也很想带他出来的。”

田妍心里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脸上还是维持住了师姐和辅导员的尊严,却若无其事地问:“看来感情不错,有照片吗?”

“总吵架,”徐西临无奈地说,“不过我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也忍了,照片没带。”

田妍才不相信,有些酸地说:“跟亲师姐还藏着掖着?”

徐西临只是笑,束手而立,不吭声。

田妍忽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挥挥手,转身回学校里了,徐西临站在初冬萧条的大街上,吐出一口白汽,走向最近的公交车站。

毫无预兆地,他心里回响起自己方才的话——我其实也很想带他出来的。

他也想在钱夹里夹一张窦寻臭着脸的照片,生日年节的时候跟别人抱怨说“好烦,又得买礼物,一年四季都是情人节”,想拉着窦寻的手旁若无人地在学校里走一圈……

田师姐说他没必要把自己逼太紧,可是徐西临不敢放松。

因为他“女朋友”是个男的。

在这个自由、民主、唐突、无礼、众口铄金……连国与国之间都企图用意识形态同化渗透对方的世界里,他不能用走宽宽大路的态度入窄门。

公交车上的暖气又歇菜了,徐西临坐了一会就给冻成了一只冰雕,四肢都僵了,他一路都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将窦寻嚼着口香糖、跟在七里香身后进门的那个场景一帧一帧地回忆了一遍,想着想着就笑了,然后心生妄念——要是一闭眼就能重新回到那一年就好了。

要是时光永远停留在他十六岁的夏天就好了。

何不只如初见?

徐西临乱七八糟地琢磨,在四处漏风的公交车里晃荡着,居然也能睡着,等他被护工跟他约时间的短信提示吵醒时,已经坐过了两站了!

他只好哆哆嗦嗦地自己溜达回去,收拾了房间,安慰了抑郁的灰鹦鹉,准备炒几个菜带去医院,刚关火还没盛出来,窦寻下班回来了。

窦寻胃还没有“酒精考验”,这两天着了点凉,更是疼得像针扎一样,进门时弯着腰扶着门框站了好一会。

徐西临听见门响,半天听不见人声,出来看了一眼,被窦寻吓坏了,赶紧把他扶到客厅沙发上,沏了杯姜糖水给他,窦寻刚喝了两口,就匆忙跑去吐了。

徐西临忙追过去。窦寻胃里很空,吐出来的都是水,翻江倒海,但是风声大雨点小,脸色先红后白,吐完手都开始抖,徐西临一边拍着他后背一边心惊胆战地抬着一只手护着他,怀疑他会随时摔在地上:“怎么回事?”

窦寻摆摆手,面无表情地漱了口,仰面往沙发上一瘫。

窦俊梁找过他以后,徐西临一直在学校忙得脚不沾地,好一段时间没回家住,根本不知道窦寻现在是这个状态,他找了条毛毯盖在窦寻身上:“每天都这样吗?”

窦寻简短地回答:“没有。”

徐西临一看就知道他这推销人员过得是什么日子,又心疼又愤怒,困兽似的在旁边走了几圈,忽然强硬地对窦寻一伸手:“你电话呢?”

窦寻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疑惑地看着他。

徐西临:“给我,我替你把这工作辞了。”

窦寻一动不动地跟他僵持,徐西临等了一会,耐心告罄,干脆自己动手搜,窦寻一翻身压住他的手腕——窦寻没有白在拳馆摔成西瓜皮,一拉一拽,徐西临顿时重心不稳地趔趄在沙发上,支楞出去的腿踢到了小茶几,茶几“叽”一声尖叫,从地板上滑了出去。

窦寻半侧躺着,紧紧地扣着徐西临的手,然后闭上眼睛,抬起来贴着自己的额头。

徐西临急喘了几口气,心肝里一团三昧真火来回流窜,觉得眼前的窦寻就是一个甩在他脸上的巴掌:“你这是糟蹋你自己!”

窦寻的手紧了紧。

“明天不许去了,”徐西临狠狠地往外一抽,没抽动,他气急败坏起来,“听见没有!”

窦寻:“不。”

徐西临:“你要没事爱自我折磨,明天板砖和水泥去好吗?你是不是有病!”

他那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为了让窦寻过这种鬼日子吗?没有一个有自尊心的男人受得了这种打击。

窦寻不但是在糟蹋自己,还在糟蹋他的心意。

窦寻听着他咆哮,咬着牙一声不吭,身上的执拗变本加厉地发作起来。

他既然给自己选了一条路,就绝不回头,也绝不认输,爬也要爬下去。给窦俊梁看,给徐西临看,让他们都知道他不是个不知事的孩子,让他们少来自以为是地做他的主。

徐西临太阳穴乱跳,抬手把窦寻剩下的半杯水喝了,被生姜的辣味冲得眼圈一红,他沉默半晌,哑声说:“豆馅儿,我送你去留学好不好?”

他们太年轻了,维系这份感情举步维艰,不如短暂地分开,容他有一个羽翼丰满的机会,也容他能慢慢跟外婆磨一磨,或许仗着老人家的宠爱,过一两年能争取到她的谅解。

窦寻却没能领会他深远的打算,从偷听到徐外婆的话之后,那一只高悬的靴子终于落了地,窦寻蓦地睁开眼,半是解脱半是绝望地想:“总算来了。”

徐西临没注意到窦寻的异色,兀自故作轻松地说:“咱们不用窦俊梁,你要是能申到奖学金,就算心疼我,没有也没事,我先养你——将来你回来替我打一辈子工,好不好?”

窦寻听不进去,认定了徐西临是要摆脱他,觉得他不管怎么说都是在哄骗搪塞:“不。”

徐西临叹了口气:“豆馅儿,你听我说……”

窦寻:“不。”

徐西临一瞬间想发作,艰苦地忍住了,他想了想,对窦寻说:“现在又不是古代去趟隔壁县城都得拖家带口鸿雁传书,又不是没有网,我以后保证每天跟你联系,你要是放假回不了家,我就飞过去看你,好吗?要不然我发誓也行,这几年我如果变一毫米的心,就下个雷暴把我轰成渣!”

他最后一句已经带了火气,窦寻却一言不发地把他凶残的山盟海誓品味了一遍,然后说:“不。”

徐西临先是短暂地摇头笑了一下,然后他猛地站起来,压抑的怒火一股脑地爆发出来:“那你要我怎么样?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吗?你对我有起码的信任吗!”

窦寻没有,也不屑编好话哄他,又执拗又倔强地逼视着他。

徐西临胸口一片冰冷,冷笑一声,转身去厨房拿走了他准备好的晚饭,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时隔两年,两个人再一次开始冷战。

徐西临在医院陪了几天床,基本没见过窦寻,等外婆出院回家养伤,两个人重回一个屋檐下,徐西临就住到了楼下书房里,窦寻则每天早出晚归,两人十天半月也不打照面,互相耗着,家里气氛一天比一天压抑,连鹦鹉都不敢叫了。

临近开学的时候,老成打电话叫他们俩出去,窦寻还要去他们那破公司,没答应去不去,徐西临只好自己过去。

“咱们‘姥爷’烤串店启动基金已经有两万多了!”老成回家半年,整个人圆了一圈,满面红光的,“特别表扬大股东徐总和二股东窦总,其他同志也要继续努力……”

徐西临顿了一下——窦寻没跟他说过他往姥爷账户里打钱的事。

他们是窦寻有生以来第一次互相接纳的小团体,虽然跟吴涛一直小有龃龉,而且一起干的都是去餐厅当服务员之类的破事……他却还是冷漠地长情着。

余依然:“再催窦寻一下,忙什么呢,叫都叫不来。”

徐西临刚想开口替他解释两句,他们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当年热爱指甲油的邓姝进来了,有些生疏地跟众人打招呼。

“女大十八变,怎么上个大学跟整个容似的,坐这坐这!”吴涛冲她直吹口哨,他说着,从徐西临旁边挪了个地方让给她。

邓姝往他包里塞了一次巧克力以后,也没有明确表示什么,徐西临不可能自作多情地当面回绝,之后一直没回过她任何留言和信息,在学校也一直躲着她。

这会猝不及防地遭遇,徐西临快尴尬死了,一把揪住老成,小声问:“哪个傻逼叫的?”

老成黑灯瞎火中也没看见他难看的脸色,笑嘻嘻地在徐西临脸上摸了一把:“男大十八变啊,你怎么上了个大学跟整了个容似的?”

徐西临有心站起来直接走人,可是邓姝已经大大方方地坐过来了:“徐老板好啊,徐老板日理万机,见一面排不上队呢。”

徐西临不好当面让女生下不来台,只好耐着性子坐着陪她聊了两句,打算借尿遁出门把账结了走人。

就在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也不知怎么那么巧——窦寻来了。

窦寻电话里没说他来不来,他一露面,对除了徐西临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惊喜。

邓姝跟见了国民偶像似的,激动得一把拽住徐西临的袖子:“你们把大仙儿也叫来了!大仙越来越……”

“帅”字没出口,窦寻已经径直走到了她面前。

徐西临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要坏,仓促间他有些粗鲁地甩开邓姝的手。

分享到:
赞(78)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暗自生欢各一半2019/04/14 19:32:36回复
  2. 草,p大是魔鬼吧,俩人这么互相折磨有意思么?我都希望他们分了妥了,窦也太任性了吧 。看的我都不敢谈恋爱了。

    离言2019/05/03 01:33:09回复
  3. 窦寻对西临多点信任就好了…太偏激…家庭原因有一部分吧

    陈栎媱2019/05/28 16:02:32回复
  4. 下章标题看得我魂飞魄散

    北辰2019/07/02 22:48:31回复
  5. 楼上+1,这个太刺激了

    淮庭2019/07/12 13:06:16回复
  6. 出柜了

    费一锅2019/07/16 21:36:32回复
  7. 看下一章的标题,我:……呵。

    莫 安2019/07/27 01:11:29回复
  8. 魂飞魄散+++准备好了嘛兄弟们……这就是要出柜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酒倾儿2019/07/28 09:37:53回复
  9. 看第一遍我挺喜欢窦寻。看第二遍时觉得窦寻有些过分,不太喜欢他了。看第三遍时,有一种老父亲嫁女儿的感觉,虽然不喜欢窦寻,但是小临子喜欢,没办法只能爱屋及乌了。

    匿名2019/07/29 17:54:22回复
  10. 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看到两个字秒哭

    匿名2019/08/02 14:25:45回复
  11. 啊啊啊啊豆馅儿你别tm激动啊!
    速效救心丸-2

    签尔2019/08/08 14:10:45回复
  12. 啊啊啊啊,我枯了

    瑶儿是我的2019/08/10 01:15:40回复
  13. 。。。虐到飞起。一路上沉默着看过来都不敢发评论了。。。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1 09:55:58回复
    • 楼上+1啊….

      金凌的舅妈2020/01/24 10:14:46回复
  14. 我真的不敢看了,下一章的标题太可怕了,我脆弱的心脏承受不来Σ( ° △ °|||)︴

    LXY2019/08/15 22:40:59回复
  15. 这俩人真是。豆馅儿是太缺乏安全感,又贼敏感,徐总又自以为是,只是一味对豆馅儿好,不考虑豆馅儿喜不喜欢。天啊我为什么要想不开来这里嚼玻璃渣

    玄铁黑乌鸦2019/08/17 11:33:23回复
  16. 这可能是唯一一本我希望他们快点分手的小说,真的心急啊,豆馅儿不懂事啊,太倔了,总觉得他们在一起好累

    承影2019/08/21 11:06:02回复
  17. 这本感觉90%在虐,只有10%甜的

    竹姝2019/08/23 09:19:17回复
  18. 看了下一章的标题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啦啦啦2019/08/27 15:31:44回复
  19. 太窒息了……我是团座我早疯了……

    匿名2019/09/11 16:30:08回复
  20. 下一章的标题……我好慌啊 果然还是来了……

    若雪谣2019/09/21 15:43:35回复
  21. 他们太年轻了,维系这份感情举步维艰,不如短暂地分开,容他有一个羽翼丰满的机会,也容他能慢慢跟外婆磨一磨,或许仗着老人家的宠爱,过一两年能争取到她的谅解。

    ——徐西临还是相对成熟一些的,窦寻太偏执了,这样逼迫下去,只能分开。

    匿名2019/11/22 17:40:05回复
  22. 越看到他们吵架,越觉他们真的很相爱。

    呀呀2019/12/18 08:32:52回复
  23. 回楼上的,好多相爱的人都是因为吵架吵到后来心力憔悴分手的。现实生活中,像窦寻这样的,估计没人敢要,要了也要分,不分就得疯了。

    匿名2020/01/08 10:38:19回复
  24. 看第一次哭腫了哭, 第二刷才有心情留言

    火雲2020/01/13 20:08:57回复
  25. 先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再伸出顫抖的手點開下一章

    匿名2020/01/25 10:17:10回复
  26. 兩個人都苦,還年輕又沒能力對對方也不夠信任和坦白

    匿名2020/02/12 03:25:22回复
  27. 下一章标题。。。。

    啊啊啊啊啊啊2020/02/18 13:50: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