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爆发

徐西临的敏锐不是窦寻那根漫长的反射弧可以度量的——哪怕他完形填空错了十四个。

窦寻在看一本描写狱中男妓与同性恋者的书,这一点问题也没有,文学作品里写什么的都有,这本也不算猎奇。

有问题的是,窦寻在遮遮掩掩地偷偷看。

那说明他没有把这东西当做寻常的闲书

本来徐西临就觉得他这段时间有问题,又发现了这个事,神经不由自主地有些紧绷,他发现每次窦寻回家都会带一本《托付词汇xx》,《雅思写作例文xx例》之类的东西,翻开一看,不是男男小说就是各种同性恋研究,涉猎之广,阅读之精深,让徐西临连自欺欺人的余地都没有。

刚开始,徐西临的心情跟不小心翻到了亲人朋友的“绝症诊断报告”差不多,巨大的忧虑冲撞得他心口有点麻木。而等这股震惊过了,他开始回过味来——窦寻异乎寻常的粘人,看他时候的神色,强自按捺的脾气,还有偶尔打闹时轻易就被碰出来的“意外”……

一个有点没有真实感的结论似乎要呼之欲出。

徐西临没来得及慌乱或者愤怒,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潘多拉魔盒,第一反应就是慌乱地拿木板糊上,绝不让它露出一点缝隙。

因为这事太荒谬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窦寻是个女孩,徐西临都要慎重地掂量掂量,因为窦寻不是萍水相逢的普通同学,将来分手了各奔东西,往后天涯海角,再见还能一起吃顿饭。

他们俩阴差阳错地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从互相隔应到整天混在一起,乃至于家逢巨变、相依为命,个中情分是不一样的。

他拿窦寻当自己家的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何况窦寻是个男的。

“同性恋”这三个字对于徐西临来说,跟听说“月半弯”里有嗑摇头丸的差不多,都是离的很远的都市传说,他从未想过和自己会有什么交集。

徐西临好几天没睡好,琢磨怎么处理这件事,他只要不耍混蛋,还是能处事的,知道中间那层“窗户纸”绝不能破,只要不破,他就有回转的余地。

徐西临胆战心惊地回避着窦寻时有时无的暧昧,躲了一个多月,发现窦寻居然对此毫无所觉,态度依然照旧,也是服了。

于是借着六中专门给家长开的“高考志愿集训”时,他迂回地给窦寻下了一剂猛药。

“可能快报志愿了。”徐西临装作无意中提了一句,他们这一届是先报志愿后考试,成绩都得按照历史数据度量着来。

窦寻眼睛“刷”一下就亮了,就差把“来我们学校”的宣传标语顶在头上。

“我没想好是留在本地还是去外地,”徐西临不看他,自顾自地说,“外地的学校性价比高一点,可以报个稍微好一点的,本地的可能就得降低要求了,不过我还得照顾我姥姥,当然还是越近越好……”

窦寻没料到他一点“好高骛远”的心都没有,愣住了。

徐西临这才看着他笑了一下:“你不会还想说服我报你们学校吧?那不现实。”

窦寻:“怎么不现实?”

高三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徐西临一个假期突击成果斐然,开学摸底考试就重新杀回了班级前十,之后一模,他的数学一枝独秀地拿了个满分,尽管英语拖了后腿,依然拿到了他上高中以来的最好成绩,全班第三。

“按一模的成绩,你英语只要能再多考十分就有戏。”窦寻语速飞快说,“你这种水平的英语提高还不容易吗?又没让你从一百四提到一百五,你只要肯下功夫背,能上个三位数就行,现在离高考还有好几个月呢。”

徐西临:“那也只是‘有戏’,没准我一模是撞大运,以后考不了这么多分呢?七……张老师都不会答应的。再说,你想让我冒着落榜的风险准备上高四吗?”

窦寻:“……”

“你要真这么说,那我就报,往后是死是活我也认,”徐西临拿话逼他,“你说句话吧。”

窦寻张了张嘴,哑巴了。

“豆馅儿,”徐西临用一种缓慢而意味深长的方式,把自己斟酌了很久的话倒了出来,“很多时候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冷酷的,懂我的意思吗?一时的想法、一刻的欲望过去,然后怎么收场呢?你是想让我今年夏天顺利收场,还是准备给我收尸?”

窦寻无言以对。

徐西临头一次处理这么棘手的事,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明白,把自己说得一后背冷汗,他暗自忐忑了片刻,撒手放了最后一味药:“对了,余依然那天带来几张叶脉书签,挺好看的,我跟她多要了一张,夹你书里了。”

窦寻非常失望,没了闲谈的心情,转身走了。

他隐隐察觉到了徐西临似乎话里有话,但没反应过来。

直到这一天半夜三更,他才突然不知哪根筋接上了,从床上诈尸起来,开灯翻开了桌案上挂羊头卖狗肉的《龙阳史》。

见那扉页里掉下来一张精致的叶脉书签。

窦寻的心倏地凉了下去,呆若木鸡地在万籁俱寂中僵坐许久。感觉窗外的露水全都化成妖气,从窗棂门缝中渗透进来,在他身上凝成了厚厚的霜。

他自以为隐晦的试探,自以为不露形迹的接近,原来都被别人看在眼里。

他与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两厢恶意,未曾和平共处过,一点连着心血的柔软方才初出茅庐,尚未来得及舒展,已经先迎头被泼了一碗冰。

窦寻木然地坐了半宿,在破晓时分,偷偷把他那张可笑的计划表撕了。

自那天以后,徐西临发现窦寻像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不再越界,也减少了回家的次数,又变成了一周回来看一次,终于忍不住大大地松了口气。

两人安全地相安无事了一阵,徐西临还以为这事过去了。

谁知又出了意外。

那天正好礼拜六,窦寻一大早就接到杜阿姨电话,得知她要陪徐外婆去医院检查身体,晚上不在家。

他摸了摸兜,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只好先去六中,找徐西临一起放学。

徐西临的书本都在桌上摊着,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老成对于在学校看见窦寻已经习以为常了,多嘴多舌地说:“你们俩真是连体的。唉,窦仙儿,你说你老往母校跑,我总觉得你还没毕业,找咱家团座吗?”

窦寻一点头。

老成:“他让七里香叼走了,你去楼上看看吧。”

后黑板的高考倒计时白底红字,像个定时炸药包,一般来说,老师不会平白无故地在这种时候打扰学生。

窦寻不知道他又惹了什么事,有点担心地往楼上办公室走去。

学校规定,老师找学生谈话,如果办公室里没有别的同事,门要敞开,女老师也得遵守。

快到周末,七里香办公室的人都不在,门打开了一半,窦寻往门口一站,刚好听见七里香说:“这个事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我也回头想想,看到时候怎么分配比较公平,现在志愿还没报,这点加分虽然不起眼,但是能让你有把握报高一层次的学校。”

窦寻脚步一顿——对了,他忘了,一班应该是有一个优秀班干部名额的。

早些年高考的加分名目很多,像少数民族、烈士子女、竞赛、运动员……乃至于市级三好生、优秀学生干部等等,都有加分。大多是家长给找的门路,还有一小撮是学校推荐的。比如一班这样的重点班,如果当年捞不到保送名额,起码能捞上个加分名额。

既然是“优秀学生干部”,通常不是给班长就是给团支书。

窦寻心里狂跳起来——这意味着徐西临可能有机会报他们学校!

这时,他听见徐西临问:“咱们班今年怎么就一个名额?”

七里香叹了口气:“据说是有家长写信反应,今年能有一个就不错了。你上学期期末成绩太差,错过了自主招生推荐,挺可惜的,这次也算个机会。”

徐西临点了点头。

他多此一问,并不是集体意识爆棚,而是想到了罗冰。

三年里,罗冰做了多少工作,他都干了点什么,这不用别人说,徐西临心里明镜似的——简而言之,他们班长是默默干活的,他这个团支书是带着大家调皮捣蛋的。

徐西临看得出来,老师有些举棋不定,但这和当年徐进在世的时候给七里香送过多少礼没关系,他们张老师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俗同流合污,但起码的公平是能守住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家里出了事,老师看他可怜,这个名额铁定就是罗冰的,七里香根本不会问他。

徐西临沉吟了片刻:“您跟罗冰说过吗?”

七里香没有隐瞒,坦然说:“聊过,我跟你们俩说的都是一样的话,你回去好好考虑,咱们看看是弄个班级投票还是怎样。”

班级投票的结果徐西临想都不用想——大家是会偏向老师的代言人还是自己的小伙伴?

“不用了老师,”徐西临说,“还是给班长吧,我受之有愧。”

门口的窦寻呼吸一滞。

七里香:“不用和家里人商量商量吗?”

“我跟谁商量去?”徐西临苦笑了一下,“这事我自己做得了主。”

窦寻面色铁青,勉强按捺了片刻,他终于忍不住了,扭头就走。

也就没听见徐西临后面的话。

徐西临跟七里香说:“老师,我知道您这是冲谁,我妈……我妈在的时候,什么都给我安排好了,您看,弄得我老大一个人长成这幅熊样,现在她人都不在了,我要是还借着她的余荫蹭分,那也太不要脸了,再说对别的同学也不公平。”

窦寻没等徐西临,一路闷头回了家。他先是暴躁,燎原似的席卷过他的胸口。窦寻又瞄准了一个牛角尖钻进去了,心想:“你连加分都能放弃,就那么不想和我在一起?”

到了家发现进不去门,窦寻才想起他去学校着徐西临是要钥匙的。

他困兽似的在门口转了两圈,分明是乍暖还寒,进出气管的空气却都烧心燎肺的。

窦寻愤怒地踹飞了一颗小石子,随即,他想起了一些别的事——罗冰每次跟徐西临吞吞吐吐说话的样子,成年礼那次在ktv里他们俩被起哄的事……

对了——他们俩第一次动手就是因为罗冰!

窦寻想:“怎么没见他对别人那么高尚?”

这个念头一出,他五脏六腑就炸了,烽火狼烟过后,满地灰。

窦寻在无比的灰心中,品尝到了尖锐的嫉妒。

等徐西临慢悠悠地溜达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他知道窦寻要回来,特意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投喂用的肉干零食,一抬头就看见那货孤零零地蹲在家门口,像个没人认领的小动物,说不出的可怜。

“你缺心眼吧,没带钥匙干嘛不去学校找我?”徐西临抱怨了一句,把超市塑料袋塞进窦寻手里,从乱七八糟的书包里摸钥匙开门,“今天晚上没人做饭,咱俩叫什么外卖?”

他丝毫没有留意身后窦寻越来越不对劲的目光。

徐西临推门进屋,半跪在地上换鞋,已经从晚饭问题发散到了“晚上该谁遛狗”上,半天才注意到窦寻没接话。

徐西临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怎……”

窦寻凶狠地揪住他的领子,蛮力把他推向鞋柜。

分享到:
赞(231)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嗷嗷 有点心疼

    苦逼高三狗2019/01/12 16:15:21回复 举报
  2. 先爱的那个总要吃些苦头

    匿名2019/02/23 05:35:13回复 举报
  3. 快,打他ahh三刷也掩盖不了我的激动ahhh揍他

    长逝君怀2019/04/08 23:22:12回复 举报
  4. 什么情况……这性格是不是写蹦了

    离言2019/05/02 22:10:33回复 举报
  5. 没啊……豆馅儿本来就是有一点偏激的性格,尤其他是先动心的那个,而且单纯的有点容易钻牛角尖

    陈栎媱2019/05/27 23:19:19回复 举报
  6. 从故事发展看,豆馅儿不是他自己去图书馆研究的“***”,他就是因为人生际遇,先爱上了小临。小临如果是个女孩他也一样会爱上小临。

    匿名2019/06/05 13:31:24回复 举报
  7. 诶……不,就我觉得罗冰挺好的么……(不是说她和徐西临,就…反正她给我的感觉更现实,更贴切我们自己……)

    冥洺2019/07/15 10:51:48回复 举报
  8.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匿名2019/07/27 12:10:02回复 举报
  9. 啊啊啊总感觉要虐了!

    签尔2019/07/28 14:19:20回复 举报
  10. 呃呃,要发生点什么

    匿名2019/08/18 07:17:42回复 举报
  11. 下章标题……
    我好慌

    沃托2019/08/20 15:40:27回复 举报
  12. 激动激动| ᐕ)⁾⁾

    竹姝2019/08/22 19:54:53回复 举报
  13. 啧啧,心疼豆馅儿

    啦啦啦2019/08/26 15:27:25回复 举报
  14. 皮大的文就是互动描写太少,在叙事里面对话都很少,那一点心动一点甜都要扒心理活动,愁死了

    匿名2020/04/19 21:21:53回复 举报
  15. 所以终于要捅破了吗?

    解语花2020/04/22 15:13:56回复 举报
  16. 这个念头一出,他五脏六腑就炸了,烽火狼烟过后,满地灰。

    窦寻在无比的灰心中,品尝到了尖锐的嫉妒。

    情之一字呵!

    适岁2020/04/22 15:23:25回复 举报
  17. 月半弯这个名字……

    12020/05/12 21:02:50回复 举报
  18. 啊啊啊啊啊他攻了攻了终于攻起来了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5/25 00:39:57回复 举报
  19. 心疼,真的就是心疼….

    2020/06/05 12:17:19回复 举报
  20. 小临子: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堵柜门。

    简荨2020/08/22 03:10:53回复 举报
  21. 感觉要虐了,嘤嘤嘤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12 23:45:0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