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成长

徐西临第一次在快餐店里碰见郑硕,曾经很不留情面地给他碰了一颗不软不硬的钉子,不过那时满身的任性已经都枯萎得差不多了。

半年后再见,徐西临懂事了,也有礼貌了。

他侧身把郑硕让进来,又回头小声告诉外婆是谁来了,看见杜阿姨正默默地收拾他方才摔的东西腾不出手,徐西临就自己去沏茶倒水,又端了果盘放好:“您坐。”

郑硕把带的伴手礼放在门口,带着几分感慨打量了徐西临一番,对徐外婆说:“本来早该来看您,也是怕您这阵子心情不好,没敢打扰。”

“小郑有心了。”徐外婆是那种喜恶不外露的老做派,待谁都周到温和,乍一看,也看不出她喜欢谁、讨厌谁。

两人一团和气地互相寒暄了几句,老太太是精致优雅的老太太,中年人是风度翩翩的中年人,看起来是十分赏心悦目的,随意叙几句旧,也叙得得体悦耳,徐西临沉默着在旁边陪坐,负责添茶倒水,稍微有点走神。

他觉得比起风风火火又自由散漫的徐进,这两位似乎才是一个画风的。

郑硕和外婆气氛融洽地聊了一会,忽然转向徐西临,问他:“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学习没受影响吧?”

徐西临本能地不喜欢他这种长辈态度,但也不好不吭声,于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还可以。”

郑硕换了个坐姿,带了一点郑重其事的讨好,慎重地斟酌了一下言语,才说:“今年就高三了,将来想往什么方向发展,有想法吗?”

徐西临一掀眼皮,心想:“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郑先生不是跟他打架打习惯了的窦寻,徐西临顿了片刻,客客气气地敷衍:“我不偏科,学什么都行,最近还在考虑,还要看具体情况。”

郑先生“哦”了一声,话里有话地转头对外婆感慨了一声:“咱们国内的这些孩子们真是不容易,这么小就得经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

徐外婆没接话,枯瘦的手缓缓地摩挲着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有些浑浊的目光闪动了一下。

下一刻,郑硕问徐西临:“你英语怎么样?”

他这话一出口,沙发上陪客的徐西临也好,收拾烂摊子的杜阿姨也好,甚至是楼上一直留着耳朵听楼下说话的窦寻……全都集体敏感了起来,提前咂摸出了郑硕的弦外之音,气氛顿时凝固了。

郑硕意识到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话已经说到这,他只能继续。

郑硕带着几分安抚性地笑了一下,在徐西临面前不敢随便拿“爸爸”的姿势,语气尽可能真诚地说:“你看,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姥姥年纪也大了,没有精力为你操心那么多,杜阿姨呢,每天要照顾老人,还要操持那么多家务,也很辛苦,你这几年又正是比较关键的时期,有那么多东西要学,还要确定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我缺席了你这么多年的成长,也很想尽一点力——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唔,出国读书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话没说完,徐西临猛地站了起来。

他想,这个人早干嘛去了?

小时候被人问起父母,他低着头回答“我妈叫徐晓惠,我爸叫徐进”的时候,他去哪了?

徐进上有老下有小,白手起家几个月连轴转过家门不入的时候,他去哪了?

现在跑来献殷勤,收人家地里他没有种过的苗,天下还有这么便宜的事?

简直臭不要脸!

郑硕一眼看出他脸色不对,赶紧说:“爸爸这只是个建议,没别的意思,你看……这么多年,我也没能尽到责任,心里也很愧疚,现在腆着脸想来跟你要一个补救的机会,当然,给不给全在你……”

徐西临方才强行压下去的火气几乎烧着了头发根,张嘴就能烧锅做饭。

而就在这时,外婆发了话。

徐外婆不带烟火气地插了一句,她说:“出去到外面看一看,见见世面,也是蛮好的,每天跟我这没有用场的老太婆在一起,是要耽误你的。”

徐西临愣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看向外婆。

外婆微微低着头,头顶发旋雪白,耳朵上挂着一幅老式的坠子,无风自摇。

徐西临忽然发现,外婆今天好好地在家没出门,身上穿的却不是日常的家居服。外婆一直过得很讲究,只要家里来外客,无论怎样,她都会搭配好见客人的衣服,绝不肯拖鞋露面,首饰头发也一定要全套的服帖,前些年头发没白的时候,她甚至还会画好眉……

她今天为什么这幅行头?是因为早就知道郑硕要来吗?

徐西临一瞬间将前因后果串在了一起——对了,徐进葬礼那会,郑硕知道外婆不待见他,都是自己在外面住酒店,愣是没敢上门。

那他今天怎么又敢来了?

徐西临觉得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块什么,艰难地说:“姥姥,您想送我走吗?”

徐外婆看了他一眼,徐西临觉得她眼睛里似乎该是有泪光的,可那只是一闪,他并没有看清。

“倒退三十年,我还能看一看、管一管你,”徐外婆轻声说,“现在不来噻了,跟你爸爸去吧,少年人哪能不顾前程呢?”

徐西临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扫过,又看了看有些忐忑的郑硕,心里彻底明白了。

他自以为能顶天立地,能“说了算”,而其实在外婆他们眼里,他依然是个一点事也不懂,总是要人看顾的毛孩子,方才他对郑硕的恶意揣测,纯属自以为是加自作多情——郑硕是来承担义务的,不是来争夺权利的,他是良心发现,不是来抢儿子的。

因为他只配当一项“义务”,还没有做“权利”的资质。

最讽刺的是,徐西临对此无法反驳,因为半个小时前,在屋里跳脚撒泼的那货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徐西临鼻子里突然一热,接着,他看见郑硕有点慌张地站起来,似乎是想碰他一下又不敢。

徐西临茫然地伸手一抹,抹到一把血。

杜阿姨原本来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擦家具,赶紧跑上来:“哎呀!抬头!快抬头,不要往回吸!”

全家顿时一阵兵荒马乱,徐西临那鼻子也不知出了什么毛病,也不疼也不痒,就跟泄洪似的往下流血,又是擦又是冷敷,半天都止不住。

他冲杜阿姨摆摆手,自己到卫生间去洗,洗到一半,徐西临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抬起了头,看清了自己的尊容——他双颊凹陷,眼睛下面有一圈青黑,眼睛里有血丝,一副古代小黄书里写的肾亏样,前襟上星星点点地沾上些血迹,要是把他塞进屏幕,不用化妆就能客串活鬼。

最荒谬的是,别人是亏在了酒色财气上,他居然还是看鬼片看的!

简直是史上第一纯洁的肾亏。

徐西临双手撑在洗脸台上,凉水和失血让他脑子有些发木,他低下头深深地喘了几口气,心想:“我出息大了。”

郑硕生怕把他儿子刺激出高血压来,如坐针毡地待了一会,就跟徐外婆告辞了。徐西临的鼻血止一会流一会,他干脆反锁了卫生间的门,抱着一盒纸巾,随流随擦,擦得差不多了就用水冲一冲。

等他彻底止血,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的事了,徐西临一开门,就看见窦寻默不作声地在门口等他。

这大猫平时跟谁都爱答不理,看着像个不闻窗外事的世外高人,其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偶尔无声无息地冒出来偷偷关注你一眼,一旦被人发现了,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

方才在楼上彻底吵了一架的两个人互不吭声地对视了片刻,徐西临知道,指望豆馅儿先开口说话是不现实的,于是转头去厨房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还是很久以前徐进冻进去的。

想了想,徐西临又把其中一瓶放回去了,换了瓶饮料递给窦寻:“……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窦寻看了一眼他血迹斑斑的衬衫,没头没脑地问:“你要跟他走吗?”

“不走。”徐西临毫不犹豫地说,然后闭了嘴,没再解释什么。

窦寻看着他一口接一口地喝啤酒,怀疑他想借酒消愁,张了张嘴想制止,想起方才险些动手的情景,又苦恼地咽了回去。

好在徐西临没有酗酒的打算,只喝了一罐,就慢吞吞地上了楼。

他回到房间,把光盘退出来,收回盒里夹好押金条,然后摘下不知被谁重新收拾好的书包,拿出了那沓夹满了小纸条的卷子夹,把每个人给他写的话都看了一遍。

最后,他发现里面有一张空白的纸条,乍一看以为是混进去的,伸手一摸,却能感觉到上面明显的凹凸起伏,徐西临心里一动,拿了根涂卡的铅笔,轻轻地在纸上涂了一小片。

果然,一行时下流行的“隐形笔”写的字渐渐地现了形。

他一看就知道是窦寻写的,窦寻的字相当有特点,说不上好看难看,在男生里算比较工整的,只是下笔很重,笔尖划在纸上,戾气非常,隐形笔完全遮不住他那种力透纸背的尖锐,轻易就露出了欲盖弥彰的痕迹。

方才几脚踹掉了他的门锁,还指着他鼻子骂的窦寻写道:“握你的手,没事,别哭。”

徐西临愣了一会,鼻子一酸,他还以为又要流血,赶紧抽了张纸巾堵住。

然而堵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徐西临靠在椅子上,仰起头,微微闭上眼,感觉他们家豆馅儿最近可能是《红岩》看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红岩》里刘思洋给成岗的秘密回信:“紧紧地握你的手”

分享到:
赞(111)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他们家豆馅儿

    匿名2019/01/12 15:28:00回复
  2. 握你的手,没事,别哭……寻寻小天使永远在线

    匿名2019/02/23 04:59:35回复
  3. 原来团座看过《红岩》

    长逝君怀2019/04/07 19:49:04回复
  4. 好心酸啊难道真的徐西临连权利都不是吗?突然很讨厌他爸爸……

    陈栎媱2019/05/27 22:31:24回复
  5. 多一句个签啦?

    匿名2019/07/27 11:33:38回复
  6. 红岩其实是初中必读书目之一……

    暮晞2019/08/07 13:48:10回复
  7. 握你的手,没事,别哭

    瑶儿是我的2019/08/09 21:15:34回复
  8. 直觉蔡是个大坑

    匿名2019/08/14 15:09:45回复
  9. 他们家豆馅儿
    终于发现是他们家的了?

    承影2019/08/20 15:22:47回复
  10. 豆馅儿怎么可以这么暖!!

    啦啦啦2019/08/26 14:43:35回复
  11. 呜呜呜他们太好了

    若雪谣2019/09/21 10:12:41回复
  12. “握你的手,没事,别哭
    感觉他们家豆馅儿最近可能是《红岩》看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红岩》里刘的手,没事,别哭。”

    真匿名2020/01/26 14:00:17回复
  13. 其实我觉得这个爸爸还好……

    2020/01/28 13:51:30回复
    • 不过我也没资格帮小临子原谅他

      2020/01/28 13:52:38回复
    • 确实。。。比起豆馅儿他爸徐团座的爸爸要好多了。。。但我也没什么资格替徐团座说话。。。(毕竟我没有过他的经历)

      顾帅的笛子2020/02/14 16:55: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