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拒考

自称是徐西临他爸的郑先生后来又在六中学校门口徘徊过几次,但徐西临身边每次都拉帮结伙地跟着一个篮球队,呼啸而过,对他视而不见,郑先生根本找不到机会说话。

过了一阵,郑先生又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徐西临的电话号码,每天小心地掐算着他下课的时间给他发短信,于是徐西临把他拖黑了。

一个月以后,郑先生把一个包裹寄到了徐西临学校,拆开一看,里面是一双限量版的球鞋,还有一张纸条,写着出于工作原因,郑先生马上又要出国了,给他留下一点纪念,希望他偶尔也能想起爸爸云云。

可惜,徐西临不吃这套。

他比划了一下球鞋的尺码,颇为随意地往桌子底下一塞,第二天折价卖给了篮球队的一个高一学弟,拿了钱,请他那一干狐朋狗友吃了一顿自助,一帮半大的小伙子大丫头们冲进自助餐厅,谁也不怕吃不回本,差点没把老板吃哭了。

窦寻作为一个前因后果的知情人,冷眼旁观了此事的首尾,发现徐西临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他不缺鞋,不缺人爱,也不缺爸爸。

徐西临的朋友到处都是,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喜欢他的小姑娘能用匿名的礼物把他桌子堆满了,他愿意对谁好就对谁好,喜欢谁就跟谁一起玩。尽管性情还算随和开朗,时常能自行发现别人可爱的地方,但如果认定对方不可爱,别人也休想用什么东西打动他。

他什么都不缺,所以“无欲则刚”。

郑先生因为一开始不幸掰了他的逆鳞,被他划作了“不可爱”的那一类人,因此“迟到的父爱”也好,“卑微的心意”也好,“昂贵的礼物”也好,徐西临一概不稀罕。

告别了一帮扶着墙从自助餐厅出去的同学,窦寻忽然忍不住开口问他:“你一点也不领他的情吗?”

徐西临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满不在乎地说:“一双破鞋就想买一个儿子,那‘儿子’也忒便宜了,赶明儿我也买俩去。”

窦寻没有跟他掰扯这句混账话里的逻辑问题,又说:“那你打算怎么着才认他?”

“两三百万吧,我也不贵,”徐西临大致掐算了一下,颇有经济头脑地说,“虽然我妈把我养大花不了这么多钱,但是过去的钱比现在的值钱,这个因素也得考虑。”

他居然连通货膨胀都想进去了,还怪缜密的!

然而窦寻却只觉得自己听出了一点无情的理智,因为他自以为一点也不可爱,所以即使偶尔得到别人一点亲近,他也战战兢兢,总是担心别人看清他的“真面目”后,就把这一点亲密斩草除根。

窦寻一点也没考虑到,徐西临或许只是因为郑先生说了徐进女士的坏话,还在生气而已。

他习惯先心惊胆战地在自己脖子上挂了个“死缓”的牌子,这样万一哪天给“斩立决”了,他的反应也不至于太过惊诧,这样能显得体面一点。

窦寻想:“我一定要再上一年。”

他这个念头每天都比头一天更强烈一点,因为总觉得这种短暂的快乐过一天少一天。

于是转眼,闹哄哄的高二最后一个学期随着天气转热而走到了头,祝小程和窦俊梁的离婚官司并不顺利,夫妻双方拨开最后一点温情,里面剩下的都是利益纠葛,尤其当中还牵扯着一个踮着脚准备上位的小三。

要是没有按月打过来的生活费,窦寻几乎要有种自己天生没爹没妈的错觉。

他渐渐习惯了在徐家的日子,刚开始一些不易察觉的小拘谨也都消失了,在同学中也慢慢有了一点存在感。

窦寻对自己说一不二,答应了自己再上一年高中,当真就要缺勤高考。

那天正好要办“成人仪式”,整个高二楼都是穿得格外人模狗样的青少年——这是六中一个特殊的传统,听说在好多其他学校,“成人仪式”都是跟“高考誓师大会”并在一起举行的,只有六中选在高二末、上一届学生即将高考的时候,还办得颇为隆重。

此时大多数学生在法律意义上还不算“成人”,但学校要求他们提前换下校服,穿一天正装,女生要是愿意,还可以简单化个妆,家长有空的也能来观礼,这代表“高考假”一过,这批学生就将以为自己负责的方式进入真正的毕业班。

整场成人仪式结束,七里香简直累得要虚脱了,穿着雪白衬衫的窦寻就是这时候敲开门通知她这个噩耗的。

七里香简直要疯,窦寻好一阵子没给她找过麻烦了,看起来连不合群的症状都有所改善,七里香还以为是自己诚意动天,终于感化了这个格外刺头的小崽子,谁知道闹了半天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人家给她憋着玩了一把大的!

高考是早就报了名的,六中的高二生高考政策是真刀真枪的考,不是那种伪造假学籍的“练兵”。这相当于允许学生提前毕业,而既然已经“毕业”,那今年窦寻缺考也好,考砸了没去也好,无论如何,他要是再打算参加下一年的高考,就不能算是应届生了。

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弄个“复读”,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七里香把这件事的利害关系掰开揉碎地跟窦寻说:“你知道这里头无形中差了多少事吗?有些学校和专业招生对往届生会有限制,当然,限制不多,你要是没有这方面的志向也不影响什么,但是你以前参加竞赛的加分也就作废了啊!高考一分差多少人啊窦寻,你到底懂不懂事!”

窦寻听完,淡定地回答:“分只要考得够高,多那几分少那几分影响不大。”

七里香差点让他这番大言不惭气晕过去。

七里香崩溃了:“你这到底又因为什么?”

“想在高中再赖一年”这个理由实在拿不出手,于是窦寻想了想,说:“今年不想考。”

七里香发现自己跟这熊孩子基本没法沟通,只好紧急给窦俊梁打电话。

窦俊梁正被闹分家的原配和一干小狐狸精们折腾得焦头烂额,但听说是高考的事,到底还是拨冗来了一趟学校。

谁知七里香因为上次请家长而不得的经验,叫完窦俊梁,又给徐进打了电话,徐进女士身在开曼群岛,实在鞭长莫及,只好辗转通知了祝小程。

然后……窦俊梁和祝小程这对天造地设的怨偶,就在七里香的办公室里狭路相逢了。

七里香事实原委还没阐述明白,祝小程就先行展开了她的撒泼大法。

那大美人顶着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强行搂着窦寻,指着窦俊梁说:“儿子,你跟妈妈说,是不是因为他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影响你考试心情了?窦俊梁我告诉你,孩子现在正是关键时期,要是因为你耽误了他,我就跟你没完!”

窦俊梁觉得这个女人简直不讲理:“哦,这还怪上我了。谁十年不着家?是我吗?你问问窦寻,走在大街上见你,他还认不认识你这个妈?现在你还跟我来劲了!我告诉你,你来不着!”

七里香一个脑袋变成两个大:“二位,冷静,冷静一点……”

窦俊梁手一挥:“老师您听我说,这女的没回来之前,我们爷儿俩过得挺好,是吧窦寻?您也知道啊!那孩子成绩也不错吧?今年高考也是人家自己要求自己争取的——嘿,我就纳了闷了,祝小程怎么你一回来什么都跟着乱套啊?”

话音没落,祝小程已经尖叫起来:“窦俊梁,明明是你把孩子丢在你们老家那臭山沟子里不管的!”

窦俊梁立刻火冒三丈:“对,我们老家是臭山沟子,你是城里人!我们全家都贫下中农,你丫是城里吃配给的大小姐!那么看不起我,你当初干嘛非死乞白赖地跟我结婚?”

祝小程啐了他一脸:“呸,臭不要脸!”

七里香:“……”

祝小程怀里有一股浅淡的香水味,并不浓烈,但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诡异的成分,一阵一阵地钻进窦寻鼻子,让他闻着有点恶心。

祝小程一颗慷慨激昂的唾沫星子落在了他手背上,窦寻忽然觉得自己受够了,一把推开祝小程,冲出了七里香的办公室。

然后他在老师办公室的楼道尽头看见了徐西临。

每天都黏着他的窦寻突然默不作声地一个人去了老师办公室,而且半天不见回来,徐西临有点不放心,放了学就跑到七里香的办公室,他不怕七里香,要是平时也就大喇喇地敲门进去了,谁知徐西临没来得及敲门,先隔着门板听了一耳朵的哭闹跟谩骂,还以为自己到了居委会的家庭矛盾调解室。

徐西临尴尬地在办公室门口转了几圈,就见那办公室的木门飞着打开了,一个人台风似的冲了出来。

徐西临一愣:“豆馅儿!”

窦寻充耳不闻,只顾闷头往楼下跑,徐西临把书包往肩上一甩,连忙追了出去,两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追一跑地飞奔出教研组办公楼,徐西临总算在教二楼门口拽住了窦寻,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情况啊?”

窦寻没有遗传到祝小程动辄歇斯底里的毛病,他的愤怒不动声色,痛苦也悄然寂静。少年单薄的胸口无声地剧烈起伏着,脸跟衬衫几乎褪成了一色。

徐西临试探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肘,窦寻却忽然一转身,结结实实地抱住了他。

徐西临一侧的肩上还挂着一个沉重的书包,两只手只能不对称地抬着,不知道放在哪,他不由得有些尴尬,因为感觉这一抱里的意味似乎和男孩们平时百无禁忌的肢体接触不同。

“不是……”徐西临小声嘀咕了一句,“到底怎么了?”

窦寻没吭声,轻轻地闭了一下眼,感觉天下可立足处,于他……只剩下了这么一隅。

分享到:
赞(123)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我勒个……抱了……

    哈哈哈2018/12/18 00:43:55回复
    • 真心疼。。。无处立身,唯此一隅

      墨蘼馨2020/01/13 12:32:13回复
  2. 怎么办

    匿名2019/02/26 04:09:56回复
  3. 小小年纪就搞基,长大是个人才啊!

    2019/03/24 00:51:11回复
  4. 这个是P大文里进度最快的了!才14张就抱抱了,诶嘿嘿嘿嘿~(*¯︶¯*)

    姑苏蓝氏的小哥哥2019/04/02 22:02:10回复
  5. 加油努力马上就亲了

    长逝君怀2019/04/07 18:32:14回复
  6. 哇震惊震惊

    离言2019/05/02 17:09:58回复
  7. 感觉豆馅儿好可怜……多亏他遇见了徐西临

    陈栎媱2019/05/27 17:11:21回复
  8. 逆cp了啊

    匿名2019/06/23 19:12:15回复
  9. 卧槽这么快的吗

    沈爷爷2019/08/11 16:25:14回复
  10. 这是甜甜进度最快的一篇了吧

    沃托2019/08/20 13:09:31回复
  11. 本来好心疼豆馅儿的,结果一看到一楼,才想起对的,抱了抱了!!!!!

    承影2019/08/20 14:04:08回复
  12. 心动了心动了!

    竹姝2019/08/22 18:02:56回复
  13. 啊!!!抱了抱了!!!四舍五入就等于亲了

    啦啦啦2019/08/26 09:14:14回复
  14. 进展最快的应该是终极蓝印哈哈哈哈

    匿名2019/09/10 12:25:39回复
    • 所言,,,极是诶嘿嘿,第二张就嘿咻嘿咻

      1102020/02/01 09:03:47回复
  15. 豆馅儿怎么会!是!攻?!!!
    徐团座百分百总攻啊

    费嘟嘟2019/10/25 16:33:58回复
  16. 豆馅儿太可怜了叭我……还好有徐西临

    沈雁2019/11/29 18:13:52回复
  17. 我一刷留个评 前面没打卡到呀

    墨研2020/02/17 15:39: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