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一次请家长

一顿家宴,从坐定开始,祝小程就开启了她例行的倾诉。

徐外婆带着戏腔跟着长吁短叹,杜阿姨负责陪哭,而徐西临和窦寻这对假装不认识的“仇敌”各自瘫着如丧考妣的脸。

徐进则是让祝小程的车轱辘话烦得要发疯,她跟那俩熊孩子一道,摆出了三足鼎立的低气压,被锁在地下室的豆豆狗不时发出野狼一样的呼天抢地。

窦寻知道祝小程想把他送到别人家住几天,好腾出场地供他们两口子发挥。老实说,他们家那个乌烟瘴气的样子,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反正这些年来,他寄人篱下也习惯了。

他身无长物,只能随着付他生活费的窦俊梁与祝小程安排,小时候对父母不切实际的期待已经随着反复的落空而麻木了,窦寻本想着在六中凑合几个月,落一落脚,就尽快考个大学走,让那对奇葩爱谁谁去。

谁知道祝小程会把他徐西临家!

窦寻一看徐西临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知道从“相看两厌”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俩是达成了统一一致的。

而他在六中念不到一个学期,学校附近恐怕没人愿意给他短租,刚跟吴涛他们那伙人闹了不痛快,住宿舍也是一堆麻烦事。窦寻在祝小程絮絮叨叨的背景音里思前想后,最后打定了主意,心想:“干脆,我去学校附近找个酒店住算了。”

想住多久住多久,有人给打扫卫生,还能顺便解决一下三餐——完美。

徐外婆轻声细语地对窦寻说让他放心住的时候,窦寻终于找到了机会开口:“我……”

可他只来得及蹦出一个字,徐外婆突然伸出手,在他头顶和脸侧摸了摸。

她的手有点枯瘦,人老了,肌肤就不饱满了,不过保养得当,看起来依然白皙。

白皙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水润的镯子,袖口透出一股香皂味,当中还隐约夹着一点旧式国产护肤品的香,是十几年前女人们用的那种——窦寻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子——他奶奶生前就是这个味道。

“是叫百雀羚?郁美净?还是什么夜来香的雪花膏?”窦寻刚才严丝合缝的思绪突然凌空劈了叉。

“可怜的。”徐外婆说,“你妈妈说你读书老灵的,几岁啦?”

窦寻正古今中外地走着神,骤然听问,他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脸却先行红了。

就这样,他错过了发表意见的机会,稀里糊涂地让大人们定下了他未来一段时间的归宿。

等窦寻他们一走,徐西临才气急败坏地冲进徐进的书房。

徐西临:“徐进同志我告诉你说,我不同意。”

徐进默默地摸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一打红彤彤的现金:“拿去花,别烦我。”

徐西临很有原则地把持住了自己:“少来这套,我是钱能收买的吗?你就算收养一个孤儿院都没问题,让那个……姓窦的来就是不行!”

徐进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你认识?”

徐西临:“……那天跟我打架的就是他。”

徐进听完,微微挑了挑眉,冷静地回答:“那真是有孽缘。”

徐西临:“妈!”

“徐西临同学,你现在放马后炮有什么用?当初我问你的时候,你想都没想,一口就给我答应了,弄得我在你姥姥面前孤立无援,极其被动,只能屈服。”徐进叹了口气,“哦,现在你又不干了,晚了!”

徐西临:“那你当时也没说弄这么一个货进门啊!”

“别跟我胡搅蛮缠,”徐进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对人对己得说一不二,这是做人的起码原则,三天两头反复无常,那成什么了?”

徐西临:“我不是人,不要脸,我是狗行吗,汪汪汪!”

徐进被她宝贝儿子的不要脸震慑了片刻,不过很快恢复了战斗力:“你跟我说没用,这是我妈你姥姥下的决定,你能摆平你姥姥吗?”

徐西临:“……”

“你要是能,你就上,摆平了你姥姥,明天开始,我管你叫爸爸。”徐进女士双手一摊,也不要脸了,“不然你就哪凉快哪呆着去,以后跟同学好好相处,不许再打架——长一房高,也不嫌丢人现眼!”

徐西临和徐进在外婆面前从来都是一脉相承的怂货,互相看了一眼,各自敢怒不敢言。

就这样,窦寻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搬进了徐西临家。

当天晚上,徐西临为了表达自己隐晦的抗议,没回家吃饭,跑到了蔡敬值班的麦当劳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徐西临说。

蔡敬知道徐西临只是随口抱怨,不予置评。

徐西临一想起自家以后要和窦寻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好像装了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有心跳起来爆发一回,但是当着蔡敬的面,他发不出来——徐西临从来不在余依然以外的女生面前脱鞋展览臭脚丫子,同样,他也不习惯在蔡敬面前粗鲁地骂骂咧咧。

倒不是说他拿蔡敬当女生看,但他也很难将蔡敬与吴涛老成之流视为一国。

徐西临总是下意识地护着蔡敬,平时一起打篮球的几个人都知道,别看蔡敬那四眼运球都运不利索,但是让他看住徐西临总能事半功倍——徐西临跟校篮球队那群流氓混出一身合理冲撞的技术,但是从来不舍得在蔡敬身上使。

徐西临骂不出声来,烦躁地把喝完的红茶杯子捏扁了:“怪不得……”

他本想说,“怪不得窦寻那货一副欠掴的德行,闹了半天是从小没人要“,但话没说完就回过味来——这话在蔡敬面前说不合适,于是连忙把后半句吞了。

蔡敬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疑惑地问:“怪不得什么?”

徐西临长吁短叹地说:“……怪不得我前两天眼皮一直跳。”

仓惶搪塞完,徐西临觉得胸口更憋得慌了,有点后悔出来找蔡敬——还不如跟老成他们去网吧杀一盘CS。

当晚徐西临一回家,正看见窦寻陪着徐外婆在客厅坐着,茶几上摊着徐外婆那出声跑调的收音机,收音机大卸八块地拆开了,窦寻正拿着一个小棉签蘸着酒精擦拭里面落灰的零件。

窦寻和徐西临互相看了一眼,各自都不怎么顺眼,于是又同时冷淡地移开了视线。

外婆絮絮叨叨地说:“一晚上跑得人影子都不见一个,进屋招呼也不打,真是越大越晓事。”

徐西临当没听见,问:“这是干什么?”

外婆抱怨说:“收音机不好用了,跟你们说好久也没人替我修。”

徐西临:“不是给你买了新的吗?”

“那个新的怪模怪样的,我又用不来……”

预感到她啰嗦起来要没完没了,徐西临连忙跑上了楼。

徐外婆气哼哼地转向窦寻:“你看他不耐烦的来。”

窦寻不知道应该作何回复,僵硬地点了一下头,过了一会,又觉得自己大概也该笑一笑,但是时过境迁,没有当时不笑后来补上的道理,他只好专注于手上的活,细细致致地把年久失修的收音机翻新了一遍,重新换上电池,他把收音机推给徐外婆:“好了。”

老人家都念旧,徐外婆高兴坏了,拉着窦寻问长问短。

徐西临本来担心窦寻这六亲不认的混蛋玩意在外婆面前出言不逊,借着去冰箱里拿饮料的机会,她竖起耳朵听了一路,结果发现窦寻居然规规矩矩的,问一句说一句,没有要咬人的意思。

“一物降一物。”徐西临放心了,感觉姥姥就是姥姥,横扫宇内,平定四海,天下无敌。

窦寻在徐家非常安静,没人叫不会出屋。

每天早晨,徐西临刚起床,窦寻已经出门去学校了,到了班里,俩人互相视而不见,放学以后徐西临活动很多,窦寻则会第一时间收拾东西回家,把门一关,不出来了。

两个人谁也不搭理谁,堪堪维持着怪异的相安无事。

三天以后,第一次月考结束了。

不管大考小考,考完试当天下午的自习课总是纪律最松散的,全班有一半在对数,有一半在侃大山。

正乱着,七里香又不知道犯了哪门子更年期,冲进来开训:“看看你们一个个都什么状态!昨天发的作业,今天就收上来三十六份,有三个人到现在都没交,谁告诉你们月考就能不交作业了?我的课你们都敢这么应付,其他科还用说吗?你们都想干什么?”

七里香气沉丹田,陡然一拍桌子:“今天没交作业的都给我站起来!”

静谧了片刻后,几个人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七里香气急败坏地挨个审问:“你怎么回事?”

第一个人说:“老师我写了,今天早晨来得及,忘带了。”

七里香:“作业都忘带,你能记住什么?滚回家拿去!”

第二位比较狡猾,趁七里香训第一个人,偷偷摸摸把写了一半的物理卷子翻出来,题也不看,稀里哗啦地乱填一通,保证每道题目下都有字,做出了自己写完忘了交的假象。

等七里香走到近前,这位先一步交出来:“老师不好意思,我今天早晨忘了交了。”

七里香一把夺过来,一扫上面扭秧歌耍狮子的字迹,就知道怎么回事,接着咆哮:“糊弄谁呢!后面站着去!”

这时,蔡敬在桌子底下轻轻地戳了戳徐西临,往后一指。

徐西临回头一看,乐了,只见教室墙角遗世独立的地方,窦寻笔杆条直地站在那,一脸无所谓。

七里香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走过来:“你又是怎么回事?”

窦寻不屑于找低级借口,淡定地回视着她:“我没写。”

七里香没料到有人敢这么顶撞自己,倒抽了一口气:“你……你说什么?”

“我没写。”窦寻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七里香难以置信地问:“你为什么没写?”

窦寻:“因为大部分题在别的练习册上都见过。”

高中理科中免不了“题海战术”,一道题何止要见一面,天天见还有人不会做呢。七里香从没听过有人用这么大逆不道的理由抵抗过作业,气得几乎要结巴:“重复是……重复是一种学习方法!是让你巩固,是让你查漏补缺……”

窦寻吐出一句更加大逆不道的话,慢条斯理地打断了她。

“老师,”他说,“重复不是学习方法,是训狗方法。”

全班三十多条大狼狗一起静默了片刻,然后他们听见了“饲养员”炸雷似的咆哮:“叫你家长来一趟,立刻,马上!你爸不来就叫你妈!”

窦寻轻描淡写地说:“我妈在美国出家当尼姑了。”

七里香:“你给我外面站着去!”

窦寻看了七里香一眼,收拾好东西,拎起书包直接从后门出去了,临走还很文明地把教室后门带上了。

七里香气得在原地哆嗦了一分钟,怒气昂扬地追了出去。

老成回过头来对徐西临说:“真是条汉子啊!”

徐西临没搭理他,他缩在桌子底下,给徐进打电话。

徐进:“你再上课时间瞎玩手机,以后就带IC卡上学吧。”

“老佛爷,奴才跟您汇报一件事。”徐西临做贼似的在班里扫了一圈,“窦寻窦大人因为不交作业,顶撞老师,方才被拖出午门去了,眼看人头要落地,您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来收个尸?”

徐进那边沉默了两秒钟,叹了一口漫长的气:“知道了。”

分享到:
赞(259)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好奇他俩怎么搞到一起去,期待……

    哈哈哈2018/12/18 00:13:22回复 举报
    • 楼上 冰红茶嘻嘻嘻

      椥酒2020/04/03 00:06:18回复 举报
  2. 这么一搞,那么一搞,就搞到一块去了吧

    争渡晚回舟2019/01/04 11:14:32回复 举报
  3. 这俩人水火不容呀,我觉得蔡敬才是徐西临的"真爱"

    偶尔皮一下的拾凉2019/01/24 03:10:12回复 举报
  4. 徐西林是对蔡静有意思吗?

    匿名2019/04/03 20:20:30回复 举报
    • 借个楼。。






      下有剧透,我觉得这个点挺重要的

      ,…


      好了,还要看就随您嘞

      适岁2020/04/21 10:01:55回复 举报
      • 好的谢谢楼上啦

        果果今天骂街了吗2020/04/23 09:45:34回复 举报
      • 谢楼上提醒之恩~

        12020/05/12 17:17:06回复 举报
  5. 那只是保护欲了啊哈

    长逝君怀2019/04/07 18:09:07回复 举报
  6. 蔡敬喜欢罗冰啊喂→_→徐进女士太有意思了吧~

    陈栎媱2019/05/27 16:31:38回复 举报
  7. 徐西临本身就是个弯的吧

    巍澜入坑2019/06/21 09:27:49回复 举报
  8. 好羡慕这样的妈妈

    生查子2019/06/23 18:50:32回复 举报
  9. 期待之后搞到一块( ̊ଳ ̊)

    竹姝2019/08/22 17:18:25回复 举报
  10. 这母子俩真是绝了

    木木木风2019/11/22 16:36:09回复 举报
  11. 唔,我咋觉得这一对儿和二哈的味道有点儿像啊,都是在某人面前乖乖巧巧,在另一人面前疯狂撒性子,到头来还是爱上了那个曾经被嫌弃的那个

    组团偷顾昀2020/01/27 23:18:44回复 举报
  12. 窦寻刚才严丝合缝的思绪突然凌空劈了叉。这句莫名戳我笑点。

    栖寒2020/03/14 10:54:39回复 举报
  13. 徐西临本来担心窦寻这六亲不认的混蛋玩意在外婆面前出言不逊,借着去冰箱里拿饮料的机会,她竖起耳朵听了一路,结果发现窦寻居然规规矩矩的,问一句说一句,没有要咬人的意思。
    等等,这个“她”是怎么回事?
    系统你吞了我两次评论,还说我评论过快,嘤嘤嘤!

    栖寒2020/03/14 11:02:53回复 举报
  14. 豆馅儿傻fufu的好可爱

    椥酒2020/04/03 00:04:57回复 举报
  15. You can you up哈哈哈,这句莫名戳我笑点

    卿诺2020/04/06 15:45:58回复 举报
  16. 豆馅儿威武!霸气!学神,以后小的考试就拜您了!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七本(最后一本)2020/04/11 10:24:48回复 举报
  17. 不是怂,是孝顺,徐一家子都好可爱

    解语花2020/04/22 13:13:33回复 举报
  18. 喜欢这母子对话的只有我吗?つ﹏⊂

    原来是空2020/05/22 14:26:09回复 举报
  19. 妙啊!属实精妙啊!太妙了太妙了!以后豆馅儿就是我男神了,我要向他学习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5/24 20:21:45回复 举报
  20. 这对母子的对话太可爱了~~~

    2020/06/05 11:18:24回复 举报
  21. 窦寻不屑于找低级借口,淡定地回视着她:“我没写。”
    “老师,”他说,“重复不是学习方法,是训狗方法。”
    窦寻轻描淡写地说:“我妈在美国出家当尼姑了。”
    笑死我了,豆馅威武

    爱甜甜❤️2020/07/26 18:42:25回复 举报
  22. 盲猜是豆馅儿先动的心!!瞎猜的大家别信哈哈哈哈哈

    大年初三。。2020/07/29 18:39:25回复 举报
  23. 哎哟喂啥情况,徐团座您对蔡敬这情谊很不一般嘛
    小豆子要加油哦

    简荨2020/08/22 01:13:58回复 举报
  24. 按爪~(❁´◡`❁)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08 10:47:14回复 举报
  25.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勇敢的哈哈2020/09/13 00:58: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