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如今可是死了么?

“长安带去的人和我说,对方拿了卡佐以后,依然胆大包天地把主帐扔在那,始终不肯挪一挪窝,现在更是明目张胆地通知我长……”长安在他手里……
华沂最后几个字含在了嘴里,没有说出声来,那话音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可是陆泉偏过头去看他的时候,从他脸上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华沂沉默了片刻,随后接着说道:“那人名叫荆楚,是……我的二哥。他一向自视甚高,从少年时候起,便行事诡异莫测,以算无遗策自诩,又十分乖张,眼下可以说是明目张胆地等在那里,做出水来土掩的模样——这样一来,表面上是我们征讨他,实际上是他以逸待劳地等在那里,迫我们迎战。”

陆泉默默地点点头,片刻后又有些忧心地问道:“那长安还没有消息么?”
这回华沂没有立刻接话,垂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地攥成了拳。

不知过了多久,华沂才嗓音干涩地开了口。
“长安……”他闭了一下眼,脸上的表情好像皲裂了一下,随即似乎又是本能勉强牵扯开一个笑容——长安出事的消息被他瞒下了,并未向所有人言明荆楚的纸条上究竟写了什么,“长安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身的狗脾气,软硬不吃,谁能拿得下?但凡他还有一口气在,怎能落到别人手里……”
他说不下去了。

陆泉再讷于言,此时也明白自己是说错了话,忙低下了头,拙劣地试图转移话题道:“既然都这样了,我看我们也不用思虑什么,直取对方主帐,杀他个片甲不留就是。我们兄弟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连横行了那么多年的黑风朴亚都被荡平了,还怕过谁?”

华沂勉强一笑,心事重重地没言语,却从腰间摸出酒壶,喝了一口,然后像长安一样,克制地含在嘴里,一点一点地咽了下去。

等到这一口酒完全进了肚子里,华沂才用一种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地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不通,他一个亚兽,究竟是怎样控制了那许多兽人的。当年跟着索莱木长了不少歪七扭八的见识,才明白,世上原来有不少控制人的方法,可是大体算来,也不过就是用药、或是拿住对方的软肋而已,就算荆楚手段高明,也不过就是两者兼备。然而用药控制住的人,大多是像木偶假人,并没有寻常人的智慧,而被胁迫的大多心志不坚定,随时准备反噬主人,这是他致命的弱点。”

主帅乃是一队人马的主心骨,华沂平静而坚定的态度,对于追随他的人来说乃是莫大的鼓舞,就连陆泉闻言也精神一震,仿佛找到了对付敌人的思路一样。
“就算他另有后招,也不要紧。”华沂接着说道,他故意放慢了语速,一个字一个字沉沉稳稳地往外吐,控制不住的地方,便停下来,静数自己的心跳片刻,“索莱木的字条上都是废话,但下面却写了日子,好歹算是告诉了我们他目前的位置,我看极北有翼兽人的盟友马上也就到了。等他们来了,我们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诸位便且跟我去,只往前冲就是,我倒要看看,他是妖魔还是鬼怪,能神通广大到什么地方!”

言罢,他便正式出发一般,一马当先地往前走去。

这一次,陆泉终于长了一回眼力见儿,闻言立刻举手高呼,兽人们无不附和,很快被他嚷嚷得杀气腾腾起来。

华沂走在前面,关外的大风扬起他的头发,露出一张如同刀刻一般的面孔,却只是沉默。

沉默的,还有另外一人。
路达远远地站在队伍后面,脸上带着浓重的疲惫与阴郁之色,显得蜡黄蜡黄的,眼下已经出了青黑,连目光都仿佛凝滞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华沂留了一小部分人在此地“镇守”,其中就有路达和华沂带过来的青良。

守城守关自然都有各地的人,既然老远地将他们带出海珠城,难道就是让他们留在这里看家的么?路达不傻——相反,他思虑比一般人都要重些,想得太多,又都存在心里,有时候便难免有些心胸狭窄——华沂虽然只字未提,但是路达知道,这是因为阿姝的缘故,他们的东海王甚至用心良苦地将青良也留下了,那青良一直在偷偷看他,一脸的欲言又止,青良从小心里就藏不住话,此时是为了什么,简直昭然若揭。

路达伸手捂了捂胸口,那颗珠子……以及阿姝带血的指甲,全都被他贴着胸口放着。路达痛苦得快要死了,他简直不知道自己这两天究竟是怎样度过的。
可是他最后的理智告诉他,自己一个字也不能说——尤其华沂别有深意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

然而眼下战时不方便处理他,回去以后,华沂会把他怎么办呢?
说不定……杀了他也是有可能的。

他的师父说不定会阻拦一下,可是能起多大的用处呢?长安那人在这种事上一向中规中矩,中规中矩到叫人咬牙切齿,也许即便他知道这件事,也不过是低着头垂着眼睛,面无表情地说一句“按城规处理”。
路达有时候甚至怀疑,他的长安师父是不是已经变成了那冰冷的城规的化身,当年在石洞中握着他的手教他尖刀的那个人……是不是早就被囚禁在那四四方方的城墙中,早就死了呢?

又或者,长安天生就是个冷性情的人,就像他手中的刀锋一样锋利又无情,自己总是对他充满感情,同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要低上一些,对他奉若神明、又爱逾珍宝,敬重他、崇拜他,甚至一度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
可是长安心里怎么想呢?

恐怕除了王,他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过吧?自己于他,说不定就像个小宠物一样,顺手救了,顺手逗逗,给口饭吃,过一阵子忘了……也就忘了。
和那一无是处、只会假哭傻笑的鲛人一样。

他只是个奴隶啊……是那不体面地死在他们手里的手下败将的儿子啊。
这样一想,路达心里近乎悲愤起来。

路达目送着华沂等人的背影扬尘而去,忽然转身大步往自己的临时帐子走去,青良犹犹豫豫地想要跟过来,被他歇斯底里地回过头骂的那句“滚”给吓得钉在了原地,手足无措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路达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杀了我又能怎样?”他低低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我算什么东西?谁管我怎样想的,谁管我的感情,谁管我爱谁不爱谁?!”
他拼命地想压抑住自己喉咙里的哽咽,以至于满面狰狞,死命地在自己的临时床榻上锤了一下,像个被激怒的猛兽一样咆哮了一声。

愤怒、仇恨与委屈已经充满了他的心,他似乎是路达,又似乎变成了一个别的什么人——他不再震惊或者纠结于阿姝的身份,对这时的路达而言,阿姝是什么身份,已经无关紧要了。唯一重要的,是他爱那个女人,而她已经死了,尸体不知道被人扔到了什么地方,只剩下一片光华不再的指甲,贴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冷得让人脊骨发凉。
路达的指甲掐进了床铺中,将脸埋在上面,传出闷闷的呜咽声。

记忆中很多事失了真,只剩下那些偷偷摸摸地指着他的后背说三道四、面带不屑的年轻姑娘们,幼年是像小畜生一样被人轻慢地对待,随便打骂,或者还有更早的时候,那阴冷的囚牢,以及卡在手腕中疼到骨子里的镣铐……最后,定格在了长安那张疏离而冷淡的脸上。

是了,当年他骤然听见那老疯子说得话,明明触动到了他的心,可事后却就那样糊里糊涂地过去了,难道不是因为舍不得当时的身份么?
假装不知道,他就依然是那众人景仰的第一刀的徒弟,可以披着甲胄在城中趾高气扬地巡查,而不是那个衣衫褴褛,一辈子无法化兽,只能任人驱使的下贱奴隶胚子……

路达忽然低低地冷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哭,形如疯狂一样——走到这一步,难道不是他咎由自取么?偷来的东西果然便是名不正言不顺……事到如今,他已经是督骑,可是放眼那东海二十城,哪个把他放在眼里了?

青良是知道事情始末的,因为在华沂走了以后,十分忧虑地蹲在路达的帐子门口,直到天已将暮,青良腿都蹲麻了,路达才露面。

青良连忙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关切地看着他,路达的眼中布满血丝,表情却是诡异的平静,仿佛酝酿着风暴的大海一样。

青良张张嘴:“路……”
路达抬手压下了他的话,眼睛盯着地面说道:“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青良一怔,只听路达接着道:“我知道了,那女人骗了我,利用了我,她如今……如今可是死了么?”
青良默默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又补充道:“她……唉,你不要为了这种人伤心,她是被城主抓住的……唉,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而且这人狡猾得很,王和城主都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路达古怪地笑了一下。
青良眼见他的模样,抓耳挠腮不知说什么好了。

路达却收敛了表情,走过来,单手拍拍他的肩膀,低声感叹道:“好兄弟,多谢你了。”
说完,他转身走了,青良半晌没反应过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之后,路达仿佛恢复了正常,看似毫无特别之处,甚至青良还看见他笑了一下,然而青良总是觉得心有不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当天夜里,青良怀着这样的疑虑重重躺下,一合眼就噩梦连连。
睡到半夜,青良忽然一激灵,猛地坐了起来,心跳如雷。

不对——青良不知怎么的想起来——肯定有什么不对,路达对他从来都是废物长废物短,心情大好也不过是叫他一声名字,什么时候说过“好兄弟”三个字?

青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自己的帐子,魔障了似的奔向路达的。
路达的帐子门虚掩着,里面空无一人。

分享到:
赞(78)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唉。我一直以为路达和清良是一对。

    白银六卫2019/06/08 05:18:04回复 举报
    • 我也是,路达真不讨喜。。。白瞎了

      匿名2019/10/23 22:33:12回复 举报
  2. 长安就是太内敛,对别人好也不表现出来,跟林将军一个样

    二九2019/07/12 14:52:04回复 举报
  3. 自己心里有魔鬼,旁人再怎么努力,那人也是接收不到阳光的。

    匿名2020/01/13 06:03:40回复 举报
  4. 我看了洛达对长安的一系列心理活动。我TM气得都想拿刀戳死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费渡的猫2020/02/17 21:20:33回复 举报
  5. 我现在想真想拿长安的大马刀戳死他呜呜呜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20/02/23 20:23:47回复 举报
  6. 路达生来就该是个奴隶,下半身思考的辣鸡,唯一一点脑子都用在捣乱上了
    气炸了aaa

    楚夏2020/02/24 00:59:55回复 举报
  7. 怎么有这种混蛋?跟二哈里面被下蛊的踏仙君一样混账!
    借用顾帅的话:混账东西!
    气死我了!!!!!!

    锅总2020/02/29 21:26:50回复 举报
  8.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匿名2020/03/07 17:03:32回复 举报
  9. 路达,长安本来就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对阿姝这样都觉着没法面对你,他不把你当奴隶教你刀法,你跟他这十年都不了解他,还在心里这样编排他,认识个阴险狡诈的女人被人利用还爱的死去活来,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苏轻2020/03/18 12:52:40回复 举报
  10. 路达像周六却又比不上周六,周六虽然也做错了事,但他是可以被我们理解的,并且最后他也牺牲了自己努力挽救;至于路达……emm这个人做错事的原因简直不可理喻,我现在只想把他卸成八块

    我哥代言了水溶的二氧化氯2020/04/01 14:52:18回复 举报
  11. 路达典型的养不熟白眼狼啊……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1 01:03:04回复 举报
  12. 突然发现青良这孩子还挺聪明的

    夜阑2020/04/14 11:32:33回复 举报
  13. 我猜错了,路达非但没有幡然悔悟,还犯了更大的错

    夜阑2020/04/14 11:35:24回复 举报
  14. 你们说的周六是哪本小说里的啊

    匿名2020/12/12 02:49:17回复 举报
  15. 《残次品》里的一个配角

    妍渊2021/02/11 22:43:52回复 举报
  16. 路达这种人心胸狭窄、自卑又自负,为了安慰自己,总是把一切错误都推给别人和命运,大恩如大仇,怎样对他都不会有好结果。

    路达既蠢又坏2021/04/01 01:20:58回复 举报
  17. 自己心里有魔鬼,旁人再怎么努力,那人也是接收不到阳光的。
    +1

    白银四2021/04/16 16:20:37回复 举报
  18. 路达真是个白眼狼,长安教他刀,让他摆脱了奴隶的身份,要不是长安他早死了,他居然还有脸恨

    匿名2021/05/31 14:47:40回复 举报
  19. 就……离谱,气的肝疼

    sixteen2021/06/08 02:42:1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