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但全记着,还往心里去了

华沂本意是打算等索莱木从极北带来的信儿,万事都准备好了,与他们难得的有翼兽人盟友来个两面夹击。
华沂心思缜密,凡事总要思前想后,等有了后招才肯动手。
可没想到长安那混球是唯恐他清闲下来,中间就给他捅了个篓子——这还没开始怎么样呢,那人先没了。

特别是阿姝忽然暴露出来,更是气了他个倒仰。
青良虽然并不完全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大概是源于他年幼的时候,长安照顾过他一段日子,青良总是对长安有种无条件的信任与敬畏。他终于没能把刀学下来,便认为自己从来不争气,好不容易应承了长安一件事,自然是拼了命也要不负嘱托才行,叫阿姝被王发现,已经是愧疚非常了,哪还会交代什么?
因此一问三不知,问急了就憋红了脸,嗫嗫嚅嚅地梗着脖子不吭声。

但华沂何等聪明的人,他叫人往奄奄一息的阿姝脸上泼了水洗涮干净,再弯腰一瞧阿姝那长相,凭着他对长安的了解,真是一个眨眼的工夫都不到,前因后果便琢磨得差不多了。
再看了一眼跟屁虫似的追在他身后,眼巴巴地盯着他反应的青良,华沂心里简直是又好气又有那么点……凄凉。

长安不爱说话,除非脾气上来、急了,能当面呛人几句,可事情过了,他就再不会将过去了的事挂在嘴上,华沂有时候甚至怀疑,任是什么不愉的,但凡说开过去了,长安隔天睡一觉起来也就忘了,没心没肺得可以。
可没想到他不但全都记着,还往心里去了。

华沂知道,这事长安一声不吭、悄悄地就给办了,这样藏藏掖掖,分明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整日里没事干就喜欢疑神疑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华沂确实承认自己有时心重,可是棺材板有三长还有两短呢,谁能没有点臭毛病呢?他愿意为长安一点一点让步,一点一点收敛自己不好的地方,甚至他愿意每日睡前将整天的事琢磨一番,即便自己没错也要琢磨出一点错处来,修身养性到快和索莱木一样——修成仙了。

可是长安心里,他就是一副狗改不了吃/屎的形象么?

百般滋味,就是不是滋味。华沂几乎是不眠不休地连轴转了几天,这才近乎是急急忙忙地带了人,召回山溪坐镇王城,自己直奔城外。

他这厢风雨兼程、心里明火暗火地煎熬不提,只说荆楚。
荆楚正抱着他的小儿子小嵋逗着他玩,他那袖珍的骨翅大鹏被自己弄死了,帐子里一时没有了玩物,便叫人将这么一个走路还摇摇摆摆的幼儿抱了过来,每日像哄小猫小狗一样逗着他玩。

小嵋的模样与荆楚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东西,一开始比他的两个哥哥都要得父亲的宠爱,可是性子却是又绵软又温和,又乖又安静,没人理会他,他就能自己跟自己玩一整天,从来不讨大人嫌。
荆楚把他抱在膝盖上,伸手轻轻地捏着他的小脸同他低声说话:“你啊,不像你阿爹,反而像你四叔。”

小嵋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懵懵懂懂地看着他。
荆楚就笑了起来,熟练地抱着他在手里颠了几下:“小东西,你这个小东西啊……”

小嵋以为他在跟自己闹着玩,“咯咯”地笑了起来。
荆楚就说道:“把三少的奶糊端来。”

他的声音并不见提高,然而不过片刻,一个奴隶便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了帐子,手中捧着一碗微微冒着热气的奶糊,伸手要把小嵋抱过来,却被荆楚拦住了,这可怕的男人接过了奶糊,和颜悦色地摆手道:“你出去吧,我喂他。”

奴隶一声没吭,哑巴一样地低头,无声地撤出去了。
在荆楚身边的人,有时候长着耳朵就足够了,并不需要多张嘴露出他们的舌头聒噪。

荆楚细心地自己抿了一口奶糊的温度,感觉不烫嘴了,才喂给了小嵋,他似乎是做惯了给幼儿喂食的事,十分得心应手,并且看起来颇为乐在其中。就在一碗奶喂了一般的时候,一个侍卫撩开了帐子,没得他的话,却不敢进来,只是站在了他看得见的地方等待指示。

荆楚扫了他一眼,问道:“怎么?”
侍卫低声道:“狗洞里方才传来消息,那个新来的被人劫走了。”

荆楚手一顿,小嵋砸吧砸吧嘴,伸出小手去抱父亲拿着的碗,男人干脆松了手,叫他自己抱着喝。沉默了片刻,荆楚问道:“劫走了?老四动手了?这不像他啊。有多少人?”

侍卫迟疑了一下,随即道:“一个。杀了我们的人,夺了令牌,混进了狗洞里。”
“一个?”荆楚先是挑了挑眉,似乎有些吃惊,随即笑道,“哦,那我知道是谁了,除了那位传说中神通广大的王城城主,还有谁这样艺高人胆大地胆敢一个人闯进我的地盘来,说带走谁就带走谁……你与我说说,他们怎么跑的?”

那侍卫闻言,便毫无花哨地一五一十将长安如何带走卡佐的事都交代了。

荆楚垂着眼听着,好像注意力全在怀中的孩子身上那样心不在焉,这侍卫的言语极其简练,仿佛受过什么特殊的训练,多余的话几乎一个字也没有。

荆楚的御人之术仿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对软弱的人利诱之,对善良的人施恩之,暗怀野心的叫他们自己斗得不可开交,打压扶植井井有条,而强壮不驯的则全部丢进狗洞,他知道如何一点一点地磨去人的意志力,等一段时间后即使把他从狗洞里放出来,停用干兰水,那人也依旧是个废人。

兽人,爪牙尖利,看似无坚不摧,实际脆弱得就像是一条全身都软绵绵的肉虫子,只要踩对了地方,一脚就能踏死。
然而就在荆楚以为自己的地盘是铁板一块的时候,长安竟然横空出世一般地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荆楚闻言低低地笑了笑,轻声道:“从水里走,亏他胆大到这种地步,跑了也不完全只是走运……只不过他们两人,一个干兰灌了几天无法变身,一个不死也该被水中的小鱼咬掉了半条命,就在后山,绝对跑不远,叫人给我去搜,搜到了把狗洞里逃出来的小狗杀了,另外的那个……如果活着,就带到我面前来。”

侍卫应了一声,等着他下面的吩咐。

只听荆楚接着用自语一般地声音说道:“心肝宝贝丢了,他能不着急么?注意东海那边的动静,他们动了,我们自然要迎客的……我与我那四弟,也算久违了。阿姝该是死了,希望她死前没叫我失望——你去办吧。”
侍卫一低头,领命而去。
临走时他听见耳边一声脆响,原来是小嵋没抱住碗,奶糊的碗掉在地上摔碎了,在一室静谧中极其刺耳。

小嵋吓了一跳,看着荆楚瘪瘪嘴,眼睛里开始转泪。

荆楚却和颜悦色地将自己和孩子身上蹭到的奶糊擦了干净,轻柔地拍着他的后背道:“哭什么,不过碎了个碗而已,阿爹怎么会和你生气?吃饱了么?再拿一碗来要不要……”

侍卫低低地垂下头,不敢再看。
荆楚就是这样的人,从不发怒,却让每一个与他亲近的人都由衷地恐惧着。

分享到:
赞(67)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二哥这角色也是挺带感的

    匿名2019/04/12 22:55:39回复 举报
  2. 我以前讨厌他,现在莫名粉上他了。

    白银六卫2019/06/08 05:04:07回复 举报
  3. 二哥真是三观不合却莫名符合我审美的人呐

    鼠太2019/07/13 09:22:18回复 举报
  4. 楼上三位变态么?不寒而栗啊

    适岁2020/02/11 00:33:46回复 举报
  5. 我在楼上三位的评论下瑟瑟发抖

    费渡的猫2020/02/17 21:06:38回复 举报
  6. 楼上的喜爱口味太重了

    匿名2020/03/07 16:18:58回复 举报
  7. 二哥的设定正和朕心

    灵渊2020/03/08 19:53:56回复 举报
  8. 二哥是挺带感的……但是密思极恐
    还是呆萌可爱的长安娇花

    苏轻2020/03/18 09:44:04回复 举报
  9. 问题是荆楚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这孩子绝对有历史遗留问题啊。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1 00:50:10回复 举报
  10. 我感觉荆楚就好像有那个无法感受感情的精神疾病(我也忘了叫什么了)

    夜阑2020/04/14 10:19:22回复 举报
  11. 荆楚就是反社会人格的变态人渣啊,竟然有人喜欢,太可怕了,果然是什么人都有!

    我爱P大2020/05/15 18:43:4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