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女王二哥和他的女王手下(情节篇)

“二十年不见,他竟然长进了。我以为以他的性子,发现行商有问题以后,第二日就会清洗他的王城。”荆楚叹了口气,他的工布朵渊松沉默地站在一边。
荆楚一伸手,一只鸟就训练有素地飞上了他的胳膊,老老实实地栖息在那里,那竟是一只骨翅大鹏,寻常骨翅大鹏比巨兽还要大得多,可这一只却是连头再尾也没有一尺长,毫无戾气,若不是那一侧的翅膀无肉剩骨,它乖顺得活像一只家禽。

渊松恭恭敬敬地道:“他是数城之主,想来身边有个把高人,也实属正常。”
荆楚笑道:“恐怕那位还不是一般的高人,刺激行商,买卖消息,做这样没本钱的买卖,有赚无赔。我看他有意跟我速战速决,阿姝的消息没到,不过我猜他们的海珠城中,现在恐怕是戒备森严,准备一战了。”

渊松一怔,随后试探似的说道:“首领兵强马壮,他们仓促出击,也讨不到好去。”
荆楚斜眼睨他:“讨好我?”

渊松忙低头看自己的脚尖,拘谨地说道:“不敢,我说得是实话。”
荆楚拨弄着骨翅大鹏的骨头翅膀,将手指伸进那鸟有些不知为什么有些变形的骨头缝里,横行一方的骨翅大鹏竟在他的手下像鹌鹑一样,瑟瑟地发起抖来。

荆楚要笑不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敛容道:“也不尽然,他雄踞一方,进可攻、退可守,城墙林立,大关层起,东海如同铁板似的结实,要是真打起来,着实比我们身后一方草原、无遮无掩的有优势。这些年他也着实也下了不少功夫,难为他还知道欲速则不达……否则以他掀了黑风的名望与东海之富足,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手中,他也不应该只占了这些许小地方。我这弟弟,虽然没有横扫天下的大才,却知道稳扎稳打,也算难得了。”

渊松忙跟着称是。
荆楚摆摆手,说道:“他看似外乱,内里却是有条不紊,我们得让他真的乱起来才是,你去吧,我再想想……如何先吃他一局。”

渊松躬身,倒着退出。

就在渊松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见荆楚抚摸着手中那只鸟,柔声道:“听说昨天你啄了小嵋一口,还把他吓哭了?”
大鹏在他温柔的手掌下抖得更剧烈,荆楚似有惆怅地说道:“我喜欢你宠着你,好吃好喝地养了你七八年,你却咬我的儿子?唉……果然野性难驯,实在寒人的心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修长的手指已经搭上了大鸟的脖颈,那变了异一般、七八年不如寻常鹰鹫大的骨翅大鹏突然奋力地挣扎了起来,竟从他手中挣脱了出去,一头往帐外飞去。

荆楚面无表情地看着鸟的身影,眼睛像假的,透着石头一样的冷光。

骨翅大鹏还没有飞到门口,只听一声利箭破空的声音,“刷”地一下,大鸟凭空落地,喉咙被传出了一个血窟窿,一个侍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口,站在那尸体旁边。

荆楚看也不看那只他宠了七八年的鸟,随口吩咐道:“收拾了吧。”
便不再理会。

渊松低头退出他的王帐,看着那荆楚帐中总是表情呆滞、下手狠毒的侍卫麻利地收拾了鸟的尸体,又不知隐藏到了哪里,总觉得脊背有些发凉……总觉得这帐中,从首领到侍卫,除了自己,都不是人。

东海之畔的海珠城中,东海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看起来神鬼莫测一般的敌人,原来是旧相识,整个海珠城都戒备了起来,一开始的忙乱过去,华沂并没有藏着掖着,明言有敌来犯,昭告全城。
城中编制异常严整,分工明确,索莱木与华沂早年规整的城规发挥了作用——至少依长安看来,王城中人各司其职,在秋狩节之后,开始储存过冬以及可能战事的食物与毛皮,仓库一个一个地被装满,越来越多的武器随着流水般的行商进城,几乎堆满了索莱木的祭台。

纵然所有人如此有条理,却也依然有魂不守舍的。
比如路达。

他现在已经知道,那被他接进家里偷偷藏起来的女人名叫阿姝,路达平日里为人相对孤僻,自视甚高,又略微有些目下无尘,下城之后并不与同僚鬼混。长安虽然没有言明他已经出师,但路达自从当上了督骑,便自以为成人,不经常去打扰长安了。
长安师承北释,教徒弟也如同北释,十分放养,有人来问,他就指点,人不问,他也绝不会催促。因此路达平日下了城防之后,往来者就更少了,似乎也只有青良闲时会死皮赖脸地上门来找他。

然而备战中医师更是重中之重,青良跟着阿叶囤积草药,碾制伤药,忙得像个大陀螺,没工夫来烦他了,所以路达家中藏了个人这件事,竟一直都没人知道。

自从有了阿姝,每日路达下城回家,都会发现灯光下有个美得叫他想掐自己一下分分真假的女人坐在那,掀开桌上的木头盖,便能看见底下满满一桌温度刚好的食物。每天起床,都会发现自己头天换下来的衣服被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院子里,而这日要穿的衣服也整整齐齐地放在了他的枕侧。

这样的日子有些不可思议,路达感觉自己在房子里藏了一个小妻子,她那么美,可是除了自己,谁也欣赏不到,因为她必须要被藏起来。这让路达有了种禁忌一般的背德的快感。
时间渐长,路达连青天白日里都会神游,十有□是想到阿姝,每次都要极力抑制自己傻笑出声来。

阿姝轻轻地敲敲桌子,轻声问道:“你想什么,忽然就自己笑起来。”
“我师父和王的事。”路达回过神来,目光柔和地看着她,说道,“你知道,我师父就是城主,以前海珠城还没有建起来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他,那时王还只是首领,我眼见他们两人之间的暧昧,其实并不以为然的……总是觉得师父那么强大的人,怎能被束缚在一个男人怀里?只是强者为尊,他们的事,没有我质疑的余地。但现在我却明白了。”

阿姝眨巴着那双俊极的眼睛,脸上浮起一层纱似的粉红,明知故问道:“你明白了什么?”
路达深深地看着她。

阿姝忍不住将头转开了一点,却被他强硬地捏住下巴转了回来:“若是我为你,也是无论如何都可以的。”

阿姝听了,似乎是欲语还休地想笑一下,笑容未成形,眼泪却先掉下来了。

路达登时慌了,愣头青手足无措地伸手去接她的泪珠,忙问道:“你哭什么?我说错话了么?”
阿姝好像是想勉强抑制,眼泪却掉得越来越快:“我……我只是个身份下贱的舞娘,还沾染了一身的麻烦……朝不保夕、担惊受怕……全赖督骑庇护,生怕督骑嫌弃我,不要我了……”

这话简直是往路达的心窝子上戳,叫他一腔热血快要迸出来了。
他从少年时起便总是情不自禁地纠结于自己的出身,总觉得别人不重视他、轻看他,做梦都想要一言九鼎、出类拔萃。忽然之间,却有这么一个人,整个人都靠着他、依赖着他,没有他便不能活……
他越听越是飘飘然起来,越听越是满心怜爱。

而阿姝犹自自怨自艾道:“如果我变老变丑了,督骑就不再顾念我了吧?要是……啊!”
她惊呼一声,却是路达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阿姝只能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督骑!”

路达正色道:“我既说得出口,便天长地久,我们海珠城中的男人,没有说一套做一套的毛病,你既然已经在我心里,变老怎样,变丑又怎样?就算你变成个男人,我也照样至死不渝!”

阿姝简直听呆了,傻傻地看着他。

路达温柔地将她放在床上,与她对视良久,随后仿佛怕吓着她一样,极轻极缓地将自己贴了过去……
就在这时,他家的门被人敲响了,有人在外面喊道:“路达督骑!王急召所有督骑以上入王帐议事!”
路达动作一顿,脸上的懊恼显而易见。

阿姝抬手整理好他的领子,却忽然间笑了起来,她眼睛里还带着眼泪,破涕而笑,别有一番狡黠又柔弱混合的美,路达一把攥住她的手,狠狠地亲了够本才放开她,拎起尖刀整理自己装束,口中抱怨道:“又是卡佐传回了什么幺蛾子事,那人除了惹是生非还会怎样,真不知王怎么看上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用。”

阿姝忙伸手掩住他的嘴,小声道:“督骑,我先前可是与那些行商一起的,你不要……不要对我说太多,我……”
她竟然还会这么温柔体贴的避嫌。

路达叹了口气,对这小小心翼翼的女人心里简直软成了一滩水,不知该如何宝贝她才好,两人腻歪良久,乃至于传令兵又催了一回,路达才恋恋不舍地离家往王帐方向走去。

他离去后,阿姝千娇百媚的脸登时冷了下来,她翻出了自己那身压在箱子底下特别的舞娘衣服,从袖子底下的夹层里小心地取出笔与皮子。

她掐算得准确,路达口中的卡佐离城已经二十三天,东海王第一次夜半召人,且在她的故意拖延下急催两次。
督骑也被召走,说明不是高层谋略,而是要短兵相接了……那敌探到底看到了什么?

自家主人在什么位置阿姝心里有数,她极擅推算,随行商奔走,又对周遭地形过目不忘,立刻推知敌探应该已经在主人外围处转了一圈。

阿姝凝神思量了好半晌,终于借着昏黄的灯光,落笔写道:“敌探已探明首领确切,奴恐其已窥见主帐。”

分享到:
赞(83)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要完

    路人2019/02/17 19:28:54回复 举报
  2. 路达就该是奴隶

    哈哈2019/03/04 16:29:28回复 举报
    • 少年轻狂,英雄也难过美人关,口下留情

      2019/03/10 15:04:55回复 举报
  3. 要玩完了

    匿名2019/03/31 09:25:12回复 举报
  4. 路达还没有周六有用,至少周六马上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还立刻挽回。路达么……要完。

    白银六卫2019/06/07 21:59:26回复 举报
    • 同觉路达不如周六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23:55:05回复 举报
  5. 唉 美人计啊 总是一骗一个准

    匿名2019/07/04 12:43:14回复 举报
  6. 还真真是名为美人的毒药啊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3 11:38:55回复 举报
  7. 美女不可信啊,还是美男好,啧啧。

    匿名2019/08/22 01:46:02回复 举报
  8. 其实和女人没关系,路达早晚坏事或是背叛,因为他从小就是欺软怕硬的性格,不善良,嫉妒心强,又自卑自己的出身,心里有隔阂,早晚坏菜的就是他。主要是他还不聪明。

    心疼2019/10/23 03:58:03回复 举报
    • 对,路达和长安境遇相似,差的就是心性,心性不稳,难成大器

      匿名2020/04/13 09:15:47回复 举报
  9. 路达的心性还不如周六,差远了

    匿名2019/11/08 16:10:00回复 举报
  10. 品性不好,早晚得出事,即便不是美人计,也不耽误以后被有心人挑唆,没治

    匿名2019/12/28 14:10:40回复 举报
  11. 周六只是想追究一家人惨死的原因,路达铸成的错是因为自己的色心和自卑;周六就算得不到原谅,至少我们都能理解,路达呢?跟了长安那么久,都没能涤清他的灵魂,早就该死透了!

    2020/02/22 11:57:09回复 举报
  12. 唉,路达坏菜了。

    锅总2020/02/29 20:21:42回复 举报
  13. 唉!坏菜的路达

    苏轻2020/03/17 15:20:12回复 举报
  14. 只有我注意到了标题里的女王吗?哈哈哈

    君子有酒2020/03/24 10:52:27回复 举报
  15. 所以这章标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哥代言了水溶的二氧化氯?2020/04/01 13:42:42回复 举报
  16. 这位阿姝还挺厉害的
    路达我总觉得他以后发现了还会挽回的,他应该对长安下不了手

    夜阑2020/04/14 09:17:43回复 举报
  17. 女王?二哥???標題到底什麼意思來著( ° △ °)

    妘月陵2020/06/01 01:37:10回复 举报
  18. 想起瑯琊榜的童路了… 美人關難過阿

    抬頭暖陽春草2020/10/22 14:36:51回复 举报
  19. 这货还不如周六呢!!!!至少人家没

    匿名2021/02/17 02:06:20回复 举报
    • 色令智昏(楼上是我,没打完手摁岔了)(我提交评论的速度不快《返回)

      日常表白P大2021/02/17 02:10:42回复 举报
  20. ?_?女王??

    星辰2021/06/21 23:46:5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