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一样的味道

赤手空拳,手余寸铁。
没有刀柄,刀背未成型,只有一个似乎还不如指甲尖锐些的刃,长不过一尺三寸。
而执刃的人,似乎也只剩下一条右手得用。

可他依然是天下第一刀,从来以往,宇峰山中雪藏二十余年也难以磨去他的锋芒。

海风卷过山中,一片枯叶将落未落,忽然受到了惊动,干瘪地从树枝上脱落。
帐子掀开的片刻,舞娘细细的歌声从门缝里露了出来,意思似乎带着不详之意的冷风灌进帐子,一下撩动了那些所有在远处喊杀声里坐立不安的心。
年轻的武士不知轻重,或者勉力压抑不安,或者妄自尊大,丝毫不在乎,唯有带着一身伤痕幸存下来的老狗们眯细了眼,等着门缝后露出的一个酒壶。

就在此时,靠近门边的一个中年人陡然暴起,一抬手将座位上的餐刀扔了出去,正打在酒壶上,“砰”一下碎了个干净,酒水淌了一地。
他看得分明,那只托着酒壶的手背上筋骨分明,绝对不是一只女人的手。

朴亚家靠十二条忠狗横行大陆,即使二十年过去,今非昔比,也不是吃素的。

在酒壶炸开的刹那,就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同时扑了过去,一个化为巨兽,吼声几乎掀起了这华丽的大帐,另一个人形,与同伴简直是合作无间,巧的是,他手中竟然也是一条斩马刀,只是这刀做过特殊处理,刀柄略短,刀刃却略狭长,一头圆润流线型,同时兼顾远近战,打出这把刀的工匠必定不俗,是把好刀。

北释极灵敏地一侧身,正好让过那扑过来的巨兽,随即他用左手抓住巨兽脖子上的鬃毛,猛地蹿了起来,几乎是凌空从巨兽的脖子上面翻了过去,追出来的马刀擦着他的肩膀而过,几乎是毫厘不差地被他躲了过去。
一个大男人抡过去的重量自然不能算轻,巨兽的脖子险些被他提起来,一口气就没上来,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刹住脚步,便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搂住了。

北释人尚在空中的时候,便极自然地做了这样一个动作,仿佛是亲切地搂住宠物的脖子似的,执刀的右手近乎温柔地从巨兽颈子下穿过,随后他脚步落地,轻盈得像是一片悄无声息的羽毛,被放开的巨兽借着惯性往前扑了三十步,一声巨响倒地,割开的喉咙喷出的血染红了血地。

拿马刀的人没反应过来这番变故,他只是本能地一招劈空便横刀追至,只听“呛啷”一声,他的马刀被架住,铁器相撞,那股强横的力量叫他拿着马刀的手腕巨震,他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被掀起的帐帘陡然落下,呼地向他的脸面招呼过去,一下遮挡了他的视线,用马刀的人忙后退几步,用手去揭那厚重的帐帘。
就在此时,一股凛冽到几乎实体化一般的杀意凭空袭来,这身经百战的武士有那么一瞬间汗毛倒竖,几乎想要弃刀而逃。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骨骼裂开的声音似乎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他的耳朵,清晰如同雷鸣,他低下头只见一把尚未成型的废刀笔直地穿过了那厚厚的毡子帘,毫不拖泥带水地通过了他的胸口,无坚不摧一般。

这时,那飘飘摇摇地在风中周旋不已的枯叶,方才落了地。

北释有那么一点想咳嗽,然而他轻轻地舔了一下刀刃上沾着的血,品尝到了那股冰凉、咸腥的味道,便又生生地把那一阵胸闷给压了下去。

凛冬里寒铁铸成的刀尖上舔来的血,与四月里杏花树下埋了一冬的酒,是一样的味道。
能让一个男人醉死在他生命中最繁盛的时刻,除此以外,再无他物可以这样销魂。

海澜并不上前,他看着那被十个人围在中间的北释,也似乎并不慌张,甚至硬邦邦地伸出手拦住有些不安地想上前的长安,硬邦邦地说道:“最好的刀术,可以轻柔得像一个拥抱,也可以凌厉地劈开巨石,叫世上最硬的铠甲也无处遁形,瞬息万变,你不要添乱,好好看着。”
他话说得硬邦邦,眼神却温柔无比。

只是长安不错眼珠地盯着北释,没注意到旁边这人的表情,难得听见这个惜字如金的仁兄开口解说,他也毫不客气地问道:“我没有师父的力气,如果他用一把废刀能劈开巨石,我至少要借马刀的重量才行。”

海澜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气定神闲地问道:“难道你没发现,他是天生惯用左手的么?”
长安吃了一惊,几乎要脱口一句“不可能”,然而那些年和北释在山上生活的日子却电光石火般地闪过他的脑子——无怪他总是觉得北释行动间有一点细微的别扭!

北释的左手废了多年,不能拿刀,日常生活却没有问题,本来掩盖得极好,但是天生惯用左手的人,通常主眼也是左眼,乃至于走路的时候先提起的脚也会和别人不一样。长安本就对人的动作十分敏感,只是他生性专注,心无旁骛,不大琢磨无关紧要的事,竟然一直没发觉,直到被海澜点出。

长安七岁学刀,到今天,可以说十几年没有懈怠,他天资极低,又极高。低到有一个不像武士的孱弱身体,又高到偏偏对杀术过目不忘、触类旁通。
然而或许是因为性情的缘故,又或许他还是或多或少地受了一些身体所限,总是下意识地用偏硬的招式和刚猛的武器,与他那与生俱来的弱气相抵。所以虽然他的精确功夫早已经练到了骨子里,看起来总有那么一点横冲直撞。

长安忽然若有所悟。
他骤然明白了北释的刀为什么没有刀柄,也没有打磨好的刀背,因为那个人把自己当成了刀柄,把自己当成了刀背,行云流水,随兴所至,没有一点凝滞,也没有一点匠气,浑然天成得仿佛和东风成了一体——有刃的风。

长安虽说没心没肺,并不把自己这拖累一样的身体放在心上,然而这毕竟是个事实,始终是一条隐形的屏障,乃至于北释不让他带马刀,却给了他这样一个不能算武器的铁片,他就像是个被剥了壳的乌龟一样怎么都觉得别扭。
可是如果一个人的惯用手被废,都能重新走到这样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他那一点问题,还算什么呢?

仿佛一直禁锢在他身上的屏障豁然消失不见,他觉得开朗起来,长安仿佛抓到了什么,一时又形容不出。

就在他呆呆出神的时候,北释手中的刀别过一个人的脖子,正好撞上了另一个人的长剑,将对方的武器架开,然而不知是他此时连杀十一人已经力竭,还是没成型的刀终究是不得手,“啪”一声,北释手中的刀短成了两截。

海澜想也不想地冲了上去,化成巨兽狂吼一声,从身后扑上了那人,这是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家伙,狡猾得要命,听见背后风声,一剑递出没有用老,便不再管北释,就地滚开,躲开了海澜的攻击。
他早看准了长安的方向,见他正不合时宜地站在那里,发着呆,被大风吹得活像个纸片做的人,便立刻不迟疑地向他的方向逃窜过去。

他三步拔地而起,变成一只巨兽,前爪离地,抬起一人多高,便是要压住长安的肩膀。狡猾的老东西心里盘算得好,这一爪下去,面前这个单薄的青年非要皮开肉绽不可,省了他再去咬他一口。

长安见他扑来,愣愣地也不知道闪身,仿佛是被吓傻了。
巨兽只见他手中亮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废刀,想也不想地抬爪将那刀刃压下,心道这也太可笑了,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亚兽难道也想学力能扛鼎的勇士那样,用一把小刀便撬起自己一人多高的庞大身躯么?

长安自然是不能的,握不住,他就松了手,以往也有被迫松手的时候,却没有一次这样从容,那一刻他心里好像没有任何紧张或者焦虑,甚至没有想要怎样借助刀柄和外力将它重新夺回来——仿佛就只是单薄的刀片被大力一压自然弯下去一样,那样理所当然地松了手。
然后他的身体也似乎被无形的力量压了下去,随着脱手的刀侧了身。

巨兽的爪几乎要按在他身上,大风几乎要迷了长安的眼,他的发丝有一点乱,从脸颊侧飞了出去,露出一张好看的侧脸,刀落地,又竖直弹起,就在这一霎,长安抓住了竖起来的刀底部。
一刀捅进了巨兽的下巴。

长安有一千种方法杀死这个兽人,然而没有一种像这样。
顺其自然,举重若轻。

他有些呆地站在原地,仿佛仍在回味自己那一刀。

海澜似乎有些意外,对北释说道:“他有点悟性。”
“我的徒弟,那不叫悟性,那叫灵性。”北释毫不在意地说道,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断了的刀,目光闪了闪,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

海澜听见,用半个身体掩了,小心地拉住了他的手。

北释面无表情地说道:“朴亚家的这一代的当家人跑得可真是快,有些缩头本领。”
海澜:“嗯。”

北释又道:“那还不去追!”
海澜:“嗯。”

北释甩了两下,甩不开他的手,忍不住皱眉道:“你这个棒槌。”
海澜脸上微露笑意,依然说道:“嗯。”

过了片刻,海澜又补充道:“我刚才瞧见烟火信号了,想来是给北城门的人信号,华沂首领有后招,那边一包抄,朴亚家的就是自投罗网,放心。”
北释一皱眉:“那小子……”

海澜的长袖从兽皮的坎肩下垂下来,几乎掩了两人双手交握处,轻声打断了他的抱怨,说道:“你手凉。”

北释怔了怔,忽然避开他的目光,两人一瞬间仿佛交换了角色,锯嘴的葫芦成了某人,过了好半晌,北释才有些不耐烦似的,低低地道:“嗯。”

分享到:
赞(111)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海澜和北释???

    筱月2019/01/30 16:58:59回复 举报
    • yooo~猝不及防嗑到了一口上一代人的糖~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11:07:31回复 举报
  2. 没想到啊..一脉单传的基

    匿名2019/03/10 14:08:59回复 举报
    • 一脉单传可笑死我了

      匿名2021/02/18 07:27:05回复 举报
  3. 师傅大人..是在为长安报仇吗..

    2019/03/10 14:10:09回复 举报
  4. 这对我萌了!!!

    2019/03/29 20:57:58回复 举报
  5. 祖传秘方

    巍澜 专治老中医2019/04/21 16:30:34回复 举报
  6. 看得我脖子发痒……

    愉影桓桓2019/05/25 23:40:21回复 举报
  7. 这一对我喜欢~(づ ̄ 3 ̄)づ

    白银六卫2019/06/07 21:07:19回复 举报
  8. 哦~

    匿名2019/06/08 13:39:09回复 举报
  9. 师傅是受

    巍澜入坑2019/06/19 11:41:30回复 举报
  10. 海澜就是那个前面北释避而不见的人吧

    撒的一手好娇2019/06/20 16:45:51回复 举报
  11. 诶哟哟这一对也挺不错

    匿名2019/07/03 22:28:27回复 举报
  12. 哎呦超级有萌点的一对

    匿名2019/07/08 02:04:04回复 举报
  13. 内个,海澜之家?

    匿名2019/08/01 00:29:48回复 举报
  14. 甜甜的爱情啊,不过,谁攻谁受啊?

    锦心绣口2019/08/04 01:08:42回复 举报
  15. 海澜和北释可以组个cp。。。。。嗯,没错了!

    白银九2019/08/06 14:46:08回复 举报
  16. 北海c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激!还有,下章要搞什么???搞事情啊!!!!!

    白银九2019/08/06 14:47:56回复 举报
  17. 啊!要看这对CP!!

    匿名2020/01/11 14:29:23回复 举报
  18. 的番外!!!!!!

    匿名2020/01/11 14:29:53回复 举报
  19. 这一对炸出来了这么多人?!

    野渡无人舟自横2020/01/22 21:06:35回复 举报
  20. 下一章标题又让我想歪了

    费渡的猫2020/02/17 17:23:00回复 举报
  21. !这也太刺激了叭!!!【我发评论的速度不快!】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20/02/23 15:35:21回复 举报
  22. 我站师傅受…吧

    匿名2020/02/29 07:38:10回复 举报
  23. 感觉跟六爻有点像,师傅cp,一个骚气粘人上位强者攻和一个不谙世事专心修炼呆受。。。将军!将军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弟不谙世事!

    白银三2020/03/03 21:41:51回复 举报
  24. 想起了番外,我喜欢师父这队

    匿名2020/03/07 00:26:32回复 举报
  25. 哦,原来真是,感觉北释和海澜有ji情……

    苏轻2020/03/17 06:36:31回复 举报
  26. 师父这对我真的可以啊!!
    香啊~妙啊~

    AG2020/03/20 10:20:01回复 举报
  27. 海澜和北释是不是一对儿?

    夜阑2020/04/13 18:09:37回复 举报
  28. 这俩人…有基情…

    正版清明2020/05/24 19:08:49回复 举报
  29. 啊~
    这一章磕糖!!!!!
    喜欢北释师傅,师徒俩都那么那么厉害,居然~~~
    唉!!!

    lovekiss2020/06/24 23:40:29回复 举报
  30. 海澜和北释也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

    远远丢丢2021/03/26 05:19:16回复 举报
  31. 啊啊啊啊我磕到了!!!!
    “他话说得硬邦邦,眼神却温柔无比。”

    为P大的绝美文笔日常哭泣2021/06/17 14:28:3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