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定情信物

路达已经高过长安的肩膀了,兽人的特质开始在他身上显露出来——他虽然是瘦,却不是亚兽少年们蹿个子时候肉跟不上骨头长的那种清瘦,反而显得结结实实的。路达身上穿着一件小马甲,乍暖还寒,他也不嫌冷,火力壮得像个小牲口一样露着两条赤/裸的胳膊,露出他日渐清晰的肌肉线条,流畅而充满力量。

然而路达此时却十分狼狈,他手里拿着一把三尺长尖刀,他的对手依然只拎了一把木刀。

只见路达突然发难,往左前跨了一步,大开大合地将尖刀凌厉地横劈出去。
长安将木刀一转,“刀刃”一线正好擦着尖刀而过,在最上三寸出往下一别。

路达没有慌张,紧跟着撤力,灵巧地在原地侧了个身,随后大喝一声,一个前突送了出去,正好抵到长安的下巴,仿佛要将对面的人的脑袋开个洞。

长安往后错了半步,木刀划过尖刀的刀刃,一条细细的木屑被削了下来,随后他一提手腕,路达便感觉自己的武器陷入了一道漩涡里似的,眼看便要被搅下去。
这少年却终究不肯轻易认输的,他眼见自己被迫松手,尖刀飞了出去,便拼着将自己的前胸送到“敌人”手里,仍然不假思索地跳起,堪堪拽住刀柄,将它拽了回来,随后毫不迟疑地回手下劈,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这回长安却连躲也没躲,脸上带了一点无奈——他这小徒弟总是喜欢往前冲,从来也不记得自己手里拿的是个什么。
木刀比尖刀长了数寸,因此路达刀尖还没有送到,便先被长安拍中了手腕,这回尖刀彻底脱手,路达捂着被打红了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没有等他抬头,木刀已经压住了他的后颈。

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人叫道:“好!”

长安将木刀撤回来,指着一边的木桩道:“三寸的地方,横劈前突各三百次,去吧。”
路达懊丧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爬起来跟青良作伴去了。

长安抬眼去看青良,只见那货双手拿着一把弯刀,憋足了力气,脸红脖子粗地正往下生砍,乃是个标准的劈柴动作,十分卖力,那小小的木桩表面宛如乱刀剁过的肉馅,一片木头渣子乱飞,周遭一丈之内没人。
长安的眼角顿时跟着抽了抽。

青良就像一块朽木,已经是个兽人了,却至今没有学会如何化兽。不是化不成,是他四条腿配合不利索,走起来尚且是个八脚鱼的步伐,跑起来能把前腿跟后腿纠缠成一团——别说四条腿,他平常两条腿走路时,紧张起来都会同手同脚。
长安对这种情况百思不得其解,终于怀疑他脑子可能是有点问题,因此带上了一点怜悯,对青良的态度也算温和了些。

幸而即使他温和,青良见到长安依然会哆嗦,所以大部分所学都是路达教的,不然长安怀疑自己首先要把这个笨出了奇的徒弟给掐死。

华沂和索莱木从远处走来,原来是阿赫萝要告辞,说是第二天一早便启程。
索莱木低声道:“走得是时候,我们这头的帐子房子都建起了大半,一旦搬出山洞,此处便算是我们的新部落了,她再不走,恐怕便是想先打一仗。”
说完,索莱木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若不是鸟人们的幼崽非得有极北的小五指叶才孵化得出,你当她能这样同你睦邻友好、善罢甘休?”

华沂笑道:“要不是这样,我能放她进来,平白卖她这人情?她是一头母狼,我也得看准了‘家里’没有她可图的东西,才好叫她入室。”
索莱木笑了一声,说道:“可不么,这里可是个好地方,依山傍海,山顶上有密林,一路地势狭长绵延到山口,后面便是大平原,种什么有什么。然而若真是打起来,却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前无屏障,后无退路,你说怎么办?”

华沂嗤笑一声,男人的面部线条紧绷,看起来有些冷酷了:“屏障?这整个平原都是我的——你放心,这场寒冬过去,侥幸活着的都忙着休养生息,三五年间打不起来,三五年后,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在我面前放肆?”

他二人走到人群中,只见卡佐浑身痒痒了,跳上去要跟长安比划比划,两人都用了木刀,周围一帮人开始起哄架秧子。

华沂满是冷意的脸登时温和了下来,凝视了长安半晌,才心不在焉似的低声对索莱木道:“房子若是已经盖得差不多了,你便画个图出来,像南方那样的,我想在这里建一座‘城’……你说得也有道理,平原旷野确实不容易管,哪怕我们将来占了再多的地方,也容易占一块丢一块,若有那样的关卡,会好办很多。”

索莱木本来打算对他提出这建议的,原本华沂自己提出来,他本该高兴一下的,可是此时睨着华沂那一脸春/色的模样,索莱木简直没了开口的兴致,唯恐自己被他传染出一脸傻样。

卡佐与长安你来我往,卡佐有一身力气,把木刀挥舞得虎虎生风,间或嗷嗷乱叫一通,热闹得不行。长安的动作却都不大,若是仔细观察,他的手脚几乎是显得软绵绵的,只有刀刃递出的刹那才会突然加速,一点力气也不肯浪费。

他们在山洞中躲灾,一时无所事事,还没到啃树皮食物短缺的那段日子以前,一群穷极无聊的汉子们总是有力气无处使,因而在山洞中闲得蛋疼,便只得每天没事互相动动手,活动筋骨。与自己人试手需要点到为止,长安整个一冬天没有动过马刀。

索莱木冷眼旁观,不知是因为用了木刀的缘故,还是这两年间颠沛流离的日子叫他心境上起了变化,也没有人指导,长安便凭着某种不可思议的悟性与灵气,使刀的路数开始慢慢变得内敛起来。
索莱木第一眼见这个少年,就觉得他是一把刀,凛冽而锐气毕露,而今,这把刀自己找到了一柄大巧若拙的木头鞘,将那一身的寒光全都收在了里面。

卡佐用了蛮力卡住了他的对手,依然不肯大意,似乎是想用长安打飞路达刀的那一招。卡佐是一条大汉,两寸多厚刀背的木刀能叫他一下就给别断了,长安自然不肯跟他掰手腕,立刻便松了手。
木刀一头失了力,被卡佐别得在空中旋转了起来。

长安突然一侧身,一只手准确无比地按在刀柄上,居高临下地一压,木刀立刻借了卡佐自己的力向他的小腹捅去,卡佐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三四步,向下格挡,胸前顿失屏障。
便是这片刻,卡佐眼前一花,手上格了个空,他心里一紧,反应过来,长安那把木刀已经自下而上抵住了他的咽喉。

围观的人们又是一阵叫好。

山溪起哄道:“卡佐,你是屡战屡败,锲而不舍啊!这要是真刀,你早给串成好几串肉串,烤都烤熟了!”
卡佐喘着粗气向他扑过去:“我先把你串成肉串!”

两人应声滚成了一团。

华沂贼眉鼠眼地冲长安招招手:“长安,来,给你个好东西。”

长安头上冒了汗,想脱一件外衣,被华沂坚定地制止了:“着凉了我揍你啊——这个拿去,绑头发的,也把你那头杂毛好好梳梳。”

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条发带,红彤彤的珊瑚镶在其中,地下缀着一圈雪白雪白的毛,蹭在手上又软又蓬,煞是好看。

阿叶见了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望着华沂:“这可是……”
卡佐顾不上挑衅不息的山溪,猛地扑过来捂住了他女人的嘴,挤眉弄眼地叫她闭嘴。

见他如此识相,华沂点了点头,表示非常满意。

这发带不是一般的小玩意儿——兽人若是相中自己的意中人,便会送这么个东西给对方,当定情信物,大多是一条发带或者腰带,也有专门给年轻的女孩子戴的项链,上面编进自己的兽形时身上的毛——通俗地说,叫对方身上染上自己的味道,便好像公狗撒尿一样,告诉别人此人是我的地盘了。
若是对方接了,在被娶回去之前,别人若再要打他的主意,便先得找那送了腰带或者发带的主人决斗才行。

周遭众人见了,虽然对这种手段心怀鄙夷,但碍于首领淫威,除了正直的阿叶,竟是没有一个打算开口提醒长安。

华沂见长安毫无戒心地接了过去,抬手轻轻地捋过他肩膀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笑眯眯地问道:“好看么?”

长安:“好看——这是什么东西身上揪下来的毛?”
“什么东西”华沂的笑容僵了僵。

长安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无知地问道:“是狗么?”
在他的印象里,一般只有死动物才会掉毛。

索莱木悄无声息地笑倒在了地上,卡佐最机灵,知道首领的笑话看不得,直接将阿叶扛了起来,借口去看他家新建的帐篷,没影了。而原本坐在地上的人们反应也都不慢,立刻跟着三三两两地站起来,随便找个借口跑了。

华沂忽然变成了兽形,用鼻尖顶了长安一个跟头。

长安坐在地上,见到这雪白的巨兽,这才骤然醒悟道:“哦!原来是你身上的啊!”
华沂低低地“嗷呜”一声,低下头,撒娇似的,委屈地蹭了蹭长安。

便只见长安爬了起来,略显忧虑地拍了拍巨兽的大脑袋,说道:“哎哟,好好的,你怎么掉毛了?没生什么病吧?可别秃了。”

华沂终于忍无可忍,叼起他的后领,将他远远地扔出去了。

然后他化成人形,顶着一张臭脸,七窍生烟地走回来,终于有心情和索莱木商量如何规划“城”的正事了。
华沂有点不详的预感,以后要真的跟这么个东西过一辈子,迟早有一天,他得被长安给活活气死。

春来,青草逐渐蔓上了整个山坡,细小的花开了出来,它们比人要有韧性得多,多长的冬天也没能冻死它们,如今春风吹又生了。
平原上野生的芽麦开始抽出新的枝条,不知先前躲到了哪里的小动物们也陆续冒了头。
华沂带领他的部落们从山上采集来大石头,运到大平原的那一头,由索莱木督工,开始建造起南方那样的大城墙来,仿佛是要大笔一挥,将整个肥沃的平原全都纳入囊中。

分享到:
赞(91)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长安威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9/03/29 19:42:03回复 举报
  2.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当兽人们化兽的时候,他们没有衣服穿吧?那他们化兽之前传递衣服去哪里了?为什么化回人形的时候又有衣服穿了?十万个为什么。

    白银六卫2019/06/07 06:56:56回复 举报
    • 这个网站是真的好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3 07:56:33回复 举报
  3. 我以前也想过衣服的事,突然想起白娘子化形之后,把自己蜕下来的皮变成了衣服我就了解了

    小南2019/06/22 15:51:07回复 举报
  4. 可别秃了233333333

    匿名2019/07/03 10:28:40回复 举报
  5. 但是华沂……长安一点也不怕把他气死

    想蹭隔壁汪叽家的WIFI2019/07/12 15:00:08回复 举报
  6. 哈哈哈,可别秃了,长安,你真是干得漂亮

    匿名2019/07/16 11:45:42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哈哈,可别秃了

    巍乱我心2019/07/26 18:50:37回复 举报
  8. 长安也太可爱了叭~

    匿名2019/08/01 01:01:27回复 举报
  9. 长安超可爱 超喜欢长安

    顾昀我老公2019/08/17 23:31:24回复 举报
  10. 嗷呜这个词在P大的很多作品出现过,依然觉得萌萌哒。

    镇魂男鬼一刷2019/08/21 21:12:06回复 举报
  11. 可别秃了…可别秃了…可别秃了…

    匿名2019/08/22 09:13:41回复 举报
  12. 阿p的文,气势真辽阔啊,谈情说爱也是热辣辣的真诚,一点也不小家子气。看着心里很舒坦

    f2020/01/06 20:50:07回复 举报
  13. 化兽撒娇神马的 萌死了嗷儿~~~

    匿名2020/01/11 05:25:09回复 举报
  14. 哎呦,,Ծ^Ծ,,太甜了叭~长安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灯白子2020/01/11 23:25:05回复 举报
  15. 是狗吗?hhhhh长安也太可爱了吧

    野渡无人舟自横2020/01/20 23:07:27回复 举报
  16. 感觉p大的好多儿子都是一个套路:幼年受灾—少年磨刀—青年出锋—遭故入鞘

    白银三2020/03/03 10:56:31回复 举报
    • 出锋入鞘,严争鸣……剑神域啊(凑字数凑字数)字数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2020/03/08 11:25:03回复 举报
  17. 可爱的呆萌的长安娇花

    苏轻2020/03/16 14:32:24回复 举报
  18. 长安不用使刀了,凭一张嘴就能所向披靡

    匿名2020/03/30 10:07:58回复 举报
  19. 新建的这座城叫长安城可好?
    青良紧张起来走路同手同脚 让我想起了郭长城…我站青良路达cp

    正版清明2020/05/23 11:15:49回复 举报
  20. 华沂有点不详的预感,以后要真的跟这么个东西过一辈子,迟早有一天,他得被长安给活活气死。
    注意一下这个地方吧,华沂已经开始希望能和长安过一辈子了。真正意义上从炮友到爱人

    暮云2020/07/21 23:59:17回复 举报
  21.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兽人变身成兽的时候衣服怎么办呢?变回来的时候衣服也会自动回来吗?

    (⊙o⊙)哇哈哈2021/02/16 00:13:10回复 举报
  22.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兽人变身成兽的时候衣服怎么办呢?变回来的时候衣服也会自动回来吗?

    (⊙o⊙)哇哈哈2021/02/16 00:13:1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