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药味里品出了一点要命的甜

华沂做亡客的时候,便是出了命的棘手货色,什么东西但凡被他看上了,少有拿不到手的。

银牙喜欢珍宝与美人,可谓是又贪财又好色。

然而他虽然贪财,手里却一直也存不住东西,因为散财总是比敛财快,纵然是喜欢得不行的东西,纵然才拿到手里赏玩没有两天,热乎劲还没过,他便会又不知转手随便给了谁。
他虽然好色,却又十分“洁身自好”,懂得声色,风流却不多情,即便是有需要,也不过你情我愿的露水姻缘,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华沂就像个掰粟米的熊,掰得认认真真,却掰一个丢一个,有时候贪心得想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揽到怀里,可是拿来一看,却又总觉得它们在自己手中都不能长久,于是又仿佛烫手山芋一样,要把它们赶紧散出去。

那天夜里,华沂在山洞外面坐了大半宿,瑟瑟的寒风不一会便把他吹得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他轻轻地用一块皮子擦起自己的九寸刀,坐在雪地里琢磨着这件事。

华沂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样大的反应,少年人情窦初开,认识的姑娘又有限,尤其阿兰活着的时候对他那么好,即使……这也实在说明不了什么。华沂甚至觉得,也许长安对阿兰说不上有什么感情。
不过是因为她正好死在了他面前,给他印象太深了而已。

可华沂就是不舒服,胃里沉甸甸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你还想怎么样呢?”他在冰天雪地中质问着自己,“你是想一辈子霸着他,不让他娶妻,不让他跟别人亲近么?”

华沂闭上眼睛,冰凉的雪花便落到了他的眼皮上,他的手指抚摸过九寸刀的刀背,指腹冻得发麻。
“就算得到了,你能留他多久呢?两年?三年?五年?若是他有一天懂事了,喜欢上别人呢?人总是会变的……到时候你又打算怎么办呢?”华沂思及此处,握着刀背的手陡然一紧,青筋暴起,那么一瞬间,竟是动了杀心。

但这一小股浅淡的杀意很快被冷风吹散了,华沂自嘲一笑,认为自己是有些不可理喻。
那是他的好兄弟,救过他的命,与他几次一同出生入死,过命的交情,没有那样忘恩负义的混账道理。

不知多久,华沂才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胳膊腿,默默地转回山洞中。

第二天,华沂这个在外面坐了大半夜的倒是皮糙肉厚屁事没有,长安却着了凉。

他一着凉可不得了,先是咳嗽得好一番撕心裂肺,过了一阵子竟然还发起烧来,一摸烫手,烧得连眼都睁不开了。
长安半睡半醒,周遭的声音只能听个大概,虽然平时也冷,但好歹是外面的冷,点一堆火便能驱散,这回却是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寒气,太阳穴处也突突地跳着,跳得他一阵一阵地犯恶心。
他连动手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一声不响地死死地挨着。

朦胧间似乎有人抱起了他,用毯子裹了个严严实实,有力的手臂箍着他,不让他乱动。长安身上本来便不好受,被人牢牢地禁在一个地方更加难受,因此皱起了眉,却听见有人在他耳边柔声道:“忍一忍,别动,忍一忍就好了。”
那声音那么耳熟,有点像他师父,又似乎有点像哲言。

关于哲言的记忆都太久远了,长安有时候觉得自己都有点忘了他,然而此时却无比清晰地想起了那个男人。
哲言总是不高兴,长安对他的经验是多说多错——也许是本性使然,也许是他那时候太小,总之,他永远弄不清哲言在想什么,总是不知道自己哪句话便触怒了他,所以也便慢慢地习惯了不多嘴、不多问的习惯。

但是哲言会半夜爬起来帮他掖被子,他小时候生病更频繁,有时候难受得长安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可是过一阵子,睁开眼发现自己没死成,却总是在哲言怀里。

还有阿妍,想到阿妍,长安又难捱地动了动,很快便被人按住了。
阿妍照顾过他一阵子,现在她又怎么样了呢?整个大陆上的人都在逃难,四处都是烧着的森林和崩塌的大山,她跑得出来么?有人照顾她么?

华沂冲卡佐摆摆手,叫他替自己带人出去。
大海深处的鲛人被卷到了岸上,华沂和索莱木商量着暂时不让人出海了,只派人去探查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如果天再像这样冷下去,恐怕就连强壮的兽人也没办法离开山洞走远了,他们要提前做好准备。

疗伤的草药没有了,驱寒的却还剩下一些,阿叶很快端着一碗草药走过来,摸了摸长安的额头,面露忧色。

华沂把草药接过来,轻声道:“我照顾他,你忙你的去吧。”
阿叶叹了口气:“首领,冬天一直不过去,没有草药,可怎么办呢?”

华沂抬眼冲她笑了笑,说道:“不慌,海里有那么多鱼,自然也有能入药的东西,我叫他们替你留意着。”
阿叶依然忧虑:“我从小在大陆上长大,连我的老师对海里的东西也是一知半解,怎么能随便给人用呢?”

“没事,你要是不确定,到时候我们轮着给你试药,你也得手下留情些,不用留情太多,只要一时半会地药不死我们就行。”
华沂说着,轻轻地吹了吹手上的草药,自己喝了一小口试了试温度,这才扶起长安,细心地给他喂下去。

长安无意识地吞咽,对草药浓重的味道也并不怎么抗拒,他醒着的时候不找事,病了也老实极了,让不动就不动,喂什么吃什么。
阿叶有时候怀疑他的心是石头做的,什么都能忍得住。

“你去吧,不碍事的。”华沂眼皮也不抬,仿佛注意力全在长安身上,口气却浑不在意似的说道,“没到最要命的时候呢,到了你再发愁不迟。”
阿叶看了他一眼,又拿来了一层兽皮毯子,盖在长安身上,顺便把旁边的路达和青良也驱散了,去照顾断了腿的洛桐。

长安似乎被草药刺激的味道弄得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地睁了一下眼。
华沂低下头轻声问道:“难受么?”

长安皱着眉,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

华沂叹了口气,再要说什么,长安就没反应了。
他好像只是短暂地清醒了片刻,就又一次昏沉了过去。华沂看了他一会,伸长手把凉水盆子里的手巾搭在了他的额头上,然后他像是试探着什么似的,低下头,轻轻地在长安的鼻梁上啄了一下。
长安依然没什么反应,华沂于是胆子大了,一路往下,在他烧得干裂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他在药味里品出了一点要命的甜来,觉得自己就像是抱着一个大宝贝。
可这个宝贝是个人,会跑会跳,会直眉楞眼地说话气人,说替他守住后背便真的守得住,千军万马里也不见他有一点畏惧。一想起那少年在满山烽火的乱战中回过头来,容颜平静,华沂就喜欢得要命。

可他又不放心得要命。

大概唯有长安病得奄奄一息、这样乖顺地躺在他怀里的时候,才叫华沂有种这个人全盘落在了自己手里感觉。
于是这叫他又是痛快,又是心疼。

长安整整昏迷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才出了一身汗,醒了过来。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这一身汗掏空了,浑身的燥热随着烧一起退了,越发觉得冷起来。阿叶又给了他一碗草药,这东西倒尽了他的胃口,长安却知道眼下草药精贵,不愿意浪费一点,三口两口喝完,就着盛过草药的碗,又让人给他盛了一碗鱼汤,他将那碗汤给自己灌了下去,随后裹得严严实实地,倒头便睡。

长安认为自己病得不是时候,所以亟待痊愈。

第二天,去探查东海那边动静的人还没有回来,华沂依然是寸步不离地守在长安身边,抱着他闭目养神,山溪却突然走过来,低声对他说道:“山那边来了一群人。”
华沂睁开眼。

“二十来个人,都是鸟人。”
华沂皱起眉。

长安被山溪的话音惊动,睁开了眼睛。

华沂目光在山洞里面扫了一圈,人被他派出去了十几个,眼下山洞里除了伤的病的、女人和小崽,能用得上的拢共也就二十个人。
长安却爬了起来,低低地咳嗽了几声,端起一碗水喝了,哑声道:“路达,把我的刀拿来。”

尽管生活环境恶劣,路达却壮实了不少,已经不会再被他的马刀压趴下了,闻言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吭哧吭哧地将长安双手立在墙角的马刀抱了过来。
长安没有伸手接,只是往旁边点了点头,说道:“放着。”
随后他对华沂说道:“你去吧,我守着山洞。”

华沂迟疑了一下,山溪却伸出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把,大惊小怪道:“这哪行?你还病着呢,站得起来么?”
长安冲他敷衍地笑了一下,他别说站起来,好像连眼也是依然睁不开眼的,烧得微红的眼睛半睁半闭着,蜷缩着坐在墙角,看起来仿佛比平时还要单薄一些。

“行了,他就算站不起来,想捅你个对穿也捅得动,”华沂很快下了决断,对山溪道,“叫上我们的人,走!”
然后他回身握住长安的肩膀,将毯子往他身上裹了一圈,硬下语气道:“留神点,别再给我冻着了,听见没有?你这个病秧子!”

最后一句话被他说得恶狠狠的,山溪却不知为什么,硬是从中听出一点说不出的亲密味道来,但他没来得及细想,便被华沂带走了。

他们这些人一走,山洞里立刻便安静了下来,阿叶把别人都料理好,忙忙叨叨地过来:“我再给你煮一碗药,快盖好毯子,别漏风。”

长安闭着眼对她摇摇头:“别煮了,浪费,我好了。”
阿叶没好气地不由分说道:“恕我眼拙,实在没看出你好在哪了。”

长安拿她当阿兰一般对待,闻言从善如流地温声改口,说道:“嗯,你对,那就是没全好——那也不喝药了,不值当的。”

阿叶还想再说什么,长安却突然睁开眼,目光如电一般射向她身后。
只听路达道:“哎哟,这个鲛人醒了!”

鲛人醒是醒了,可眼神还糊涂着,他看见陌生的环境与陌生的人,第一个反应便是害怕,于是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露出了他尖利的牙,本能地采取攻击,像个猛兽冲着离他最近的阿叶扑了过去。
长安一抬手按下阿叶的脖子,另一只手抄起他的马刀,以刀背横扫了出去,正扫到鲛人的小腿,鲛人立刻摔了个五体投地,再一抬头,马刀的刀刃已经顶在了他的头顶上。

这一串变故发生得突然,周围的人立刻哗啦一下散开了。

阿叶忙站起来,背靠墙壁站着,小心谨慎地看着这个外族人。

过了片刻,鲛人的眼神好像清明过来,他抬起脑袋,先是看了看用刀抵住他的长安,又在周围的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慢慢地伏□子,额头碰到地面上,做了个示弱的动作。

分享到:
赞(96)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长安依然没什么反应,华沂于是胆子大了,一路往下,在他烧得干裂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他在药味里品出了一点要命的甜来,觉得自己就像是抱着一个大宝贝。
    亲都亲了,竟然没人评论!

    白银六卫2019/06/07 06:37:57回复 举报
  2. 药味里品出一点要命的甜诶嘿嘿嘿嘿嘿

    烨潽2019/06/26 12:34:34回复 举报
  3. 诶嘿嘿嘿嘿嘿

    匿名2019/07/03 00:55:45回复 举报
  4. 终于亲了、、虽然是在昏迷中的

    2019/07/11 19:56:35回复 举报
  5. 可怜的小长安还蒙在鼓里

    陆校长2019/12/13 13:23:03回复 举报
  6. 小长安初吻没了

    费渡的猫2020/02/17 13:57:10回复 举报
  7. 迷迷糊糊中初吻就没了hhhh
    华沂居然趁这人家发烧干这种事!简直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AG2020/03/19 21:43:26回复 举报
  8. 看到下一章标题我莫名想笑哈哈哈哈……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07:28:37回复 举报
  9. 哈哈哈哈哈下一章标题亮了
    日常纠结 发个评论好难好难 系列

    墨家粉皮2020/08/18 23:57:00回复 举报
  10. 来吧,下一章标题庆祝。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29 17:49:47回复 举报
  11. 过了片刻,鲛人的眼神好像清明过来,他抬起脑袋,先是看了看用刀抵住他的长安,又在周围的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慢慢地伏□子,额头碰到地面上,做了个示弱的动作。
    然后慢慢地伏□子,
    伏□子是什么?
    伏下/身子
    ……

    晚宁家的狗头2021/04/11 16:57:07回复 举报
  12. 终于!终于亲上了!我好快乐!
    我想连夜把长安扛走

    池薇2021/05/23 14:10:56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哈哈长安初吻没了,真是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星辰2021/06/18 23:43:3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