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东海

刚入冬,尽管下了一场雪,可寒冷还是在人们的忍受范围之内的。
强壮的兽人们还能结伴出去勘察地形,也会带回一些猎物以及一些没来得及冻死的植物。有一次,华沂带人整整走出去一天一宿才回来,他们翻过了一座最高的山,结果居然看到了大海。
一群陆生的兽人们盯着那无边无际一般的大海,足足有半天,全都是一样的瞠目结舌——索莱木这个混账神棍,竟然把他们带到了大陆的最东边。

索莱木对他们的大惊小怪十分不屑一顾,他认为这才是整块大陆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等到最寒冷的冬天真正来临的时候,这些没出过家门二十里的土包子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智慧了。
自那以后,每日华沂都会派两三个人出去,脚程快的第二天回来,脚程稍缓的第三天回来,他们也因此有幸尝到了海里的东西是个什么味道。

长安蹲下来,用手在海水里划了划,感觉水里比地上还暖和。他拢了拢身上的兽皮,面有菜色地打了个喷嚏。
头天晚上洛桐的儿子青良又跟路达吵了一架,就因为他教路达刀法的时候,青良总是喜欢蹲在一边看这点屁事——行吧,是路达单方面的吵,青良就只是哭,两个小崽子一个嘤嘤嘤,一个嗡嗡嗡,没完没了直到半夜,烦得长安起来把路达削了一顿,然后拎着哭哭啼啼的青良扔给了他的阿爹。

洛桐也知道他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苦笑着没说什么。洛桐在逃亡路上伤了腿,阿叶给看过——部落里医师本就不多,这一趟还死了个七七八八,此时只剩下阿叶一个,她带的外伤草药和药粉早就用完了,除了用盐水洗、用夹板固定,对洛桐的腿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一天冷似一天,洛桐的腿也就一天不如一天。

这位优柔寡断、过分儿女情长的前任首领感觉自己就快要不行了,因此发愁得要命,兽人从来是身强力壮的,洛桐又正值壮年,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要是死了,儿子怎么办。此时才猝不及防地担心起来,他这只会流马尿的崽子,以后要怎么活呢?
如果可以,洛桐当然希望他能和路达一起,从长安那里学一点起码能保护他自己的东西,可青良就像个发育迟缓的大号婴儿,至今见着长安不敢说话,眼巴巴地在一边看着都要躲着他的目光。

这样没出息的废物儿子,叫洛桐羞愧得几乎不敢和长安开这个口。

华沂撑过一只小船,在水里对长安大声道:“上来!上来!”
小船是用海边的木头做成的,索莱木督工,虽然其貌不扬,却十分结实,兽人们惯常打猎,都有分寸,不会往深海的地方走,在海边游一游,捕些鱼虾,还是十分游刃有余的。

长安其实有些怕水,他在山里长大,最深的山涧也深得有限,会两手狗刨便淹不死。可大海不一样,大得没边,长安总是怀疑它其实连着另一个世界,人站在船上摇摇晃晃,总是不能自已。
但没有办法,索莱木说迟早有一天会冷得他们出不了山洞,因此肉干要节省,大海便是最好的食物来源,长安只得硬着头皮上。

他怕水这件事虽然没表现出来,华沂却早看出来了,因此故意使坏不把船靠过来。
长安迟疑了片刻,究竟还是不愿意沾上海水,他将马刀戳在沙地里,然后轻巧地借着长刀一撑,从空中越过,便落在了不远处的小船上。那柔韧的腰看得华沂心里直痒痒,于是他掐准着在长安落在船上的一刹,故意用船桨重重地拨了一下岸边系船的大礁石,小船立刻往一边倾斜了。

长安果然就没站稳,随着船跌了下去,华沂将船桨放在一边,这才好整以暇地张开手,刚好便抱了他个满怀,嘴里还笑嘻嘻地说道:“在船上跳上跳下的,你是猴子变的么?看,摔了吧。”
长安自然是瞧见了他拍石头的那个动作,然而时间长了,他也知道华沂是个什么东西——只要不是要命着火的事,他便好像一直都在贱兮兮地闹着玩。

长安推开他的胳膊,打算自己站起来,华沂却死不撒手。

风与水声从大海深处传来,连一只水鸟也没有,活物只有小船上的两个人——长安和他自己。

华沂一点也不想松手,男人本就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把人搂在怀里,他心里一阵狂跳,像是喝多了烈酒,身上的血都滚腾着让他兴奋了起来。
没有别人的时候,他会放纵一下自己,华沂深吸了几口气,闭上眼睛,慢慢地把下巴垫在了长安的肩窝上,长安穿得厚,肩窝上都碰不到骨头,只是一片软软的皮,包裹得严严实实,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

华沂将手卡在他的腰上,表情平静,心里却转眼间便七七八八地转了好多龌龊的念头,若是念头也有了实体,估计会争先恐后地从他的脑子里挤出来,顺着长安的领口钻进去,眨眼间便能扒光他怀里的这个人。

长安敏锐地感觉到了些什么——尽管华沂什么也没干,道貌岸然,连呼吸的频率都压抑着,他却本能地觉得颈子上的寒毛一根一根地都倒立了起来,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见华沂一直不撒手,长安便不耐烦地用胳膊肘轻轻地在他的小臂上碰了一下,虽然没用多大力气,但碰得很是地方,华沂手一麻,终于放开了他。

海风吹开华沂的头发,他仿佛在思量着什么事一样,松了手,表情也一直有一点怔怔的。

长安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问道:“你吃坏肚子了?”
华沂抬眼看了看他,懒洋洋地划起桨,又斟酌了片刻,然后他在猝不及防间突然说道:“你跟了我吧?”

长安听了愣了片刻,似乎没听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站在一边,皱着眉看着华沂。
华沂与他视线一碰,便自己摇了摇头,心想:时机未到。

他就像是一个耐心的猎人,无论怎样地垂涎三尺,也依然有肯埋伏个几天几夜的耐心,一次试探未果,便专心布置陷阱,等待时机。
华沂于是装模作样地往远方看了一眼,学着索莱木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没什么,逗你玩呢——恐怕是要起风了。”

长安:“风神也告诉你了?”
“滚蛋。”华沂笑着骂了他一句,让小船往前走了一段,弯腰将船上的网子拉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用尖刀与长剑去插水里的鱼,人在水上很难判断准确的位置,好在都是经验丰富的猎人,没用多长时间就通过手感摸索出了诀窍。之后索莱木亲自到海边转了一圈以后,建议他们用围猎时候的网子。
网是个好东西,很快,连贝壳都加入了他们的食谱。

也许是真的要起风了,这一天鱼群格外闹腾,简直有点像没头的苍蝇,东碰西撞了。

华沂不让长安动手,只让他帮着撑船——长安和水犯克,一到了船上就变得笨手笨脚,让他下个网,他能把自己也给兜进去。
华沂几网下去,捞上来不少鱼虾贝壳,小船很快便满了一半,他哼着南腔北调的小曲,对长安说道:“我看咱们今天差不多就得了,你把船掉个头,得回去了,今天海里不大平静。”

华沂说着,打算将最后一网拉上来,手上却突然一沉,似乎捞上了什么大的东西。
他脸色一变,将他的九寸刀叼在了嘴里,准备一有不对劲便将网割断。华沂知道,他们俩水性都很一般,大海可不是逞英雄的地方。

然而他试探性地往上一拉,网里的东西挣动却并不大。
华沂给长安递了个眼色,叫他在旁边戒备着,若是拉上来的东西不对头,便给它一刀。然后他双手猛地往上一提,力大无穷似的将渔网整个从水下拎了上来,鲜活的鱼虾活蹦乱跳地挣扎,而鱼虾中间,却有一大坨被水草包裹的东西,一动不动。

华沂打开网,拨开水草,竟然发现里面有个“人”。
如果不是他脖子上生有鱼一样的腮,腰以下是鱼尾,他几乎就是个青年男人。

接着,在两个人四只眼睛的注视下,这人脱离了水,就像是兽人由兽形变人形一样,腮竟慢慢地消退,很快隐藏在了脖子里,尾巴也不见了,变成了两条修长赤/裸的腿。

长安眨眨眼:“变成鱼的兽人,兽鱼?”
“……”华沂沉默了一会,有些无奈地给这无知的山里孩子解释道,“这应该便是鲛人了,只是据说他们生活在深海里,这么多年,究竟是真的假的谁也没见过,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可是奇怪,鲛人怎么会到岸边来?”

华沂蹲下来,伸手在这人颈子上压了一下,判断道:“活的。”

这鲛人身上有很多淤青,肩膀上有一道伤口,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划的,皮肉都翻了起来,深得快见了骨,被水泡得泛白,从脖子下面一点一直拉到了肩胛骨以下,大概是失血太多,他连嘴唇都是白的。

长安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忍不住伸手在那鲛人赤/裸的皮肉上戳了戳,华沂黑着脸打掉了他的手,呵斥道:“瞎摸什么?”
“皮是软的。”长安惊奇地说道,“我还以为有鱼鳞呢。”

华沂:“……”
长安振振有词地道:“兽人变成人以后也有毛,怎么鱼人就没有鳞呢?”

华沂胃疼地问道:“什么毛?毛在哪?”
长安指了指他的头发,又指了指他胳膊上不轻不重的汗毛,最后还往他胯/下瞟了一眼。

华沂沉默良久,不知道该如何与他探讨这个“毛”和“鳞”的事,于是只能简单粗暴地摆手道:“你……你给我滚一边去。”

他见长安仍是不错眼珠地把这个昏迷的鲛人当个新鲜事物看,终于忍无可忍,解下自己披在最外面的一层兽皮,裹在了赤/裸的鲛人身上,在长安肩膀上推了一把,怒气冲冲地说道:“看什么看?光屁股男人有什么好看的,看你自己去!鲛人都被冲到岸边了,海底下不定怎么翻个呢,还不赶紧掉头回去——你这连狗刨也刨不好的死兔崽子!”

分享到:
赞(105)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吃醋了吃醋了

    路人2019/02/17 15:36:52回复 举报
  2. 看一眼也不行么?(๑• . •๑)

    匿名2019/04/21 05:42:28回复 举报
  3. 哈哈哈哈吃飞醋可还行~(づ ̄ 3 ̄)づ

    白银六卫2019/06/07 06:31:01回复 举报
  4. 啊吃醋了

    烨潽2019/06/26 12:28:47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镇魂男鬼一刷2019/08/21 18:08:04回复 举报
  6. 呦呦呦吃醋了~

    野渡无人舟自横2020/01/20 14:12:26回复 举报
  7. 不会是龙卷风吧,鲛人出海,鱼群大乱

    白银三2020/03/02 13:57:02回复 举报
  8. 他也知道华沂是个什么东西——只要不是要命着火的事,他便好像一直都在贱兮兮地闹着玩。
    华沂没有小时候傻大个的憨模样了,长安都觉着他贱兮兮的

    苏轻2020/03/16 12:26:24回复 举报
  9. 吃醋了啊哈哈哈哈
    吃一条鱼的醋有意思吗!(被打)_(:з」∠)_

    AG2020/03/19 14:47:19回复 举报
  10. 万物皆可让我吃醋
    话说我觉得路达和青良是西皮哦

    匿名2020/03/30 09:42:07回复 举报
  11. 路达和青良?嘤嗡组吗??

    北棠2020/06/06 23:01:05回复 举报
    • 路达和青良应该算蜂蝇组合,一个嗡嗡嗡一个嘤嘤嘤。

      仙人掌2021/03/30 21:22:59回复 举报
  12. 问题来了:长安是怎么知道从兽人变为人的华沂下面也长毛的?

    noname2020/06/27 15:04:36回复 举报
  13. 嗯,楼上好问题,角度够刁专。发个评论好难

    墨家粉皮2020/08/18 23:42:12回复 举报
  14. 只有我发现这鱼tm啥也没穿吗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29 17:40:49回复 举报
  15. 楼上你别说,好像还真是
    老子不快*n

    商秋月四(云珑){nm老子一点都不快}2021/01/25 10:42:39回复 举报
  16.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兽人变身成兽的时候衣服怎么办呢?变回来的时候衣服也会自动回来吗?(我不快!一点也不快!!!)

    (⊙o⊙)哇哈哈2021/02/15 20:53:40回复 举报
  17. 哇呜鲛人什么的最可爱了

    漂亮的陈小姐2021/05/14 17:27:28回复 举报
  18. 楼上上请参考绿巨人
     ̄ ̄ ̄ ̄ ̄ ̄ ̄ ̄ ̄
    华沂:除了我送的东西之外,长安喜欢什么我都要吃醋

    星辰2021/06/18 19:03: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