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悸动

那轰鸣声炸得长安脑子里有一根神经一跳一跳地疼,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压着,脑子里在那种窒息中一片空白,他本能地想抓住什么东西,手指却是麻木的,有那么一时片刻,他都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失去意识了。

华沂在他晃了一下的时候就及时接住了他,只见长安的手指关节捏得发白,伸手一摸便是一把冷汗,连带着少年的皮肤也冰凉冰凉的。
华沂吃了一惊,一弯腰把他抱了起来,可就像抱起了一个木头桩子,长安没有给他半点反应,整个人都在打颤。

不是冻的或者疼的,更像是一种无意识的痉挛。

华沂把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掰过他的脸,发现他的眼睛并没有完全闭上,瞳孔却是散的,死气沉沉地对不准焦距。什么异象、什么天灾,华沂一下全给抛在脑后了,他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无法言喻的慌张,好像心尖上一点肉被什么人用指甲捏了起来似的,吊得他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

在此之前,华沂一直以为,长安脸色不好是因为外伤,有的人被野兽抓伤咬伤以后会因为伤口化脓而发烧,但此时,他就算对医术一窍不通,也知道这不是受伤后出了炎症的症状。
那长安……是真的有病么?
像洛桐的儿子那样的病?

但是怎么可能?
他这奇迹似的小兄弟,一手神鬼莫测的杀术,才这么个年纪,心里像没人踩过的雪地一样,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吃得饱也睡得着,从来说一不二……怎么会像洛桐那个走路都喘的病鬼儿子?
怎么会?怎么能?

华沂发现自己的手突然哆嗦了起来,幸而长安失去意识的时间并不长,仅仅是片刻,除了华沂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他先是哆嗦了一下,随后醒了过来,眼睛慢慢地恢复神采,脖子像是用不上力气似的,软软地靠在了华沂的肩上,长安的眼睛眨巴了一下之后彻底闭上了,睫毛微微颤动,无意识地弓起后背,牵动了一下肩上的伤口,才咧了一下嘴。

长安听见华沂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来,松手,把刀放下——先松手,水呢?水喝不喝?”
华沂从未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过话,长安的意识清明了一些,顺从地送开了他的马刀,双手捧起华沂递过来的水碗,华沂却不松手,硬是一点一点地喂了他几口。

喂了几口,长安终于不耐烦他这个细水长流的磨蹭劲,从他手里把水碗抢了过去,华沂叹了口气,抬手一下一下地抚摸他弓起来的脊梁骨,诚惶诚恐地小心,简直是给了他一个稀世珍宝的待遇。

“你他娘的比突然喷出来的地火还吓唬人。”华沂不轻不重地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压制住长安想站起来的动作,双手绕成了一圈,把长安圈在了两条胳膊里,骂道,“给我老实点。”

长安眼巴巴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刀,说道:“我好了。”

华沂这会听到了他的声音,揪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他把长安放在大石头前,让他靠着石头坐在那,蹲在一边,发愁了一会,说道:“上路以后坐在我身上吧,我带你。”

长安“啊”了一声,然后慢半拍地说道:“我还得断后呢。”
华沂翻了个白眼,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断后的不少你一个。”

长安听了似乎有些苦恼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不行,没有白吃白住的道理。”

华沂愣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顿时简直啼笑皆非,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给个棒槌就当了真。
他看着长安,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恨不得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了他,恨不得他能长得小一点、再小一点,小到不像人的样子,到能让他像个珠子一样捧在手心里。
这种感觉实在太复杂,以至于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华沂懊恼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自己简直魔障了,脑子里跑得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就在他懊恼的时候,索莱木过来了。

索莱木的大高帽歪歪斜斜地垂在一边,一脸狼狈相。他没事总喜欢拜个山神水神,膝盖活像没长骨头,可是这时候,很多人跪下了,他却偏偏还站得笔直。

一碗温暖的肉汤下去,他的嗓子依然沙哑得要命,他费力地从另一边过来,几乎手脚并用才地走到华沂身边。
他知道得多是众所周知的事,很快便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目光,人们等着他说点什么,索莱木却沉默了半天之后,才用鸭子似的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他说道:“还没完。”

索莱木说完,低下头,拿袖子用力地在脸上抹了一把,咳嗽了两声。
尘土和他脸上花花绿绿的油彩一同被抹掉了大半,露出了比别人都要宽上一些的双眼皮,那眼皮似乎过于沉重,坠得他的眼角都微微往下垂去,看上去就像是带着一股根深蒂固的悲意——他长得不丑,只是天生苦相。

卡佐问道:“还没完是什么意思?”

索莱木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那奔腾的火山,说道:“传说大陆北部有十二座山,连着地下的万丈深渊,在大陆形成之初便时有运动,后来被天神镇压,直到今天,一直沉寂得就像是已经死去了,现在,他们却突然一起活了过来。”
他嗓音粗粝得像是生锈的铁器之间彼此摩擦,听得人心里冷森森的。

索莱木目光微微黯淡:“我只在更北的地方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十二座山同时流出深渊中的地火,它们会烧过极北的冰原,让融化的冰川掀起大海里的巨浪,拦腰撞上整块大陆,到时候无处不震颤,平地会升起高山,裂开深谷,天昏地暗,白日无光,直到……”

卡佐:“直到什么?”

索莱木叹了口气:“直到那一个最寒冷的冬天到来,会冻死所有的生物,之后是寸草不生一整年,春天才会重新回来,埋藏得最深的种子才能重新发芽。”

地火依然在燃烧,手足无措的人们去看他们的首领……华沂却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两个果子,递给长安一个,另一个塞进嘴里,一口咬掉了一半。

山溪都忍不住开口道:“首领!”
华沂摆摆手,地火的井喷之势似乎已经弱下去了不少,空气中叫人窒息的臭味却更浓重了些,他沉默了一会,只有腮帮子在慢条斯理地咀嚼,好半天,他才说道:“放心吧,死不了,都死了哪来的‘埋得最深的种子重新发芽’?还是你们觉得自己还不如一颗种子?”

索莱木“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脸上的苦相好像一下子就被冲淡了不少。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谁也没有华沂适合做这个首领,因为谁也没有他心宽。

华沂想了想:“告诉大家,安心吃东西,原地休息一天,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山溪问道:“我们不应该尽早离开这里么?”

华沂凝望着地火喷出来的方向,说道:“不用急,这个距离,那些灰一时半会飘不过来——你听见索莱木说的了,现在不是慌不择路疲于奔命的时候,如果这还没完,我们总得想好怎么活下来。”
索莱木在旁边道:“明天我们下山,山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屏障,再往南是一大片平原,我们可以放缓行程,准备好食物。”

华沂点了一下头:“叫医师们辛苦一些,这山头上的野兽很多,没受伤的兽人武士排好,一个时辰换一次班,负责守卫,打死的野兽交给索莱木,放血挂起来,不用急,按照每年过冬的分量四倍的筹办——长安你干什么去?给我坐好,把水喝了,然后滚去找阿叶,守卫没你的事。”

中途被接纳进来的散部落首领们始终没有得到说话的机会,正一致地若有所思地看着华沂。
华沂一只手便把长安扶了起来,架着他往阿叶那边走去,还不耽误他用目光在那几位首领脸上扫了一圈,然后对他们露出了一个亲切又热情的笑容,说道:“兄弟们放心吧,带着你的人跟着我们,只要天不塌下来就没事,我保证。”

索莱木夹起长安的另一条胳膊,陪着他们往阿叶那边走去,一边指点华沂手放低一点,别撕开他的伤口,一边低声问道:“这些外人就这么留下了?”
“嗯。”华沂低低地应了一声,“你别跟我吵吵这事,以后遇上,还是要让他们进来的,我不嫌人多,大灾当前,人不是累赘,没人才要命。”

这道理不用他说,索莱木也明白,他微一点头,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万一这些人起了异心……”
华沂冷冷地一笑:“到了我的地盘,我说什么就得是什么,否则……多杀个把人而已,不耽误什么。”

他说得杀气腾腾,手上的动作却轻柔得很,一直把长安押到了阿叶面前,没收了他的马刀,然后对阿叶说道:“这回你得给好好看看,我看可不是狼抓的。”

阿叶忙让出地方,让长安躺下来。
被她摆弄,自然要比被华沂那个粗手粗脚地搬来搬去舒服得多,华沂非常有自知之明地松了手,为了不碍她的事,干脆与索莱木站得稍远了些,等她的检查结果。

这时,华沂才敛去笑容,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
索莱木问道:“怎么个意思?”

华沂摆摆手:“唉,别提了,差点把兄弟当了老婆,这下操/蛋了。”

分享到:
赞(95)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yooooooooooo ~老婆!

    2019/03/29 18:39:56回复 举报
  2. 真好~

    喵呜2019/05/25 11:59:13回复 举报
  3. 不,你是把老婆当了兄弟!

    白银六卫2019/06/07 06:03:21回复 举报
    • 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09 17:16:08回复 举报
    • 老兄啊!为什么你要这么直白嘛?留点面子

      白银九2019/08/05 21:57:53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12/27 22:42:00回复 举报
  5.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某丞2020/02/11 13:52:26回复 举报
  6. !我上一章不该说没什么的!!!!我收回上一章的评论!!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20/02/22 18:37:48回复 举报
  7. 你是回到了正确思路,终于发现你把老婆当成了兄弟了

    匿名2020/03/06 10:39:41回复 举报
  8. 华沂摆摆手:“唉,别提了,差点把兄弟当了老婆,这下cao蛋了。”
    不要紧,长安理解你,也会接受你的

    苏轻2020/03/16 09:17:39回复 举报
  9. 哦哈哈哈哈哈!!!
    妙啊~

    AG2020/03/19 09:22:43回复 举报
  10. 都没人注意地火了,全被华沂最后一句话吸引了注意。我也是哈哈哈,白银六卫真相了

    匿名2020/03/30 09:07:55回复 举报
  11. 诶,长安该不会是先心吧

    你猜2020/06/25 12:28:01回复 举报
  12. 楼上,应该是类似的疾病……吧?

    暮云2020/07/20 18:19:53回复 举报
  13. 哈哈 終於想起是老婆 不是兄弟

    抬頭暖陽春草2020/10/21 14:39:17回复 举报
  14. 先天性冠心病?

    吧啾2021/02/10 15:17:1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