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权力

巴书长老愣住了,他活了六七十年,对于这么混蛋的处理方法还是闻所未闻,偏偏他环顾四周,众人身后都是冷森森的刀剑,一个个脊背生寒,自顾尚且不暇,谁还有空对此表示一下惊讶呢?
巴书长老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
他虽然美其名曰勇敢无畏,然而一个长老,凡是不用亲力亲为已久,早就忘了他刚刚能够化成巨兽,一口咬断了猎物脖子时,嘴里充斥的那股腥臭又温热的血味。

他有的是财产,还没有在美人的怀里滚够,叫他自己亮刀子和一个野蛮人当众争个你死我活?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巴书长老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一样,转头望向华沂,口中道:“首领,我……”

然而他觉得此事滑稽荒谬,卡佐却不觉得,他见了这番阵仗,二话也没有,从后腰上拔/出弯刀,突然往前迈了一大步,毫不留情地向没有防备的巴书长老砍去。
巴书长老一句话卡在嗓子眼里,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侍卫连忙把他往旁边拉扯了一步,用手臂上的铁铠甲片一挡,铁甲与弯刀撞在了一起,一声脆响,弯刀被撞开,刀尖险险地划过巴书长老的脸,巴书长老惨叫出声,脸上给留下了一道血沟,皮开肉绽得仿佛开出了一朵花,直直没入了他的一只眼睛。

巴书长老一手捂住眼睛,疼得恨不得满地打滚,没头苍蝇一样地四处乱撞,引颈长嚎。

众人吃了一惊,不过片刻,双方已经你来我往地直接在场中掐成了一团,有化兽的,有拿兵器配合的,谁也不肯让谁,竟是深仇大恨的模样。

一个脑满肠肥的长老大约是占地方比较多,相应地也容易被波及到,正好被巴书长老一头撞上,他口中“啊”一声,呼哧带喘地往旁边退了一大步,惊恐地去看华沂,大声叫道:“首领!首领!”

华沂假装没听见,低头摆弄着一把九寸长的小刀,一会擦擦刀刃,一会锉锉指甲,十分繁忙。

这位胖子刚从他的死鬼阿爹那里接过长老的位子,脑袋还热着,一时间把自己高看了好几个档次,于是转身去推挡在自己面前的武士,唾沫星子乱溅地说道:“给我闪开!我可是长老!你们好大的胆子,敢不让路!”
他此番连惊吓带愤怒,已经把本来就被油塞得一塌糊涂的脑子彻底搅合成了一锅粥,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也没有意识到,方才瞎了一只眼睛满身是血地往他身上撞的那一位,也是位货真价实的长老。

所以他就变成了一个死胖子。

直到这个大脑袋一路滚到了地上,华沂才终于抬起眼,慢条斯理地说道:“长老,多了不起啊——不过他既然被别人杀了,杀他的人一定更了不起,诸位说是么?”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后颈上被人架了一把凶器,冷飕飕的。

华沂皮笑肉不笑地对那位弯刀上还带着血迹的年轻兽人武士说道:“既然你杀了他,以后这个长老就由你来当,他的家人你可以处置,他的财产都归了你,每月月初,你替他坐在这里,好不好?”

天上掉下来一大块馅饼,直接那位年轻的兽人武士呆住了。
华沂问道:“你叫什么?”

“寻……”兽人武士嗓音有些干涩,他用力清了清喉咙,才说出了后面的字,“寻逊。”
华沂对他轻轻点了个头:“从今天起,便是寻逊长老了。”

他说着这话,目光却从那位不知所措的年轻武士脸上飘开,华沂眼窝很深,因此显得目光森冷,内里仿佛带着沉沉的铁锈味。

华沂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人,闻到熟悉的血的味道,心里麻木不仁地想道:“荆楚那个逆子,当年是弄死了多少人,才让一个部落的人都心甘情愿地跟着他一个提不起刀、背不动剑的亚兽呢?他又用的什么手段,才吓破了那么多勇士的胆子?谋划了多长时间,才让生他养他的部落血流成河呢?”

他第一次品尝到了这种来自权力的滋味,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句话能让人脑袋滚到地上,一句话能让人从普通的侍卫变成长老,大起大落,随心所欲,比任何一种力量都来得叫人心驰神往。
然后华沂心里的血,便被这权力与满场的肃杀给点着了,熊熊地燃烧过他的四肢全身,滚烫滚烫,然而却并不长久,滚了不过几圈,他的血又慢慢地凉了下去,有种苍凉的悲意自当中涌起,冲破了他的头顶,慢慢地降落,笼罩了他的整个人,不去也不回。

就在这时,陆泉突然闷声闷气地开腔道:“首领,那边有个叫阿叶的小丫头来了,说要见你。”

华沂轻轻挑了一下眉,索莱木却笑了。
华沂扫了索莱木一眼,想了想,片刻后点头道:“放她进来。”

阿叶很快被人带了进来,她的裙子很长,部落里的其他姑娘一直很羡慕,然而此时却差点绊住了她的脚,地上残肢肉片喷得四处都是,面前两方的人杀红了眼,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迈步。

华沂伸了个懒腰,坐正了些,露出他憨厚慈善的笑容,宽和地说道:“就在那说吧,你有什么事?”
阿叶笔直地跪了下来,她的目光先是落在了索莱木身上,继而仿佛得了什么指示似的,轻而坚定地说道:“请首领原谅卡佐。”

华沂没有回答,转动脑袋,再次看了索莱木一眼,索莱木却眼观鼻鼻观口,一脸端庄。

“我没有怪罪卡佐的意思,只是你们既然和巴山长老家的有仇,互相解决一下,难道不公平么?”

阿叶脸色白了白,垂下圆圆的大眼睛,然而她轻轻地抿了一下嘴唇,却还是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请首领原谅卡佐。”

华沂沉默了片刻,连卡佐听到了阿叶的声音,都住了手,拼着肩膀上被对方的兽爪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退出了两步之外,皱着眉看了看阿叶,又看了看华沂,一把抓住自己一个兄弟的肩膀,把杀红了眼的人往后一拉,低声道:“行了!”

卡佐按住自己受伤的肩膀,红着眼看了华沂一眼,胸口剧烈地起伏,原地僵立了片刻,终于还是低了头,他低声道:“首领,阿叶不懂事,你……”

然而华沂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挥了挥手,打断了他,说道:“阿叶说算了,那就算了吧。”

黑鹰的人伤了四个,卡佐肩膀上被划了一条血口子,巴书长老的人死了一个,伤了六个,他自己一脸血地瞎了一只眼睛,赖在地上苟延残喘,几乎要不知自己死活。

陆泉得到指示,武士们立刻散开了一条路。
华沂接着道:“把方才抬下去的桌椅抬回来,叫人把这里收拾了,大家伙饿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先吃饭吧——巴书长老伤得很重,把人抬出去,在外面多码上几桌子,叫方才跟着站了半天的小伙子们一起留下来吃。”

然后华沂好像没事人一样,将重新温过的酒碗举起来,示意众人自便,不过片刻的工夫,烤得香气四溢的鹿便被分好,放在众人面前的盘子里,这一顿饭吃的,简直鸦雀无声,沉闷得让人胃疼。

直到一餐罢了,华沂才重新开口道:“黑鹰的兄弟们住得地方稍微小了些,我看往南边再划上两个方的地方给他们,这样有兄弟成了家,也住得开。巴书长老年纪大了,回家养老去吧,叫他的大儿子过来,以后他接替他父亲的职位,寻逊有不明白的事,多问问你的长辈。至于大长老的位置一直空着……”

他说道这里,顿了一下,叫人简直立刻联想起了大长老是个什么下场,然后华沂仿佛糊涂了似的,问旁边的索莱木道:“顺位的第二长老是谁来着?”
索莱木说道:“巴书长老。”

“哦。”华沂点点头,“那就叫巴书家的大儿子接了这个大长老的地方吧,另外索莱木在大长老叛乱中立功不少,叫他也加入长老中间,诸位没意见吧?”
他也不等别人有意见,便自顾自地接下去道:“我看是没意见了。”

接着,华沂终于敛去了他那一贯的诚恳笑容,站起来,将手按在肩膀上,不再遮掩,露出手背上闪闪发亮的银色兽纹。
大声说道:“洛桐首领把部落交给了我,我日夜难安,唯恐大家跟着我,没有办法过上好日子。现在,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发誓,用亡客银牙的声誉发誓,我华沂在部落里一天,就会让你们过上富足快乐的好日子,让每个人——不管是兽人还是亚兽人,都能安居。我会扩大我们的地盘,挡住森林里的危险、来自外部的敌人,有一天,让我们的勇士们踏过整个北方大陆,没人胆敢阻挡!”

随后他的笑容变得森然,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这大陆上,再也没有我们的敌人。”

周遭安静了片刻,随后也不知是谁先大声地叫喊了起来,兽人们骨子里便充满了好战的因子,唯有这种大动干戈的事能让他们疯狂。
他们站起来,呼喝着举起双手,将大碗的酒泼洒到火堆里,快要熄灭的火星子一下子燎起了老高,噼啪作响。
卡佐站起来,举起一只手,大声道:“好,首领,你是个硬茬!我们服,以后跟着你!”

华沂隔着老远看着他,对他举起酒碗,一饮而尽,兽人们的吼声更大了些,他们一起跺着脚,几乎让大地也跟着震颤起来。

华沂挑起了这一切,可他的脑子里却冷静得很。
他知道,这还不够——他今天叫众人怕了,可是做首领的,光有耍狠的本事还不行,“敬畏”“敬畏”,有了畏惧,还要有“敬”才行。
他只过了第一关。

华沂不自觉地低头看了长安一眼,长安仿佛是刚才没吃饱,此刻屁股黏在板凳上一样,别人嘴里忙着嚷嚷,只有他头也不抬,忙着往嘴里塞肉,塞得鼓鼓囊囊的。
仿佛是感觉到了华沂的视线,长安一抬头,目光正好和他对上。

少年人的目光清澈见底,华沂从中既看不出褒奖、也看不出责难,他甚至觉得,方才种种说不定在长安眼里,这只是一场单纯的冲突,而且跟他没什么关系——眼下还解决了。

你想要什么呢?华沂忍不住想道。

长老和卡佐他们想要地位、财富、权力、美人,他吓唬了他们一场,然后给了他们这些东西,索莱木想要安稳,他带着索莱木定居在巨山部落,从此有了根,让他每天神神叨叨地折腾着他的神像高香。

华沂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给,只要别人都不要背叛他。
那么长安呢?长安想要什么?

他说不好,所以又觉得恐惧。

分享到:
赞(71)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要你

    哈哈2019/02/28 23:53:53回复 举报
    • 啧啧,楼里都是人才,一句话道出重点~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04:25:12回复 举报
  2. 把你自己给他呗~

    白银六卫2019/06/07 05:45:19回复 举报
  3. 小时候被背叛阴影太大以至于害怕失去到这种程度了吗

    二九2019/07/11 11:57:59回复 举报
  4. 把自己给他不就好了

    某丞2020/02/11 13:17:58回复 举报
  5. 长安想要你啊,嘿嘿

    费渡的猫2020/02/17 10:49:48回复 举报
  6. 华沂有很多恐惧的东西,害怕失去,缺乏安全感。

    匿名2020/02/24 21:34:40回复 举报
  7. 少年经历的人心险恶让华沂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害怕别人的背叛

    苏轻2020/03/16 07:19:5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