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生死相交

巨山长老吃了一惊,他没有料到华沂这样难对付,更没有料到那位只会傻吃傻睡、连个人话都不会跟人说的亚兽少年居然更是难对付。

斩马刀的攻击范围极广,如果不是长安要顾着已经杀红了眼的华沂的后背,在人群中的破坏力可能还要惊人——难道全天下的亚兽怪物都被银牙碰到了么?
大长老的神经本就崩到了极致,一听见这紧紧逼至的脚步声和马蹄声,整个人便是一激灵,脑子里“轰”一声,他知道,这是节外生枝了。

然而紧接着,这边混乱得斗成一团的人便都看清了那远远奔驰过来的人马究竟来自哪路,那些人带着人骨旗,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大长老先是悚然一惊,但随后却又是猝然一喜——来的是幽灵部落!

幽灵部落的人不事生产,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只会四处流窜、烧杀抢掠,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巨山大长老放□段去勾结了他们,此刻自然屈尊降贵地也把他们当成了盟友。
整日里杀人和整日里打猎的兽人战士不能同人而语,在大长老眼里,他们来得正好,这几十个悍匪,就算是车轮战,也能把那两个人堵死在里头。

可是大长老还没来得及高兴完,一支长矛便不知怎么的,从那些人后面凌空射来,正中幽灵部落的悍匪中其中一只巨兽的大腿,巨兽正从山坡上往下跑,刹不住脚步,猝不及防地整个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像个杀伤力巨大的球一样,撞翻了他的好几个同伴。

大长老这才注意到,那人骨旗子的长度不大对劲,竟然是已经折了一半。

他一把拨开身边的护卫,化成人形,跳上了一个兽形属下的身上,急火火地远远眺望过去,登时仿佛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大长老这才发现,那样的声势,不是这几十个人发得出来的,这往日里威风八面的幽灵部落的悍匪们分明是被人撵着走,后面喊杀声已经震天,长矛箭矢如同雨点似的自高而下。
可怜大长老一把年纪了,不过眨眼的光景,心里大起大落几次,已经快要找不着北了。

大长老情急之下的登高望远,让他整个人成了个活靶子,华沂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突然一把扣住一个人群中慌乱逃窜的亚兽的脖子,那亚兽腿一软跪下,华沂一脚踩上他后背,借力凌空跃起,在一个将落未落、极其刁钻的角度,将九寸刀脱手甩出。
几乎是毫无悬念地穿过了大长老的喉咙,也让他在落地的时候失去了武器。

刀剑和兽人的兽爪纷纷而至,自他头顶上压下来,从华沂的角度,简直是不见天日,他若是不动,就会被剁成肉泥,即使是化成兽形,也会被生生地压到地下。

然而一直与他如影随形的马刀,却精确无比地抓住了一瞬间兵器间的缝隙,自一个兽人的爪上软骨中穿过。长安将刀柄压到极致,加上了他自己的重量,将刀锋处高高翘起,竟生是叫他架住了这一击。
然而却也只有电光石火的片刻,长安从来是借马刀的“重”压迫对手,这回别无选择,反而是自己承受了马刀的重量,他的手在压刀柄的时候就已经在发抖,那刀刃上传过来的万钧之力叫他几乎是立刻便脱了力,右腕的关节登时错开了。

长安被迫松了手,马刀刀刃一侧重新被压下。
他却并没有失措,原本触地的刀柄一端往上弹起,他目光不离华沂,侧身一步往后仰去,用肩膀将刀柄撞偏了一个方向,刀刃几乎是擦着华沂的头发横扫了过去,直捅过了一个兽人的身体,刀柄却刚好落在华沂手上。

华沂立刻伸手抓住,一弯腰,将马刀自自己后背上别过,一下抹了几个人的脖子,同时呛啷一声撞飞了砸在他背后的弯刀。
他并不恋战,以马刀开路,回身拎起长安,刹那间化成兽形,把人和刀一同甩上自己的后背,不过几步,便突出了重围之外。

于此同时,从山坡往下跑的幽灵部落终于以一种屁滚尿流的姿态到达了山谷,不负众望地冲进了这些巨山部落的叛军人群中,一时人仰马翻,什么情况都有,乱成了一团。

老瞎目不能视,虽然是个兽人,但战斗力基本等于没有,他本来趴在一个兽人背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甩了下来,回头土脸地摔在了地上,这时,他听到了从另一个方向传来的熟悉的号角声。

那是巨山部落在战争的时候,召唤勇士们冲锋时所用的牛角号。

他是个瞎子,看不见那对面的山头上迎风招展的巨山旗帜,看不见为首的洛桐带着本应被缠住的巨山一干勇士们冷冷地看着这边,也看不见洛桐突然一挥弯刀,那百十个的执剑半兽形战士和咆哮的巨兽们呼啸而来,和那些追着幽灵部落的人形成了两面夹击的形势。

但老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被人给坑了。

这场战斗结束得仿佛秋风扫落叶一样。
长安没见过这等阵势,呆呆地单手搂着他的刀,还没想起来把自己的手腕归位,战斗就已经尘埃落定。

幽灵部落的悍匪以及巨山的叛军一个不漏,全部伏诛。

那幽灵部落后面的追兵带着几种不同的旗子,看起来是几个部落的联盟,巨山首领洛桐走上前去,对那些追兵郑重地弯腰行礼,口中说道:“从我的部落里出的叛徒,惹来了贪婪的豺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几个部落的联军互相看了看,中间走出一个面带悲痛神色的男人,他沉默了片刻,随后回了个礼,说道:“我们回来晚了。”

然后他低下头,似乎在勉强抑制着什么,嘴角绷得紧紧的,过了好半晌,才又道:“仇人已经死了。”
众人便都明白,男人这是“冤有头、债有主”的意思,没有迁怒别人。

接着,男人走到华沂面前。
长安这才从华沂背上跳了下来,默不作声地退到一边,抬手“嘎啦”一下,利落地复位了自己的手腕。

华沂化成人形,只见那男人突然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你救了阿叶,以后就是我卡佐的朋友,也是我们黑鹰部落的朋友,如果你有事,告诉我们,或者找人传个信,我们都可以为你去死。”

华沂抬眼望去,远远的山坡上,一个年轻姑娘正坐在一只巨兽的背上,正是他救下的那一个。

卡佐说完,用力拍了拍华沂的肩膀,便要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洛桐身后一个人突然出声,那是个温和好听的男声,仿佛一缕清风似的,和这残酷的战场格格不入,只听那人说道:“卡佐兄弟,不忙走。”

长安无所事事地看热闹,循声望去,几乎吓了一跳。

那人脸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花花绿绿一圈一圈的,活像个五颜六色的杂毛大鹦鹉,也不知是怎么想的,脑袋上戴着一个足有两尺高的帽子,就像在头上顶着个塔,下面还用兽皮围着,上面就完全软塌塌的了,随着他的动作左摇右晃,好像个会行走的大灯笼。

只听华沂轻叹了口气,仿佛觉得丢人到了极致,几乎有些难以启齿地小声道:“索莱木。”

“大灯笼”往前一步,直接走到了与洛桐并肩的位置,说道:“黑鹰部落这回遭到了大难,到现在就只剩下你们不到二十个出门打猎的兽人和一个没成年的姑娘,要怎么过下去呢?”

卡佐脚步一顿,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大灯笼”索莱木便弯下腰,用他清风般的声音诚恳地说道:“加入我们一起生活吧,你们可以搬到河那边的沃土上,接管这些害死你们亲人们的叛徒的财产,巨山对你们会像对家人一样公平热情。”

卡佐愣了一下,随即表示要和自己的族人们商量。
于是当夜,住在不远处的几个部落相继散去,卡佐与洛桐等人便要在这个山谷中留宿休整一宿。

华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终于和洛桐将任务交待了,感觉骨头都轻了几分。
他却不忙交接部落的事,而是抬头看向长安,那少年依然不往人堆里凑,颇有一点不合群,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果子,正自己啃得不亦乐乎。

华沂突然一笑,向他走了过去。

长安正坐在一个小火堆旁边,华沂人高马大地往他面前一站,几乎挡了他的光,他抬起头来,听见华沂说道:“和卡佐一样的话,我也送给你。”
长安吃东西谈不上文雅,一口咬掉了果子的一半,撑得一侧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今天的事,我记在心里了,以后你就是我华沂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或者找人传信,我可以为你去死。”

分享到:
赞(103)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以身相许吧~(●’◡’●)~

    白银六卫2019/06/07 05:19:00回复 举报
  2. 六卫兄就剩你一个了吗

    gyvfyfgg2019/08/22 14:51:43回复 举报
  3. 还有我……(评论一定要有7个字)

    蓝二哥哥是白月光,沈巍是朱砂痣2019/08/29 09:23:11回复 举报
  4. 啧啧啧,我可以为你去死,这算不算表白啊*^_^*

    白银十卫2019/10/06 14:06:32回复 举报
  5. 我可以为你去死,嗷呜~~~

    啦啦啦2019/10/28 23:13:26回复 举报
  6. 这就……正文完了,啊?

    f2020/01/05 17:54:36回复 举报
  7. 华沂这是表白长安了。

    匿名2020/03/05 23:54:50回复 举报
  8. 今天的事,我记在心里了,以后你就是我华沂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或者找人传信,我可以为你去死。”
    娇花长安会记住的

    苏轻2020/03/15 15:43:26回复 举报
  9. 我就当这是句比较凶残的表白辽(滑稽)
    表白白银六卫

    白银九2020/03/16 15:21:03回复 举报
  10. 哎呀那我就当是华沂动心并且表白啦~_(:з」∠)_

    AG2020/03/18 20:07:06回复 举报
  11. 这算表白吗~~

    夜阑2020/04/13 10:46:18回复 举报
  12. 哎呀四舍五入我就当这是定情誓言了

    随便叫啥吧2020/08/14 19:45:11回复 举报
  13. 看到下一章我以为正文完了,结果去列表那一看,只有这一章是番外

    星辰2021/06/18 17:45:52回复 举报
  14. @白银六卫
    长安还未成年

    星辰2021/06/18 17:46: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