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转折

阿织虽然年纪也不大,但发育得非常好,一对少年少女走在路上,相貌都十分不错,不知有多少人经过也会回过头来多看一眼——尤其秃鹰的兽人少年们,看着阿织身边的华沂,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
只是这些俗人,只知道被浅薄的色相迷惑,完全没瞧出那位“春风得意”的外族少年竟是个视美人如粪土的大吃货。

阿织一开始对华沂的银色兽纹非常感兴趣,闹着要看,闹得华沂十分不自在——他总是觉得自己资质普通,实在不配有这么一个稀罕的东西,于是只是匆匆卷起袖子,给阿织看了一眼,然后就严严实实地把它遮住了。
阿织颇不满意地撇了撇嘴:“好了不起么?”

华沂对这种带着诸如愤怒、不满、挑衅等等负面情绪的话,一概的反应就是憨厚地笑笑,他天生就是不爱跟人发生冲突,而据他的经验,一旦他露出这种假装听不懂的傻笑,别人就很快会觉得无趣,也就不再招惹他了。
果然,阿织翻了个白眼,心道:这人长得人模狗样,难不成是个傻的么?

她对他没了兴趣,自己跟一帮熟识的女孩去玩了,一堆唧唧呱呱的女人,华沂觉得自己凑过去也不像那么回事,于是远远地站在一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呆。
就在这时,树丛突然传来一阵非常细微的动静,华沂毕竟是个猎人,他的肌肉下意识地收紧,做出了一个准备防御的动作。
然而他定睛一看,却发现树丛中爬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孩,两人的目光猝不及防地对上,华沂叫他那一脸血吓了一跳:“哎哟,这是怎么弄的?”

小孩正是天黑了才想起要回家的长安,听了华沂的话,满不在乎地用袖子在鼻子下面抹了一把,依然十分生龙活虎要往家的方向跑去,谁知却被人一把揪住了后颈,拎了起来。

华沂没想到手里的重量竟然这么轻,这叫他诚惶诚恐起来,他也说不好这小孩究竟有多大,只是觉得小——除了刚生下来的小猫小狗小兔子,他好像从没有见过这样柔嫩幼小的生命,连说话的声音都往下低了几分,生怕气大了吹坏了他。
“我带你去洗洗,”华沂竭尽所能地轻声细语说道,“这幅样子跑回去,不把你阿妈吓死。”

华沂这人,总是忧虑好多事,比如他看见大肚子女人,就会忧虑别人看不见路,会不会摔倒,总要跟着心惊胆战一回,比如他看见滚得泥猴一样的小孩,就会忧虑小孩回家以后会不会被他阿妈一通好打,光是想象,便担心得要命。
这一回,他自然而然地把那过剩的忧虑放在了长安身上。

华沂把长安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小心地捧在手里,带着他往最近的小河那里走去。
长安打量了他一番,完全没有料到这位就是哲言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救命恩人”,没人害过他,他也没什么防备心,好像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陌生人丢到河里,就那样稳稳当当地乘坐着华沂,到了河边,让这个大个儿给洗脸。
结果大个儿笨手笨脚,一直让他低头,长安低得过了头,扑通一声,就自己翻进了河里。

好在河水不深,部落里的小孩又多少会点狗刨,长安在华沂的手足无措中从水面上冒出个头来,茫然地看着华沂,好像没弄清楚自己是怎么下来的一样。
得,河水一泡,这回洗得彻底了。

华沂赶紧把他捞了出来,毛手毛脚地给他擦干净了,发现长安打了个寒战,只得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裹在了他身上。
这样一来,他身上便只剩下了半条兽皮,半个肩膀都赤/裸可见,手是遮不住了,那极明显的银纹便亮了出来,长安只觉得眼睛被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一低头,便看见了哲言念叨了好多年的银纹。

他脱口问道:“你是不是叫华沂?”
华沂一愣:“你怎么知道?”

长安便不言声了,他心中暗暗想道,原来这个就是恩人,哲言说过要报答他,可是拿什么报答他呢?他懂得的为人处世之道十分有限,就用了对付阿妍的方式对付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朵林子那头折来的花,放在华沂的手掌中间,花已经被河水泡湿了,软哒哒的。
所以长安放上去以后,又有些羞赧地觉得,这完全不够,然而这是他仅有的东西了。

长安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阵华沂的脸,把他记住,然后决定什么也不说,等他长大了,有了本事,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以后,再报答他。

华沂只见那小家伙有一张比别人都白一些、少些血色的脸,眼角带着一圈淡淡的红,好像开在素白底色上的两片花瓣,在他手里放了一朵花以后,忽地对他一笑,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这小东西的一笑,给华沂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这或许和之后发生的事有关,华沂总是觉得,这是他在世上见过的最后一样干净东西。
直到很久以后,华沂都认为,世上所有的小孩在没长大之前,都是有那样一双干净如花瓣的眼睛的,天生的,总是好的,只有长大了,才会自己变坏。

想起那时候的事,华沂总是感慨,他大概确实不是什么做首领的料子,因为就在他给陌生的小孩洗脸的时候,他那待人和风细雨的好二哥,也离了席,正在跟他的工布朵商量如何宰了他自己满门老小。

当然……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听说的。

老二平时对外人话多,对自己人,却反而非常言简意赅,那天晚上,他只别有深意地对他的工布朵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那傻小子刚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坏,没想到咱们的人一直在部落里宣说他是个傻大个,末了,老头子还是看上了他。”
第二句是:“这不行,我不甘心,咱们回去就动手吧。”

从秃鹰部落回来的华沂还是没有什么烦恼的——除了他阿爹说要把阿织嫁给他。
他一开始觉得阿织长得漂亮,经过了短暂的相处之后,实在没能发现她身上有什么好的地方,于是十分不情愿。
可不情愿,华沂也不敢和他阿爹犟嘴,何况他心里明白,阿爹这是为了他好。

阿织可是秃鹰部落首领的女儿,将来如果他哪个哥哥当了首领,容不下他,他还可以跟着阿织到秃鹰部落混饭吃——要是他阿爹知道他是这样想的,一定会不顾大长老的劝阻,把这个不求上进的傻大个打死的。

然而事情发生得总是那样叫人猝不及防。

那天晚上,老二叫他出去喝酒,老二一直跟华沂走得很近,华沂虽然知道他这个二哥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毫不怀疑地去了——自己的亲哥哥,虽然不像对方表现得那么亲热,可也总不至于害他。
可见十四岁的华沂被人叫做傻大个,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酒过三巡,也不知怎么的,华沂就觉得眼前有些迷蒙,然而这一天正好是他阿爹检查他功课的日子,华沂生怕真喝得烂醉,回去挨骂,于是难得地跟他二哥耍了一些小心眼。
他先是装作拿不稳碗的模样,洒了大半碗出来,又借着擦嘴,把嘴里的酒给吐了出来,然后含含糊糊地叫来骨丞,不说“醉了”,只一边傻笑一边说要“再来一壶”。然后在他二哥说他醉了的时候,适时地“咣当”一下,从椅子上滑下去。

骨丞激灵地拿了湿手巾,在他脸上一通乱抹,然后就让带来的一个侍卫就搀扶着华沂往回走去。
老二也没说什么,热情地一直把他们送到了门口,骨丞偶然间一回头,就偷偷告诉华沂说道:“二少眯着眼看着咱们呢。”

华沂脑筋还清楚,并没有怎么真醉,走了一段路,便觉得小腹鼓胀,于是吩咐其他两个人在路边等着他,他就自己去解决。
前后……也不过就一时片刻。

华沂没想到,等他再回去的时候,他的工布朵骨丞,还有那个阿爹刚刚送给他的侍卫,就已经被人杀了。

骨丞还小,脖子被人扭断了,歪在一边,死前大概一声也没能出口,而另一个兽人侍卫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化兽才到一半,就被人一拥而上,撕成了两半。
华沂回来的时候,杀人的人还没走光,他亲眼瞧见了那个熟悉男人分开兽人们,走上前去,弯下腰,翻开了他那死了的侍卫的正脸,然后表情阴鸷,抬起手来,劈头盖脸地扇了旁边的巨兽一巴掌:“杀个人都能杀错!废物!”

华沂藏在草丛里,浑身的血都凉了,他的侍卫也是难得的人高马大,从背面看,跟他本人体型差不多,对方这样说“杀错了”,那可不就是……想杀他么?
那打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还在跟他把酒言欢的好二哥。

二哥要杀他。

华沂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是一个爹生的,能有什么天大的仇恨,让他二哥就能下手杀他呢?
可老二并没有给他留下时间,叫他思考那么深奥的问题,华沂只听见老二冷森森地对那几个凶手说道:“都化兽,鼻子激灵点,这小鬼肯定还在,他走不远,立刻给我搜,找不着他,你们几个自己就给我去死!”

分享到:
赞(99)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没……没人么…………

    匿名2019/02/11 01:08:17回复 举报
  2. 有人

    路人2019/02/17 13:33:30回复 举报
  3. 没什么人看这本书

    没有2019/03/06 21:00:52回复 举报
  4. 大概因为语言风格和剧情节奏跟p大其他文不一样?

    匿名2019/03/27 23:03:37回复 举报
    • 这个还算正常,最后的守卫用的翻译腔才是真·洗脑~ 不过皮皮用什么风格写文都是棒棒滴!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09 09:51:35回复 举报
  5. 有呀,我都二刷了

    愉影桓桓2019/05/24 19:21:40回复 举报
  6. 有点可怕。

    白银六卫2019/06/06 06:21:34回复 举报
  7. 我在,我在,一直都在,P大什么文我都喜欢

    撒的一手好娇2019/06/18 08:49:11回复 举报
  8. 我也在

    二九2019/07/11 09:40:17回复 举报
  9. 这文好冷淡

    君可2019/07/27 08:18:19回复 举报
  10. 哎,人心险恶

    白银七卫2019/08/01 16:59:32回复 举报
  11. 节奏有点太快
    ,,,,,

    鹿荏2020/02/05 00:18:18回复 举报
  12. 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轻2020/03/14 21:40:54回复 举报
  13. 果然华沂他二哥不简单,虽然是个亚兽但是很能算计

    夜阑2020/04/12 22:35:55回复 举报
  14. 这个写作风格的确跟P大其他文不一样 应该是很早期的作品吧 不过也带着P大惯有的幽默

    正版清明2020/05/19 20:37:16回复 举报
  15. 一个亚兽,就算当了酋长,会有人服吗?还不是很容易被人反叛。原始社会不是谁强服谁吗

    yy2020/09/12 15:24:27回复 举报
  16. 在的在的●°ˇ°●日常吹爆我甜。

    麻辣兔头浪起來2020/10/05 22:48:35回复 举报
  17. 啊,,,,,。。。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1/01/16 23:03:26回复 举报
  18. 人类的外在条件与野兽相较也没什么优势,却站在食物链顶端,只因为有脑子啊

    ,,,2021/04/04 22:23:5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