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木匠

当长安磕磕绊绊地长到了六岁多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场奇迹。
他实在不像是那种能健康地活下来的孩子,不说兽人,就是亚兽人的孩子也要比他大一号,连女孩子看起来都比他健壮不少。不知道他生了什么病,住的小木屋里每天都会传出浓浓的草药味,张嘴咳嗽比他说话的时候多得多。
幼儿一般血气充足,脸颊和嘴唇通常会比成年人红润不少,可是这孩子实在太不健康了,总是看不出他有什么血色,嘴唇的颜色也淡,整张脸上,只有唇瓣相接的一条线和眼角上,奇异地带了那么一点珍贵的红晕。

他是一岁多的时候被一个名叫哲言的亚兽男人带到部落里来的,一大一小已经流浪了一年多,才找到了一个愿意接纳他们的部落。
一开始别人看见长安,总是要说几句诸如“这孩子能活下来么”之类的话,长安略微懂事以后,被人这样说得多了,连自己也要怀疑了,可是后来就没有人这样说了,因为哲言有一次听见,像条发了疯的野狗一样跟人家玩了命。

哲言缺了一条胳膊,可依然是个眉清目秀的男人。
他总是在对别人解释,说长安不是他亲生的,好像唯恐别人忘记这一点似的。
长安三四岁的时候,总是听见别的孩子叫自己家里那个成年男人做阿爹,十分羡慕,也学着这叫哲言。

哲言的回答是一个巴掌。
听那天带着采来的藤条回家编筐的女人说,哲言正对那小家伙大喊大叫。

“你叫我什么?再让我听见一遍,就打烂你的嘴!谁是你阿爹?部落里最勇敢的勇士才是你阿爹!当年大长老临死前亲自拿他的骨牌给你命名,你看看你在干什么?”那个独臂的男人当时这样吼道,“你怎么能……怎么能叫我这样的人阿爹,你这是自甘堕落,你还有廉耻么!”
可是女人没听见男孩的哭声,一声也没有。

即使他后来出门,顶着肿了一半的小脸整整十多天。
女人把这件事说出来,是非常同情那孩子的。

或许哲言在颠沛流离和艰难的生活的逼迫下,变得真的有些容易歇斯底里,或许他只是觉得自己不配有这么一个孩子叫他阿爹,可是这么复杂的事,一个那么小的小东西,怎么可能明白得了呢?

而长安也真的是个非常奇特的小孩。
谁也没见他哭过,他也从不和别的孩子一起玩,整天整天地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到了饭点又神出鬼没地回来,也不爱说话,别人善意地摸他的头逗逗他,他就一声不吭地站在那,也不笑,默默地忍耐着对方的抚摸,等着别人把话说完,就点点头或者摇摇头离开。
只有偶尔有人可怜他,偷偷从家里拿吃的东西送给他的时候,小男孩才会用那双孩子特有的、清澈黑亮的眼睛深深地看对方一眼,好像要把人家记到自己心里似的,然后鞠一躬表示感谢。

而他竟然就这么活了下来,看起来还活成了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

回家的时候,他看见木屋的门上插着几根长草,长安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哲言叫他走开的意思。
屋里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和粘腻的呻/吟,长安其实并不是很明白哲言在干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地从别人鄙夷的态度里,知道这是不好的事。
从他懂事以来,家里每次来“客人”,长安都会被哲言赶出去,而慢慢地,孩子也明白,这仿佛是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

哲言身体不好,别说少了一条胳膊,就是再多长一条胳膊,也难以像别人的阿爹那样出门打猎,亚兽男人天生缺乏战斗力,所以很多亚兽长大以后,通常会成为某种手艺人,有时候这些技艺也会为他们赢得别人的尊重。
当然,如果既不会手艺也不会战斗,亚兽通常还可以通过替人做粗活换取食物,即使收入微薄,好歹也能维持贫穷的生活。
然而粗活,现在的哲言是已经做不了了,他也没学过什么手艺——就算可以,那些精细的事情,也不是一只手能完成的。

哲言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废人。

北方没有南方那样,人们聚居的城邦,通常都是分布在丛林中或者草原上的零散部落,在这种地方讨生活,就必须要遵守丛林的法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没有用处的人是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的。

当然,想要活下去,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就是依附于某个强者,比如出卖自己的身体。
哲言和长安之所以能在这个小部落里留下来,也就是族长的一句话……和一夜而已。

可这个名叫做“秃鹰”的部落,实在比不上哲言他们原来的那个,物资并不是很丰富,族长已经有三个妻子,实在没有余力再把一个不能繁衍后代的亚兽带回家里。
而且两三年以后,族长也慢慢地对哲言失去了兴趣,从那时候开始,家里来的“客人”就不固定了。

长安习以为常地转身离开,背着自己的小背篓走到河边,坐下来把光着的小脚丫浸在河水里。

“长安,长安,快过来!”一个经过的女人看见他,面露喜色地招了招手。
女人名叫阿妍,住在不远处,丈夫在一次打猎中死了,她没有孩子,独自孀居。一般而言,北方部落里的女人死了丈夫很难生活下去,会再嫁,可是也有特例——比如阿妍,没有人愿意娶她,不是因为她很丑,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不能生小孩。
不能生小孩的女人是不能名正言顺地做人家妻子的,如果她愿意,或许可以像哲言一样用自己交换别人的垂怜——当然,什么时候被丢弃,就说不定了。

比起这样没有尊严的日子,她宁可靠自己艰难地过活。
阿妍擅长从做馍的芽麦里面提炼糖,谁也没有她那样的手艺,炼出的糖又晶莹又香甜——如果她生活在南方,说不定日子会好过一点,荒凉贫穷充满战争的北地,芽麦是重要的粮食,只有极少数家庭才拿得出多余的,给孩子和女人们做糖吃。
她只得在制糖之外,替人做粗活和重活。

长安拾起自己的草鞋,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阿妍小心地扫了周围一眼,发现没有人,这才半蹲下,放下背后重重一背篓皮子——冬天就要来了,她要帮族长夫人们把这些生皮子打理好——然后把手伸进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塞给长安:“拿着。”

长安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三颗指甲盖大的芽糖块,圆润而呈半透明状。
阿妍小声对他说道:“拿去吃,别让别人看见。”
这些是她帮人制糖的时候剩下的,她不敢多拿,会被别人发现。长安捏起一块,踮起脚,把糖块递到她嘴边。

阿妍轻轻地抓住他细得吓人的小手按下,柔声道:“长安吃,我吃过了。”
长安这才极珍惜地把糖放在自己嘴里,毕竟是孩子,吃了甜的,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阿妍看着他的笑脸——这孩子的眼睛漂亮,但看人的眼神总显得有些冷冷的,唯有笑起来的时候,眼角那一点泛起微微的粉红,就好像是春天飞起的桃花瓣一样。阿妍摸着他的头发叹了口气:“长安长得比部落里所有的小孩都好看,是我的孩子就好了……”
她的目光无意落在长安的脖子上,突然脸色一变,扒开小孩的粗布衣服,那被衣服掩住的地方竟然有一条像被什么东西抽出来的血痕。

“这是怎么弄的?”她脸色沉下来,突然站起来,愤怒地看着不远处的木屋,“那个贱人……他竟然打你?”
长安飞快地摇摇头,细声细气地开了口:“哲言不是贱人,他对我很好。”

他捡起自己的小背篓,打开盖子,从里面拿出一束花,那花一串一串地长着,像一个个的小铃铛,即使被摘下来,也能十天半月地一直保持新鲜,透着一股幽静的芳香,叫做“彩铃花”,女人们都喜欢挂在家里当装饰,可是很稀有,只有林子深处才有,那是猎人们才能涉足的地方。

长安小声道:“阿妍,给。”
阿妍接过花,有些惊讶:“是给我的么?”
长安点点头。

阿妍怔了片刻,叹了口气,伸手蹭了蹭孩子柔嫩的小脸:“不是说不可以一个人去林子里么?万一遇到猛兽怎么办呢?”

“去看训练。”长安回答。

林子那头是年轻的猎人和武士们训练的场地,长安总是喜欢偷偷钻到草丛里偷看,那里的大人们都知道,只是他不讨厌,从来不捣乱,也就随便他了。

“你不喜欢么?”小孩似乎有点紧张。
“非常美,”阿妍说道,“我喜欢极了。”

她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然而这时,哲言家的木门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哲言披着衣服,跟了出来,他们低声说了些什么,哲言突然面露喜色,远远地对着这边喊道:“长安,快过来!”

长安提起小背篓跑过去,哲言便拉过了他,热络地把他推给旁边的男人:“这就是长安,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孩子。”

男人皱着眉打量了这个小家伙:“你疯了么?这也太小了……有四岁么?”
“他六岁多了。”哲言赔着笑,弯下腰对长安说道,“这是路柯,是有名的木匠,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将来会成为一个和他一样受人尊敬的手艺人。”
长安默默地看着路柯。
哲言抓住路柯的袖子:“我什么也教不了他,求求你收下他吧,这孩子什么都能干,吃得也不多……求求你。”

路柯挑剔地看了看长安:“真的有六岁?可是看起来也太小了——屋里还有那么多草药,他是不是有什么病?”

“不不,他很健康,只是长得比别的孩子晚一些!”哲言飞快地否认,“屋里的那些草药是我喝的,真的!你相信我,如果你嫌他麻烦,每天晚上就让他自己回来,我照顾他,长安很聪明,走过一次的路就不会忘记,是不是?快说话!”

长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依然沉默。

大概男人在发泄完欲望以后,心总是容易软一点,路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了:“明天可以让他来试试,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如果他吃不了苦的话,我还是会给你送回来的。”
哲言听了,眼睛都亮了起来。
路柯有些粗鲁地在长安头上摸了一把,然后把手伸进怀里:“今天的……”

“不不,”哲言把他的手推了回去,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什么也不用,我喜欢你,我情愿的。”
长安看着哲言热情地把路柯送走后,还回来絮絮叨叨地对他说道:“亚兽最好的出路就是当一个手艺人,一辈子到了什么部落都能生活,你明白我的意思么?要好好和路柯学习,搭上他可不容易……”
长安小声道:“我想学刀。”

可是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的哲言完全没有听见,他忙着憧憬未来——这个孩子是他的宝贝,曾经是他活下去的全部支撑,所以他一定要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强。

分享到:
赞(115)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特别的感动、父母之爱则为之计深远

    哈哈2019/02/26 20:39:17回复 举报
  2. 哲言是个好人

    愉影桓桓2019/05/24 18:38:16回复 举报
  3. 哲言得到了一张好人卡。

    白银六卫2019/06/06 06:04:51回复 举报
    • 六卫好!其实……我觉得……哲言已经有些病态了,没人这么觉得吗……(表打我(ಥ _ ಥ)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09 08:34:20回复 举报
  4. 长安很不幸,体弱多病,父母双亡,部落被屠。但他很幸运的在童年,少年,成年的每个时期都遇到了真心对他的人

    撒的一手好娇2019/06/22 09:28:11回复 举报
    • 赞同楼上
      真的很让人感动

      白银七卫2019/08/01 16:40:32回复 举报
    • 说得太好了!洛某人自愧不如。

      洛缡小可爱2020/05/31 20:36:41回复 举报
  5. 同意楼上 “本以为我天生不幸,可渐渐发现老天对我并不薄”

    匿名2019/07/02 12:42:54回复 举报
  6. 哲言真是个好人!这样养大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还时时为他的前途着想

    已在坑底2019/08/15 23:21:08回复 举报
  7. 有点心疼哲言!

    匿名2019/11/11 01:24:22回复 举报
  8. 全是熟人啊

    沙雕系统在线被炸2019/12/14 14:14:33回复 举报
  9. 没有20年的姐妹吗?

    卿诺2020/02/18 19:24:21回复 举报
  10. 有的啊,突然发现我和一楼相差将近一年了耶

    楚夏2020/02/21 20:23:53回复 举报
  11. 这个孩子是他的宝贝,曾经是他活下去的全部支撑,所以他一定要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强。
    哲言真的挺好的……

    苏轻2020/03/14 19:16:05回复 举报
  12. 为什么白银十卫的这么多人???

    匿名2020/03/18 15:11:53回复 举报
  13. 哲言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一般为了促进主角的成长,这样对主角非常好又没什么大本领的人会与世界说再见

    夜阑2020/04/12 22:20:15回复 举报
  14. 再次回家的河北学生

    东楼2020/06/22 09:47:03回复 举报
  15. 哲言真好啊!!心疼

    匿名2020/07/04 15:55:17回复 举报
  16. 哲言是好人啊!作者太残忍了,他死的好可怜。

    匿名2020/08/09 18:34:22回复 举报
  17. 哲言也太惨了,不知道后面长安有没有郑重地喊他一声阿爹,在长安心里,他担得起

    拉面侦探的粽子2020/09/02 23:48:55回复 举报
  18. 说哲言病态的我看你才是病态,这种环境求生不死求死不能的,还善心大发养一个捡来的孩子,这种不求回报的爱真正是伟大的,为了让孩子过得好,想方设法给孩子找出路,这种状态让哲言看起来焦切,没办法的,不能说是病态。

    匿名2020/09/10 19:45:35回复 举报
  19. 所以长安还记得华沂吗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0/12/29 11:51:22回复 举报
  20. 啊哈

    在下阴间第二席天子楚江王有事请念唵嘛呢叭咪吽谢谢2021/05/02 08:13:06回复 举报
  21. 我代表评论区给哲言发一张好人卡,恭喜恭喜

    星辰2021/06/18 15:43:2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