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长安

女人,只有在受到不致命的威吓或者伤害时,才会尖叫。
因为极度的恐惧和绝望会让人失声。

佝偻而衣衫褴褛的老人蜷缩在角落里,一条腿从中间被咬断,血肉和脓浆混成一滩,发出刺鼻的腥臭味道——也许他就快要死了。
可他的眼睛却亮得惊人,在色素沉淀褶皱丛生的眼皮下,深褐色的眼珠里发出诡异而疯狂的光,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天空的方向。
这一日的夜空清澈得惊人,没有半点阴霾,星河如缎,静静地横亘着,一如既往地缓慢流动。

老人咧开他那干瘪的嘴唇,却扯出了一个森冷的笑容。

在距离他不到十步远的地方,一个巨兽正在强/奸一个女人。
她的胸口被巨兽的爪子抓出了见骨的伤口,半个身体泡在血里,满头如瀑的黑发黏在她赤/裸的身体上。
可是她除了最开始那一声,沙哑得仿佛生锈的金属磨在粗粝的兽皮上的惨叫之外,就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说不定她已经死了。

谁知道呢?

老人脸上带着疯癫可怖的笑容慢慢地扭过头去,目光落在那只巨兽身上……整个部落都已经沦陷,而这就是他们处理战俘的方式,杀死所有的男人,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像一筐烂果子一样背在身上,把孩子的尸体罗在火堆上烤,收集尸油作为战利品,最后留下女人甚至未成年的女孩子,尽情□。
巨兽脸上带着可怕的疤,双眼通红,丑陋的身体不住地律动,爪子上尖锐的倒钩情不自禁地在女人身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血口子,口中留下涎水,发出“呼哧呼哧”带着腥臭的喘息。
丑态尽显。

老人已经干涸的眼睛里突然流出眼泪,顺着眼角沟壑丛生的纹路横行而下,浑浊不堪,他猛地扭过头去,仿佛不忍再看。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灌木丛中,有一双眼睛,正不错眼珠地盯着他。老人愣了一下,随后,认出了那是个婴儿。
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企图保护他,把他藏在了浓密的灌木丛里,用自己的尸体挡住了入侵者的视线。

这个小家伙有点生不逢时,他的母亲原本是最美丽强悍的女人,却没有能给她的孩子一个同样健康的身体,让他在两个部落的战争中颠沛流离地被早产出来,先天不足,连吮吸奶水都费劲,哭得声音大了,胸口就会被憋出青紫色。
多么可惜,经过漫长而艰难的时间孕育出来的婴儿,却注定是个活不长的小家伙。
而且他虽然是个男孩子,却没有兽纹,这代表他不能化兽,他们也被叫做亚兽人,身体条件并不比女人好多少,即使他长大了,也注定没有起码的战斗能力。

他的父母甚至还没来得及给他取一个名字。

老人感觉很奇怪,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好像明白大人的用心一样,静静地把他娇嫩的身体蜷缩在深深的灌木丛中,一声也不吭地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连角落里的老人也不会看见他。

老人费力地把手伸进难以遮体的衣襟里,掏出一块小小的骨牌,对着婴儿的方向丢了过去。
他的动静惊动了不远处的巨兽,那东西抬起头看了这老家伙一眼,随后血红色的兽瞳里露出毫不在意的鄙夷,不感兴趣地转移了视线。

老人确定自己没有引起那些畜生的注意,才小心地再次低下头,去看那个婴儿。
他发现小家伙竟然伸出了手,用短得手指手掌几乎分不清楚的指头把骨牌勾了过去,大概是因为已经长出了牙根,嘴里痒得难受,小婴儿双手抱着骨牌,下一刻,就本/能地往嘴里塞去。

多聪明的孩子,老人目光闪烁地想,可是……如果能活下来长大就好了。
然后他逼着自己转开目光,突然带着眼泪大笑出声,那声音老迈而嘶哑,不顾一切地唱起了荒腔走板的古调,就像个行至陌路的老疯子。

“真神坠苍,伦常崩朽,
呜呼天道,人可成兽。
执刀者呼啸,食草者奔走。
奔走奔走,瑟瑟苟苟……”

利爪撕开夜色,老人森冷的瘆人的调子陡然终止,身首分离,留下一个固执着竖在那里的残破身体。
不肯瞑目的头颅,终于还是落在了森林里泥泞的地面上。
他歌声中最后的尾音仿佛仍在空中飘荡,像一片幽幽不去的魂。

高大的男人抹去手上的血,还没来得及退下去的兽爪突兀地长在人类肌肉虬结的胳膊上,兽爪上坚硬的毛发间沾了一点人肉的碎渣,他看也不看地踢开老人的尸体,冷冰冰地对巨兽说道:“木赫,你还在磨蹭什么?”
巨兽呜咽一声,从女人冷透了的身体里退出来,骨骼发出响动,慢慢蜷缩起来,身上铠甲一样坚硬的毛发退去,不过片刻,就变成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眼睛微斜的男人。他眼珠转动间,猩红的血色好像还没有散去,随即露出一个险恶的笑容:“什么时候连胜利者的这一点……小小的乐趣都要被剥夺了?”

那高大男人阴冷的目光扫过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女人的尸体,毫不掩饰地给了对方一个厌恶的表情:“你可真是恶心——快走,首领在清点人数,这里不是最终目标,我们要离开了。”
男人说完,转过身,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走动中四足着地,变成了一只更大的巨兽,每一步踩在地上,都仿佛要留下一个深深的足印,连大地都跟着震颤起来。

“朴亚家的狗。”等对方走远,叫木赫的男人才脸色一沉,狠狠地呸了一口,露出一口微黄的牙,歪斜的眼睛里满是杀意。然后他转过身去,仿佛有点遗憾似的,两根手指举到面前,对女人的尸体打了个轻佻飞吻,“那就永别了吧,小心肝。”
侵略者们离开了。

那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夜空好像刹那间就被一层来自远方的阴云笼罩,星星一颗接一颗地隐匿,豆大的雨点突然从空中落下来,很快就在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旁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水洼。

渐成瓢泼之势。

不知过了多久,尸体堆里才爬出了一个瘦弱的青年男人,他手上没有兽纹,看起来只是个部落里做粗活为生、不能化兽的亚兽。
他没了一条胳膊,脸上带着彻骨的惊慌,在一片大雨里对着所有族人的尸体,瑟瑟发抖。

然后他突然才神经质一样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疯狂地摇晃过身边的每一个人,叫着他们的名字,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亚兽男人肩膀上的伤口露出隐约可见的白骨,他踉跄几步,又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正好和那位老人泥泞中的头颅面对面,对上那张青白的脸,他终于忍不住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觉得自己也快要死了,这场大雨会把他埋在里面,和他曾经的邻居亲人们一起。

他只是个亚兽,那么的懦弱,在敌袭开始的时候就躲了起来,在可恶的仇人手里保存了一条狗命,可是打在身上的冰冷的雨点就像是那些漂浮在空中不肯离去的族人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充满鄙夷。

男人剧烈地呕吐起来。

就在他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的时候,突然,一声微弱的婴儿的啼哭从灌木中传来。这声音那么小,好像刚睡醒的小猫的叫声似的,却如同一声惊雷,炸裂在男人耳边。
他愣了片刻,突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连滚带爬地起来,用他仅剩下的一只手扒开灌木附近的尸体,扒开那些染血的繁盛枝叶,然后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小婴儿。

这个小家伙还没有他的小臂长,拎在手里甚至都没有一条小狗的重量,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胖乎乎的讨人喜欢,连小脸都因为营养不良而凹了进去,没有成年人手掌大的脸上,五官还没来得及长开,唯有一双眼睛,大得突兀。
这孩子似乎是聚集了全身的力量才发出了那声啼哭,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青紫,呼吸微弱得叫人感觉不到。

男人吃了一惊,笨拙慌张地把孩子塞进自己怀里,用并不宽阔的肩膀替他挡住瓢泼而落的大雨,企图用自己胸口那一点的热度留住这个脆弱的生命。

这时,婴儿身上“啪嗒”一声掉下一个小小的骨牌,上面用刀子刻了“长安”两个字,边角已经被它前任主人无数次的摩挲而弄得圆润发白,很旧了。
男人蹲在地上,费力地捡起骨牌,然后抱着婴儿躲在了一棵大树下,用牙齿咬开骨牌上面穿的线,把它在婴儿的脖子上重新打成了结,然后把骨牌捂热了,才小心翼翼地塞进婴儿的胸口里。

他仿佛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露出辛酸而释然的表情——愚昧地相信那块小小的旧骨牌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能让死神把这个孩子留下。
男人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像是被激起了那本已经临到垂死的求生欲,抱着婴儿,闪身飞快地没入了浓密的丛林里。

分享到:
赞(39)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没人哎

    匿名2018/11/26 17:46:54回复
  2. 来了

    争渡晚回舟2019/01/20 21:56:21回复
  3. 人少的可怜

    匿名2019/02/09 19:45:13回复
  4. 人好少

    匿名2019/02/11 00:37:43回复
  5. 有人有人

    路人2019/02/17 12:50:11回复
  6. 人是真的少

    没有2019/03/06 17:54:45回复
  7. 二刷

    愉影桓桓2019/05/24 12:44:34回复
  8. 这个婴儿是主角吗?

    白银六卫2019/06/06 05:51:09回复
  9. 从锦瑟来,第一次看这种兽人题材,

    巍澜入坑2019/06/18 13:37:59回复
  10. 第一次看

    匿名2019/06/18 19:24:36回复
  11. 这里人数算还可以了,刚从隔壁游医过来的我表示那边人更少……

    匿名2019/07/02 11:57:36回复
  12. 一刷

    月落山河一世倾2019/07/07 17:30:00回复
  13. 二刷打卡

    巫女2019/07/25 15:44:37回复
  14. 不愧是兽人素材的,够血腥,够刺激
    表白长安

    白银七卫2019/07/30 22:23:02回复
  15. 二刷 表白长安小娇花

    顾昀我老公2019/08/17 23:20:24回复
  16. 楼上巍澜入坑,我跟你一毛一样

    gyvfyfgg2019/08/22 12:29:33回复
  17. 打卡打卡,在这个网站看了很多本耽美了,又回来接着看P大大的文

    蓝二哥哥是白月光,沈巍是朱砂痣2019/08/27 21:46:54回复
  18. 嗯,这是在刷P大的第12本书。。。。。首刷打卡

    安雅Anya2019/09/17 17:45: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