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花窗 八

姜湖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沈夜熙坐在他旁边,一开始还能跟着看着,后来开始头晕脑胀起来,那个也不知道是姚皎,还是嫌疑人写的日记实在太抽象,一篇一篇的,让人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联系来。

“这都是什么玩意?”沈夜熙觉得自己跟不上姜湖的思路了,颇有些受打击地说,“你……你能通过看这个知道是谁写的?”

姜湖点点头,眼睛没离开屏幕,随口说:“不管是谁,绝对不是姚皎。”

沈夜熙好奇:“你怎么知道?”

姜湖顿了顿,像是在考虑措辞:“写日志的人是个非常典型的自恋型人格障碍,表面上看,好像他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比如你看这个,‘我对我为什么要生在这个世界上感到不解,是不是没有人能理解我’,还有‘他们错待了我,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就这样算了,我和他们是不一样’。”

“这说明什么?”沈夜熙眨眨眼睛凑过去,其实以他的敏锐和聪明,心里已经有点明白了,却忍不住逗他多说几句话。

“一方面他在沾沾自喜着,每句话都似乎隐隐地有种意义,像是他才是受害者,而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别人头上,另一方面……”姜湖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了,沈夜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凑过头来,下巴若有若无地戳在他肩上,呼吸近在耳边,姜湖的脊背突然僵硬了。

“另一方面什么,你又为什么确定不是姚皎写的?”沈夜熙装蒜装上瘾了一样,无辜地问。

“……”这是化身咸鱼干的姜湖。他脖子上一撮头发被沈夜熙的呼吸吹得轻轻地摇摆,划过皮肤,若有若无的痒,让他寒毛和鸡皮疙瘩一起出来报告。

“嗯?”沈夜熙的话几次三番,被对方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堵回去,不爽不是两三天,突然逮住这么个机会,不连本带利地欺负回来,那简直是老天爷和老地奶奶都看不下去的。

姜湖这小子真是滑不留手,说起斗心眼来,沈夜熙只能自愧不如,只恨自己心上天生少了那么俩窟窿,命苦也不能怨政府,不过幸好上帝是公平的,姜湖有一强就有一弱。

沈夜熙此时看见他僵直着脊背,屁股底下像是长了钉子一样,一点一点偷偷往旁边挪,又不好意思太过明显的时候,才恍然间明白,对付姜湖,耍心眼的迂回政策什么的,都是放屁,直接耍流氓,他就乖了。

那叫什么来着,秀才遇上兵还是什么的?

反正你有七窍通透的玲珑心,我有厚颜无耻咸猪手,也算登对啦,过来走上几招,看谁笑到最后。

“另……另一方面,”姜湖定定神,干咳一声,“我注意到,他凡是以‘我’做主语的句子,形容词都要多上几个,句子成分也格外长,不经意间带出那么一种自己很了不起,自己优秀而又孤独的感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沉迷在自己很成功的幻想中,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甚至他提到父亲的时候,也着重突出了自己的父亲是‘血统贡献者’这层意思,他认为自己独一无二,少人理解,极端地以自我为中心……呃……”

沈夜熙一直粘着他,姜湖一直躲躲躲,没留神到椅子的长度和宽度,然后悲剧了,直接在穿着制服的流氓沈队的步步紧逼下坐空了,沈夜熙眼疾手快,一把把他勾起来,两个人之间隔着镂空的椅子背,沈夜熙的手臂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环着姜湖的肋下,大有不愿意放开的意思。

夜已经很暗了,满是木头家具的小旅馆里灯光有些昏暗,笔记本屏幕上的荧光悠悠地亮着,姜湖惶然间抬起眼,正好对上沈夜熙的目光,那些心照不宣突然间就汹涌而来,暧昧一发不可收拾似的弥漫开来。

姜湖觉得嘴唇有些发干,不自在地轻轻抿了一下,灯光下显得略薄的嘴唇浮上淡淡的水光,沈夜熙后来觉得,自己那一瞬间的感觉,颇有点恶向胆边生的意思。心头突然一热,就那么被蛊惑了一样,低下头去,触碰到他淡色的嘴唇,那异乎寻常的温软像是被点着了的导火索一样,一路顺着他的灵魂似的倾巢而下,一直以来引而不发的情愫像是决了堤。

生涩,却又那么深情。

嘿你,说你呢,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么?要躲我躲到哪天去?

姜湖完全懵了,这思想上的伟人和行动上的矮子彻底手足无措了,沈夜熙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每次都在他不及做什么的时候,及时制止了,没想到这回人家上了真格的。

思虑过重的人,总是忍不住在事情不明朗的时候瞻前顾后一番,左思右想,游鱼似的不肯轻易接近,倒也不是胆小,就是凡事看着不那么爽利。当然,姜湖压根也不是什么爽利人。

等沈夜熙意犹未尽地放开他,慢慢地退后两寸,就看见这向来装孙子一流、心思比海沟还深的人仍是一副傻乎乎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忍不住轻笑起来。

他这一笑,姜湖终于回过神来,猛地跳起来,往后退了几步,咣当一下撞着身后的木头桌子,笔记本屏幕都跟着他闪了闪:“我……我……”

沈夜熙心里反而平静了,微微抬起头看着他,目光柔和,他现在的心理感受,用民间一句经典的话形容,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老子亲都亲了,你想怎么着吧。

姜湖“我”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在安老师的辅导下颇有进境的中文,又都还给了那位伟大的语言工作者,死活想不起这主语后边应该串上个什么谓语。

“你什么?”沈夜熙笑眯眯地问。

“我……我想说那个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缺乏共情的能力,过分关注自己而分不清自我和别人的界限,难以理解别人的想法和感情,冷漠而内向,有特权感还……”

沈夜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姜医生,你的CPU终于短路了么?姜湖说着说着没声音了,目光游移地避开沈夜熙的视线,静默了两秒,沈夜熙突然大笑起来。

第一眼看见姜湖,就觉得这家伙是纯种天然呆,可是相处一段时间,又觉得他城府很深,明明就是个披着天然呆皮的腹黑,这会儿沈夜熙终于看明白了,掩藏在他种种不分明的、迷雾一样的腹黑下的,原来其实还是一颗天然呆的心。

姜湖用手按按自己的额角,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定,终于也没憋住,笑了出来。

尴尬暧昧的气氛却被他这么一笑给笑没了:“刚刚我……”姜湖才说了三个字,就被沈夜熙摇摇手打断:“没事,你继续,那个自恋型人格障碍和姚皎。”

姜湖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转开目光,重新坐回椅子上:“姚皎一直处在一种极端矛盾的心情里,他渴望保持低调正常的生活,又因为某种叛逆的心理,而想要抗争,拼命地违抗着自己的本性。他在意别人的看法,在意来自亲人的抗拒,于是苦恼,已经有初步的精神分裂的症状。而自恋型人格障碍者,刚刚也说了,会有很强烈的特权感,和别人不一样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有的时候是骄傲的来源,他们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少数人能理解自己。就像这个人在日志里写的,像是水边临照的纳西索斯——只沉迷于自己。”

“那他扯上那么多又颓废又蛋 疼的废话,又是为什么?”

“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点,就是试图通过这样,建立和别人的联系。他是完全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无法真正理解别人,这些情绪,只是他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这种高贵的,不被别人所理解的……”

“遗世独立那种神仙圣人似的应该有的孤独感?”沈队的词汇量其实挺丰富的。

姜湖点点头。沈夜熙想了想,问他:“如果我们假设,他通过这么一种形式,来吸引自己的猎物,他用了花窗的音来做密码,那么对于他来说,这个酒吧一定有特殊的意义,或者这个酒吧在他眼里,就是他自己的一部分延伸。”

嫌疑犯的范围骤然缩小了,沈夜熙心里想到了什么,有了数,掏出手机来,把自己这边想到的东西告诉了盛遥,让他们明天在继续关注这个日志的同时,查看所有经常出入花窗的客人……和经营者。

姜湖默默地转过身去,继续看着那些充满了辞藻华丽,和对他来说有些阅读难度的长句的日志,一只垂在桌子底下的手却悄悄握了起来,目光是一行一行地扫过去了,可心里究竟看进去了几个字,到不好说了。

然后沈夜熙打完电话走过来,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我说,明天再弄吧,差不多该休息了吧?”

分享到:
赞(353)

评论74

  • 您的称呼
  1. 在实际中,他们稍不如意,就又体会到自我无价值感。他们幻想自己很有成就,自己拥有权利、聪明和美貌,遇到比他们更成功的人就产生强烈嫉妒心。他们的自尊很脆弱,过分关心别人的评价,要求别人持续的注意和赞美;对批评则感到内心的愤怒和羞辱,但外表以冷淡和无动于衷的反应来掩饰。他们不能理解别人的细微感情,缺乏将心比心的共感性,因此人际关系常出现问题。这种人常有特权感,期望自己能够得到特殊的待遇,其友谊多是从利益出发的。
    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常有普遍性的人际关系;他们的抑郁情绪、人际困难或不切实际的目标可能影响工作。但另一方面,他们对功利的追逐也可能使他们获得较高的工作成就。

    夜阑2020/03/04 09:35:25回复 举报
  2. 所以姜湖是个利奥利?愣住

    淮瑾2020/03/04 12:00:00回复 举报
  3. 嗷沈队和姜小可爱的初吻唔!!!

    圆子超可爱2020/03/04 12:09:20回复 举报
  4. 外面是天然呆,天然呆下是腹黑,腹黑下面还是天然呆hhhh

    白银四卫2020/03/09 18:52:33回复 举报
  5. 说利奥利的那位让我突然想吃奥利奥……

    魔鬼和幽畜可以组个cp叫鬼畜诶2020/03/20 09:47:18回复 举报
  6. 沈队你干得漂亮,妈妈给你鼓掌
    撒花花

    童瑶瑶2020/04/04 17:35:44回复 举报
  7. 所有人都在说奥利奥,我却想到了奥利给?!

    背影2020/04/10 22:23:42回复 举报
    • 7樓的集美你不孤單(☞ ͡° ͜ʖ ͡°)☞

      耽美愛好者2020/11/01 16:16:41回复 举报
  8. 第一眼看见姜湖,就觉得这家伙是纯种天然呆,可是相处一段时间,又觉得他城府很深,明明就是个披着天然呆皮的腹黑,这会儿沈夜熙终于看明白了,掩藏在他种种不分明的、迷雾一样的腹黑下的,原来其实还是一颗天然呆的心。

    简称天然黑?

    薇薇安2020/04/25 00:46:10回复 举报
  9. 终于亲了,是不是应该再做些别的什么【笑容逐渐猥琐】

    浅吟2020/05/01 14:44:21回复 举报
  10. 咳 沈队算不算办公室骚扰

    张大眼2020/05/23 09:03:24回复 举报
  11. 沈夜熙此时看见他僵直着脊背,屁股底下像是长了钉子一样,一点一点偷偷往旁边挪,又不好意思太过明显的时候,才恍然间明白,对付姜湖,耍心眼的迂回政策什么的,都是放屁,直接耍流氓,他就乖了。

    那叫什么来着,秀才遇上兵还是什么的?

    反正你有七窍通透的玲珑心,我有厚颜无耻咸猪手,也算登对啦,过来走上几招,看谁笑到最后。
    哈哈哈哈哈看到一半就来发评论

    ♐又是站错cp的一天2020/05/24 09:43:30回复 举报
  12. 姜湖觉得嘴唇有些发干,不自在地轻轻抿了一下,灯光下显得略薄的嘴唇浮上淡淡的水光,沈夜熙后来觉得,自己那一瞬间的感觉,颇有点恶向胆边生的意思。心头突然一热,就那么被蛊惑了一样,低下头去,触碰到他淡色的嘴唇,那异乎寻常的温软像是被点着了的导火索一样,一路顺着他的灵魂似的倾巢而下,一直以来引而不发的情愫像是决了堤。

    生涩,却又那么深情。

    嘿你,说你呢,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么?要躲我躲到哪天去?

    姜湖完全懵了,这思想上的伟人和行动上的矮子彻底手足无措了,沈夜熙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每次都在他不及做什么的时候,及时制止了,没想到这回人家上了真格的。
    啊啊啊啊啊我去我去亲了亲了亲了亲了亲了

    ♐又是站错cp的一天2020/05/24 09:45:12回复 举报
  13. 莫名结尾骚了感觉

    严峫的内裤2020/06/20 14:08:30回复 举报
  14. 楼上你的ID……???卧槽。
    虽然是第二次了但是还是好欣慰啊他们终于亲了啊啊啊啊!!

    稚木 是余谴呀2020/07/24 15:13:39回复 举报
  15. 啧啧啧,终于亲上了。

    啧啧不称奇2020/07/29 16:30:04回复 举报
  16. 利奥利那个,你真行……

    表白小站我不快!2020/08/22 19:37:39回复 举报
  17. woc ,那个,看完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定义,我觉得我大部分很符合?
    好方呀!

    表白小站我不快!2020/08/22 19:41:19回复 举报
  18. 终于亲了啊啊啊啊!!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25 15:57:57回复 举报
  19. 这思想上的伟人和行动上的矮子彻底手足无措了,
    hhhh这句笑死我了

    阿夙2020/10/09 23:38:23回复 举报
  20. 哈哈,上一章还说你们修炼到哪了呢,恭喜喜提筑基,赶紧的修练成仙。

    安知我意2020/11/04 23:04:37回复 举报